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方法介绍-我国涉外财产法定继承研究

论文方法介绍-我国涉外财产法定继承研究

2021-04-12 12:47:52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国家之间的民事交流日益增多,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大量含有涉外因素的继承案件,形成了涉外继承法律关系。对于涉外继承案件以及由此产生的涉外继承法律关系的处理,各国都做出了相应规定。然而,由于各个国家的文化背景、道德观念的巨大差异,因而适用于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冲突极为激烈。本文希望通过阐释涉外财产法定继承的基本理论,解读涉外财产法定继承的冲突方面,更加全面深入的探究涉外财产法定继承这一概念。并结合我国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原则的实际情况,剖析我国法律适用规定之缺憾,将我国的具体实际与国际私法上出现的新的理论趋势相结合,对于应该如何进一步完善涉外法定继承提出自己的建议。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中国对外开放的进一步深化,国际民事交往和商事交易日益增多,越来越多的公民选择移民海外,在国外购置资产,缔结跨国婚姻等,从而导致我国继承的涉外因素的数量不断增加,涉外继承的法律关系发展迅速。但各国由于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历史传统和宗教信仰的不同,反映在继承立法上也存在极大的差异,这使得法院在处理涉外法定继承案件时必须解决合理适用法律的问题。当法定继承开始时,就需要相应的冲突规范加以指引,以适用正确的准据法。我国有关这方面的法律不够完善,有必要对世界各国在此问题上的立法作一研究,以跟上国际发展趋势,切实保护涉外法定继承法律关系当事人的正当权益。

  一、涉外法定继承概述

  (一)涉外法定继承的概念及特点

  1、法定继承的概念及特点

  法定继承,即被继承人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死亡时,直接依照法律的相关规定来确定继承人范围、继承顺序、应继遗产份额以及遗产分配原则。[郭明瑞、房绍坤:《继承法》,法律出版社,1996年第1版,第99页。]

  法定继承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法定继承是继承方式的一种。按照我国现行《继承法》的规定,根据财产继承方式的不同,继承主要分为法定继承与遗嘱继承两种。其中,法定继承依据法律直接的规定,与死者的意愿没有直接关系。

  第二,法定继承的实施基于没有遗嘱继承这一事实,[陈苇、杜江涌:《我国法定继承制度的立法构想》,《现代法学》,2002年第3期,第121页。]是对遗嘱继承的补充。“无遗嘱继承”即表明了这两种继承方式的应用顺序。继承首先适用遗嘱继承,只有在没有遗嘱或遗嘱无效的情况下,才能适用法定继承,这是对被继承人生前意愿的尊重。[周枏:《罗马法原论》,商务印书馆,1994年第1版,第538页。]

  第三,法定继承是法定性的。法律直接规定法定继承人的范围、顺序、份额以及分配原则等,被继承人不能决定或改变这一规定,即法定继承与被继承人意志无直接联系,这使得法定继承与遗嘱继承相区别。[章尚锦:《国际私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44-345页。]应当指出,法定继承并不是完全独立于继承人意愿。一国通常是基于本国历史、文化、习俗的情况,推定被继承人普遍可能采取的处理自己遗产的方式,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2、涉外法定继承的概念及特征

  含有涉外因素的法定继承被称为涉外法定继承,[刘大鹏:《从国际私法角度看涉外继承公证法律问题》,中国学术期刊电子出版社,第44页。]其中,涉外因素指在法定继承的法律关系和法律事实中,涉及某外国因素。具体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1)主体涉外,即继承关系中至少一方是外国国籍;(2)客体涉外,继承关系涉及的遗产全部或部分位于国外;(3)被继承人死亡的法律事实发生在境外。涉外法定继承至少需要一个涉外因素,但无需全部具有以上涉外因素。[PeterHay.ConflictofLaws.WestPublishing,1994.]例如:被继承人是外国公民,或继承人中有外国公民,或者被继承人在国外死亡等。含有上述情况的案件,就是国际私法所要研究的涉外继承关系。

  涉外法定继承除具有上述法定继承的几个特点外,还具有以下三个显著特点:

