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知识案例-不同饲喂水平对川中黑山羊生长及屠宰性能影响的研

论文知识案例-不同饲喂水平对川中黑山羊生长及屠宰性能影响的研

2021-04-02 13:42:50

  本试验旨在研究不同的饲喂水平对川中黑山羊公羔生长性能及屠宰性能的影响,选用18只2.5月龄20 kg的断奶健康川中黑山羊随机分成3组,分别给予自由采食、75%自由采食和60%自由采食三个饲喂水平的全混合颗粒饲粮,测定并比较各组生长性能及屠宰性能指标。结果表明:(1)随饲喂水平的提高,试验羊的平均采食量(ADFI)、平均日增重(ADG)极显著增加(P<0.01),料重比(F/G)显著降低(P<0.05)。(2)随饲喂水平的提高,试验羊的宰前活重(PLW)、胃肠道及生殖器重(GTAGW)、内脏重(VW)、总脂肪重(TFW)、净肉重(NMW)、胴体重(CW)、空腹体重(FW)极显著增加(P<0.01),血重(BW)、皮毛重(FW)、骨重(BW)显著增加(P<0.05),骨肉比(FR)、屠宰率(SP)、胴体净肉率(CP)、净肉率(NMP)差异不显著(P>0.05)。试验结果表明,自由采食组的生长性能及屠宰性能最佳。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肉质的要求越来越高。羊肉是具有高能量、高蛋白的营养食品,具有补血益气的功效,还具有一定的保健作用,随着羊肉占肉类消费的比重越来越高,羊肉已经成为人们最喜欢且交易最多的肉类产品之一[1]。近些年,随着我国的经济不断崛起,养殖行业发展越来越快,为满足人们的消费需求,肉羊行业飞速发展,中国成为了肉羊养殖和羊肉出口大国[2]。虽然我国的肉羊行业发展迅速,但是我国的饲养标准和研究的起步却晚后于国外的发展,肉羊的品种也没有牛、猪、鸡等品种丰富。

  川中黑山羊是四川中部浅丘地区肉皮兼用的地方山羊,生长发育快,体型高大,体质结实,肉用性能良好,性成熟早,母羊常年发情,繁殖性能很高,产羔率初产率高,年产可以达到1.7胎[3];头中等大小,有角或无角,全身被毛黑色,具有光泽,冬季着生短而细密的绒毛;其耳中等偏大,有垂耳、半垂耳、立耳。公羊和部分母羊领下有髯,颈长短适中,部分羊有肉垂,背腰宽平,四肢粗壮,蹄质坚实。公羊角粗大,向后弯曲并向两侧扭转,鼻梁微拱,体态雄壮,前躯发达;母羊角较小,呈刀状,母羊鼻梁平直,肌肉发育良好,后躯发达[3]。夏季以舍饲和放牧相结合,冬季般以舍饲为主。饲料以种植牧草、杂草和农作物的秸秆、苗藤、秕壳、稻草等为主。一般使用青贮、粗加工等技术对作物秸秆进行处理,并根据季节、饲料情况和羊群生产和体况进行合理补饲。

  川中黑山羊主要分布在四川省金堂县、乐至县,所以又分为金堂和乐至两个类型。最近几年,金堂县新建的规模肉羊养殖场严格按照“六化”进行建设和管理,所有新建设的羊场的地址和内部设计都符合防疫要求,羊舍都严格按照设计好的标准图纸进行修建,并且制定了比较科学的饲养管理模式,可以实现生产规范化;防疫设备也比较齐全,制定好完善的防疫制度,可以实现防疫制度化;不仅按照种植和养殖相结合的养殖模式,还建造了粪污处理场地和贮液池及化粪池等处理粪污,减少对环境的污染。严格按照国家监管章程进行监督,从养殖过程中保障畜产品质量安全,打造出高质量的肉类产品,实现监管常态化。但仍存在圈舍设计及建造不合理,设施和设备配备不齐全,川中黑山羊养殖产业相对传统,技术投入少,导致产业市场较小,缺乏专业的兽医,防疫力度不强,羊的感染和发病率比较普遍等问题。产业化经营程度低,肉羊产业链发展较短,下游链发展主要集中在羊肉屠宰方面;肉羊养殖基地建设比较缓慢,没有标准的养殖营养标准作为参考,养殖产业发育缓慢,肉羊生长较慢,很大的限制了肉羊产业链的发展壮大;肉羊加工企业规模有限,产品附加值不高[4]。

