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案例大全-浅析美军军事外宣政策变化以及对我军外宣的启示

论文案例大全-浅析美军军事外宣政策变化以及对我军外宣的启示

2021-04-06 10:28:31

  美军通过形式多样的对外宣传政策和形象塑造策略,为其军事行动博得了众多舆论支持并塑造出强大高效的形象。在分析美国对外宣传政策和背景的基础上,归纳总结美军宣传政策的特点和演变的过程。同时结合美军对外宣传中的有益做法,进而对我军的对外宣传政策提出改进的建议和启发。

  宣传是传播手段的一种,在和平和战时状态下都发挥着无可比拟的作用。导弹火炮无法征服的地方,宣传可以占领。无论是一战还是二战,甚至近些年的叙利亚战争,宣传阵地的抢夺和占领都是各方关注的重点。即使在平时,宣传对军队形象塑造和军事行动也产生重大作用,各国也纷纷关注和推进宣传领域的研究和探索。美军更是宣传领域研究的翘楚。

  一、美军对外宣传发展

  美国的宣传理论系统化和体系化进程都较早。并且诞生了很多著名传播学家和传播学著作。拉斯韦尔在其经典著作《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PropagandaTechniqueintheWorldWar)一书中将“宣传”定义为:“它仅指以重要的符号,或者,更具体一点欠准确地说,就是以消息、谣言、报道、图片和其他种种社会传播方式来控制意见的做法[拉斯韦尔:《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PropagandaTechniqueintheWorldWar).]”。几年后,他再次提出了一个定义:“就广义而言宣传是通过操纵表达以期影响人类行为的技巧[同上]”。二战前夕,以霍夫兰为代表的耶鲁学派较为系统地研究了“说服性传播”,主要通过影响传播过程中的各个要素来实现传播效果。同时还有如韦斯、拉姆斯丹等学者对“诉诸恐惧”、“抵制反宣传”等诸多方面进行了研究,也取得了不少成果如“预防接种理论”等。

  越战中美军在越南的指挥官威廉·威斯特莫兰德将军采取“自由放任”政策,媒体通过电视报道揭露了越战中的血腥和残酷,导致国内反战情绪高涨,军队形象大为受损。入侵格林纳达的战争行动中,美军完全拒绝随军采访,导致战争消息闭塞,谣言满天。海湾战争中美军通过对随军记者的管控和约束,严格限制其行动和报道内容,虽然取得了一定的宣传效果,但是对于媒体的过分管制引发许多不满与批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充分继承海湾战争宣传工作的经验和做法,采用“beddednews”和“单一报道”的方法。尽管军队旨在防止信息上落入敌人手中而产生价值,媒体旨在广播向公众公开全部信息,双方存在巨大的差异。。然而,数十家媒体仍然与国防部官员达成了“与地面联军指挥部面谈的协议”。该协议禁止记者在特殊情况下使用电子产品,禁止记者携带武器,要求所有采访都要录音,禁止披露当前军事行动的任何细节和信息,并要求记者一切行为符合军事行动安全要求。另一方面,媒体可以对官兵进行采访,披露一般的伤亡情况和一些战斗过程。信息中心还制定了“三不”政策,即不询问联军伤亡情况,不询问正在进行的军事行动,不询问未来的军事行动计划。美国军方为战时新闻报道制定了40多条具体规则,还为战地记者制定了19条规则。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约有710名记者随军参与了战争的部署和作战,另有1145家独立媒体从不同角度报道了战争[ChristopherPaul,JamesKim.ReportersontheBattlefield:TheEmbeddedPressSysteminHistoricalContext[M].SantaMonica:RandCorporation,2004:91.]。

  美军通过一次次局部战争逐步实现了宣传工作管控和发布的成熟与规范,并形成“宣传队伍专业化”、“宣传内容政治立场鲜明”和“宣传工作影响深远”的三个基本特点。美军外宣工作和形象塑造都是由专业部门和人员负责,国防部承担对外舆论的总体掌控和调节的责任。创立国防媒体局,专职军队内部的一切媒体资源管理和调剂,最大效能地发挥其塑造正面形象的作用。美国不断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但实际上,美军宣传工作具有显著的政治性。美军通过随军牧师将统治阶层的政治意志巧妙地与宗教意志相结合,突出美军是承担着上帝赋予使命的军队,培养军人爱国情怀和民族精神。从内部来说,美军的宣传工作能整合和控制军队,让全军官兵凝聚成一个一体的团队,加强和激发军队内部的团结、增强部队的凝聚力,以此实现对官兵的思想掌控,这种控制有时甚至能够突破道德和法律的约束。对外部而言,卓有成效的宣传工作将美军强大,为自由战斗的形象镌刻在民众心中,让他们能够真正地拥军、爱军,为美军军事行动的开展打下坚实基础。

  二、美军宣传基本内容

  美军的形象宣传渗透在其日常工作生活中,通过宣传与影音娱乐相融合的手段不断塑造美军正面形象。美军的宣传部门十分重视通过宗教,电影以及社交等手段向本国乃至世界民众灌输美军强大而细腻的思想和言论。

