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知识案例-浅析学堂乐歌的审美--以《送别》为例

论文知识案例-浅析学堂乐歌的审美--以《送别》为例

2021-03-31 11:32:53

  学堂乐歌是随着新式学堂的建立而兴起的一种新型的歌唱形式,对我国近现代音乐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李叔同是学堂乐歌运动中最具代表的人物之一,《送别》是其最具影响的作品之一,在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基础之上借鉴西方优秀的音乐元素,奠定了学堂乐歌的发展基础。

  学堂乐歌在西学东渐的时代背景之中,在我国近现代音乐史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而对我国的音乐教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与影响。我国学校音乐教育的开端就是学堂乐歌。

  在无数的学堂乐歌作品之中,李叔同所创作的《送别》无疑是一首佳作。它不仅在当时家喻户晓,还穿过时间的界限,成为至今还在广为流传的歌曲之一。特别是当它被《城南旧事》等电影用作插曲之后,其影响更为深远,成为经久不衰的经典之作。

  “学堂乐歌”是清末民初学校教育中集体歌咏的新型歌曲,它是中国近现代音乐文化的开端,对我国当代音乐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李叔同是对“学堂乐歌”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先驱,他和曾志忞、沈心工一同被尊称为中国近代学堂乐歌创作的“三驾马车”[1]。

  李叔同《送别》一曲的主要贡献体现于歌词的创作方面。《送别》歌词精美,可以单独作为诗歌来欣赏。意境极其高远的歌词也是这首歌能够长久流传的关键原因之一。本文拟从歌词的审美意象和创作方法所继承的文化传统角度对《送别》作初步的探讨,以揭示其成功的奥秘。

  一、学堂乐歌的概述

  (一)学堂乐歌的历史背景

  早前我国在1840年的鸦片战争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外国传教士陆续来华,并向中国各地传播外国艺术音乐文化。

  最初的教堂是建在沿海口岸,后来逐渐深入内江口岸,然后逐渐深入到南方或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所建造的教堂、学堂、女塾、书院、长老会不下十数所,声乐、钢琴、弦乐在1839年到1900年的60多年里,被广泛传播,随着西洋音乐的传入,中国学子开始学习声乐、器乐,接受西洋艺术的熏陶。据不完全统计,音乐学员总数超过10万人,除了教会学校的专门学院外,还有一些富家子弟出国留学或者跟随外教学习,这些过程为学堂乐歌的出现奠定了基础。在19世纪的学校、书院中,有三所是中国人自己创办的:其一是1881年张之洞在山西所创办的“三江师范学堂”;其二是1891年康有为所创办的“万木草堂”;最后一所1898年经元善在上海创办的“经正女塾”。[2]

  19世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锐意改革,资本主义文化和经济快速改革发展的时代,日本明治维新后,接受了大量先进的西方文化,当时,在日留学学生见证了日本学校唱歌在改善社会氛围和振奋民族精神方面的作用。资产阶级改良派的有为青年在维新变法后就用各种方式去日本积极学习、创作乐歌,回国后迅速发展,成为中国新音乐教育的先驱。

  (二)学堂乐歌的发展阶段

  学堂乐歌起源于19世纪末,其具体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是辛亥革命前十年;二是辛亥革命后的十年;三是“五四运动”结束后到全国解放。

  辛亥革命爆发前十年,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很不稳定,国家非常需要新的变革,在这样的背景下,学堂乐歌是在国内外各界人士的推动下和西方音乐文化的引进中所形成的。当时的学堂乐歌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其内容主要集中在爱国主义教育上,例如,最早的学堂乐歌歌曲《体操—兵操》又称《男儿第一志气高》,就是由沈心工作词,鼓励年轻人参军报效祖国,表达爱国思想的作品。

  在辛亥革命爆发后的十年里,我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人民对新中国的诞生寄予了厚望,这时的学堂乐歌也开始在全国普及,然而,由于复杂的政治背景,这时期涉及到政治内容的学堂乐歌很少,所以创作者们开始写一些宣传新文化、呼吁民主解放和一些与学生相关的作品。