  饲喂水平作为养殖行业的营养参考标准,对大规模的养殖模式具有重要意义;不同的畜牧品种都需制定其不同的饲喂标准以提高生产性能,促进产业链的发展壮大。不同的饲喂水平和饲喂方式对同种或不同畜牧品种影响很大,对其生长发育具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影响采食量、日增重和体质量的增加及其料重比的大小。

  生长性能是生长与发育的结合。生长是指人体器官和系统的生长和形态变化。这是一个定量的变化。发育是指细胞,组织和器官的分化和成熟。这是质的变化[5]。饲喂水平不同会导致肉羊采食量不同,采食水平直接影响日增重和料重比。而不同的采食量对身体器官、系统等发育影响极大,反过来,它将影响细胞,组织和器官的完善和功能成熟。采食量指数、日增重指数,料重比指数反映了肉羊的生长发育情况,是从体重的角度评价肉羊生长情况的重要指标。肉羊体重增长的情况是由各自的饲喂水平所致,体重增长不同表明饲喂水平的差别[6]。

  屠宰性能作为衡量畜产品畜禽品种好坏的一项重要指标,并且作为选种及选配的主

  要参考依据,更是繁育和养殖管理的经济目标[7]。屠宰、胴性能包括了宰前活重、血重、皮毛重、胃肠道及生殖器、内脏重、总脂肪重、净肉重、骨重体重、净肉率、内脂率、屠宰率、骨肉比、胴体净肉率等测定指标。不同的饲喂水平和饲喂方式对这些指标都具有影响,屠宰率是衡量动物生产性能和屠宰性能的质量指标,受饲喂水平影响较大。高效的饲喂水平对养殖业的快速发展和提高畜产品的屠宰性能具有重要意义。

  目前国内外对川中黑山羊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川中黑山羊的遗传规律等方面,对于营养方面的研究极少,所以川中黑山羊缺乏自己的饲养标准,一直以来都是以NRC推荐量作为饲粮的营养标准。因此,本试验以川中黑山羊为试验动物,采用饲养试验与比较屠宰试验相结合的方式,研究不同饲喂水平对川中黑山羊生长性能及屠宰性能的影响,探究不同饲喂水平下川中黑山羊的采食量、日增重和料重比的变化规律,以及不同饲喂水平对肉羊屠宰性能的影响程度,以期能对川中黑山羊的营养需求进行更为具体、细致的研究,得出在舍饲模式下更适用于川中黑山羊自身情况的饲喂水平,为川中黑山羊高效养殖提高理论依据。

  1试验材料与方法

  1.1试验材料

  2.5月龄,20 kg断奶健康金堂型川中黑山羊。

  1.2试验时间与地点

  2019年5-7月在金堂岭头羊羊场进行试验,试验共82天,其中预饲期10天,正试期72天。

  1.3试验动物与试验设计

  采用单因素完全随机试验设计,随机选取2.5月龄、20 kg断奶健康川中黑山羊公羔18只,随机分成3个处理组,每个处理组6个重复,每个重复1只羊,单栏饲养。分别给予自由采食、75%自由采食和60%自由采食三个饲喂水平的全混合颗粒饲粮,记录生长性能。在试验组羊平均体重到达35 kg时,选择每组内平均体重接近的四只羊,进行屠宰并测定屠宰性能。

  1.4试验饲粮

  试验饲粮参照美国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NRC(2007)30 kg,日增重为200 g配制,加工成全混合颗粒饲料。试验饲粮组成和营养水平见表1。

  表1基础饲粮组成及营养水平(风干基础,%)

  Table 1 Composition and nutrient levels of the basal diet(Air-dried basis,%)

