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在线分享-商业健康保险对家庭消费的影响研究

论文在线分享-商业健康保险对家庭消费的影响研究

2021-04-05 08:53:03

  我国基本医疗体系主要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但是我国的保险收支已经明显不平衡了,为了解决该问题,我们必须努力发展商业健康保险作为基本医疗保险的一部分。鉴于此,本文根据2017年中国金融调查(CHFS)的数据,通过选取指标构建回归分析模型研究商业健康保险的购买是否会影响家庭消费以及家庭消费结构。分析发现商业健康保险的购买不仅会增加家庭消费支出,而且会对消费结构产生影响且相比于其他变量的影响来说更加有效果。对此,我们得出努力发展商业健康保险不仅可以改善我国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的现状从而缓解收支不平衡,还可以调整和优化家庭消费结构的结论。

  (一)研究背景

  1.家庭的微观背景

  一场大病可以让中产阶级变为无产阶级,让一个家庭背上巨大的负债,虽然我国已经有了基本的医疗保障,但是我们对生大病仍然恐惧,这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即使医疗保险报销70%到80%,我们仍然要面对医疗、健康、养老带来的巨大成本。缺乏全面健康医疗让我们在努力活得精彩的同时,也不得不为自己未来的医疗风险储蓄一定比例的金钱。所以如果想要推动商业健康险的发展,那么需求推动-定是我们最优先考虑的因素。与此同时中国的老龄化使得我们不得要为中国人口结构的巨变做准备,我们可以购买商业健康保险对资产进行配置,一方面是因为确实有些保险可以用于投资,另--方面是因为中国中产阶级的不断扩张,最近有研究显示,中国中产阶层的人群目前正在扩大中,速度近似为每年一个百分点。众所周知,越拥有高收入的人越会更加重视自己的健康情况并且会为此付出大量的金钱,我国高收入的增长会在很大程度上推动健康保险的发展。

  2.政府的宏观背景

  除了从家庭的微观角度来考虑,从国家政府的角度来纵观整个中国社会,由于不断升级和完善医疗保险保障水平,基本医疗保险不得不面对收支平衡的压力。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越发严重,社保、医疗基金已经无法实现自收自支,而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可以有效的缓解这一难题。国家因此应该更加对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予以更多的支持,当然国家确实也关注到了这一点,我们从国务院早就发布的《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可以看出。我们努力去构建全方面的社会医疗保障体系,这个体系不仅要包括基本医疗保险,还要包括商业健康保险,这样才能使居民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消费是拉动国家经济重要因素,通过建立完善的保障体系,可以让居民更加愿意消费,从而使国家经济增长,让居民不再害怕大病,不再因为钱的问题而放弃治疗。

  (二)研究意义

  1.从完善医疗保障系统的角度出发

  在医疗保障水平不高时,家庭为了应付未来可能发生的医疗费用,就会偏向于储蓄。随着医疗保障水平的提高,家庭用于未来的医疗花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确定。以此,家庭用于储蓄的部分花费可以用来释放家庭的消费需求。其中,根据大量的研究表明,基本医疗保险可以极大地提高家庭消费的增长。而理论上商业健康保险对医疗水平保障程度大于基本医疗保险,它是否能够促进中国家庭消费的增长,这种促进作用有多大?我国虽已经有学者在研究此问题,但仍然还在修改和完善中。

  鉴于此,本文在基于正在完善成熟阶段的国内研究和成果和参考国外的研究成果,试图通过实证分析研究商业健康保险对消费的促进作用到底有多大。

  2.从优化家庭消费结构的角度出发

  预防性储蓄理论认为,当消费者认为未来的收入具有一定的风险时,他将会考虑未来的风险大小并以此来计划当下的生活情况,这时他关注更多的不是未来的收入而是当期收入,并以此来进行消费。所以,在未来一段时间收入具有风险时,普遍家庭将会增加预防性储蓄,降低家庭的消费支出。当期消费是根据当期收入来考虑的,未来情况越是不确定,这种联系会越明显。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消费具有敏感性。

