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相关方法-人民币汇率波动与贸易竞争力分析

论文相关方法-人民币汇率波动与贸易竞争力分析

2021-03-31 15:57:23

  汇率是沟通国内与国外价格的纽带,对一国贸易发展起到重要作用,同时也是国家经济增长的重要杠杆。随着中国对外贸易的不断发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多次向人民币汇率施压,以政治喊话方式要求人民币升值。美国等西方国家认为全球经济失衡,尤其是自身国际收支失衡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制定低汇率政策促进中国服务与商品出口,造成美国西方国家部分出口产业萎缩,经济增长放缓而社会失业率上升。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以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及缩小中美贸易逆差等理由对中国发动贸易战,造成两国经济利益受损。因此,分析汇率波动与贸易竞争力之间的关系,有利于我国应对复杂的国际贸易形势,制定灵活有效的政策,现实意义巨大。本文使用的数据来源于近五年《中国统计年鉴》与UN数据库的数据,主要采取理论分析与实证分析的方法,尽可能科学论证汇率波动与贸易竞争力之间的相关关系。目前,国内外学者对汇率与贸易竞争力的研究可分为三类,大部分学者都认为汇率波动会对贸易产生显著影响。同时相当一部分学者认为人民币汇率对中国贸易的发展与国际竞争力的提高有相关性。过去很多研究对于贸易竞争力的分析很多局限于净出口等贸易数据,另外对出口竞争力的评价维度也较为冗杂。因此本文就国际竞争力这一概念进行力所能及的细化,建立较为全面的模型,并使用统计软件使用OLS的方法,试图诠释汇率等因素与贸易竞争力之间的相关关系。经过实证部分的检验,可以得出结论,长期内,汇率下降对国际贸易竞争力存在正相关性。本文就此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近年来,随着中国对外贸易的不断发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多次向人民币汇率施压,以政治喊话方式要求人民币升值。美国等西方国家认为全球经济失衡,尤其是自身国际收支失衡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制定低汇率政策促进中国服务与商品出口,造成美国西方国家部分出口产业萎缩,经济增长放缓而社会失业率上升。另外,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以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及自身经济利益为由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对两国乃至世界经济造成不良影响。因此,从外部环境的角度来看,探讨中国汇率与贸易竞争力的关系有利于研究我国与他国的双边与多边贸易平衡问题,同时也有助于我国未来选择适合自身发展情况的汇率结构与制度体系,因而现实意义十分巨大。

  另外,显著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国经济从过去的高速发展状态进入中高速发展的新常态。探究汇率与贸易竞争力问题,有助于更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选择更加合理更加有效的汇率制度,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具有很强的政策指导意义。

  目前学界对汇率及贸易竞争力的共识在于汇率可以通过价格传递影响一国贸易竞争力,但不同学者对于二者之间相关关系的结论并不相同。例如Rose认为美元汇率波动与其国际贸易收支情况的相关性不显著,外国学者普遍认为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及东南亚部分国家的贸易竞争力受汇率影响较大,而发达国家贸易竞争力还受到科技、出口的垂直化分工程度等影响。与之对应的是,国内学者普遍认为实际汇率与中国国际贸易竞争力相关关系较大。例如马丹(2007)通过分析人民币实际汇率失调与国际竞争力的关系,发现我国贸易国际竞争力与实际汇率相关。

  尽管国内外学者大多认为汇率与贸易竞争力之间有相关关系,但不同学者对贸易竞争力的度量标准与评价维度并不相同。例如Momaya K.(1998)以工业水平衡量一国贸易竞争能力。而厉以宁(1991)研究我国1970-1983年对外贸易和汇率数据,计算汇率进出口弹性之和来度量我国贸易收支及贸易竞争力的情况。近两年的国内研究中,也有学者使用VAR模型及出口与进口的需求模型来度量我国贸易竞争力。因此,本文试图引入新的度量标准,尤其是与汇率更直接相关并能准确清晰度量贸易竞争力的数据指标,即TC指数与RCA指数,两个指数分别进行计算并结合近五年我国汇率情况进行分析,在该领域引入新的分析方式。

