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知识案例-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主客观障碍及现状分析

论文知识案例-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主客观障碍及现状分析

2021-04-06 11:48:39

  当代社会经济发展迅速,社会交通发达,大学生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但这也间接地增加了大学生的惰性,大学生的身体素质水平正处于逐年递减的趋势,他们将大部分的闲暇时间放在屏幕前的静坐活动,因此希望通过了解阻碍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主客观障碍因素来制定相应的干预措施,从而促进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

  1.1研究背景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以及《中国青少年体育发展报告(2015)》的调查结果可以知道,大学生的身体素质水平正处于逐年递减的趋势,从1000m以及立定跳远等项目中可以看出,大学生的耐力以及爆发力较弱[[1]文艺,姚正超.运动类APP对大学生课余锻炼行为影响研究[J].体育世界(学术版),2019(10):38-40.][1],这直接影响了大学生的身体健康以及学习效率。国际著名身体活动流行病学专家Blair指出,身体活动不足将成为21世纪最大的公共卫生问题[[2]Blair SN.Physical inactivity:the biggest public health problem of the 21st century[J].Br J Sports Med,2009,43(1):1–2.][2]。美国学者Landry表示尽管了解身体活动的重要性,但依然有大部分学生的身体活动未能达标,他们将大部分的时间放在屏幕前的静坐活动[[3]Landry B W,Driscoll S W.Physical activity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J].PM R,2012,4(11):826–832.][3]。当代社会经济发展迅速,社会交通发达,大学生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但这也间接地增加了大学生的惰性,许多大学生能躺决不坐,能坐绝不走,使得大学生严重缺乏身体活动,导致了身体以及精神上的疾病,甚至有些大学生由于承受不了学习上的压力而长期抑郁或者选择轻生。参加身体活动能够有些缓解学生精神上的压力,促进身体和精神上的健康。

  1.2研究目的

  当代大学生缺乏身体活动,本研究的主要目的就是分析影响浙大学生参加身体活动的主客观障碍因素,以及分析这些障碍因素之间的差异,针对浙大学生的实际情况,为学生和学校提供克服主客观障碍因素的方法及策略。

  1.3研究意义

  目前在身体活动中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作用、影响因素以及对策等相关研究领域,缺乏整体性及相关性,本研究将在调查浙江大学学生参加身体活动的现状基础上进行主客观障碍因素分析,从而提出针对性的对策。这一系列研究将提高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意识,具有一定的理论指导意义。

  大学生的各个器官以及肌肉几乎发展成熟,他们的运动能力以及学习能力处于非常强的阶段,但是由于面对学业上的压力,很多大学生并不能很好地处理情绪和心理上的问题,以及平常不良生活习惯养成的惰性,在平日里很少参与身体活动,而身体活动有助于增强学生的抗压能力,帮助大学生缓解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本研究通过分析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主客观障碍因素分析,提出具有针对性的对策,能够有效地帮助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具有一定的实际意义。

  2概念界定

  2.1身体活动

  身体活动被定义为任何由骨骼肌收缩从而增加能量消耗的身体运动[[4]Caspersen CJ,Powell KE,Christenson GM.Physical activity,exercise,and physical fitness:definitions and distinctions for health-related research.Public Health Rep.1985;100(2):126-131.][4],它包括日常生活中的交通性的、职业性的、家务性的和休闲性的活动,而体育锻炼是一种特殊形式的身体活动,它是为了达到某个特殊目的(如改善外表、增强心肺功能、消除压力、增加乐趣等)。本研究的身体活动将采用大学生除体育课、早操、训练课这类必须参与的身体活动外,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主动去体育场馆进行一些有规律的身体活动,比如跑步、骑自行车、打羽毛球、打篮球等等。

  2.2主观障碍因素

  主观障碍因素指的是那些个体主观认为存在的、无法克服、无法逾越的障碍。影响参与身体活动的主观障碍主要包括没时间、无聊/没兴趣、自我效能不足、缺乏动机等等[[5]司琦.锻炼心理学[M].浙江.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5]。

  2.3客观障碍因素

  客观障碍因素指的是那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的、无法克服的障碍。影响参与身体活动的客观障碍主要有便利性/可行性因素(交通不便利)、环境/生态因素(天气、气候的原因)、生理局限性因素(损伤、疾病、疲劳)、缺乏家庭、同伴、学校环境的支持等等[[5]司琦.锻炼心理学[M].浙江.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5]。

  2.4自我效能

  自我效能意指个体对执行某种特殊行动以达到某个特殊目的的自身能力的信念。[[6]王天生.体育心理学[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9][6]

  2.5锻炼动机

  动机是指能引起、维持一个人的活动,并将该活动导向某一目标,以满足个体某种需要的念头、愿望、理想等。锻炼动机则是指激起一个人从事锻炼的内在动力[[5]王天生.体育心理学[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9][5]。

  2.6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是导致个体感受到被关怀、被爱、被尊重、有价值的、归属于一个互惠网络的信息。[[6]司琦.锻炼心理学[M].浙江.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6]社会支持包括家庭、同伴等的支持,由于大学生大部分时间是在校园内,因此本研究将采用社会支持中的同伴支持。

  3研究假设及技术路线

  3.1研究假设

  3.1.1浙大学生不同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之间的锻炼动机、锻炼自我效能、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存在显著差异

  3.1.2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情况与影响身体活动参与的主客观障碍因素相关。

  3.2研究技术路线

  本研究在阅读了大量与身体活动有关的文献之后,梳理了国内外在锻炼自我效能、锻炼动机、社会支持影响因素方面对身体活动的相关研究,以及有关身体活动参与的主客观障碍因素的研究,从而提出研究假设。参考前人研究时采用的问卷并且做略微的修改。通过修订后的问卷对浙大学生进行调查研究,了解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现状、影响因素及其主客观障碍因素,据此给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提供建议。研究技术路线如图3-1.

