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在线分享-盈余管理视角下的Y上市公司商誉资产减值案例分析

论文在线分享-盈余管理视角下的Y上市公司商誉资产减值案例分析

2021-03-29 13:04:14

  近年来A股上市公司出现了并购高潮期,巨额商誉资产伴随着并购活动而产生,而商誉后续计量方法的自由裁量权给企业的盈余管理创造了一定空间,由此爆发了A股史上最大的一次业绩爆雷潮。本文在结合商誉资产减值、盈余管理等相关理论的基础上,引入影视业龙头企业Y上市公司作为案例研究对象,梳理其2014-2019年商誉减值的计提情况,进而分析其利用商誉减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手段和结果。发现Y上市公司存在缓解业绩压力和“洗大澡”的盈余管理动机,通过延缓商誉减值的计提和一次性计提巨额商誉的方式进行利润操纵,加剧了企业未来业绩的不确定性,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严重影响企业未来的融资能力。针对以上结论,本文认为企业应当加强自我检查,证监会应加强监管,会计准则可以适时进行改进。

  1.1.1研究背景

  近年来,我国部分上市公司的内生增长动力缺乏,并购重组成为企业发展进步的重要途径。在外部政策环境和内部改革的双重刺激下,2014至2016年迎来了A股上市公司并购高潮期,巨额的商誉资产正是在这一时期逐渐形成的。2014年,A股上市公司商誉合计约为3,292亿元,2015年达到6,500亿元,2016年猛增至10,504亿元[东方财富网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1901091023323230.html]。伴随着并购重组活动产生的,是收购方与被收购方之间签订的对赌协议。对赌协议约定的业绩承诺期一般为3至5年,所以2018年正是其集中到期的时间,面临巨额商誉减值的风险。此外,证监会于2018年11月16日发布《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表明监管力度将会加大。在多家上市公司业绩达不到预期和监管力度加大的情况下,2018年成为A股史上最大的一次业绩爆雷潮,超过两百家上市公司一次性计提巨额商誉资产导致业绩亏损。在此背景下,笔者紧跟会计热点话题,选择了商誉资产减值这一研究方向。

  由于商誉资产不具备可辨认性,无法独立产生现金流,其减值基础的确定存在困难。同时,公允价值往往难以可靠估计,容易成为上市公司进行利润操纵的手段。基于此,笔者将研究范围进一步缩小,选择对盈余管理视角下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研究。

  从细分行业来看,影视业和游戏产业是商誉资产减值集中的两大板块,通过对多家上市公司的了解与对比,笔者最终选择影视类龙头企业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Y上市公司”)作为案例研究对象,通过对其近六年的年报等信息进行研究,从盈余管理视角分析其出于什么目的计提商誉资产减值准备,如何计提以及计提的结果。

  1.1.2研究意义

  (1)理论意义

  本论文拟通过对Y上市公司并购过程、商誉资产的形成以及2014-2019年商誉资产减值计提情况的梳理,分析其利用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手段以及经济后果,丰富商誉资产减值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的研究,为相关理论研究填补一些空白。

  (2)现实意义

  笔者也希望可以通过此次研究,给拥有巨额商誉的上市公司和投资者敲响警钟。企业应当在发现商誉减值迹象时及时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保持谨慎性;投资者要谨慎投资,一旦上市公司利用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盈余管理,会导致企业业绩跳水、股价暴跌,严重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

  1.2相关研究文献综述

  1.2.1国外相关研究

  国外部分学者对商誉资产减值与盈余管理的关系进行了研究,Majid(2015)认为管理层会利用商誉资产减值的计提达到粉饰财务报表的目的。Ramanna和Watts(2008)发现,准则弹性给予企业管理层一定的自由裁量权,管理层大多会选择延期计提商誉资产减值。部分学者对影响商誉资产减值数额的因素进行了研究,Detzen等(2012)认为,高管计提商誉资产减值的数额受其薪酬高低的影响。还有部分学者研究了管理层盈余管理行为的抑制因素,Katrien等(2009)的实证研究表明审计质量越高,管理层进行盈余管理的风险越大。