  RCA指数,即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指某个国家在某商品出口总值中所占份额与当时世界出口总值之比。该指数是衡量某国的产品或产业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的最具有说服力的指标。它旨在精确描述一个国家各行业或产品的相对出口绩效。

  RCA指数可以用来确定某个国家具体什么产业在出口方面更有竞争优势,从而揭示一个国家在国际经贸中的显著性优势。美国经济学家巴拉萨在1965年提出了揭示比较优势指数(RCA指数)。一般来说,RCA值接近1表示一个中性的相对比较利益,无论其相对优劣;RCA值大于1表示该国商品的出口比重大于世界,则该国产品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和国际竞争力;RCA值小于1表明它在国际市场上比较优势不明显,国际竞争力较世界其他国家较弱。

  2文献综述

  汇率变动直接影响商品和服务的进出口价格,从而对一国的金融环境造成重要影响。汇率通过进出口价格进行传递,改变一国的贸易竞争能力,这一观点目前已经得到很多国内外学者的关注与实证分析。

  2.1汇率定义

  汇率(又称外汇汇率或外汇市场)两种货币之间的汇率是一国货币对另一国货币的价值或者比率。汇率是各国实现其政经目的的金融工具。汇率因利率、国家政局、通货膨胀和国家经济情况的变化而变化。汇率的决定与外汇市场有联系。外汇市场对不同类型的买卖双方开放,进行持久而广泛的货币交易(除周末等节假日外,外汇交易24小时每天进行,即从格林尼治天文台时间周日8:15到周五22:00)。即期汇率指的是当期汇率,远期汇率指的是当前交易报价的汇率,但在未来某一规定的日期支付。

  外汇市场的状况将影响进出口贸易、产业结构、市场布局等。汇率是国际商贸中最重要的调节杠杆制以。汇率下跌会刺激出口,减少进口。。

  例如,如果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是0.1802(间接定价法),在美国价值100元的商品价格是18.02美元。如果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降至0.1329,也就是说,美元将升值,人民币将贬值。这种商品可以用更少的钱买到。美国的价格是13.29美元。因此,这种产品在美国市场的价格会更低。商品价格降低,竞争力增强,价格便宜,易于销售。相反,如果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上升到0.1767,即美元贬值和人民币升值,美国市场的商品价格为17.67美元,美国市场的商品价格越来越贵,购买越来越少。

  2.2贸易竞争力的评价

  贸易竞争力的评价,根据张金昌在《国际竞争力评价的理论和方法的研究》中的表述,以进出口为基础的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大致可分为三类,分别为出口所占比例、净出口(贸易盈余)和市场占有率。

  以出口所占比例为基础,贸易竞争力可由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和评估竞争优势指数。其中显示的比较优势指数,即RCA,是指某个国家某种商品的出口值占该国全部商品出口总额的比例,以及该商品的出口额占世界全部商品出口总额的份额比例。一般来说,RCA>1表示该国的市场份额比已出口商品大,该国家在该商品的生产中显示了比较优势,相反,没有明显的比较优势。根据日本贸易振兴协会更详细的划分,RCA<0.8表明竞争力较弱,RCA的值介于0.8-1.25表示竞争力中等,RCA的值介于1.25-2.5表示竞争力次强,而RCA的值大于2.5表明竞争力较强。而显示性竞争优势指数,即CA,是用某国某一中产品的出口的比较优势减去进口的比较优势来显示其竞争优势。当CA>0时,该国该产品出口竞争优势明显,当CA<0时,该国该产品出口劣势明显。

  以净出口(贸易盈余)为基础,贸易的竞争力可以通过贸易竞争力指数和产品质量改进指数来评价。贸易竞争力指数,即TCP,使用某国某一个产品的进出口差额与其进出口总量的关系来衡量该产品及其产业的竞争力。当TCP>0时,该国是这种产品的净出口国,具有显著的贸易优势。当TCP<0时,该国为这种产品净进口国,具有显著的贸易劣势。贸易竞争力也被称作“贸易分工指数”,是用一国进出口差额与进出口总额的比值来衡量一国相对于另一国产品和产业的竞争力。出口产品质量升级指数,即QC,通过计算不同种类商品出口价格的变化,从而间接反映商品出口的质量水平变化。QC>1表明出口和价格反映出产品质量水平的提高,小于1表示产品质量水平的下降。