  从商品的收入效应来看,收入效应通俗地说就是当商品价格上涨时,但是你的工资收入却没有变化,那么你以前可以用工资购买到的商品现在的工资收入就购买不到了。比如以前工资收入可以购买三个汉堡,现在的工资收入仅仅可以购买两个汉堡。则意味着你的购买力在下降,你对此商品的需求减少,由实际收入的变化而引起需求变化就是收入效应的具体体现。而如果居民购置了商业健康保险之后,居民对未来消费的支出更有确定性的规划所以他们会适当地降低家庭的预防性储蓄,那么理论上我国居民的资金将会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解放。从此分析可以看出:购置商业健康保险以后,我国居民对于消费支出安排的自主性更高,对于收入的分配更加自由,这有利于家庭消费结构的优化。

  (三)研究框架

  本篇论文主要分成四个部分,六个章节。第一部分是引言,主要写的是研究背景以及研究意义。在研究背景中,具体从两个层面来分析,一个层面是家庭微观层面,家庭在面临患重大疾病的时候,基本医疗保险并不能保障家庭的医疗支出,造成了大部分家庭怕生病,生病花不起钱而放弃治疗的现状。另一个是国家宏观层面,国家基本医疗收入已负担不起基本医疗支出,急需商业健康保险补充基本医疗保障体系。研究意义也是从家庭国家两个方面出发,健康保险可以保障家庭风险和完善国家医疗体系。第二个部分是文献综述和理论知识,主要包括本文的研究思路,研究方法、实证分析指标的选取以及分析结论所需要的理论基础。第三个部分是健康保险和消费现状,从两个方面阐述。健康保险方面具体分析了健康保险的产品结构、保费收入规模以及两个重要健康保险重大疾病保险和医疗保险的具体分析。消费现状从家庭消费结构现状和家庭可支配收入以及可支配支出现状分析。家庭消费结构在不断地优化升级。可支配收入在增长。第四个部分是实证分析和结论以及建议。根据阅读文献选取了指标,构建相对应的模型、从指标方面分析实证结果得到结论,购买健康保险会增加家庭消费支出和显著影响家庭消费结构。从结论出发,我们可以提出相对应的建议。

  图1-1研究框架

  二、国内外研究综述

  (一)国外文献综述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前期,在商业健康保险研究这一方面,经济学家们更注重于理论研究。Friedman and Savage(1948)认为,具有风险规避偏好的个人不倾向于风险较大的选择。Leland(1968)为了预防未来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损失,人们会将剩余收入在储蓄和投资之间合理分配,本期的收入会有一部分拿去储蓄,因此用来消费的收入就会相应减少。Hubbard et al.(1995)完善社会保障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预防储蓄。

  20世纪90年代末,国外文献开始利用各类数据对保险与消费的关系进行实证研究。Gruber and Yelowitz(1999)基于对美国基础医疗数据的研究,得出结论:如果居民认为未来的不确定性因素会增多,那么预防性储蓄也会相应地增加。Guariglia and Rossi(2004)也得出类似的结论,拥有商业医疗保险可以降低预防性储蓄。Wagstaff and Pradhan(2005)基于越南医保家庭的数据进行了实证上的分析,发现了非医疗消费和非食物类的消费的增长非常显著。Amponsah(2009)发觉NHIS显著增加了家庭非食品消费支出,但不包括最贫困的阶层。Gormley(2010)也发现,如果一个家庭完全不具有政府社会保险和商业保险,那么他们将会增加储蓄并且减少当前的消费和投资行为,这样他们就能抵抗未来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风险。Chong–En Bai(2014)中国新农合保险对于消费增长的促进作用非常明显,主要表现在能够使家庭非医疗消费的增长率大于5%,并且发现对自报健康状况的贫困家庭影响最大。Hamish and Perronnin(2015)通过使用法国的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并且发现,以1995年大量的无行为能力保险作为商业健康保险的补充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家庭的医疗支出,尤其是牙科和眼科的医疗支出。KLiu(2016)发现农村家庭的劳动供给是一个重要的保险机制,这可以用来抵御健康风险,以及参与新农合保险将会降低面临健康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