  第一,涉外法定继承法律关系中,主体、客体、与继承有关的法律事实三者中,至少有一项涉及涉外因素。

  第二,涉外法定继承涉及国际私法,相关规范多散见于一些单行的民事法规中,而没有统一系统的规范。目前,涉外法定继承案件的解决几乎都是通过援引国际私法、国际条约或国内法中的冲突规范来进行间接调整的。但是,这些冲突规范并不明确的指出当事人应享有的权利或应履行的义务,而是明确该法律关系应适用哪一国家的法律。

  第三,涉外继承法律案件中的管辖权问题极为重要,是各国关注的焦点。由于涉外财产法定继承的管辖权直接关系到当事人的切身利益,甚至与国家利益息息相关,因此许多国家都从保护本国当事人或本国利益的角度出发,对某些涉外法定继承案件行使专属管辖权,以达到保护本国公民合法权益,防止本国财产流失到国外的目的。

  (二)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

  1、涉外法定继承中的两个基本制度

  (1)同一制

  同一制,又称单一制,是指对于被继承人的遗产,不区分动产和不动产,无论遗产位于何地,统一适用同一个准据法。[李双元:《国际私法》(冲突法篇),2001年版,第696页。]对于采用单一制的国家来说,通常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继承依被继承人属人法”,另一种是“继承依遗产所在地法”。

  “继承依被继承人属人法”,起源于罗马法的总括继承,强调自然人死亡时,其在物权法上的所有法律关系,包括权利和义务,不会因死亡而消灭,而一定会依法移转给继承人,即死者人格的整体继承,是对死者人格的延伸。[[德]马丁沃尔夫:《国际私法》,李浩培、汤宗舜译,法律出版社,1988年第1版,第806页。]继承基于继承人与死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身份关系,依法继承了被继承人的全部权利,[周枏:《罗马法原论》,商务印书馆,1994年第1版,第43页。]我们可以认为,财产继承是身份关系基础之上的财产关系,由于人的身份关系符合属人法,因此,继承关系应统一适用被继承人属人法。[张萍:《论涉外财产继承的法律适用》,《宁夏社会科学》,2003年第6期。]

  理论上,总括继承与区别制是相排斥的,因此,一国将总括继承原则运用到其继承实体法中时,自然会偏向于在涉外遗产继承中采用单一制。[单海鹰:《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问题研究》,《哈尔滨学院学报》,2004年第7期。]以德国为例,由于18世纪中叶单一制的成功渗透,德国判例已将被继承人最后住所地法适用到国际遗产继承中,德国法学家萨维尼极力支持该判例,他认为:遗产继承权的实质是在财产所有者去世时将财产转让给他人,对人权进行人为扩张,也就是说,死者的权利和意志效力超出了其生命极限,[[德]马丁沃尔夫:《国际私法》,1945年版(英文篇),第579页。]意志的持续有明示(遗书的形式)和默示(无遗嘱的继承方式)两种形式,我们可以说,继承法是人的法律,因为他们将人作为主要对象,只是间接地涉及到物。[[德]弗里德里希卡尔冯萨维尼:《法律规则的地域和时间范围》,法律出版社,1999年第1版,第160页。]因此,继承准据法的选择采用同一制。

  然而,随着欧洲一些国家逐渐实现统一,以及意大利国际法学家、政治家曼奇尼的大力提倡,国籍原则逐渐兴起。由于住所和国籍是确定属人法的两大原则,因而“继承依被继承人属人法”这一冲突规范在各国具体运用时,又分为以下两种形式:第一种就是涉外法定继承依被继承人国籍所在国的法律,目前为止,大多数国家适用这一原则,如埃及、希腊、西班牙、德国、意大利、捷克、日本等国家。例如,日本法律规定:“继承依被继承人本国法。”《奥地利联邦国际私法法规》第28条规定:“死亡继承依死者死亡时属人法。”同时该法第9条规定:“自然人的属人法应为自然人所属国家的法律”;第二种是以被继承人所在地的法律为依据,只有秘鲁、挪威、丹麦、阿根廷等少数国家适用此原则,其规定进行涉外继承工作必须按照被继承人最常居住的国家的法律进行开展。例如《秘鲁民法典》第2100条规定:“继承,无论遗产位于何国,都仅适用死者最后住所地法。”又如《阿根廷共和国国际私法条例(草案)》第30条规定:“无论遗产的种类和场所,继承都应适用死者最后住所地法。”