  (1)引导公众舆论,塑造正面形象。美军重视形象建设并且顶层设计着手规划。二战期间罗斯福建立“美国之音”电台影响刚刚解放的欧洲国家;为诋毁苏联形象,杜鲁门发起“真像战役”,创立国际信息局;“911”后,“全球宣传办公室”成立,目的就是为了在全球范围内塑造正面积极的美军形象。成立诸多部门的同时,美军也确保了宣传体系的高效有序。如“全球宣传办公室”,尽管是由美国国务院牵头成立的部门,但是美军明确规定国防部公共事务助理部长属下的国防信息主管负责处理军队公共信息,信息发布权归公共事务国防部长助理办公室和以政府立场发布军队信息的国防信息主管,主要面向驻五角大楼的记者发布信息。虽然该部门没有发挥预期作用,但是严格按照规定执行的原则保证了宣传口径的统一。

  (2)进行宗教宣扬,教化思想。美军随军牧师制度对鼓舞美军士气,提升美军战斗力起到巨大作用。牧师除了负责基本的宗教工作,还承担实施军人品德教育等责任,以宗教教育为手段,将爱国教育,宗教信仰和民族意识糅合。战时随军牧师在作战间隙对官兵进行精神抚慰,这种慰藉让官兵始终意识到“上帝”与他们同在,间接赋予了战斗的正义性与合理性。和平时期牧师则以纪念日等为载体,将美军价值观与“上帝”联系起来,称之为“神的旨意”,用以教化官兵。

  (3)维系军民纽带,融洽军民关系。美军通过发布视频,举办活动等手段促进大众对于军队的了解和对军人的尊崇。例如,每年11月11日的“退伍军人节或退伍军人纪念日(VeteransDay)”,人们借此向退伍军人、特别是参加过历次战争的退伍军人表达敬意。该纪念日设立时,时任美国总统的威尔逊说这个假日将"充满对为国捐躯者的英雄气概的庄严自豪感和对胜利的感激之情;既是因为它带给我们自由,也是因为它带给我们机会,显示美国是站在国际大家庭的和平与正义一边"。

  三、美军外宣发展趋势

  (一)平面化信息宣传到立体化战略传播

  2004年美国国防部发布《国防科学委员会专题组关于战略传播的报告》(ReportoftheDefenseScienceBoardTaskForceonStrategicCommunication)。该报告称:战略传播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至关重要,不仅可以为政治、经济和军事目的的达成创造必要的语境和构建和谐的关系,而且还可以动员民众支持主要的政策计划,并使其在冲突前、冲突中和冲突后保持其立场[ReportoftheDefenseScienceBoardTaskForceonStrategicCommunication[R].OfficeoftheUnderSecretaryofDefenseForAcquisition,Technology,andLogistics,U.S.DOD,2004.]。这份报告给战略传播下了这样的定义:战略传播描述的是(美国)历届政府理解世界人民的态度及其文化,接触人员和机构之间的思想交流,为决策者、外交人员和军队领导者提供咨询,以及通过传播策略来影响人们的态度与行为,而采取的各种方法[同上]。该文件标志这“战略传播”这一思想在美军队外宣工作中的确立。

  “战略传播”概念的提出突破了以往美军军事外宣工作的平面化,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对伊拉克广播电视网络的破坏和大量投放相关传单,包括投送只能收听美国电台的收音机都是为了实现对伊的信息战舆论战的成功,这种大规模的简单宣传虽然在战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但是战后其效果衰减和萎缩的速度也极快。一方面是“民主政府”治理的失败,另一方面则是宣传政策在和平时期没有继续维持大规模的开支和推进,后续动力不足,同时宣传内容没有进行针对性调整和改革,丧失了宣传工作的灵活性和多样性。

  宣传效果的平面化即对当地文化背景,社会环境未进行充分调查与研究,从而导致宣传效果大打折扣甚至产生在宣传目标达成后产生次生负面效果。在信息时代,相对于热战的破坏和毁灭,在目标国家引起人们认知水平的紊乱,进而产生矛盾,成为取胜的首选。军事力量越来越难以独立进行“解决冲突”和“反叛乱”。同样,决策者必须找到并制定一项战略,强调建立、发展和利用国家软实力。在这一战略中,军事力量只在绝对必要的时候使用,而且在大多数时候只起辅助作用。深谙此道的美国军方利用其强大的文化软实力、高效的媒体和媒体话语权作为工具,并以自由、民主和人权等普世价值作为掩护。为了促进其军事目标和利益的实现,它积极配合国家文化战略,实施战略传播,构建、传播和加强“共同(文化)概念”,并在同一“文化概念”下实现文化软实力的具体化,在同一“文化观念”下实现文化软实力的具象化,即对目标民众舆论和思维逻辑的引导,将软实力转变为“权力”,这种“权力”甚至能够化解恐怖主义和国家安全威胁。有效的战略传播要求传播实施者对实施环境有十足的掌握,尤其是对信息环境和民众认知层次逻辑的了解。美军要求“联合部队指挥官和参谋人员必须了解任务区人们的所思所想和对行动环境的看法及其原因[Commander'sHandbookforStrategicCommunicationandCommunicationStrategy(Version3.0)[R].US.]”,并“分析评估受众的先在偏见、文化透镜、刺激-反应模式、动机、期望以及对当前局势的看法[同上]”,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在适当的时间接触适当的受众,可以创造外交机会、缓和紧张气氛并化解冲突和安全威胁[ReportoftheDefenseScienceBoardTaskForceonStrategicCommunication[R].OfficeoftheUnderSecretaryofDefenseForAcquisition,Technology,andLogistics,U.S.DOD,2004.]”。