  (二)国内研究综述

  相对于国外而言,国内关于商业保险对消费的影响研究较晚,主要集中于近几年。最先开始的研究主要是研究医疗保险对消费的影响,这也许是因为国内对基本医疗保险的关注度更高并且国家也会大力宣传,这些都会使居民更加了解和更容易接受基本医疗保险。国内关于基本医疗保险的研究结果大都显示医疗保险可以促进居民家庭的消费。赵绍阳(2010)的研究的主要方面是关于疾病和家庭消费的关系,并得出疾病的发生确实会给家庭带来巨大压力并导致家庭消费严重降低的结论。马双等(2010)通过对CHNS数据库的分析,得出了缴纳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居民会增加食品类消费支出,但此文仅仅探讨了其对食品消费的影响,这确实是本文的不足之处。陈伟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甘犁等(2010)不仅利用CHNS数据库得出合作医疗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对增加居民消费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且为从需求方面降低储蓄率提供了思路。高明和郭姝辛(2011)发现,家庭消费的长期稳定与保险业的繁荣发展密切相关,并且能够较大程度上抑制经济波动。白重恩等(2012)利用7年9个省的城乡居民调查数据,发现2006年前增加养老保险的参与率能够促进消费的增长,而与之相反的是仅仅提高养老金的缴费率会使家庭消费受到限制。朱铭来和奎潮(2012)国内首次研究商业健康保险对消费的影响,其研究发现与基本医疗保险类似,健康保险也能够加强家庭消费水平的提高。卢海洋(2014)发现城市社会保险相较于农村社会保险对农民工家庭消费的影响更显著。

  2015年之后,中国关于健康保险和消费行为关系的研究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王美娇、朱明来(2015)在使用CHFS数据的基础上,利用效应模型对商业健康保险对居民消费及其结构的影响进行了实证分析。首次将健康保险对消费的影响量化处理,并证明相对于其他变量来说,健康保险对消费的正向促进效应是其他变量的数倍,这种量化影响十分有效,让其显著影响清晰明了。吴庆跃、杜念宇、臧文斌(2016)也利用CHFS数据库得出结论,商业健康保险对消费具有正向的促进作用。

  通过整理文献可以看出国内的研究还处于完善和发展阶段,研究范围还非常的有限,主要是利用数据分析关于商业健康保险需求因素等方面的影响。研究方法也十分的有限,基于此,本文希望此文可以为我国的研究发展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三、商业健康保险对家庭消费影响的理论分析

  (一)保险风险管理理论

  在我们所学的保险学中,风险是指损失的不确定性,具体是指某一主体(个人或组织)可能会因为自然、生理和社会等方面的因素而发生风险。而风险管理是指单位、个人在对各种风险的认识且对损害后的情况进行分析和衡量后,选择和执行不同的风险处理的方法,最好能够用最小的成本达到最大的安全保障的经济管理手段。风险管理对风险处理的方法包括风险回避,风险控制和风险融资。最早的风险管理就是使用保险进行转移或避免风险并且保险是风险管理中最重要、最有效的风险转移手段。

  (二)消费需求理论

  1.前瞻消费理论

  前瞻性消费理论的主要代表是莫迪利安尼的生命周期假说和弗里德曼的持久收入假说。它的重要特征是预期收入对当期消费的影响与当期收入的影响一样大,消费者要面临跨期预算约束,而不仅仅是只考虑当期收入约束。