  “继承依遗产所在地法”这一冲突规范的形成与封建时期国家间经济联系不甚紧密相关。[Lourance.W.Welgla,Richard.VWelman,Gregra.S.Alexander,Marry.Louise.Fela,FamilyPropertyLaw,FoundationPress,1991.]在11到12世纪,西欧国家处于封建社会,在法律适用上实行严格的属地主义原则:凡在本领地的人,均应服从本领地的法律,凡在本领地的物,也要受本领地法律的支配。如《乌拉圭国际私法》第2400条规定:“对于死者遗留的财产,法定继承权和遗嘱继承权应完全按其死亡时财产所在地的法律规定行使。”

  (2)区别制

  区别制,[朱子勤:《对我国法律关于法定继承法律适用规定的思考》,《人民司法》,2000年第4期,第121页。]也称分割制,是指在涉外财产法定继承中,将被继承人的遗产分为动产和不动产两部分,依据不同的法律适用原则分别确定准据法,[李双元:《国际私法》(冲突法篇),武汉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696页。]动产适用被继承人的属人法,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

  区别制是14世纪时意大利的巴尔特首先提出的。他从法则区别说原则出发,将动产的继承置于“人法”范围内,主张适用被继承人属人法;而把不动产的继承置于“物法”范围内,主张适用物之所在地法。由于这一学说把动产继承从“物法”法则中区分出来,既符合当时发达国家商业经济发展的需要,又符合有大量外国移民或历史上拥有较多殖民地的国家的利益,所以为许多国家所采用。从此,区别制开始在各国立法和判例中确立。[张萍:《论涉外财产继承的法律适用》,《宁夏社会科学》,2003年第6期。]

  目前,世界上采用区别制的国家主要包括泰国、法国、美国、比利时、英国、卢森堡、英联邦的一些国家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例如,1939年的《泰国国际私法》第37和38条规定“不动产的继承应适用财产所在地法”,“动产继承,无论是法定继承或遗嘱继承,都应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之住所地法”。又如美国《第二次冲突法重述》第236条规定:“如果所有人在未留遗嘱的情况下去世,其土地权益的转移将受土地所在地法院的法律管辖。”

  (3)同一制与区别制的比较研究

  同一制强调身份关系,更注重继承者和被继承者之间的血缘关系和婚姻关系,而区别制强调不动产继承的财产关系。这两种基本制度,各有利弊。

  就同一制而言,优势在于简单易行,便于适用,即使遗产中动产和不动产都有,并且分布在不同的国家,继承关系都能够作为一个整体适用同一个准据法,显然可以减去许多麻烦与困难,不会产生被继承人位于不同国家的动产和不动产分别受不同的法律支配而产生不同法律结果的矛盾,避免了一定的法律冲突。[王克玉:《国际遗产继承中的同一制和区别制辨析及对我国立法的启示》,《吉林师范大学学报》,2005年第4期,第46页。]除此之外,世界上众多国家之所以热衷于采纳“继承依被继承人属人法”这一冲突规范,是因为对那些有众多公民侨居国外的国家采取“继承依被继承人本国法”和对那些在国内有众多外国侨民的国家采取“继承依被继承人住所地法”,都可以扩大国内法律的适用范围,有利于在国外的遗产调回国内或避免在国内的遗产外流。目前同一制原则已经在国际上被广泛采纳。

  但是,尽管同一制有着公平和便利的一面,它本身仍然存在一定的弊端,即它会导致适用法律的机械性和单一性。在按照“继承依被继承人属人法”原则处理继承关系时,对于那些不在“属人法”国境内的遗产,特别是不动产,可能与“属人法”国无实际联系,这时适用与遗产毫无实际联系的法律来决定遗产的命运,显然不尽合理,甚至会损害遗产所在地国家的利益,尤其是在该国采行区别制的情况下,继承的法律文书往往得不到不动产所在地国的承认,执行困难。除此之外,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产生和发展,各国之间联系的加强,当今国际交往越来越频繁,动产在财产中的比例不断增大,作用日益重要。在涉外继承的法律关系方面,往往一个人在国外死后,其留下的财产既包括不动产,也包括动产。而且由于动产本身的流动性非常大,使它很容易分散在几个地方或不同的国家,如果涉外继承关系仍一概采用遗产所在地法,将导致同一继承案件适用许多不同国家的法律,给涉外继承关系的法律适用带来很多困难。