  图3-1研究技术路线

  4研究对象和工具

  4.1研究对象

  选取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玉泉校区、西溪校区,在紫金港校区发放220份,西溪校区发放40份,玉泉校区发放66份(根据三个校区的宿舍楼,每幢宿舍楼的房间数量,估算各个校区的本科生人数,按三个校区的本科生人数比例分发问卷),共326份,收回有效问卷237份,有效率72.7%。被试涵盖了本科五个年级,其中大一38人,占16%;大二54人,占22.8%;大三85人,占30.8%;大四及以上72人,占30.4%。男生116人,占48.9%;女生121人,占51.1%。紫金港校区156人,占65.8%;西溪校区34人,占14.3%;玉泉校区47人,占19.8%。其中人文类专业23人,占9.7%;社科类专业39,占16.5%;理工类专业84人,占35.4%;医学类专业22人,占9.3%;体艺类专业51人,占21.4%;其他专业18人,占7.6%。(表4-1)

  表4-1被试样本特征

  变量人数百分比

  性别男116 48.9%

  女121 51.1%

  校区紫金港校区156 65.8%

  玉泉校区47 19.8%

  西溪校区34 14.3%

  年级大一39 16%

  大二54 22.8%

  大三85 30.8%

  大四及以上72 30.4%

  专业人文类23 9.7%

  社科类39 16.5%

  理工类84 35.4%

  医学类22 9.3%

  体艺类51 21.4%

  其他18 7.6%

  4.2研究工具

  (1)国际身体活动调查问卷(International physical activity questionnaire,IPAQ),此量表要求调查对象回忆秋冬学期平均一周的身体活动情况(附录1)。一共7个题项,包括三种不同强度的身体活动(剧烈的身体活动、适度的身体活动、步行),本研究的身体活动将采用大学生除体育课、早操、训练课这类必须参与的身体活动外,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主动去体育场馆进行一些有规律的身体活动,比如跑步、骑自行车、打羽毛球、打篮球等等。最终测得的身体活动量单位为MET-minutes/week,根据国际身体活动问卷的评分标准将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情况分为三个等级(低、中、高)[[7]Craig CL,Marshall AL.International physical activity questionnaire,12-country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J].Med Sci Sports Exerc,2003,35(8):1381-1395][7]。

  (2)《锻炼自我效能量表》(a=.825),采用李业敏(2010)翻译修订自Benisovieh,Rossi,Norman和Nigg(1998)《锻炼自我效能量表》,有18个条目分为消极情绪(a=.743)、他人支持(a=.759)、独自锻炼(a=.765)、借口(a=.802)、天气环境(a=.835)和条件不便(a=.836)6个维度(附录2)[[8]李业敏.锻炼意向与行为的关系:计划,自我效能与社会支持的作用[D].北京体育大学,2010.][8]。采用Likert 5点式量表,从1(完全不同意)到5(完全同意)。该量表的英文原版说明可以合成总分,即分数越高则代表自我效能感越高。

  (3)《锻炼动机量表(MPAM-R)》中文版简版,量表包含了15个关于锻炼动机的题目,分为5个维度,健康动机(a=.750),社交动机(a=.899),外貌动机(a=.806),能力动机(a=.853),乐趣动机(a=.725)[[9]陈善平,闫振龙,谭宏彦.锻炼动机量表(MPAM-R)中文版的信度和效度分析[J].中国体育科技,2006(02):52-54.][9],所有题目采用Likert5级量度,分别是非常不符合、基本不符合、不确定、基本符合、完全符合(附录3)。分数越高,锻炼动机越强烈。

  (4)《锻炼社会支持量表》参考1987年Sallis等人编制的锻炼社会支持量表中的朋友和同伴部分(a=.889)[[10]James F.Sallis,Robin M.Grossman,Robin B.Pinski,Thomas L.Patterson,Philip R.Nader.The development of scales to measure social support for diet and exercise behaviors[J].Preventive Medicine,1987 16(6):825-836.][10],共10个题项,采用Likert 5点式量表,从1(完全不符合)到5(完全符合)。(附录4)。分数越高社会支持越高。

  4.3研究步骤

  在问卷星上制作问卷,通过微信平台向浙大学生随机分发问卷,测试时间为5分钟,发出问卷4天后开始筛选有效问卷,整理数据并进行统计分析。

  4.4统计工具

  使用spss26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5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现状分析

  5.1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基本特征

  本次研究随机抽取了浙江大学本科生247名(男生121名,女生126名),调查结果显示浙大学生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为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有59人,占24.9%;中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有97人,占40.9%;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有81人,占34.2%;平均每周在校期间的身体活动量为2863.85MET-min,标准差为2741.023;这一结果与国内的一些研究结果不太符合,有研究表示大约三分之一的普通大学生身体活动严重不足[[11]李先雄,阳慧敏,杨芳.校园环境对在校大学生身体活动参与度的影响研究[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18,52(01):74-81。][11],很少进行课余时间的身体活动,有一大部分的同学会参加身体活动,但目的只是为了应付考试,并且容易半途而废[[12]万忠玉.高校学生主动锻炼的现状及教育对策[J].教育现代化,2019,6(78):217-219.][12],缺乏意志力,坚持锻炼的人数不到百分之二十[[13]王富百慧,王梅,张彦峰,武东明,冯强,蔡睿,王欢,江崇民.中国家庭体育锻炼行为特点及代际互动关系研究][13]。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浙江大学采用体育打卡制度,学生每学期都要至少打卡50次才能获得满分,除此之外学生每学期还要参加体测,体育课里还有额外的体育标准。