  生命周期假说认为理性的消费者会遵循效用最大化的原则来安排他们的终身收入。就一个人一生可用的总资源而言,他会在每个时期的花费大致相等,从而安排消费和储蓄,使长期效用最大化。这样,理性人的消费就不依赖于当期的

  收入。

  2.预防性储蓄理论

  根据预防性储蓄理论,一个消费者对他的收入越不确定,他就越不可能根据随机游走进行消费,而越有可能根据他当前的收入进行消费。同时,未来的风险越大,他的预防性储蓄就越多。在预期可能会有风险的情况下,预期未来消费的边际效用比确定性情况下的消费边际效用大。随着未来的损失不确定性的增大,未来预期消费的边际效用也会越来越大,因此进行预防性储蓄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增大并且消费者更愿意将更多财富转移到未来消费。因此,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里,收入下降,预防性储蓄上升,消费者支出下降;相反,随着收入增加,预防性储蓄下降,消费者支出上升。可见,消费具有敏感性。

  四、我国商业健康保险以及居民消费现状分析

  (一)中国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现状

  1.商业健康保险发展总体情况

  我国商业健康保险相较于国外的保险来说发展较晚,出现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随着我国居民人均收入的增长,人们也开始越来越关注保险的发展情况。在保险发展的过程中,虽然许多研究人员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并且也取得了许多重要的成就,而且商业健康保险也在基本医疗保障体系中拥有了一席之地,但是因为发展的时间较短,相对于其他保险来说,规模较小且现阶段的发展状况和发达国家差距也比较大。以下我们主要从产品构成和收入规模等具体几个方面来研究健康保险的发展情况。

  从产品构成来说,健康保险主要由医疗保险、疾病保险、失能收入损失保险和护理保险这四类保险构成。一直到2020年4月,有4200多款在售健康保险可以在中国保险行业人身产品信息库中找到。在这4200种健康保险中,疾病保险占比最高,达到54%。医疗保险次之,占比约为43%。另两类保险占比很少,加起来不足3%。从占比情况可以看出,我国的健康保险主要发展疾病保险和医疗保险,这和我国的健康保险发展基本国情有关,在我国,健康保险种类少且规模也不大。

  从图4-1可以看出,我国目前健康保险的保费收入规模较小,我国发展的主要保险是寿险和财产险,从图中可以看出我国寿险规模大发展迅速,虽偶有下降但不影响其整体上升的趋势。虽然财产保险和健康保险收入规模趋势相当,但是财产保险的原始规模较大,总的来看,健康保险发展不如其它两个保险。而与中国不同,美国健康保险收入占总收入的40%。所以,一方面我们确实要认清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另一反面我们也要清晰地知道我国的健康保险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市场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预计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的保险业也会更多的关注和会快速发展。

  图4-1三类保险收入增长数据

  2.重大疾病保险

  重大疾病一直是我国居民最为担心的消费影响因素,因为一旦家庭有人患上重大疾病,家庭的经济水平会急速下降。这种疾病风险带来的损失迫使居民意识到保险的重要作用。根据保监会得到的社会人口死亡原因可以看出,最重要的致死原因是疾病和意外,共同占比甚至高达98.2%。而具体来说,在我国最能影响一个家庭经济情况的就是疾病死亡,在表中我们也可以得知恶性肿瘤、急性心肌梗塞和脑中风后遗症引起的死亡占比率最高,合计占比达94.9%。根据以上分析可以得知,威胁居民生命的最主要原因是疾病特别是重大疾病。

  从保监会发布的《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可以分析得知,随着居民年龄的增长,重大疾病发生率不断上升。40岁以后开始明显增多,50岁以后发病率增长越来越快。不仅发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与之相对应的大病死亡率(也在五十岁后迅速上升,尤其是在50-70岁时间段,致死率超过60%。未来,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重大疾病的整体发病率将会增加,对重大疾病和突发风险的相应需求将会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表4-1社会人口死亡原因