  1.2.2国内相关研究

  董晓洁(2014)、王秀丽(2015)、卢煜和曲晓辉(2016)均通过实证研究的方式,证明了盈余管理动机与商誉资产减值之间的因果联系,其中卢煜和曲晓辉(2016)还发现商誉资产减值存在延期确认的情况。陆正华等(2010)利用统计检验的方法证明利润操纵空间、盈余管理手段都与商誉资产规模正相关。张倩等(2016)的实证结果发现,准则弹性给予了管理层利用商誉减值实现利润操纵的空间,这种盈余管理行为总体上会导致企业价值的下降,进而造成股价下跌。张新民等(2018)的实证研究发现无论从事前还是事后的角度来看,内部控制对商誉泡沫都有抑制作用。田新民和陆亚晨(2019)的实证研究研究发现政策预期(将商誉资产减值改成逐年摊销)使得上市公司更倾向于利用商誉资产减值对业绩进行“洗大澡”。

  1.2.3相关研究评述

  从研究现状来看,国内外学者对于盈余管理视角下的商誉减值问题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从研究内容上来看,国内外学者主要集中于研究商誉资产减值计提动机及经济后果。具体而言,管理层利用商誉减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主要是盈余平滑和“洗大澡”,会导致上市公司股价下跌,会对市场评价和未来经营业绩造成负面的影响。同时学者们也发现高效的内部控制和高质量的审计都可以抑制管理层的盈余管理行为。从研究方式来看,以往的研究主要采取实证研究的方式,利用回归分析的方法检验商誉减值与盈余管理之间的关系。

  1.3研究内容与研究方法

  1.3.1研究内容

  一是对商誉资产减值及盈余管理的相关研究进行了文献综述,对以往研究情况有了大体的了解。

  二是对商誉资产和盈余管理进行了概念界定,介绍了商誉资产的初始和后续计量,盈余管理的资本市场动机和契约动机。

  三是引入案例研究对象进行分析,对Y上市公司的基本情况和并购概况进行了介绍,梳理了其商誉资产减值的计提情况,进而分析了其利用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手段和后果。通过对案例的剖析,得出结论并给企业、监管部门、会计准则的编写提出相应的建议。

  1.3.2研究方法

  本文主要采用的研究方法有文献研究法和案例分析法,并结合定性和定量两种分析方法。

  本文的前两部分采用的是文献研究法,通过大量阅读书籍以及国内外相关文献,提出本文的研究背景与研究意义,并对盈余管理和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理论概述,为后文的Y上市公司案例分析奠定理论基础。

  本文的后半部分主要采用的是案例分析法,以Y上市公司案例研究对象,对其各年商誉资产减值情况进行梳理,进而分析其利用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手段及结果,旨在提出有参考价值的建议。

  1.4研究思路与框架

  1.4.1研究思路

  首先,对选题原因和意义进行介绍,梳理相关文献资料,对以往研究有了一个初步了解之后,形成本文的写作逻辑,明确研究内容和方法。

  其次,通过梳理已有的相关文献等对商誉资产及盈余管理概念进行界定,指出商誉资产的确认和计量准则,介绍盈余管理的资本市场动机和契约动机,并将其作为后文分析Y上市公司案例的理论基础;

  再次,进入文章的主体部分,通过对Y上市公司并购过程及2014-2019年商誉资产减值计提情况的梳理,分析其利用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手段和结果。

  最后,对全文进行总结,从不同主体角度提出相应的建议。

  1.4.2研究框架

  本文的研究框架如下图所示:

  图1-1研究框架图

  1.4.3论文的创新点

  本文的创新之处主要在研究内容上,本文将在商誉资产和盈余管理理论阐述的基础上,详细研究Y上市公司利用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手段和经济后果,旨在为企业、监管部门和会计准则完善方面提出建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相关研究的空白,还具有实务参考价值。此外,以往研究多为实证研究或定性研究,案例研究较少。本文选取Y上市公司为案例研究对象,可以丰富相关研究的形式。

  2商誉资产及企业盈余管理动机

  2.1商誉资产的确认及计量

  2.1.1商誉资产及其初始确认

  我国《企业会计准则第20号——企业合并》中将商誉定义为“非同一控制企业合并中,购买方对合并成本大于合并中取得的被购买方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份额的差额”。从商誉的定义来看,商誉的确认金额同时受到合并成本与被购买方可辨认净资产的公允价值这两个因素的影响。从实务的角度来看,企业对被购买方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的计量有较大的自主权,所以在商誉资产的初始确认金额上存在一定的操纵空间。

  2.1.2商誉资产的后续计量

  目前国际会计准则和我国会计准则都要求企业每年末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以便更好地反映商誉的经济价值。根据我国《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的规定,企业应当在资产负债表日判断是否存在可能发生资产减值的迹象,进行减值测试。