  以市场占有率为基础,贸易竞争力可由市场渗透率、出口贡献率及出口增长优势指数进行评价。国际市场占有率指的是某国出口总额占世界出口总额的比例,显示了一国出口产业整体竞争力。市场渗透率是一国的出口额占另外一国进口总额的比值。市场渗透率作为国际市场份额的补充,从出口国的角度反映了进口国的市场份额。出口贡献率是指某一产品的出口额占该国出口总额的比例,该值越大,产品或产业的贡献越大。出口增长优势指数计算某种产品的出口增长率与国家贸易总额增长率的比值,反映了该产品在出口优势方面的情况。该值越大,产品或产业出口增长越快。

  2.3该领域的研究现状

  关于汇率波动与贸易竞争力的研究,国内外学界主要有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汇率波动对贸易影响不显著。Rose(1989)研究认为,美元汇率波动与其国际贸易收支情况的相关性不显著。国内学者厉以宁(1991)研究我国1970-1983年对外贸易和汇率数据,发现汇率进出口弹性之和小于1,认为人民币升值并不能显著改善我国贸易收支。谢建国(2002)使用脉冲分解等方法,认为人民币贬值并没有显著改善我国贸易收支情况。

  第二种观点认为汇率波动对贸易影响显著。Marquez(1990)将发展中国家作为研究对象,使用季度数据得出实际汇率波动对外贸收支具有显著影响的结论。Franke(1991)认为当有较好的汇率避险工具可供企业选择时,汇率变动对进出口贸易有促进作用。而Milberg(2005)研究了除科技外对企业国际竞争力有重要影响的因素,认为汇率发挥重要作用。就国内研究而言,许少强等(2006)研究认为实际汇率、技术、供给能力都会对国际竞争力造成重要影响。周忠英(2009)使用协整分析的方法,认为汇率波动对进出口贸易情况存在显著影响。殷功利(2014)使用2005-2012我国贸易收支、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与国内外收入的月度数据,得出结论,即人民币汇率较国内外收入对我国国际贸易影响更大。另外,郭懿仁(2015)研究发现我国出口贸易额与出口产品结构受人民币波动影响。

  第三种观点认为汇率波动与其他因素共同作用,对进出口贸易情况产生影响。Daly等学者研究发现国家经贸开放程度、产业结构与政府政策等因素与实际汇率波动对贸易影响有关。

  在选择贸易竞争力的评价维度这个问题上,国内外学者使用的指数或者经济模型也各不相同。国外学者Momaya K.(1998)以工业水平衡量一国贸易竞争能力。而Menzie D.Chinn(2002)以实际有效汇率对东亚各国对外贸易情况进行衡量。国内学者马君潞,王博,杨新铭(2010)基于SITC标准产业数据的实证分析表明,出口企业可以利用人民币汇率的上升来改善贸易条件,例如资本与技术密集型的出口产业可以以较低的价格引进国外的先进制造技术和国际大额资本,调整自身出口结构,提高竞争力。王凯等(2011)用VAR模型,分析1994年之后15年的季度数据,揭示我国进出口贸易与汇率波动的关系,结果证明马歇尔-勒纳条件成立。

  需要注意的是,国外学界认为中国,东南亚国家等发展中国家贸易竞争力受汇率影响较发达国家更大,而2005年我国汇率制度的改革,国内学者通过对比汇改前后中国贸易情况的变化,认为汇率波动对我国贸易竞争力影响较大。Chou.W.L.(2000)通过研究中国汇率波动与中国出口贸易的数据,认为相对稳定的汇率机制对中国出口贸易发挥巨大作用。Malcolm Dowling和David Ray(2000)从汇率角度对东亚各国在世界贸易中位置与未来发展前景进行分析。Dean等人的研究(2007)把中国作为案例,也表明国家的出口垂直专业化程度愈高,汇率升值对贸易规模的影响就愈小。Mckinnon(2008)研究表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重要原因之一。Kimuraet.al.(2009)研究表明,东南亚内部国家国际贸易受汇率波动影响比东南亚外部国家更大。NGUYEN Phuc Hien(2011)认为中国1994-2005年间的汇率政策对中国贸易竞争力的提升具有重要意义,并认为该政策对越南应对其当前汇率问题有巨大参考价值。2005年汇改后,国内学者在该领域重点研究汇改前后中国贸易竞争力的变化。曹瑜(2008)分析汇率制度改革以来中美贸易发生的变化,从实际汇率的角度得出实际汇率升值使出口减少,进口增加的结论。田旭(2009)实证分析认为,贸易结构与人民币汇率波动有正相关关系,人民币升值有助于我国产业结构与贸易结构的优化升级。于津平(2014)基于2005-2011中国对147国家与地区贸易出口额与双边实际汇率数据证实人民币相对进口国货币实际汇率升值可以优化出口产品结构,提升出口产品质量与出口产业发展水平。