  死亡原因男性女性合计

  疾病77.4 83.1 79.3

  意外21.1 14.6 18.9

  自杀1 1.9 1.3

  下落不明0.1 0.1 0.1

  信息缺失0.1 0.4 0.4

  表4-2疾病类死亡原因

  疾病类型男性女性合计

  恶性肿瘤63.4 65.9 64.3

  脑中风后遗症19 19 19

  急性心肌梗塞12.5 9.8 11.5

  终末期肾病2 2.7 2.3

  其他3.1 2.6 2.9

  信息缺失0 0 0

  3.中国商业医疗保险发展现状

  与发展比较完整的医疗保险相比,在健康保险中占比第二商业医疗保险的发展显然十分欠缺。从发展规模来看,即使是在改革前沿的广州,医疗保险市场也不乐观。虽然各家保险公司都有参与医疗保险市场,并且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住院或门诊津贴医疗保险,但总体上来说业务量较少。从产品构成来看,商业医疗保险的种类不多,目前在我国保险市场上的医疗保险以以下几个公司提供的医疗保险为主,中保人寿设计研究的定期重大疾病、重大疾病住院医疗和住院津贴保险。平安保险设计研究的重大疾病、平安康乐、住院安心住院医疗保险,和友邦参与研究的防癌保险。在具体地从这几个保险类别来看,中保人寿的大病固定、大病终身和住院医疗保险比其他保险公司的医疗保险市场竞争能力略强。总的来说,医疗保险还是以大病为主,其他保险为辅。居民也并没有意识到商业医疗保险的好处。需要保险公司根据居民需求研究更多适合我国的医疗保险和提高销售人员素质让居民更加了解和信任其所研发的产品。

  4.失能收入损失保险发展现状

  失能收入损失保险主要是说如果被保险人遭受意外伤害而导致失去工作能力时,通过该保险可以获得一定的收入。在我国的商业市场上,这类保险近年来逐渐显示出发展潜力和空间。虽然有发展的潜力,但在我国,这类保险仍处于初步萌芽阶段,相关文献较少。丧失行为能力的收入损失保险不仅可以补偿丧失行为能力者的收入损失,而且可以保障其丧失行为能力后的生活水平。对于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购买这样的保险是一种责任的标志。此保险具有一定的发展潜力,只是现阶段中国的保险行业也在处于探索发展阶段,随着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未来对此保险的研究会更加确切。

  (二)中国家庭消费现状分析

  1.消费结构升级

  近年来,我国经济在不断地稳定增长,居民可支配收入也在持续不断地提高中,中国进入了一个大众消费的新时代,其中大众需求和居民消费成为最突出的特征。相对于以前的消费结构,现在的消费结构在不断地升级发展中,主要是城乡居民的消费结构,以前,居民消费只关注基本温饱问题而现在居民消费向关注精神娱乐发展型消费升级。从图4-4可以了解到,2015年至2019年5年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9.44%,基本保持稳定增长态势。从图4-3中2000年到2017年的数据可以看出,教育文化娱乐占总消费的比例逐年升高,而食品烟酒的比例在不断下降。再从2017年的数据可以看出,服装类物质消费占比仅为7.19%。总的来说,食品和服装等基本消费比例的下降和精神娱乐类消费比例的上升,这一切都在暗示着我国的消费结构在不断地升级和优化中。

  图4-2居民消费结构

  2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

  从图4-4可以看出,居民人均收入和居民人均消费支出逐年增加,而他们的比例由2015年的71.4%到2019年的70.1%,整体上有一点点的下降,但是下降幅度不大,但从此也可以推断,居民收入的增长大于居民消费支出的增长。

  图4-3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对比

  五、商业健康保险对家庭消费影响的实证分析

  (一)数据来源

  本文采用的数据是2017年数据,首先根据问卷对数据进行了一定的处理,以户主为标准合并家庭和个人数据,合并后的数据样本数为40011。然后在所得到的的数据的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的筛选,主要以两个筛选指标进行数据处理,一个指标是将没有回答“是否购买了商业健康保险”问题的个体从数据中删除,另一个指标为“是否有工作”将没有工作的人从样本中删除以及删除一些无效数据,剩余样本量24666。在此基础上进行模型建立和实证分析。