  在实务中,企业判断是否需要计提商誉资产减值,通常是以七大减值迹象为依据,包括经营不及预期、技术设备更新、行业政策变化等。其中,经营不及预期最为常见,通常表现为被收购方无法完成业绩承诺目标。由于减值测试过程存在大量的主观因素,如测试方法的选择、测试人员专业素养的要求都很高,准确性难以得到保障,故为企业操纵利润提供了机会。

  2.2企业盈余管理动机

  盈余管理,是指管理层利用会计准则赋予的一定程度的自主判断空间调节企业盈余的行为,具体表现为资本市场动机和契约动机。

  2.2.1资本市场动机

  资本市场动机表现在管理层为了达到上市、增发股票的条件或者避免退市的目的,有一定的盈余管理倾向,这种动机源于资本市场对于会计信息的反映。由于商誉资产减值的初始确认和后续计量依赖管理层自主判断的空间较大,成为其进行盈余管理的重要手段。具体而言,资本市场动机包括盈余平滑动机和“洗大澡”动机。盈余平滑动机的具体表现为上市公司在盈余大幅度波动的年份,尤其盈余水平较高时,通过计提更多的商誉减值以达到盈余平滑的目的。而上市公司在业绩比较差的情况下则容易基于“洗大澡”动机,确认更多的商誉减值,从而为之后年度的扭亏为盈创造空间,避免暂停上市的风险。

  2.2.2契约动机

  除了资本市场动机之外,企业盈余管理的契约动机也较为普遍。高管人员为了实现自身薪酬的最大化,有强烈的盈余管理动机,利用企业会计准则的弹性进行利润操纵。对于账面上存在巨额商誉资产的公司,管理层刚上任时可能会对公司的商誉资产减值进行一次高额的计提,从而将企业过往业绩的责任推卸给之前的管理层,并且降低未来年度的经营风险和业绩压力。在之后的管理过程中,为了完成其业绩目标,很有可能不计提或者少计提商誉资产减值。

  3 Y上市公司商誉资产形成及减值计提

  3.1 Y上市公司及其并购商誉资产的形成

  3.1.1 Y上市公司基本情况

  Y上市公司(简称华谊兄弟,股票代码300027)成立于2004年11月19日,2009年于创业板上市,是中国第一家上市的影视行业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制作与发行专栏、综艺、广播剧、电视剧、国产影片等。Y上市公司的业务板块较多,既包括主营业务板块影视娱乐板块,还借助新兴技术开拓了互联网娱乐板块,除此之外还有实景娱乐板块和产业投资板块。

  以Y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影视业公司以轻资产为主,明星效应凸显,公允价值难以可靠取得,为了扩展版图,催生了众多高溢价并购交易。Y上市公司为了整合资源,提高市场竞争力,在2013-2015年进行了大量的并购活动。截至2015年末,Y上市公司账面上共有3,594,248,752.49元的商誉资产,约占企业净资产的33.27%,巨额商誉资产的存在加大了企业的资产减值风险。

  3.1.2 Y上市公司并购形成商誉资产

  据Y上市公司年报显示,自2013年起,Y上市公司便开始了一系列的并购活动,主要收购对象是以轻资产为主的互联网和影视公司,笔者选取其中的四家公司进行分析。

  表3-1 Y上市公司的并购概况

  时间被收购方名称合并成本业绩承诺期并购协议约定

  2013年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2.52亿元5年2013年承诺的净利润目标不低于3,000万元,其余几年的净利润目标按照协议约定比例增长

  2014年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26,636.1533万元3年2015年承诺的净利润不低于45,760,000元;2015、2016年合计不低于105,248,000元;2015、2016和2017年合计不低于194,684,800元

  2015年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10.5亿元5年2016年承诺的净利润目标不低于1亿元,自2017年起,每年的业绩目标为上一年承诺的目标基础上增长15%

  2015年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7.56亿元5年2015年承诺的净利润目标不低于9000万元,自2016年起,每年的业绩目标为上一年承诺的目标基础上增长15%

  数据来源:Y上市公司公告

  表3-2 Y上市公司商誉资产的形成

  被收购方名称合并成本可辨认净资产的公允价值商誉

  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252,000,000.00 7,005,961.89 244,994,038.11

  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266,361,533.00 34,579,152.05 231,782,380.95

  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1,050,000,000.00 3,495,237.21 1,046,504,762.79

  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756,000,000.00 6,983,846.57 749,016,153.43