  表5-1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现状

  变量人数百分比

  低59 24.9%

  身体活动水平中97 40.9%

  高81 34.2%

  5.2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性别差异

  通过卡方检验发现不同性别的浙大学生在不同水平的身体活动中存在显著差异(X2=8.120,P=.017),其中身体活动水平为低组别中,男生28名,占11.8%,女生31名,占13.1%,男性略低于女性;而在身体活动水平为中等组别中,男生39名,占16.5%,女生58名,占24.5%,男生显著低于女生;在高水平的身体活动组别中,男生49名,占20.7%,女生32名,占13.5%,男生人数显著高于女生,如表5-2。在中等水平和高水平的身体活动这两个组别中,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高水平身体活动中男生显著多于女生,但是在中等水平的身体活动组中,女生人数显著高于男生,李先雄[[11]李先雄,阳慧敏,杨芳.校园环境对在校大学生身体活动参与度的影响研究[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18,52(01):74-81。][11]和王正伦[[14]王正伦,孙飙,戴剑松.大学生体质与体力活动的相关分析和研究[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06(12):67-72.][14]在对我国大学生的研究中表示,男女生在中等强度身体活动中无显著差异,但是在高强度运动中男生参与的频率显著高于女生,产生这一差异的可能是由于本研究在整理数据阶段,对身体活动水平的标准与前人研究的不一样,同时问卷调查的时间是在校期间,同学们有一定的身体活动目标,因此参与率会比较高,而女生在校园里参加的身体活动更多是羽毛球、慢跑、散步等适度的身体活动,男生参与更多的是篮球、足球等高强度、具有对抗性的身体活动,因此在本研究的中等水平和高水平身体活动这两个组别中会存在显著差异。

  表5-2浙大学生身体活动水平的性别比较

  身体活动水平X2

  低中高P

  性别男11.8%16.5%20.7%7.34

  女13.1%24.5%13.5%.025

  5.3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年级差异

  通过单因素方差分析发现,不同年级的浙大学生在校内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上存在显著性的差异(F=2.91,P=.035),见表5-3,说明各个年级之间的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水平是不同的。

  表5-3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水平的年级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值显著性

  身体活动水平组间4.556 4 1.139 2.034.09

  组内135.484 242.56

  总计140.04 246

  对本科生身体活动水平在不同年级之间进行事后比较检验(采用LSD法)中,我发现大四及以上年级的学生参与身体活动水平与大一年级(P=.011)、大二年级(P=.02)存在显著性的差异,大四年级的身体活动水平要明显低于大一和大二年级,而大四及以上年级和大三年级(P=.154)的差异不显著,其他各年级之间的差异也不显著,见表5-4。本次调查结果中可以看出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水平从高到低依次为大一年级>大二年级>大三年级>大四及以上年级,浙大学生的身体活动水平整体上有随着年级的升高呈下降趋势。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因为浙江大学要求学生体育课必须修满4分才能毕业,因此大部分的学生会在大一、大二年级就修完体育课,大三以上的年级由于没有体育课的约束而减少了参与身体活动。也有可能是因为浙大学生在大一、大二学年都在紫金港校区,大三开始搬至其他各个校区,由于不同校区的体育基础设施和氛围导致的身体活动水平差异。后续可以针对浙大的体育课政策和不同校区这两方面对学生身体活动参与水平进行深入研究。

  表5-4不同年级身体活动水平差异的事后检验

  因变量I J平均数差异(I-J显著性p

  身体活动水平大四及以上大一-.387*.018

  大二-.319*.018

  大三-.179.15

  大一大二.067.675

  大三.207.171

  大二大三.14.303

  5.4小结

  (1)浙大本科生的身体活动水平低中高各占24.9%、40.9%、34.2%,浙大本科生的身体活动参与度较高。

  (2)浙江大学本科生不同的身体活动水平在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女生在低和中身体活动水平内的人数要多于男生,而男生在高身体活动水平的人数中要显著多于女生。

  (3)浙江大学本科生身体活动参与水平在年级上存在显著差异,大一年级的身体活动水平最高,其次是大二、大三、大四年级。

  6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影响因素的基本特点

  6.1浙大学生锻炼动机的基本特点

  为了探究浙大学生锻炼动机在性别上的差异,本研究使用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6-1所示,锻炼动机在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t=2.297,P=.023),男生在参与身体活动时的锻炼动机水平要显著高于女生,产生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女生参与身体活动的动机大多是因为减肥,保持体重,当他们达到目标体重后,参与身体活动的动机就会减少,锻炼频率和强度也会随之减少[[15]董宝林,张欢,陈敐,et al.女大学生课外锻炼动机与行为关系研究[J].体育文化导刊,2014(04):145-148.][15]。