  (二)模型的建立

  研究商业健康保险是否对家庭消费具有影响,其中最重要的指标就是“是否拥有商业健康保险”。因此我们在此基础上构建线性回归模型,解释变量为是否拥有商业健康保险。而从所阅读的部分文献中,我们可以将总消费分为高级消费和初级消费以此来定义被解释变量。除了解释变量和被解释变量,还选取了一些其他对消费具有影响的控制变量,用X来表示。建立的模型如下:

  Y=C+a*chi+b*x+u

  (三)变量的选取

  1.消费支出及消费结构变量

  在本文中总消费变量是不含医疗支出的家庭一年消费总和,根据参考吴庆跃的实证研究,我们把总消费分为高级消费和初级消费。初级消费是指家庭基本物质消费,主要是以衣食住行等基本消费为主的支出。高级消费是指家庭文化消费,是娱乐和教育培训等消费支出。

  2.是否拥有商业健康保险

  由于商业健康保险包含多种险种,所以我们认为只要拥有一种或一种以上健康保险即可。

  3.人口统计特征控制变量

  (1)“性别”变量,0为“男”,1为“女”。(2)“年龄”变量。(3)“教育程度”变量,取1表示文盲,取2表示小学,取3表示初中,取4表示高中,取5表示中专/职高,取6表示大专/职高,取7表示大学本科,取8表示硕士研究生,取9表示博士研究生。(4)“城村”变量。

  4.健康情况控制变量。

  用1、2、3、4、5代表受访者的身体状况为“很好”、“优秀”、“一般”、“不好”、“十分差”。

  5.与经济情况相关控制变量

  (1)“收入”变量是将调查问卷中所有收入都考虑在内而生成的新变量。(2)是否拥有社会养老保险

  (四)变量的描述性统计分析

  1.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我们从观察数为十二万的数据库中,根据目标筛选得到24666个样本。并根据研究问题选取了相应的指标。表5-1主要是对主要变量以及控制变量的基础性描述,从中我们初步了解各个变量的基本情况,具体数据如下图所示。

  表5-1变量描述性统计分析

  样本数平均数标准差最小值最大值

  总消费的对数24666 10.66 0.874 6.92 13.816

  高级消费对数24666 5.222 4.346 1.099 14.006

  初级消费对数24666 10.07 2.295 6.602 13.812

  高级消费占比24666 0.099 0.145 0 0.854

  商业健康保险24666 0.029 0.169 0 1

  性别24666 0.862 344 0 1

  年龄24666 49.533 12.008 3 117

  城乡24666 0.375 0.484 0 1

  收入的对数24666 10.723 1.47 1.742 15.42495

  社会养老保险24666 0.204 0.403 0 1

  自评健康24666 2.451 0.969 1 5

  教育年限24666 3.55 1.726 0 9

  2.分组描述性统计

  表5-2以“是否购买商业健康保险”分组,从中可以明显看出,具有较高教育水平的以及户口为城镇和收入水平较高的居民会更加倾向于购买商业保险并且购买的人的教育年限大约是不购买人的1.35倍。我们大体上可以这样认为,教育水平和收入越高代表着他们对健康保险的接受程度会越高。居民有关详细数据参考下表。