  数据来源:Y上市公司2013-2015年年报

  业绩承诺是被收购方未来盈利能力的体现,一般业绩承诺的数额要参考公司往年的经营状况,然而浙江常升、东阳美拉、东阳浩瀚三家公司都是由明星股东创立的“空壳”公司,成立不到半年就被并购。由于经营时间较短,没有往年的经营业绩作为参考,主要依赖明星的自身价值预测未来的盈利情况,受明星效应的影响较大。而明星效应的影响时间和程度难以准确预估,且Y上市公司仅披露了评估机构认定的结果,并未披露评估过程,笔者认为在合并成本的确定上管理层有很大的操纵空间。

  3.2 Y上市公司商誉资产的减值计提

  3.2.1 Y上市公司商誉资产的减值计提:2014~2017年

  2014至2017年Y上市公司披露的年报显示商誉未出现减值迹象,所以未计提商誉资产减值,年报中并没有对减值测试过程和结果进行说明。截至2017年12月31日,Y上市公司账上共有3,046,793,923.80元的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约为28.87%。

  从业绩承诺完成的情况来看,2014年浙江常升完成业绩承诺,但净利润数额基本与承诺数额持平;2015年浙江东阳浩瀚远远未达到业绩承诺要求,浙江常升与华宇讯科技勉强完成业绩承诺;2016年华宇讯外的三家公司均未完成业绩承诺要求的净利润数额,且东阳美拉实现的净利润与承诺净利润差距甚大。2017年度四家子公司的业绩承诺都已完成,但是除东阳浩瀚实现的净利润比业绩承诺高出三千六百多万以外,其余三家公司业绩承诺完成度较为一般。

  表3-3 Y上市公司关键子公司2014至2017年度业绩承诺实现情况

  单位:元

  被收购方名称承诺报告期承诺净利润实现净利润完成比例

  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2014年30,000,000.00 34,302,333.30 114.34%

  2015年30,000,000.00 37,794,954.47 125.98%

  2016年30,000,000.00 25,001,302.79 83.34%

  2017年30,000,000.00 38,756,013.24 129.19%

  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45,760,000.00 46,183,285.76 100.93%

  2016年2015、2016合计

  105,248,000.00 59,365,966.82 100.29%

  2017年三年合计

  194,684,800.00 65,192,271.58 100.03%

  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2016年100,000,000.00 55,113,943.96 55.11%

  2017年115,000,000.00 116,999,480.07 101.74%

  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2015年90,000,000.00 51,118,187.83 56.80%

  2016年103,500,000.00 101,415,187.56 97.99%

  2017年119,025,000.00 155,938,145.67 131.01%

  数据来源:Y上市公司公告、2014-2017年年报

  3.2.2 Y上市公司商誉资产的减值计提:2018~2019年

  2018年,浙江常升与华宇讯科技已没有了对Y上市公司业绩承诺,且业绩“大变脸”,两家公司均亏损,东阳美拉连一半的业绩承诺都未达到,仅东阳浩瀚顺利且超额完成业绩承诺目标。

  Y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共计提了973,124,141.64元的商誉资产减值,年报中并未给出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详细理由,只说明了评估机构评估的结果。对此,证监会两次发送问询函,要求Y上市公司对商誉减值测试的具体情况进行说明。然而,Y上市公司并未给出答复。

  2019年,由于部分股权的出售或转让,Y上市公司丧失了对华宇讯科技和东阳浩瀚的控制权,故不再纳入合并范围。子公司浙江常升仍未挽回亏损态势,而东阳美拉则超额完成业绩承诺。

  Y上市公司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业绩预计亏损近40亿,其中原因之一是公司将继续计提商誉资产减值准备金额。对此,深交所发布对Y上市公司的关注函,要求Y上市公司作出详细说明,说明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

  表3-4 Y上市公司关键子公司2018至2019年度业绩承诺实现情况

  单位:元

  被收购方名称承诺报告期承诺净利润实现净利润完成比例

  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2018年N/A-23,156,014.82 N/A

  2019年N/A-42,484,602.20 N/A

  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N/A-10,110,885.94 N/A

  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2018年132,250,000.00 65,015,041.61 49.16%

  2019年152,087,500.00 164,271,162.41 108.01%

  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2018年136,878,750.00 195,357,945.94 142.72%