  表6-1锻炼动机的性别比较

  性别平均数t值显著性p

  锻炼动机水平男59.98 2.297.023

  女57.36

  为了探究锻炼动机中的健康动机、社交动机、外貌动机、能力动机、乐趣动机五个维度在不同性别之间的差异,同样适用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6-2所示。社交动机(t=3.381,P=.001)、能力动机(t=3.677,P=.000)、乐趣动机(t=1.975,P=.049)在不同性别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并且男生在这三方面的动机中均高于女性,由此可以看出男生在参与身体活动过程中更加希望得到技能上的提高,乐趣的满足以及和朋友保持良好的关系,出现此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大部分男生热爱集体性、对抗性项目,例如篮球、足球,同时男生比女生在身体活动方面更加具有竞争性。但是健康动机(t=-1.179,P=.24)、外貌动机(t=.751,P=.453)在不同性别之间不存在显著差异。

  表6-2不同动机的性别比较

  性别平均数t值显著性p

  社交动机

  能力动机

  乐趣动机

  健康动机

  外貌动机男11.45 3.381.001

  女

  男

  女

  男

  女

  男

  女

  男

  女10.36

  12.05

  10.91

  11.92

  11.42

  12.22

  12.53

  12.34

  12.14

  3.677

  1.975

  -1.179

  .751

  .000

  .049

  .24

  .453

  使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探究锻炼动机在不同年级之间的差异,结果显示锻炼动机水平在不同年级之间存在非常显著差异(F=3.109,P=.027),说明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锻炼动机在不同年级之间存在很大不同。见表6-3。

  表6-3锻炼动机的年级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锻炼动机水平组间712.268 3 237.423 3.109.027

  组内17795.96 233 76.378

  总计18508.228 236

  通过事后比较检验(采用LSD法)发现大一年级的锻炼动机水平与大三年级(P=.004)和大四及以上年级(P=.035)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大一年级的锻炼动机水平要显著高于大三和大四及以上年级,大一年级与大二年级(P=.185),大二年级和大三年级(P=.089),大二年级与大四及以上年级(P=.421),大三年级与大四及以上年级(P=.331)之间并不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如表6-4所示。从本次调查结果中可以看出浙大学生的锻炼动机水平从高到低依次为大一年级>大二年级>大四年级>大三年级,产生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大部分同学会选择大一大二年级在紫金港校区时修完体育课,当有体育课的约束时候,锻炼动机会提高,随着年级的提高,学生的学业压力会越来越高,同时还伴随着校区的变化,体育氛围有所改变,在大四年级大部分课程已修完,学业压力减少时,锻炼动机又会有所提高。

  表6-4不同年级锻炼动机水平比较的事后检验

  因变量I J平均值差值

  (I-J)显著性p

  锻炼动机水平大一大三5.14023*.004

  大四及以上3.72661*.035

  大二2.45809.185

  大二大三2.68214.089

  大四及以上1.26852.421

  大三大四及以上-1.41362.331

  为了探究锻炼动机水平在不同年级上的差异,使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6-5所示,锻炼动机水平在不同专业中不存在显著性的差异(F=1.988,P=.081)。

  表6-5不同专业的锻炼动机水平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锻炼动机水平组间763.603 5 152.721 1.988.081

  组内17744.625 231 76.817

  总计18508.228 236

  6.2浙大学生锻炼自我效能的基本特点

  为了探究浙大学生锻炼自我效能在性别上的差异,使用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6-6所示,锻炼自我效能在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t=2.082,P=.038),男生在参与身体活动时的锻炼自我效能水平要显著高于女生,这说明男生会更加主动地参加身体活动,被阻碍的因素比较少。

  表6-6锻炼自我效能的性别比较

  性别平均数t值显著性p

  锻炼自我效能水平男51.75 2.082.038

  女48.38

  探究各年级和专业之间锻炼自我效能水平的差异,使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锻炼自我效能水平在各年级之间的差异不显著(F=.638,P=.591),说明不同年级的锻炼自我效能水平差异不大,如表6-7。同时锻炼自我效能水平在各个专业之间也不存在显著性差异(P=.330),见表6-8,说明锻炼自我效能水平在各个专业之间也不存在较大的差异。

  表6-7不同年级的锻炼自我效能水平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锻炼自我效能水平组间302.616 3 100.872.638.591

  组内36818.177 233 158.018

  总计37120.793 236

  表6-8不同专业的锻炼自我效能水平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锻炼自我效能水平组间908.083 5 181.617 1.159.33

  组内36212.71 231 156.765

  总计37120.793 236

  6.3浙大学生社会支持的基本特点

  在本研究中有184名被试认为“朋友”对他们参与锻炼的影响会比较大,占77.6%;认为“同伴”影响比较大的有18名,占7.6%;其中还有35名被试无法确定谁对他们参与锻炼的影响比较大,占14.8%。由此可见在参与身体活动的过程中,大多数的浙大学生收到的社会支持来源于“朋友”。如表6-9所示。

  表6-9浙大学生朋友/同伴社会支持的来源分析

  变量人数百分比

  有效朋友184 77.6%

  同伴18 7.6%

  不确定35 14.8%

  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进一步地探究朋友/同伴不同来源的社会支持水平的差异,通过调查结果显示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在不同来源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F=8.044,P=.000),如表6-10所示。

  表6-10不同来源的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组间989.839 2 494.92 8.044.000