  原料组成含量营养水平百分比

  苜蓿颗粒20干物质(DM%)87.96

  喷浆玉米皮10总能(MJ/kg)18.3

  花生秧10代谢能(MJ/kg)11.5

  豆粕(CP 45%)6粗蛋白(CP%)14.4

  玉米40

  玉米胚芽粕5.25

  菜粕4

  糖蜜2

  碳酸钙1

  硫酸氢钙0.55

  碳酸氢钙(小苏打)0.25

  硫酸钠(芒硝)0.25

  食盐0.3

  预混料0.4

  合计100

  注:每千克预混料中添加剂含:VA:12000IU、VD3:4000IU、VE:50IU、Fe:60mg、Zn:50mg、

  Mn:40mg、Cu:9.5mg、Se:0.2mg、I2:0.8mg、Co:0.3mg。

  1.5试验方法与测定指标

  1.5.1饲养试验

  1.5.1.1饲养管理

  在试验开始之前,先彻底清洁和消毒羊舍中的设施,然后每两周对圈舍进行清洁和消毒。给所有试验山羊打耳号并注射0.02mL/kg的伊维菌素。试验羊随机分为3组,空腹称重并记录,然后对体重进行方差分析,适当调整羊只使每组羊体重组间差异不显著(P>0.01)。预饲期10 d,每日7:00、16:00各饲喂一次,观察记录羊只采食量情况,使其完全适应新的饲料,如果不能完全适应,适当延长预饲期;并测定自由采食水平组干物质采食量,以控制下一阶段试验组干物质投放量和采食量在相应范围内[8]。第11 d开始正式试验,早晨空腹称重并记录,每天喂食前,清除并称重喂食槽中的剩余物料,以确保自由喂食组中的剩余物料约为喂食量的10%,然后根据自由采食组的采食量,确定其他两个限制采食组的日采食量,

  1.5.1.2测定指标

  体重(body weight,BW):准确称量并记录试验开始和结束时羔羊的初始体重和结束体重。

  干物质采食量(dry matter intake,DMI):准确记录各试验处理间颗粒料的饲喂量及剩样量,按照采食量的110%进行饲喂,并每天进行一次调整,用以计算羔羊的采食量。

  饲料转化率(feed conversion ratio,FCR):根据增重及采食量计算饲料转化率。

  日增重(DG)=(试验羊末重-试验羊初始重)/试验天数;

  平均每只羊日采食量=组内日采食总量/组内试验羊数;

  料重比(F/G)=平均日采食量/平均日增重。

  1.5.2屠宰试验

  1.5.2.1试验羊的选择

  在试验组羊平均体重到达35 kg时结束试验,并于当日下午16:00称重;禁食、禁水16 h后选择每组内平均体重接近的四只羊,于次日上午8:00再次空腹称重,记录活体重,然后进行屠宰试验。

  1.5.2.2刺杀放血

  劲动脉充分放血并称量血重。

  1.5.2.3剥皮、去蹄、去头

  待放血充分后立即剥皮,使皮和肉完全分离,使骨上没有肌肉,保持皮革表面的完整性。剥皮完成后,在前肢至屈肌下方,后肢至腔骨以下关节接缝处切断蹄,同时去除羊头。

  1.5.2.4剖腹去内脏、剔骨

  划开腹部肌肉,取出腹腔内的内脏,再打开胸腔取出心和肺;剔骨时骨骼上附着的肉不超过300 g。

  1.5.2.5记录重量

  分别称取并记录血液、头、蹄、皮、毛、胴体、内脏(心、肝、肾、肺和脾),生殖系统(睾丸)和消化道+内容物重量。

  将头与胴体沿中线劈开分别称重,分离右侧头的骨、皮、毛,分别称重后记录重量;剥下右侧前、后蹄的皮,分离右侧前、后蹄骨骼后分别称重后记录重量。

  1.5.2.6测定指标

  宰前活重(PLW):试验羊宰前24个小时停饲料,宰前2小时停水,称宰前活重;

  血重(BW):试验羊屠宰时放出的血称重后称血重;

  皮毛重(FW):将羊宰杀后把皮与毛剥下来称的总重量;

  胃肠道及生殖器重(ATAGW):胃、肠和生殖器的总重量;

  内脏重(VW):心、肺、肝、脾等所有内脏的总重量;总脂肪(TF):羊屠宰后所有脂肪的总重量;

  净肉重(NMW):将肉和骨头及脂肪分离后的称的肉的重量;

  骨重(BW):将骨和肉分开后称的所有骨头的重量;

  胴体重(CW):屠宰羊只被宰杀、放血并且剥皮后,去除头、蹄、尾、毛、皮、内脏后称的重量[9];

  骨肉比(FR):骨重与净肉重的比值;

  空腹体重(FW):宰前活重减去胃肠道(GIT)内容物后的重量;

  屠宰率(SP):胴体重占宰前活重的百分比;屠宰率(%)=胴体质量/宰前活质量×100%[10];

  净肉率(NMP):胴体净肉重占宰前活重的百分比;

  胴体净肉率(CP):指胴体净肉重占胴体重的百分比;

  1.6统计分析

  试验结果采用SPSS23.0软件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Duncan法进行多重比较,其中P<0.01表示差异极显著,P<0.05表示差异显著,P>0.05表示无显著差异结果以平均值±标准偏差表示。