  数据来源:Y上市公司公告、2018-2019年报

  表3-5Y上市公司2018至2019年度商誉资产减值计提情况

  单位:元

  被收购方名称年度商誉原值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计提比例

  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2018年244,994,038.11 241,914,038.11 98.74%

  2019年244,994,038.11 3,080,000.00 1.26%

  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231,782,380.95 229,275,376.13 98.92%

  2019年231,782,380.95 0.00 0.00%

  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2018年1,046,504,762.79 302,175,265.71 28.87%

  2019年1,046,504,762.79 359,739,256.19 34.38%

  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2018年749,016,153.43 0.00 0.00%

  2019年749,016,153.43 0.00 0.00%

  数据来源:Y上市公司2018-2019年报

  4 Y上市公司基于商誉减值的盈余管理行为

  4.1 Y上市公司基于商誉减值的盈余管理动机

  4.1.1缓解业绩压力

  净资产收益率(权益净利率)是杜邦分析体系的核心指标,用来衡量企业的盈利能力。2014-2016年,Y上市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由20.40%下降至8.45%,下降趋势明显,说明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公司的盈利能力有所下降,尤其2016年,业绩压力较大。

  表4-1 Y上市公司2014-2016年净资产收益率

  2014 2015 2016

  净资产收益率20.40 13.67 8.45

  数据来源:Y上市公司2014-2016年年报

  为了进一步分析企业的业绩压力来源,笔者计算了Y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长率和扣非净利润增长率。结果显示,2016年Y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的情况,扣非净利润相比2015年暴跌-108.52%。笔者认为2016年是Y上市公司经营业绩明显下滑的一年,管理层出于盈余管理的契约动机,为了完成业绩考核,很有可能选择少计提或者不计提商誉资产减值。此外,2016年企业刚刚结束并购高潮期,如果在此时计提商誉资产减值,无疑是对高溢价并购的全盘否定,也会引起资本市场对管理层并购能力的质疑。

  图4-1 Y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率、扣非净利润增长率

  4.1.2“洗大澡”

  根据企业盈余管理的资本市场动机,企业年度盈余较低或者出现严重下滑时,可能通过计提巨额商誉对资产负债表进行一次彻底“清洗”,以释放资产泡沫给未来业绩带来的风险。2018年Y上市公司扣除商誉减值准备前的净利润为64,206,841.71元,相比于2017年同比增长-93.5%,创造了上市以来盈余最低的水平。此时Y上市公司账上共有3,046,793,923.80元的商誉资产,如果不尽快将商誉资产泡沫释放,企业很有可能面临持续亏损的风险。此外,根据上文的分析,2018年浙江常升、华宇讯科技及浙江东阳美拉均没有实现业绩承诺目标。在政策收紧且多家子公司业绩承诺不达标的情况下,笔者认为Y上市公司在2018年存在“大清洗”的盈余管理动机。

  4.2 Y上市公司基于商誉减值的盈余管理手段

  4.2.1延缓商誉减值损失的计提

  通过对Y上市公司商誉资产减值计提情况的梳理,笔者认为Y上市公司存在应计提但未计提的商誉资产减值。

  从四家子公司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来看,Y上市公司高溢价并购产生的合并商誉并不具有超额盈利能力,尤其2016年三家子公司均未完成业绩承诺目标,出现了明显的减值迹象,然而Y上市公司并没有计提商誉资产减值,也没有对减值测试过程进行详细披露。另外,浙江常升与华宇讯科技早在2017年便结束了业绩承诺期,Y上市公司却选择在盈余最低的年份即2018年对其计提大额商誉资产减值,笔者认为其延缓了商誉资产减值计提时间。

  4.2.2一次性计提巨额商誉减值

  Y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其一次性计提973,124,141.64元的商誉,计提的商誉资产减值准备金额约占商誉原值的31.94%,一次性释放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商誉泡沫风险。其中对浙江常升与华宇讯科技的商誉资产减值计提比例近99%,这两家子公司的业绩承诺期2017年已经结束,然而直到2018年才进行商誉资产减值的计提。笔者认为这是Y上市公司进行的一次业绩“大清洗”,目的就是在盈余较低的年份计提巨额商誉资产减值,降低暂停上市甚至退市的风险。

  Y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其丧失对华宇讯科技和东阳浩瀚的控制权,故将其计提的商誉全部转出。对此,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于2020年5月6日发布问询函,要求其说明此项会计处理的合理性。笔者认为,华谊兄弟的股权出售及转让是为了减少该年度商誉减值的计提数额,从而缓解企业的盈余管理压力。