  表5-2分组的描述性统计

  有商业健康保险没有商业健康保险

  总消费的对数11.24 10.647

  高级消费的对数7.496 5.153

  初级消费的对数10.515 10.065

  高级消费占比0.151 0.098

  性别0.802 0.864

  年龄42.985 49.731

  户口0.606 0.368

  收入173000 96061.49

  社会养老保险0.144 0.206

  自评健康2.191 2.458

  教育年限4.723 3.51

  (五)实证结果分析

  1.商业健康保险对各类消费的影响

  从回归结果可以看出,商业健康保险对提高家庭总消费和高级消费具有显著的正效果且分别在10%和5%上显著。拥有商业健康保险可以正向促进家庭总消费、高级消费和初级消费的增长。但是也可以明显的看出,对于高级消费的影响程度大于总消费和初级消费。这是由于初级消费满足家庭的基本需求,商业健康保险的购买并不会影响家庭的基本需求,因此商业健康保险的购买对于初级消费的影响应该是有限的,根据家庭总消费由初级消费和高级消费两部分组成,因此得出,商业健康保险对于高级消费的影响大于对家庭总消费的影响。从该分析数据可以看出,当购买健康保险后,家庭的抗健康疾病风险的能力加强,因为抗风险能力的加强,家庭在高级消费支出数额会大大增加。

  从人口统计特征来看,性别和年龄对消费都有一定的负效果。这和文献中的预期一致。从现实生活中来看,这也完全可以解释,男性相对于女性来说,对于奢侈品的渴望往往没有那么强烈,因此,男性的高级消费明显少于女性。由于年轻人更加爱好奢侈品,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高级消费也会微量的下降。教育年限对总消费和初级消费都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从收入变量来看,家庭总收入的增加将在一定的程度上增加家庭所有的消费水平。家庭总收入的增加可以保障和促进高级消费行为的发生。

  综上,虽然部分变量的影响并不显著。商业健康保险对消费促进的效果是其他变量无法达到的。

  表5-3各类消费回归分析

  总消费高级消费初级消费

  商业健康保险0.219***1.100***0.417*

  (8.05)(7.19)(1.77)

  性别0.0981***0.145*0.0738*

  (7.33)(1.93)(1.75)

  年龄-0.0183***-0.0869***-0.0180***

  (-40.65)(-34.30)(-12.62)

  户口0.284***0.517***0.271***

  (24.86)(8.05)(7.52)

  收入的对数9.18***2.06***5.30***

  (41.94)(16.71)(7.67)

  社会养老保险-0.0180-0.261***-0.00992

  (-1.52)(-3.92)(-0.27)

  自评健康-0.0597***-0.0629**-0.0488***

  (-12.04)(-2.26)(-3.12)

  教育年限0.0830***0.287***0.0724***

  (22.94)(14.13)(6.35)

  常量11.14***8.162***10.61***

  (329.46)(42.97)(99.51)

  2.商业健康保险对各类消费占比的影响

  可以发现商业健康保险对高级消费占比的影响显著为正且显著性水平为1%。我们知道高级消费占比这一比率越高,显示家庭不仅可以保障基本生存,还可以更大程度上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这也可以认为是家庭消费结构更优化。从回归结果可以得出,购买商业健康保险不仅对家庭消费具有正向效应,对居民消费结构的优化也有好处。

  就人口统计特征来看,户主的性别、年龄和城乡指标分别在1%和5%的水平上显著。从教育指标来看,教育水平越高,家庭消费结构优化程度更高,家庭总收入在10%上显著且影响程度不高。综上,商业健康保险对消费结构的影响最为显著。

  表5-4各类消费占比回归分析

  高级消费占比初级消费占比

  商业健康保险0.0262***0.0281***

  (4.89)(5.07)

  性别-0.00604**0.00585**

  (-2.29)(2.16)

  年龄-0.00133***0.00137***

  (-14.98)(14.91)

  城乡0.0129***-0.0132***

  (5.72)(-5.68)

  收入4.63***-5.30***

  (10.73)(-11.64)

  社会养老保险-0.00337 0.00354

  (-1.44)(1.47)

  自评健康0.00105-0.00110

  (1.08)(-1.09)

  教育年限0.00875***-0.00906***

  (12.27)(-12.30)

  常量0.127***0.868***

  (19.14)(12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