  2019年中美贸易战之后,国内学者积极关注贸易战背景下汇率波动对我国贸易的影响。巴曙松,王珂(2019)研究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问题,认为从汇率稳定上看,要避免贸易战压力下币值波动导致的人民币过度投机,吸取日元教训,以大宗商品作为人民币汇率的锚,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新阶段布局。沈雨霏(2019)通过对2008以后的出口与进口需求模型的实证检验,表明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不完全归咎于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同时认为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对我国出口产业的竞争力具有较大影响。

  2.4本文选取的研究方向与创新点

  综合上节内容,国内外学界对汇率与国际竞争力的研究,大多集中于汇率波动与国际贸易、国际收支的角度,同时相当一部分学者认为人民币汇率对中国贸易的发展与国际竞争力的提高有相关性。当然,也有很多学者从更微观的角度,例如产品结构、产业结构等入手分析人民币汇率波动对我国出口型产业结构的调整与升级的影响。另外,最新的相关研究以中美贸易战为背景,分析当前汇率波动对我国出口竞争力的影响,并与人民币国际化相联系。

  以往的研究选取的参考指数较多,但并非完全从汇率的形成和市场机制入手,衡量贸易竞争力的评价维度在许多研究中也并未有清晰明确的表述。因此,本文将着重从汇率着眼,研究我国贸易竞争力的变化情况,分析二者之间的相关关系。具体来说,首先在理论层面上,我将从汇率形成机制入手,介绍汇率的形成与汇率的市场均衡机制,联系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探讨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对我国贸易竞争力的影响。

  在实证分析层面,我将引入贸易竞争力指数TC,以此衡量各类商品贸易的国际竞争力。收集的数据是近五年我国出口前十位商品种类的增加值,分别计算各自种类的贸易竞争力指数,并结合五年来人民币平均汇率分析汇率与出口商品竞争力之间的关系。为增加实证分析的说服力与科学性,我使用RCA指数并计算初级产品与工业制成品的汇率价格弹性模型,从而得到显著性结论。

  3理论模型

  3.1汇率的形成

  图1汇率的形成机制

  汇率,又称外汇汇率,是指两种货币之间的比率。它也可以被视为一国货币相对另一国货币而言的价值或价格。汇率的形成机制是什么?汇率调整之后,进出口商品的价格会发生相应的变化,这将通过汇率传导影响国内的价格水平。根据一价定律,由于国际套利机制的作用,不同市场上可交易商品的价格必须趋同。因此,汇率的变化会改变两国商品价格水平之间的关系。汇率形成机制会产生“传导”,影响货币政策的目标,改变国内商品的价格,增加央行货币政策调控难度。然而,近十年来对汇率形成机制的研究发现,汇率的传导效应越来越弱。

  汇率机制及其市场波动会干扰货币政策的传导过程,压缩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并最终改变货币政策效果。汇率形成机制从当前的汇率机制看,我国一方面试图要积极改革人民币汇率形成制度,加快引进汇率形成的市场机制,汇率形成机制并以此缓解人民币的升值压力;另一方面,不仅要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还要提高货币政策的调控水平,改善货币政策效果。在这种情况下,汇率形成机制需要充分考虑汇率的形成机制以及汇率市场化可能对货币政策可能产生的影响,汇率形成机制是避免汇率冲击和提高货币政策效率的关键。