  组内14397.477 234 61.528

  总计15387.316 236

  对浙大学生的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在不同来源之间进行事后比较检验(采用LSD法),见表6-11。来源于朋友的社会支持与来源不确定的社会支持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P=.000),但是来源于同伴的社会支持和来源不确定的社会支持之间不存在显著的差异(P=.056),来源于朋友的社会支持与来源于同伴的社会支持之间也不存在显著的差异(P=.466)。三种不同来源的社会支持水平从高到低的排序为朋友、同伴、不确定。

  表6-11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比较的事后检验

  因变量I J平均值差值

  (I-J)显著性p

  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朋友同伴1.41546.466

  不确定5.79006*.000

  同伴不确定4.3746.056

  使用独立样本t检验,探究不同性别之间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的差异,结果如表6-12所示,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在不同性别之间存在显著性差异(t=2.196,P=.029)。男生的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要显著高于女生。

  表6-12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的性别比较

  性别平均数t值显著性p

  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男36.51 2.196.029

  女34.22

  通过单因素方差分析,探究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在不同年级和专业之间的差异,结果显示不同年级的朋友/同伴社会支持之间的差异不显著(F=.772,P=.511),见表6-13;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在不同专业之间的差异也不不存在显著性差异(F=1.249,P=.287),见表6-14。

  表6-13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的年级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组间151.399 3 50.466.772.511

  组内15235.917 233 65.39

  总计15387.316 236

  表6-14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的专业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组间405.008 5 81.002 1.249.287

  组内14982.308 231 64.858

  总计15387.316 236

  6.4小结

  (1)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锻炼动机、锻炼自我效能、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在性别上都存在显著差异,但是在专业类别上均不存在显著差异;锻炼动机和朋友/同伴支持在年级上存在显著差异,但是锻炼自我效能在年级上不存在显著的差异。

  (2)在锻炼动机中的社交动机、能力动机、乐趣动机三个维度,男女生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但是在健康动机和外貌动机方面不存在显著差异。

  (3)不同来源的社会支持水平存在显著的差异,来源于朋友的社会支持要显著高于不确定来源的社会支持水平。

  7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主客观障碍因素

  通过前面对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水平的影响因素的调查中,已知浙大学生的锻炼动机、锻炼自我效能以及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在性别上均具有显著的差异,而锻炼动机和朋友/同伴支持在年级上具有显著的差异,因此在接下来的研究中主要是分析不同性别、年级浙大学生的主观障碍因素(缺乏时间、缺乏兴趣)和客观障碍因素(便利性/可行性因素、不良天气、生理局限性因素)的基本特征,以及这些主观障碍因素(缺乏时间、缺乏兴趣、缺乏锻炼动机、锻炼自我效能不足)和客观障碍因素(便利性/可行性因素、不良天气、生理局限性因素、缺乏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是否与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水平(低、中、高三组)存在相关关系。

  7.1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主客观障碍因素的基本特征

  7.1.1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主观障碍因素的基本特征

  为了探究主观障碍因素(缺乏时间、缺乏兴趣)在浙大学生不同性别之间的差异,使用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7-1所示。缺乏时间在浙大学生不同性别之间存在显著的差异(t=2.315,P=.022),通过结果显示,女生比男生更加缺乏时间;而缺乏兴趣在不同性别之间不存在显著差异(t=1.894,P=.059)。这与国外Al-Otaibi的研究相符,通过研究发现女性参与身体活动的主要障碍是缺乏时间,而男生是缺乏兴趣[[16]Alotaibi H H.Measuring Stages of Change,Perceived Barriers and Self efficacy for Physical Activity in Saudi Arabia[J].Asian Pacific Journal of Cancer Prevention Apjcp,2013,14(2):1009-1016.

  ][16]

  表7-1主观障碍因素在性别之间的比较

  性别平均数t值显著性p

  缺乏时间

  缺乏兴趣男7.08-2.315.022

  女

  男

  女7.67

  2.75

  2.47

  1.894

  .059

  为了探究不同年级和专业的学生在主观障碍因素(缺乏时间、缺乏兴趣)上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2所示。缺乏时间(F=1.157,P=.327)和缺乏兴趣(F=.305,P=.822)在不同年级的浙大学生上不存在显著关系。

  表7-2主观障碍因素在不同年级上的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缺乏时间

  缺乏兴趣组间13.499 3 4.5 1.157.327

  组内906.323 233 3.89

  总计

  组间

  组内

  总计919.823

  1.199

  305.307

  306.506 236

  3

  233

  236

  .4

  1.31

  .305

  .822

  为了探究不同专业的学生在主观障碍因素(缺乏时间、缺乏兴趣)上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3所示。缺乏时间(F=1.589,P=.164)在不同专业的浙大学生上不存在显著关系,但是缺乏兴趣在不同专业的浙大学生中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F=4.647,P=.000)。

  表7-3主观障碍因素在不同专业上的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缺乏时间

  缺乏兴趣组间30.591 5 6.118 1.589.164

  组内889.232 231 3.849

  总计

  组间

  组内

  总计919.823

  28.01

  278.496

  306.506 236

  5

  231

  236

  5.602

  1.206

  4.647

  .000

  通过事后比较检验(LSD法)发现“缺乏兴趣”这个主观障碍因素在“体艺类”专业的学生与“人文类专业”(P=.001)、“社科类”(P=.003)、“理工类”(P=.000)专业的学生之间都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其他”专业的学生与“人文类”(P=.007)、“社科类”(P=.021)、“理工类”(P=.011)也存在显著的差异,通过结果显示不同专业对参与身体活动的兴趣度从高到低依次是其他类专业>体艺类专业>医学类专业>社科类专业>理工类专业>人文类专业。如表7-4所示。