  2结果与分析

  2.1不同饲喂水平对川中黑山羊生长性能的影响

  由表2可知,不同饲喂水平各组间相比,随饲喂水平的提高,试验羊的平均采食量(ADFI)、平均日增重(ADG)极显著增加(P<0.01),料重比(F/G)显著降低(P<0.05)。由此可见,自由采食饲喂水平的饲养效果最好,且随饲喂水平的提高,ADFI和ADG呈上升趋势,限饲会使得F/G增加。

  表2不同饲喂水平对肉羊生长性能的影响

  Table 2 Effects of different feeding levels on growth performance of mutton sheep

  项目饲喂水平

  自由采食75%限饲60%限饲

  ADFI/g 0-40d

  41-82d

  0-82d

  993.6±165.76a

  1089.95±195.61a

  1036.48±170.45a 751.58±106.87b

  809.68±119.10b

  777.67±107.45b 593.46±63.38c

  649.61±94.01b

  617.80±71.16c

  ADG/g 0-40d

  41-82d

  0-82d 176.88±26.29a

  155.70±34.76a

  157.07±34.34a

  110.95±14.71b

  117.23±25.28b

  112.15±13.06b

  46.04±16.91c

  74.20±30.82c

  57.96±18.82c

  F/G 0-40d

  41-82d

  0-82d 7.30±2.67

  19.02±24.36

  6.70±0.81b 9.39±2.87

  9.33±2.67

  6.97±0.94b-6.04±22.54

  22.12±17.72

  12.18±5.84a

  注:同一项同行肩标相隔字母表示差异极显著(P<0.01)和差异显著(P<0.05),无肩标表示差异不显著(P>0.05)。

  2.2不同饲喂水平对川中黑山羊屠宰性能的影响

  由表3可知,不同饲喂水平各组相比,随饲喂水平的提高,试验羊的宰前活重(PLW)、胃肠道及生殖器重(GTAGW)、内脏重(VW)、总脂肪重(TFW)、净肉重(NMW)、胴体重(CW)、空腹体重(FW)极显著增加(P<0.01),血重(BW)、皮毛重(FW)、骨重(BW)显著增加(P<0.05),骨肉比(FR)、屠宰率(SP)、胴体净肉率(CP)、净肉率(NMP)差异不显著(P>0.05)。由此可见,自由采食饲喂水平的饲养效果最好,且川中黑山羊的屠宰性能随饲喂水平的提高呈增长趋势。