  商品价格遵循“供求决定价格”的基本原理,因而汇率也遵循这一原理。假设我们只考虑两种货币的汇率关系,若一种货币的市场供给大量增加,而其需求并没有相应增加,该货币汇率因供过于求而趋于下降;反之,一种货币市场需求增加,而其市场供给并没有相应增加,那么该货币汇率会因为供不应求趋于上升。倘若一种货币汇率比均衡汇率高,那么该货币在市场上供过于求,汇率趋于下降至平衡汇率。因此,汇率市场有自动调节的均衡机制。

  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即“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其中市场供求机制就是上面分析的均衡机制。

  3.2外汇市场的均衡

  图2市场经济条件下外汇市场的均衡

  上一节分析的是不存在外在因素下汇率的均衡。然而,出现外在因素干扰时,会有背离均衡汇率的价格形成机制。如上图所示。当外汇市场出现额外需求时,例如新增对外援助或政府贷款,美元需求曲线右移,并与供给线交于B点,此时供求均衡,但B点美元高于之前的市场均衡汇率,相应人民币汇率低于市场均衡汇率。

  那么现实经济条件下,外汇市场均衡的条件是什么呢?目前学界普遍认可的理论模型是马歇尔-勒纳条件和罗宾逊-梅茨勒条件。马歇尔-勒纳条件是西方汇率理论中的重要内容之一,它所表明的是:如果一国处于贸易逆差中,即Vx<Vm,或着写作Vx/Vm<1(其中Vx,Vm分别代表出口总额和进口总额),会引起本国货币的贬值。本国货币贬值会改善贸易逆差的状况,但需要的具体条件是进出口需求弹性之和应该要大于1,即(Dx+Dm)>1(其中Dx,Dm分别代表出口和进口的需求弹性)。

  1948年,梅茨勒对罗宾逊夫人在国际贸易方面的理论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得到了弹性理论的另一核心观点——马歇尔-罗宾逊-梅茨勒条件。他进一步研究了不同供求组合和价格弹性下,汇率变动对贸易收支的调节作用。由于货币贬值会引起不同货币之间相对价格的变化,同时相对价格的变化也会通过商品的交换条件来影响被贬值国家的实际收入。弹性理论的探讨的另一主要方面是货币贬值或汇率变化对贸易条件的影响效果。正如罗宾逊在《就业理论汇编》中在这一方面进一步得出的结论,即如果供给进口和出口完全弹性,那么货币贬值将导致贸易条件恶化;若供给的出口和进口完全非弹性,货币贬值对于贸易条件起改善的效果;如果出口和进口需求完全弹性,那么货币贬值对于贸易条件的改善是有益的;如果进出口需求缺乏弹性,贸易条件毫无疑问将会恶化。

  3.3人民币汇率改革与中国贸易竞争力

  人民币汇率改革历程中较为重要的事件是2005年和2015年汇率制度的改革

  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是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2015年改革规定,当天确定人民币中间价时,首先要参考前一天的“收盘汇率”,即: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的收盘汇率(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的供求关系)和“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变动”,即,当一篮子货币对美元的汇率改变汇率基本稳定所要求的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调整幅度时,保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不变。每个做市商可以根据不同篮子选择不同权重,报出不同中间价。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

  图3 2005汇改前后我国货物进出口贸易额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

  图4 2005汇改前后人民币汇率情况

  结合图3与图4,可以看出2005年前后汇改使得人民币汇率升值,但同时一般贸易与加工贸易额大幅增长,因此汇改事实上改善了我国贸易状况。总结起来,2005汇改对我国贸易竞争力的好处有如下几点:

  1、中国政府抓住机会及时调整人民币汇率制度,它不仅考虑了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同时也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谈判,并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有能力控制国内外大局。汇率制度改革后,汇率会受到市场供求和国际几种主要货币汇率变动的综合影响,从而缓解多边贸易争端。

  2、汇改有助于我国调整经济结构。有学者认为,人民币升值有利于促进出口企业积极提高技术水平和产品档次,从而促进我国产业结构调整,提高我国在国际产业链中的地位。未来可能的发展趋势是,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将不再受市场欢迎,技术密集型产业将会被市场与投资者青睐。然而,一些专家认为,产业结构升级取决于科教兴国,全国人民需要很长时间的共同努力才能完成这一历史使命。说人民币升值就可以促进产业升级,是不负责任的。