  表7-4不同专业对参与身体活动的兴趣的事后比较

  因变量I J平均值差值(I-J)显著性p

  体艺类人文类.924*.001

  社科类.713*.003

  理工类.717*.000

  医学类.325.247

  其他-.013.965

  其他人文类.937*.007

  兴趣社科类.726*.021

  理工类.74*.011

  医学类.338.333

  医学类人文类.599.069

  社科类.388.186

  理工类.392.138

  社科类人文类.211.499

  理工类.004.986

  理工类人文类.207.424

  7.1.2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客观障碍因素的基本特征

  为了探究浙大学生客观障碍因素(便利性/可行性因素、不良天气、生理局限性因素)在不同性别学生之间的差异,使用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7-5所示。由于不良天气而造成浙大学生参与身体活动的障碍在不同性别之间具有非常显著性的差异(t=.21,P=.001),由结果显示,女生更容易因为天气的原因而拒绝参加身体活动。而便利性因素(t=.092,P=.927)和生理局限性因素(t=-1.753,P=.081)在不同性别之间均不存在显著性的差异

  表7-5客观障碍因素在不同性别学生之间的比较

  性别平均数t值显著性p

  不良天气

  便利性因素

  生理局限性因素男10.2-.21.001

  女

  男

  女

  男

  女11.54

  6.53

  6.51

  8.75

  9.47

  .092

  -1.753

  .927

  .081

  为了探究不同年级的学生在客观障碍因素(便利性/可行性因素、不良天气、生理局限性因素)上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6所示。便利性/可行性因素(F=.325,P=.807)、不良天气(F=.414,P=.743)、生理局限性因素(F=.834,P=.477)在不同年级的浙大学生上不存在显著关系。

  表7-6客观障碍因素在不同年级上的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便利性因素

  不良天气

  生理局限性因素组间3.356 3 1.119.325.807

  组内801.766 233 3.441

  总计

  组间

  组内

  总计

  组间

  组内

  总计805.122

  12.865

  2413.826

  2426.692

  25.345

  2361.347

  2386.692 236

  3

  233

  236

  3

  233

  236

  4.288

  10.36

  8.448

  10.135

  .414

  .834

  .743

  .477

  为了探究不同专业的学生在客观障碍因素(便利性/可行性因素、不良天气、生理局限性因素)上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7所示。便利性/可行性因素(F=.492,P=.782)、不良天气(F=.487,P=.786)、生理局限性因素(F=1.802,P=.113)在不同专业的浙大学生上均不存在显著关系。

  表7-7客观障碍因素在不同专业上的差异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便利性因素

  不良天气

  生理局限性因素组间8.478 5 1.696.492.782

  组内796.644 231 3.449

  总计

  组间

  组内

  总计

  组间

  组内

  总计805.122

  25.333

  2401.359

  2426.692

  89.596

  2297.096

  2386.692 236

  5

  231

  236

  5

  231

  236

  5.067

  10.395

  17.919

  9.944

  .487

  1.802

  .786

  .113

  7.2主客观障碍影响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差异

  7.2.1主观障碍因素在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差异

  7.2.1.1缺乏锻炼动机在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之间的差异

  为探究浙江大学本科生低、中、高三个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锻炼动机之间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8所示,锻炼动机水平在低、中、高三个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F=22.154,P=.000),说明锻炼动机在低、中、高三个等级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变化差异很大。

  表7-8缺乏锻炼动机在不同等级身体活动参与下的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锻炼动机水平组间2946.574 3 1485.287 22.154.000

  组内15561.654 234 66.503

  总计18508.228 236

  通过事后比较检验(采用LSD法)发现锻炼动机在高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中级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P=.000)和低级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P=.000)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中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低级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锻炼动机之间不存在显著的差异(P=.011),见表7-9。通过本次调查结果可以看出锻炼动机水平在不同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排序为高级别>中级别>低级别。

  表7-9不同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锻炼动机事后比较

  因变量I J平均值差值

  (I-J)显著性p

  锻炼动机水平高中5.55*.000

  低9.01*.000

  中低3.46*.011

  7.2.1.2缺乏锻炼自我效能因素在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之间的差异

  为探究浙江大学本科生低、中、高三个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锻炼自我效能之间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10所示,锻炼自我效能水平在低、中、高三个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不存在显著的差异(F=2.338,P=.099),说明锻炼自我效能水平在低、中、高三个等级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变化差异不大。

  表7-10缺乏锻炼自我效能因素在不同等级身体活动参与下的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锻炼自我效能水平组间727.123 2 363.561 2.338.099

  组内36393.671 234 155.529

  总计37120.793 236

  7.2.1.3缺乏时间因素对于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之间的差异

  为探究浙江大学本科生低、中、高三个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在缺乏时间这个主观障碍因素上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11所示,缺乏时间在低、中、高三个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存在显著的差异(F=4.314,P=.014)。

  表7-11缺乏时间因素在不同等级身体活动参与下的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缺乏时间组间32.709 2 16.354 4.314.014

  组内887.114 234 3.791

  总计919.823 236

  通过事后比较检验(LSD法)发现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同学与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P=.02)和中身体活动参与水平(P=.008)之间存在显著差异,而中身体活动参与水平和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P=.987)之间不存在显著差异,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会由于缺乏时间这个主观障碍因素而不参加身体活动的可能性最小,其次是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而中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同学最容易因为缺乏时间而不参加身体活动,如表7-12。产生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同学们在选择不同强度的身体活动和参与身体活动所需要的时间差异导致。