  2019年,Y上市公司计提598,687,874.96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对浙江常升继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至此,累计计提比例达100%。在东阳美拉超额完成业绩承诺目标的前提下,Y上市公司仍对其计提近3.6亿的商誉减值准备。Y上市公司连续两年计提大额商誉资产减值,2019年度合并资产负债表上商誉数额仅剩余595,480,195.32元,大大释放了巨额商誉泡沫带来的未来年度减值风险,可以充分降低2020年度持续亏损的风险。

  4.3 Y上市公司基于商誉减值的盈余管理经济后果

  4.3.1对企业未来业绩的影响

  2018年企业计提了近三分之一的商誉减值准备,为了避免暂停上市,还有巨额的商誉泡沫需要在未来年度释放,所以企业近两年业绩极有可能受到操纵。Y上市公司最新公告显示,2019年企业将继续计提商誉资产减值,亏损近40亿。由此我们看出Y上市公司为了避免连续三年亏损,有持续的盈余管理倾向,旨在2018与2019年将商誉资产泡沫基本释放完毕,降低2020年继续亏损的风险。由此可见,企业业绩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受管理层盈余管理倾向的影响较大。

  4.3.2对企业中小股东的影响

  上市公司通过高溢价并购的方式实现资源整合,短期拉高业绩,所以往往被外界视为积极信号,可以刺激股价抬升。由于信息不对称,企业的大股东可以及时减持套现,而中小股东对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并不了解,最终因为企业巨额商誉资产减值、业绩亏损而利益受到损害。在Y上市公司的发展历程中,大股东王忠军、王忠磊、马云等都曾在公司股价处于较高水平时减持公司股票,而中小股东由于信息不对称、缺乏对资本运作的了解,而对公司发展前景盲目乐观,需要承受股价下跌的后果。

  4.3.3对企业融资能力的影响

  从债务融资的角度来看,Y上市公司的业绩巨亏,账上仍存在巨额商誉资产,后续可能继续计提商誉资产减值,偿债能力偏弱,企业向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其他企业等取得借款的难度加大。从股权融资的角度来看,Y上市公司巨额亏损、高管变动现象向外界传递出公司经营不善的信号,中小投资者在面对Y上市公司时将更加谨慎,所以其进行股权融资的难度也将加大。

  5结论与建议

  5.1结论

  通过对Y上市公司案例的分析,笔者认为Y上市公司利用商誉资产减值进行盈余管理,持续时间长,影响程度大。从商誉的初始确认来看,Y上市公司的高溢价并购形成了巨额商誉,把不确定留给市场和投资者。从商誉的后续计量来看,Y上市公司利用准则弹性赋予的管理层自由裁量权进行利润操纵,延缓商誉资产减值的计提时间,后续一次性计提巨额商誉资产减值严重侵蚀公司利润,加剧了企业未来业绩的不确定性,严重侵害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5.2建议

  5.2.1企业应加强自我检查

  首先,企业在并购时,应当通过合理的估价方式评估被购买企业的真实价值,避免盲目的高溢价并购,短期抬升股价,侵害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其次,在签订并购协议时,要从实际出发,制定具有激励效果的业绩承诺目标;再次,企业要保持应有的谨慎性,不高估资产,及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最后,企业应当完善内部控制制度,通过高质量的内部控制抑制利用商誉减值进行盈余管理的行为。

  5.2.2监管部门应加强监管

  证监会应当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监管机构的作用,事前、事中、事后全面监管。当资本市场上出现重大并购重组时,证监会应重点监察,可以利用第三方评估的方式,对被收购企业的实际价值进行评估。对账上存在大额商誉资产或者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的上市公司,要及时问询,要求其进行情况说明。同时,还应加强对审计市场的引导和监管。督促会计师事务所制定严格的审计标准,通过宣传教育和加大处罚力度等方式强化注册会计师的风险意识。此外,在制定退市监管制度时,可以考虑经营利润指标,而不再单一地依赖净利润指标。

  5.2.3会计准则应适时改进

  2018年1月,在会计准则咨询论坛上讨论商誉后续计量问题时,商誉摊销得到很多专家的认可,认为商誉摊销具有合理性和可操作性。笔者认为,从我国目前的现实情况来看,A股上市公司的商誉资产总额过高,由减值改为摊销将给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巨大压力。应在广泛研究的基础上形成规范的应用指南,逐渐改善现行会计准则的不足,以促进资本市场的良性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