  3、汇改有利于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有专家认为,浮动汇率制度的实施是我国人民币汇率制度市场化的关键一步。这是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必然要求,也是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的必然要求。这也是深化经济金融体制改革、完善宏观调控体系的重要举措。在需求方面,减少总需求,抑制外需,促进内需;另一方面,推动经济进入消费阶段,调整国内外投资消费结构和需求结构。在供给方面,通缩压力导致投资利润不断下降,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迫使企业主动降低生产成本,同时提高产品质量,加速技术更新,推进企业之间兼并重组,优化内部经营组织结构,从而有助于中国经济告别粗放式扩张,实现经济结构的升级。

  4、防止经济波动。如果人民币汇率大幅调整,将对我国不够强中的金融体系造成剧烈冲击,对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的考验将尤为严重。但是也有学者认为,讨论人民币汇率的调整情况,不能仅限于讨论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如果我们在调整人民币汇率之前考虑到美元对非美元货币的大幅升值,那么毫无疑问,我们可以说人民币升值力度是相当大的。

  5、减轻现有巨额外汇储备压力。显著,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经济增长前景良好,吸收中国商品出口和服务出口的能力依然很强。在这种情况下,汇率调整将缓解中国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过快增长的双重压力,但这也不会导致中国贸易平衡出现根本性的转折。

  6、宏观调控将更加灵活。在原有的汇率制度下,我国货币政策缺乏独立性,而财政政策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当时宏观调控就是要多运用行政手段和法律手段,少运用经济手段和市场手段,而这样的举措大大降低宏观调控的效率和效果。这样的宏观调控带来的后果就是,尽管实现总量的平衡,扭曲资源配置,加剧经济结构失衡,积聚经济风险。在2005和2015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后,我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大大增强。我国的宏观调控可以更多地依靠货币政策等方式,采取更多的市场化措施,这有利于经济风险降低,经济结构优化,提高宏观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率。

  4数据来源与数据描述

  中国前10位出口商品贸易竞争力指数(TC)与RMB汇率:《中国统计年鉴》1995-2019

  RCA数据来自UN数据库

  LC、GV、NR(名义汇率)均来自2000-2019《中国统计年鉴》

  本文名义汇率使用间接标价法表示

  5实证分析

  5.1贸易竞争力指数与RMB名义汇率

  采用贸易竞争力指数TC衡量各类商品贸易的国际竞争力。其中TC指数计算方法如下:

  若>,则TC大于0,说明该商品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且TC越接近于1,国际竞争力越强。

  若<,则TC小于0,说明该商品国际竞争力较弱,且TC越接近-1,国际竞争力越弱。

  表1近五年我国贸易额前十位商品种类的贸易竞争力指数

  TC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第十六类0.233623 0.24144 0.23023 0.22053 0.204

  第十一类0.777481 0.788279 0.798064 0.784603 0.773

  第十五类0.289299 0.338856 0.32243 0.267915 0.270413

  第二十类0.906486 0.908645 0.901907 0.900381 0.901955

  第六类-0.07072-0.03126-0.05151-0.07279-0.06603

  第十七类-0.07147 0.045245-0.0249-0.01025 0.011136

  第七类-0.01188 0.03817 0.03959 0.017083 0.052081

  第十八类-0.15022-0.12114-0.12862-0.13641-0.15822

  第十二类0.927617 0.913378 0.892855 0.878563 0.847681

  第五类-0.84417-0.80748-0.80364-0.81342-0.81144

  USD/RMB 0.163 0.161 0.151 0.148 0.151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

  根据海关出口商品的分类,目前排前十位的商品分别为:机器、机械器具、电气设备及其零件、录音机及放声机、电视图像、声音的录制和重放设备及其零件、附件(第十六类)、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第十一类)、贱金属及其制品(第十五类)、杂项制品(第二十类)、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第六类)、车辆、航空器、船舶及有关运输设备(第十七类)、塑料及其制品和橡胶及其制品(第七类)、光学、照相、电影、计量、检验、医疗或外科用仪器及设备、精密仪器及设备、钟表、乐器、上述物品的零件及附件(第十八类)、鞋、帽、伞、杖、鞭及其零件、已加工的羽毛及其制品、人造花、人发制品(第十二类)、矿产品(第五类)。