  (三)学堂乐歌的音乐审美

  在学堂乐歌之前,中国传统音乐美学是由儒家和道家思想主导的,而学堂乐歌出现后,音乐审美观念也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可以说学堂乐歌是近代音乐审美观念的重要转折点。学堂乐歌以爱国图强、积极向上为创作精神,以改变国民素质,提升国民精神为创作思想,学习西方音乐,吸收优秀的西方文化。当时作品的词曲创作和审美特征上都具有典型的“中西合璧”风格,这些作品代表着新音乐创作的最高水平。

  “中西合璧”的创作理念也是审美观念转变的重要体现。中国现代音乐创作以学堂乐歌为出发点,以形式美为基础,追求中西方的融合。追求美的内容是励志的,贴近人民的,而传统音乐,尤其是传统诗歌歌曲所体现的审美观念则显得曲高和寡。[3]学堂乐歌以传统的艺术底蕴为基础,以吸收西方文化精髓为主要内容,以改编和传唱为传播途径,为中国近代音乐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二、李叔同———《送别》

  李叔同是中国话剧的开开创者之一,是近代中国著名的音乐家、戏剧活动家,也是学堂乐歌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从日本回国后,担任过教师和编辑。1916年剃度为僧,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4]

  李叔同作为向中国传播西方音乐的先驱,他接受了西方的音乐文化,将欧洲经典作品现成曲调拿来,自己创作新词,最广为人知的《送别》已经成为经典被传唱了几十年,《送别》的词,被誉为20世纪最优美的歌词。《送别》的原型是借鉴美国作曲家约翰·P·奥德威所作《梦见家和母亲》曲,并由李叔同作词而成的,这是李叔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是学堂乐歌审美的重要体现。“长亭”、“古道”、“芳草”、“扶柳”“夕阳山外山,青山楼外楼”,李叔同采用唐朝诗人王维的一首五言诗,以音乐的形式赋予了诗词生命力,使情景与旋律完美结合,意境深邃而幽静,让人余味无穷,展现了一幅美丽的画卷。《送别》不仅是中国近现代重要的音乐代表作品,同时也对中国当代有着深远的影响。

  三、《送别》中学堂乐歌的音乐审美

  《送别》的创作继承了诗词创作的文学传统,延续了传统的人文音乐创作模式,属于词调音乐的范畴。

  李叔同在表达《送别》情感的时候,采用适当的离别伤感,适当的忧郁,适当的明快。[5]长亭、古道、芳草、浊酒,一幅幅景象在听歌的同时能看到、听到、闻到、感觉到,这是一种独具匠心的应用。

  一首诗可作为一首歌词。歌词中的“长亭古道”,常作为古人离家途中休憩片刻的场所,休息时难免想起离别的家乡,借以表达离愁之感;“扶柳”表达惜别,风吹拂着柳枝,好像在向离别的人送去殷殷祝福或是深切的挽留;“笛声残”,笛声悠扬,笛声中蕴藏着离别的伤感,由于古人常将笛声与离别相关联,因此在听到笛声时不免与离别联系在一起。这一个个有着离别意蕴的事物结合在一起,将《送别》中作者想表达的感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送别》用外来的音乐曲调,形成了更加明快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曲调。通过这样的新的音乐和歌曲形式,再一次展现了我国古诗词中蕴藏的无限魅力。

  四、《送别》中几种典型的审美意象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古道、芳草、天空、晚风、柳树、笛声、夕阳、山峰、浊酒...这些映入作者眼帘的景色,是声音和画卷的结合,听觉的、触觉的、嗅觉的、动态的和静态的。作者几笔描绘了一幅优雅而富有诗意的风景