  表7-12缺乏时间因素在不同等级身体活动参与下的事后比较

  因变量I J平均值差值

  (I-J)显著性p

  缺乏时间高中-.78529*.008

  低-.77987*.020

  中低.00542.987

  7.2.1.4缺乏兴趣因素在不同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比较

  为探究浙江大学本科生低、中、高三个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在缺乏兴趣这个主观障碍因素上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13所示,缺乏兴趣在低、中、高三个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存在显著的差异(F=4.247,P=.015)。

  表7-13缺乏兴趣因素在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缺乏兴趣组间10.856 2 5.368 4.247.015

  组内295.77 234 1.264

  总计306.506 236

  通过事后比较检验(LSD法)发现,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中身体活动参与水平(.006)和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034)在缺乏兴趣这个主观障碍因素上存在显著的差异,而中身体活动参与水平和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并没有显著的差异(P=.753),如表7-14所示,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最容易由于缺乏兴趣而不参加身体活动,其次是低身体活动水平,中身体活动水平。

  表7-14缺乏兴趣因素在不同等级身体活动参与下的事后比较

  因变量I J平均值差值

  (I-J)显著性p

  缺乏兴趣高中.468*.006

  低.41*.034

  中低-.059.753

  7.2.2客观障碍因素在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差异

  7.2.2.1缺乏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因素在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之间的差异

  为探究浙江大学本科生低、中、高三个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朋友/同伴社会支持之间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15所示,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在低、中、高三个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F=6.262,P=.002),说明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在低、中、高三个等级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变化差异很大。

  表7-15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在不同等级身体活动下的比较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朋友/同伴社会支持组间751.698 2 390.849 6.262.002

  组内14605.618 234 62.417

  总计15387.316 236

  通过事后比较检验(采用LSD法)发现高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朋友/同伴支持与中级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P=.000)和低级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P=.000)的朋友/同伴支持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在中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低级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之间不存在显著的差异(P=.636),见表7-16。通过本次调查结果可以看出朋友/同伴社会支持水平在不同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排序为高级别>中级别>低级别。

  表7-16不同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朋友/同伴社会支持事后比较

  因变量I J平均值差值

  (I-J)显著性p

  朋友/同伴社会支持高中3.56*.003

  低4.18*.002

  中低0.62.636

  7.2.2.2生理局限性因素在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差异

  为探究浙江大学本科生低、中、高三个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由于生理局限性因素不参加身体活动高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17所示,生理局限性因素在低、中、高三个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不存在显著的差异(F=2.095,P=.125),说明生理局限性因素在低、中、高三个等级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变化差异不大。

  表7-17生理局限性因素在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差异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生理局限性因素组间41.988 2 20.994 2.095.125

  组内2344.704 234 10.02

  总计2386.692 236

  7.2.2.3不良天气因素阻碍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差异

  为探究浙江大学本科生低、中、高三个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由于不良天气因素不参加身体活动高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18所示,生理局限性因素在低、中、高三个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不存在显著的差异(F=2.562,P=.079),说明不良天气因素在低、中、高三个等级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变化差异不大。

  表7-18不良天气因素阻碍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差异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不良天气因素组间52.001 2 20.994 2.562.079

  组内2374.691 234 10.02

  总计2426.692 236

  7.2.2.4便利性/可行性因素阻碍不同组别参与身体活动的差异

  为探究浙江大学本科生低、中、高三个级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由于便利性/可行性因素不参加身体活动的差异,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7-19所示,便利性/可行性因素在低、中、高三个等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不存在显著的差异(F=023,P=.977),说明便利性/可行性因素在低、中、高三个等级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下的变化差异不大。

  表7-19便利性/可行性因素阻碍不同组别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差异

  变异来源平方和自由度均方F显著性p

  便利性/可行性因素组间.16 2.08.023.977

  组内804.963 234 3.44

  总计805.122 236

  7.3浙大学生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主客观障碍之间的关系

  7.3.1浙大学生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主观障碍因素之间的关系

  为了探究主观障碍因素(缺乏时间、缺乏兴趣、缺乏锻炼动机、缺乏锻炼自我效能)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之间的关系,采用相关分析的方法,结果如表7-20所示,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缺乏锻炼自我效能因素(P=.042)、缺乏时间因素(P=.013)、缺乏兴趣(P=.022)、缺乏锻炼动机因素(P=.000)之间的关系具有显著性,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锻炼自我效能”和“锻炼动机”呈正相关关系,并且与“锻炼动机”的相关度最高,与“缺乏时间”和“缺乏兴趣”呈负相关关系,意味着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会随着锻炼自我效能、锻炼动机的提高而而提高,随着“缺乏时间”和“缺乏兴趣”的认同度上升而下降。这与国内外的研究结果相符合,Duncan[[17]Duncan L R,Hall C R,Wilson P M,et al.Exercise motivation:A cross-sectional analysis examining its relationships with frequency,intensity,and duration of exercise[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Nutrition and Physical Activity,2010,7(1):7.][17]、Standage[[18]Standage M,Sebire S J,Loney T.Does exercise motivation predict engagement in objectively assessed bouts of moderate-intensity exercise?A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perspective[J].J Sport Exerc Psychol,2008,30(4):337-352.][18]等人测试得到受试者的锻炼频率、强度和持续时间与自主性形式的外部动机和内部动机相关性强,Hein[[19]HEINV,KOKAA.Intention to be physically active after school graduation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three types of intrinsic motivation[J].European Physical Education Review,2004,10(1):5.][19]研究发现个体会因为懒惰对身体活动没有兴趣而缺少身体活动,靳明[[20]靳明,王静,及化娟,李伟,李亚辰.不锻炼诱因、锻炼自我效能与自主健身行为的关系研究:横向与纵向研究的证据[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8,33(03):230-236.][20]和吴健[[21]吴健,陈善平.大学生坚持体育锻炼的特点及影响因素研究[J].山东体育学院学报,2008(01):83-86.][21]等人在研究中发现锻炼自我效能对大学生自主健身行为有显著的预测。