  根据近五年数据,容易看出人民币汇率呈现先贬值再升值的趋势。与之相应的商品贸易竞争力指数也有变化。其中第十一类(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第二十类(杂项制品,包括家具玩具及灯具等)以及第十二类(鞋、帽、伞、杖、鞭及其零件、已加工的羽毛及其制品、人造花、人发制品)为我国贸易竞争力较强的商品种类,其中第十一类产品随汇率贬值竞争力增强,而另外两类商品并不呈现这样的规律。第五类(矿产品,包括盐、硫磺、泥土及石料,矿砂、矿渣及矿灰,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及其产品,沥青物质、矿物蜡)作为我国贸易竞争力极弱的产品,随汇率先贬值再升值的趋势呈现竞争力增强再到削弱的状态。由此可得的结论是,对于劳动密集型的出口品,如纺织业,TC指数接近1,在汇率贬值状态下竞争力增强,而在人民币汇率升值状态下竞争力削弱,但总体仍处于较高水平。但对于资本密集型出口品,如第十五类、第十七类贸易产品,其竞争力在人民币升值期间不仅没有削弱反而有增强的趋势,如2017-2018年二者贸易竞争力逆势增强。表中TC值为负值的产业,如第五类(矿产品,包括盐、硫磺、泥土及石料,矿砂、矿渣及矿灰,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及其产品,沥青物质、矿物蜡)、第六类(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第十八类(光学、照相、电影、计量、检验、医疗或外科用仪器及设备、精密仪器及设备、钟表、乐器、上述物品的零件及附件),在人民币升值期间TC指数增加,趋近于零,显示增强的态势。而矿产品的贸易竞争力的恶化可能由于经济发展需求的急剧增加而使得数据显得反常。

  由此可以得到的结论为,人民币升值无法改变我国贸易产品国际竞争力的大格局,但会对个别产品个别要素产生巨大的影响。具体结合产品竞争力来看,资本密集型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在不断提升,进一步发展的潜力巨大,人民币近两年的升值不会改变这一基本面。比如车辆、船舶制造和金属加工业,尽管受到人民币升值对出口的不良冲击,但是总体来看这些行业在公共投资和私人投资不断增加的大环境下依然有者不断增强的竞争优势。另一方面,我国劳动密集产品竞争优势仍然明显,不过受汇率变化的影响较大。其中,人民币汇率上升时期劳动密集产品竞争力下降,而人民币汇率下降时期劳动密集产品竞争力上升。比如纺织业和鞋、帽、伞、杖、鞭及其零件、已加工的羽毛及其制品、人造花、人发制品的制造,在人民币汇率上升时期受到的汇率冲击十分明显,而汇率下降带来的出口刺激作用十分显著。不容忽视的是,第五类产业,即矿产品,包括盐、硫磺、泥土及石料,矿砂、矿渣及矿灰,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及其产品,沥青物质、矿物蜡等虽然在人民币汇率波动期也会呈现汇率下降竞争力提高以及汇率上升竞争力下降的趋势,但这种波动总体上幅度不大,说明该产业还受到其他因素影响,受汇率波动影响不够显著。

  5.2实证分析

  5.2.1行业分析

  本文使用1994-2018年间10个不同行业出口贸易型企业年度经济数据分析各要素对中国出口贸易型企业国际竞争力的影响。选取的被解释变量为RCA,该数据来自UN数据库,解释变量为工资(LC)、产业规模(GV)、名义汇率(NR),该数据来自1995-2019《中国统计年鉴》。根据观察散点图,各变量之间相关关系不明显,故对所有变量的时间序列数据取对数。

  限于文章篇幅,本章节就近五年LC(工资)、GV(产业规模)、RCA(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数据进行展示。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