  一首歌词就是一首诗。正如王国维所说:“有境界,则自成高格。”意境对于诗歌来说非常重要。《送别》的歌词虽然不多,但却高超地运用了中国古典诗歌中的意象美,没有一词一句写告别,却让人感到一种深深的离别之情。

  (一)长亭意象

  歌词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长亭、古道以及无边无际的青草。长亭是一个特定的地点,具有鲜明的形象指向,令人遐想。

  这一意象最早出现于南北朝时代庾信的《哀江南赋》中,“水毒秦泾,山高赵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中国古诗词里,长亭多是离别的象征。何为亭?《辞源》里说:“秦汉十里置亭,谓之长亭,为行人休憩及饯别之用。”《汉语大词典》解释为“古时候位于道路旁每隔十里设立一个长亭,所以也称作‘十里长亭’,供旅客们停下休息。靠近城市的常常作为送别的地方。”

  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词人面对着凄婉的蝉声和夕阳下的长亭,还没有直接描写别离,却酝酿了一种足以触动离别心情的氛围。长亭,已经成了人们心中特殊的告别象征。[6]

  “长亭”意象和分别、离愁是密切相关的,古人常在长亭与亲友告别,由于古代交通不便,一次远行就意味着长时间的分离,所以总是令人伤感。因此,“长亭”的意象中也蕴含着一种强烈的惜别情感。

  (二)柳意象

  《送别》中的“晚风拂柳”,它巧妙借用了“柳”的惜别意象,营造了一种情景交融的诗意境界,表面看似写景,但却有着深刻的含义:晚风吹拂,柳枝飘逸仿佛在向人发出深情的挽留与殷殷祝福。

  柳是我国古代送别诗中的常见词汇。[7]从柳的形态来看,它千丝万缕,这与浓浓的亲情有所关联,人们就把柳当作情感的载体。亲朋别离,折下一条细柳枝,什么话都不说,便表达了送者对离别者恋恋不舍的情感,借此希望能把对亲友的感情永远留在心里,更希望亲友早日归来。

  “柳意象”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柳意象”也成为我国诗学形象的代表。我国第一首专门反映折柳送别的《折杨柳行》出现在汉代。“折柳别”有着非常深厚的文化渊源。如顾野王《芳树》“幽幽桂叶落,驰道柳条长。折荣疑路远,用表莫相忘。”以及隋杂曲歌辞《送别诗》“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等,希望旅人早日归来,希望友谊地久天长,即使相距甚远,但也不要忘记。

  (三)笛意象

  《送别》中的“笛声残”,因为笛声的出现,画面更加生动,意境更高,所以也不是简单的描写,而是一种艺术的深情。笛也是中国古诗词中常用词之一,笛音悠扬,常使人联想到离别的哀愁,形成一种带有淡淡忧思色彩的意象。[8]如高适《塞上听吹笛》:“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为表现离愁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红楼梦》中,[9]笛子出现了很多次,例如第76回中“只听桂花阴里,呜呜咽,袅袅悠悠,又发出一缕笛音来,果真比先越发凄凉。大家都寂然而坐。夜静月明,且笛声悲怨,贾母年老带酒之人,听此声音,不免有触于心,禁不住堕下泪来”的生动描写。而我认为,笛子最为动人,笛子的出现总是伴随着深情与感动。

  以笛入诗,往往带有强烈的情感色彩,尤其是听到远处传来的笛音,更加让人动情。

  (四)夕阳意象

  在《送别》的歌词“夕阳山外山”中描绘了一幅夕阳与远山的故事情景。它不仅丰富了画面的层次感,更是为画面增加了色彩,升华了整首诗的意境。[10]

  在诗人的笔下,“夕阳”这个词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景象。温庭筠的《梦江南》就继承了这一传统:“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诗歌把女子从希望到失望,甚至是“肠断”的思念之情表达得十分微妙。李白的《送友人》:“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这几首诗中的夕阳都表达了留恋、无奈、悲伤的情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11]。夕阳给人以无限爱怜之感,同时也有时光飞逝、青春难以停留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