  (二)跨部门深度合作

  “正如传统的在物理域进行的全维战必须同时关注海、陆、空、天、网等各个层面一样,认知域的全维战也必须同时兼顾视、听、触等各个层面,而且各个层面必须彼此佐证和相互协调[Commander'sHandbookforStrategicCommunicationandCommunicationStrategy(Version3.0)[R].US.]”。美军在落实战略传播时,特别强调要着力规避和填充“语行沟”(“say-dogap”)。一场全维度的信息战中各个部门和各层级的口径、主题、内容和措施必须是高度契合,充分协作。基于这样的要求军方指令性文件规定,任何初级的资讯和信息必须符合所在层面的主题,其所在层面的主题必须支持更高一级的主题,而所有层面的主题必须有机嵌合在战略层面的主题和长久的国家叙事(nationalnarrative)[同上]里。同时,为了更显著地影响目标,政府和军队的内外协调也至关重要。美军以美国国务院作为其战略传播的领导部门,落实战略传播细则由分管公共外交和公共事务的副国务卿来实施。公共事务国防部长助理办公室可批准联合或特种司令部在华盛顿以外发布地区性信息,也可与国防部同时发布。下级司令部可发布地方性信息或举行地方性公共事务活动。各级公共事务办公室须与上级公共事务办公室配合,并始终保持密切联系。不同等级在同类信息的发布上有精确到字词的严格标准,以此来保证美军信息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做到对外口径一致。

  2006年美军高层秘密会议上,就曾讨论组建美国媒体作战司令部相关事项,并计划从十二月底开始着手筹划,该部队主要负责在互联网上反对不实信息,同时监控重点国家和地区的广播电视等媒体,挖取影响美国利益的信息。这种高级官员直接领导、逐级负责具体事务的领导管理体制,确保其形象塑造的高效和权威。

  四、有益做法及启示

  (一)强化跨文化传播意识,在全球化信息化和新媒体高速发展的背景下,我军外宣工作者必须培养和树立跨文化传播意识,外宣政策和方向要着力契合目标文化背景和社会习俗。因为,跨文化传播“以文化他者为研究对象,以文化和传播为双焦点,融会过程、关系、意义、消费等视点,以新的文化主体的生产、新的知识生产为理论目标,以文化对媒介的影响……媒介对文化的影响……为切入点,以实现不同文化之间的理解、合作、共存、共荣为现实目标[黄廓,姜飞.国际主流媒体发展战略研究及其对中国国际传播的启示[J].现代传播,2013(2):45-51.]”。我军的对外宣传要深入对目标文化的了解和分析,借助契合当地文化和社会环境的语言和形象进行推广传播,同时注重结合“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着力把我军形象塑造成维护世界和平和推动共同发展的积极力量和促进因素。在对外宣称的时候,不仅要考虑到东西方文化差异和道德评判标准,同时也要对细分群体的年龄、族群和阶层等因素,并把这些考量纳入外宣策划和外宣产品的制作、传播和推广的全部过程中。

  (二)新媒体被称为“第五媒体”,它强调移动终端的用户体验。新媒体通常是基于社交网络基础上的用户交流和信息传播,具有“信息发布功能、交流互动功能、战略传播功能、信息作战功能和危机沟通功能[高群耀.传媒变革时代的来临及新闻集团的应对之道[J].中国记者,2011(7):21-23]”的特征。社交网络中信息的传播速度和传播效果都远远强于广播电视等形式,因此我军外宣工作要高度重视新媒体的布局和拓展,不仅形式上要创新,内容上也要摒弃以往宣传工作中的“假大空”,突出以优质内容取胜,要“获得数字化的传播能力,也要满足新兴受众在数字化传媒生态中的内容需求……在与其他产业的融合中,创造新的体验,满足用户的内容需求,以‘优质内容’或‘优质注意力’赢得用户[苏虹.美军宣传思想演变及启示[J].军队政工理论研究,2000(05):75-78]”。

  (三)把握外宣回应时机,掌控回应节奏,核实信息真伪。外宣工作不仅在在于发布内容的真实性,更重要的是在受众需要的时候及时提供信息,并使受众乐于接受,乐于传播。社交网络联通和全球化的背景下,外宣工作必须积极主动,有所作为,要回应关切、引导舆论、澄清事实。官兵娱乐生活等信息适宜慢节奏发布,舒缓而温和。救灾和战争行动等消息要快节奏发布,密集而迫切。社交网络上涉军舆情要及时研判,及时核实,及时发布,在保证信息真实的情况下,各部门和机构要统一口径,不能互相“打脸”“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