  图5近五年十种行业工资变化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

  图6近五年十种行业规模变化

  数据来源:UN数据库

  图7近五年十种行业RCA指数变化

  就近五年LC(工资)变化情况而言,显然十种行业工资情况稳步增长,结合前面名义汇率的数据,可以看出汇率贬值提升各行业工资水平,同时从增长速度来看,信息产业、金融业、房地产业工资增长速度较快,其他行业增长速度较慢。

  就近五年GV(规模)变化情况来看,初采矿行业和能源行业规模变化不大,其余行业规模在人民币贬值的影响下都有扩大与增长的势头,其中制造业、建筑业与批发零售行业增长较快,其余行业呈现稳步增长的状态。

  从RCA(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变化情况来看,大部分行业RCA指数在2.5以下,竞争力较弱,其中信息行业比较优势在逐渐增强,其余行业比较优势总体上也是增长的势头。另外,尤其令人关注的是房地产行业RCA指数较高,在2.5以上,具有显著的比较优势。

  综合上述数据,我们可以发现汇率下降时期,即人民币贬值时期,大部分产业的行业工资都有显著增长,其中信息产业、金融业与房地产行业这类附加值较高的产业行业工资增长更快。就行业规模来看,汇率下降可以扩张部分行业的生产经营规模,其中制造业、建筑业和批发零售行业增长更加明显。另外从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的角度,大部分行业的比较优势在汇率下降期都有显著的提高,由此可以得到人民币汇率下降提升出口行业贸易竞争力的结论。

  5.2.2模型检验

  汇率变动对进口与出口贸易传递效应类似,本文选取出口贸易的初级产品与工业制成品出口额作为衡量贸易竞争力的指标。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0-2018出口数据作为样本,同时名义汇率E使用2001-2019统计年鉴数据。观察散点图发现相关性并不明显,因而对数据取对数,设定的模型分别为,,其中Q为初级产品出口额,M为工业制成品出口额。分别使用OLS回归得到二者汇率价格弹性模型如下:

  模型估计结果如下:

  LN(Q)=6.764145-2.336923LN(E)

  Se=(0.242683)(0.166945)=0.913944

  t=(26.91233)(-1365505)F=161.1253

  回归结果表明,人民币名义汇率对初级产品出口的弹性为-2.336923,人民币名义汇率上升1%,初级产品出口下降2.336923%,5%置信水平下的汇率效应显著。这一估计结果表明汇率上升导致初级产品出口下降,而汇率下降导致初级产品出口上升。从出口量的变化可以知道汇率下降可以提高初级产品出口的竞争力。

  同理可得OLS回归下工业制成品的汇率价格弹性模型:

  LN(M)=12.53424-5.595714LN(E)

  Se=(0.485461)(0.322597)=0.863450

  t=(25.28119)(-12.14717)F=125.2668

  回归结果表明,人民币名义汇率对工业制成品出口弹性影响显著,为-5.595714,人民币名义汇率提高1%,工业制成品出口下降5.595714%,根据t统计,汇率在5%置信水平下有显著影响。这一估计结果表明汇率上升导致工业制成品出口下降,而汇率下降导致工业制成品出口上升。从出口量的变化可以知道汇率下降可以提高工业制成品出口的竞争力。

  5.2.3实证结果分析

  通过近五年我国出口前十位行业贸易竞争力指数的计算,可以得出人民币名义汇率下降有利于我国贸易竞争力的提升,同时人民币升值无法改变我国贸易产品国际竞争力的大格局,但会对个别产品个别要素产生巨大的影响。具体结合产品竞争力来看,资本密集型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在不断提升,进一步发展的潜力巨大,人民币近两年的升值不会改变这一基本面。另一方面,我国劳动密集产品竞争优势仍然明显,不过受汇率变化的影响较大。其中,人民币汇率上升时期劳动密集产品竞争力下降,而人民币汇率下降时期劳动密集产品竞争力上升。

  汇率的下降可以促进国际竞争力的提高,这说明目前人民币升值不利于我国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实证过程表明,人民币名义汇率变动对初级产品和工业制成品出口有显著影响,其中人民币名义汇率变动对工业制成品的影响大于对初级产品的影响。因此,从贸易结构来看,汇率的下降更有利于提升我国的贸易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