  表3不同饲喂水平对肉羊屠宰性能的影响

  Table 3 Effects of different feeding levels on carcass performanc eof beef sheep

  项目饲喂水平

  自由采食75%限饲60%限饲

  宰前活重/kg

  血重/kg

  皮毛重/kg

  胃肠道及生殖器重/kg

  内脏重/kg

  总脂肪/kg

  净肉重/kg

  骨重/kg

  胴体重/kg

  骨肉比

  空腹体重/kg

  胴体净肉率/%

  屠宰率/%

  净肉率/%

  33.28±1.77a

  1.05±0.20a

  4.40±1.93a

  2.62±0.47a

  1.33±0.17a

  1.98±0.28a

  13.69±0.98a

  5.00±0.52a

  17.75±1.38a

  0.37±0.02

  28.35±2.41a

  77.16±1.14

  53.30±1.99

  41.13±1.74

  28.19±0.96b

  0.93±0.17ab

  2.44±0.08b

  1.94±0.19b

  1.16±0.05b

  1.65±0.15a

  11.06±0.31b

  4.27±0.36b

  14.54±0.33b

  0.39±0.04

  24.38±2.53b

  76.12±2.37

  51.60±1.32

  39.28±1.84 24.93±1.80c

  0.73±0.16b

  2.09±0.09b

  1.60±0.13b

  0.97±0.02c

  1.12±0.20b

  10.35±0.99b

  4.11±0.40b

  13.46±1.21b

  0.40±0.03

  21.40±1.40b

  76.87±1.78

  53.96±1.12

  41.49±1.44

  注:同一项同行肩标相隔字母表示差异极显著(P<0.01)和差异显著(P<0.05),无肩标表示差异不显著(P>0.05)。

  3讨论

  3.1不同饲喂水平对川中黑山羊生长性能的影响

  不同的饲喂水平对ADFI、ADG、F/G影响显著。王文奇等[11-12研究表明,杂交肉羊自由采食组、70%和40%自由采食组,其采食量和日增重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呈上升趋势。杜卫佳等[13]、贾少敏等[14]和彭津津等[15]研究发现,不同饲喂水平下,无角陶赛特羊与小尾寒羊F2代羔羊平均日增重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极显著增加,同时彭津津等[15]研究发现各组采食量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极显著增加,三者试验的饲喂水平分别为自由采食、80%和40%自由采食;自由采食、70%和40%自由采食;自由采食、60%和40%自由采食。许贵善等[16]研究表明,肉用绵羊饲喂自由采食、70%和40%自由采食三种水平的饲粮,其净增重、平均日增重和平均采食量均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呈上升趋势。李芸等[17]饲喂陶赛特羊×小尾尾寒羊杂交母羊不同水平饲粮发现,自由采食组与80%自由采食组之间、80%自由采食组与60%自由采食组之间差异均不显著,其中自由采食组平均日增重最高,且显著高于60%自由采食组。董世伟等[18]研究表明,哺乳母羊饲喂自由采食、80%和60%自由采食水平的饲粮,哺乳母羊日增重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显著增加,而各组间羔羊的增重和平均日增重差异不显著。楼灿等[19]试验研究发现,杜寒杂交妊娠母羊饲喂自由采食、80%和60%自由采食三种水平饲粮,各组间平均日采食量差异极显著,且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平均日采食量呈上升趋势。王文奇等[20]试验发现,杂交羔羊饲喂自由采食、70%和40%自由采食三种水平饲粮,其组间平均采食量、全期日增重差异显著,且羔羊体重和平均日增重随饲喂水平的提高呈上升趋势。综上所述,不同的饲喂水平对生长性能有显著影响,采食量和日增重会随饲喂水平的提高呈上升趋势,限饲会使料肉比增加,且日增重还可能受气温的影响而降低,饲养效果以自由采食最佳。

  3.2不同饲喂水平对川中黑山羊屠宰性能的影响

  屠宰率是衡量动物生产性能和屠宰性能的质量指标,受饲喂水平影响较大[21]。本试验中各组宰前活重、空腹体重、胴体重均差异显著,而各试验组之间屠宰率、骨肉比、胴体净肉率、净肉率差异不显著。这表明,川中黑山羊体质量在20-35 kg范围内的屠宰率、骨肉比、胴体净肉率、净肉率基本一致。

  何冰等[21]研究表明,不同饲喂水平下,对照组为自由采食,试验组分7个不同阶段,每个阶段干物质采食量分别为75%、50%、75%、100%、75%、50%、25%,杜泊羊和小尾寒羊杂交公羔试验组与对照组比,屠宰率差异不显著,而宰前活重、空腹体重、胴体质量、胴体长均差异极显著,且自由采食组效果最佳。杜卫佳等[13]饲喂自由采食、80%和40%自由采食三种水平饲粮发现,无角陶赛特羊和小尾寒羊杂交二代母羔羊宰前活重、胴体重和空腹体重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均呈上升趋势,其中80%自由采食组与40%自由采食组间屠宰率存在显著差异,而自由采食组与其他2组间差异不显著。田丰等[22]饲喂杜蒙杂交一代羔羊自由采食、60%和40%自由采食三种水平饲粮发现,其胴体重、空腹体重、胴体净肉重和胴体骨重以及屠宰率和净肉率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呈上升趋势。许贵善等[16]研究发现,肉用绵羊饲喂自由采食、70%和40%自由采食三种水平饲粮发现,其宰前活重、空腹体重、胴体重、胴体净肉重、肉骨比及内脏脂肪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呈上升趋势。王文奇等[12]研究表明,杂交羔羊饲喂自由采食、70%和40%自由采食三种水平饲粮,其宰前活重、胴体重、空腹体重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呈上升趋势,而各组间屠宰率差异不显著。冯昕炜等[23]试验发现,多浪羊饲喂自由采食、70%和40%自由采食三种水平饲粮,各组间宰前活重、空腹体重、胴体重、净肉重、骨肉比、内脏脂肪重差异均显著,且随着饲喂水平的提高显著增加,而屠宰率、净肉率、胴体净肉率和骨重差异均不显著。综上所述,在不同的饲喂水平对屠宰性能影响显著,且随饲喂水平的提高而提高。此外,各个试验研究结果中屠宰率差异显著不一,可能是由于试验条件、环境及试验动物品种的不同而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