  表7-20主观障碍因素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关系

  体力活动参与水平锻炼自我效能缺乏时间锻炼动机缺乏兴趣

  体力活动参与水平皮尔逊相关性1.132*-.161*.395**-.149*

  显著性p.042.013.000.022

  N 237 237 237 237 237

  7.3.2浙大学生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客观障碍因素之间的关系

  为了探究客观障碍因素(缺乏朋友/同伴社会支持、生理局限性因素、不良天气、便利性/可行性因素)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之间的关系,采用相关分析的方法,结果如表7-20所示,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缺乏朋友/同伴社会支持(P=.001)、生理局限性因素(P=.046)之间的关系具有显著性,但是与不良天气(P=.219)、便利性/可行性因素(P=.945)之间不具有显著性,见表7-21。这与国外的一些调查结果不符合,Tucker[[22]Tucker P,Gilliland J.The effect of season and weather on physical activity:A systematic review[J].Public Health,2007,121(12):0-922.][22],Wolff[[23]Wolff D L,Fitzhugh E.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Weather-related Factors And Daily Outdoor Physical Activity Counts On An Urban Greenway:1365[J].Medicine&Science in Sports&Exercise,2010,42:247-248.][23]等人在调查研究中发现“恶劣天气”是人们参与体育活动的感知障碍,会影响人们参与身体活动,和艳美[[24]和艳美.昆明地区大学生体育锻炼坚持性影响因素与干预效果的实验研究[D].云南师范大学,2016.][24],黄美蓉[[25]黄美蓉,张艳平,SUN,Haichun.基于社会生态模型的我国大学生体育生活化促进机制研究[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9,34(01):14-22.][25]等人研究发现锻炼场所的方便性与完善性对同学参与身体活动有直接影响。造成这个结果的差异可能是因为浙江大学的体育场馆设施比较完善,能够保证同学们在刮风下雨天依旧能去体育场馆内进行身体活动。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朋友/同伴支持呈正相关关系,意味着朋友/同伴支持度越高则身体活动水平越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生理局限性因素呈负相关关系,意味着当同学们感到疲劳、身体有些酸痛或者是心情有些焦虑抑郁等等情况的时候,他们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就会降低。

  表7-21客观障碍因素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关系

  体力活动参与水平朋友/同伴支持生理局限性因素不良天气便利性可行性因素

  体力活动参与水平皮尔逊相关性1.207**-.13*-.08-.005

  显著性p.001.046.219.945

  N 237 237 237 237 237

  7.4小结

  (1)主观障碍因素(缺乏锻炼动机、缺乏自我效能、缺乏兴趣、缺乏时间)在不同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的有:缺乏锻炼动机、缺乏锻炼自我效能、缺乏时间,男生的锻炼动机和锻炼自我效能要高于女生,而女生更容易因为缺乏时间而不参与身体活动;在年级上存在显著差异的只有缺乏锻炼动机,锻炼动机从高到低依次是大一、大二、大四、大三;在专业类别上存在显著差异的只有缺乏兴趣,“体艺类”专业对身体活动参与的兴趣度较高,其他主观障碍因素在专业上都不存在显著差异。

  (2)客观障碍因素(缺乏朋友/同伴支持、不良天气、便利性/可行性因素、生理局限性因素)中在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的有缺乏朋友/同伴支持和不良天气因素,女生的朋友/同伴支持水平要低于男生,女生对不良天气影响身体活动的认同度高于男生。

  (3)主观障碍因素(缺乏锻炼动机、缺乏自我效能、缺乏兴趣、缺乏时间)在不同组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中存在显著差异的有:缺乏锻炼动机、缺乏时间、缺乏兴趣,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组的锻炼动机要高于中身体活动水平和低身体活动参与水平,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组对缺乏兴趣影响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认同感最高,对缺乏时间影响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的认同感最低。

  (4)客观障碍因素(缺乏朋友/同伴支持、不良天气、便利性/可行性因素、生理局限性因素)在不同组别的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中存在显著差异的有朋友/同伴社会支持,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组别朋友/同伴社会支持要显著高于其他两个组别。

  (5)浙大学生身体活动参与水平与主观障碍因素(缺乏锻炼动机、缺乏自我效能、缺乏兴趣、缺乏时间)和客观障碍因素(缺乏朋友/同伴支持、不良天气、便利性/可行性因素、生理局限性因素)具有显著相关性的有锻炼自我效能因素、锻炼动机因素、缺乏时间因素、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因素和生理局限性因素。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的是锻炼自我效能因素、锻炼动机因素、朋友/同伴社会支持因素,锻炼自我效能、锻炼动机、朋友/同伴社会支持越高,身体活动参与水平越高;与缺乏兴趣、缺乏时间、生理局限性因素、不良天气呈显著负相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