  到目前为止,除拉丁美洲的少数国家(如乌拉圭和巴拉圭)外,只有少数国家采用了不动产和动产继承均依遗产所在地法这一冲突规范,同一制逐渐被历史所淘汰。

  就区别制而言,优势在于它区分不同的继承方式,能有效地处理不动产继承的问题,避免了单一制中统一适用属人法可能导致执行困难的缺点,继承的法律文书容易得到不动产所在地国的承认和执行保障,[冯霞:《我国涉外遗产继承法律适用的立法完善》,《法律适用》,2004年第2期,第65页。]而且在通常情况下,不动产具有较高的价值,不动产同其所在国的关系最为密切,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也较为合理,所做出的判决有利于维护遗产所在地的公共利益。

  当然,区别制也有其不合理之处。一方面,这种制度容易导致法律适用上的不一致。由于被继承人的遗产可能由位于几个不同国家的动产和不动产组成,根据区别制必须适用多个实体法,这使得法律的适用变得极为复杂;同时也增加了处理这种关系的法律成本,这违背了当代法律中高效节约的诉讼价值趋势。正如英国著名学者莫里斯所说:“在现代法律中,对动产的无遗嘱继承和不动产的无遗嘱继承无需采用不同的冲突规则”。[[英]莫里斯主编:《戴西和莫里斯论冲突法》,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第1版,第918页。]另一方面,不在“属人法”国境内的动产遗产,可能与“属人法”国无实际联系或联系甚少,适用属人法很牵强,甚至会损害其所在地国家的利益。

  基于上述种种,区别制处于衰退中,遗产继承的法律适用日益向同一制发展。

  因此,同一制和区别制的利弊不能一概而论。客观地说,两种法律适用制度各有利弊。如果把民事关系简单做一划分的话,不外乎分为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而继承恰恰位于这二者交错的领域,继承制度具有财产法和身份法的双重性质,强调继承为财产性质的国家和地区,在国际继承领域多采用区别制;而同一制被强调继承为身份性质的国家和地区所推崇。

  2、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

  (1)适用遗产所在地法

  13世纪,西欧国家处于封建社会时期,当时,一些城市或国家实施严格的属地主义原则,“物权依物之所在地法”成为其法律的基本原则,“继承依遗产所在地法”就是依据这个原则衍生而来的。该原则是中世纪末期由法国和意大利的法学家提出的。他们认为,继承的主要问题是财产,继承权属于物权的范围,继承人范围、遗产分配、遗产转移的方式等问题,都与遗产所在地的社会状况有密切联系。因此,处理遗产关系问题,应根据遗产所在地的法律解决。[林欣、琼英:《国际私法理论诸问题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206页。]

  在经济欠发达时期,各国之间交往不甚密切,由于遗产所在地比较单一和集中,它往往同时也是被继承人的住所地和国籍所在地,这样法律的执行和适用都不存在多大的困难。伴随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各国之间的联系加强,流动性与变动性越来越大。在涉外继承方面,被继承人在国外死亡以后,其留下的财产包括动产与不动产,且都不局限于国内,而是分散在几个地方或不同的国家。如果涉外继承关系继续采用“适用遗产所在地法”,不仅不符合国际间经济联系的需要,而且也给涉外继承关系的法律适用问题,即准据法的确定问题带来诸多不便。因此,“继承依遗产所在地法”这一冲突规范目前除拉丁美洲有些国家(如乌拉圭、巴拉圭)采用外,其他国家都不采用了。[浦伟良:《我国参加<遗嘱处分方式准据法公约>之探析》,《社会科学》,1998年第2期。]

  (2)适用被继承人本国法

  适用被继承人本国法,它的立法原则可追溯到罗马法,其理论核心是国家的属人主权。孟西尼提出属人法理论,并使属人法主义真正得到广泛传播。孟西尼认为,国际法理论的基础不是国家而是民族和国籍。统治者最关心的是他的国民,在制定法律时优先考虑国民的习惯和需要,因此国民也更容易接受本国法律。一国采用本国法主义主要具有以下目的:第一,加强对本国国民的控制,较多向外移民的国家可以以国籍作为连结点来加强对本国国民在法律上的控制;第二,加强法律的稳定性,因为改变国籍往往要通过特殊的手续,当事人改变国籍往往比改变住所要困难许多,因此相比较而言本国法更加具有固定性和确定性;第三,彰显国家主权,采用国籍主义能够体现国家对其国民的属人主权。

  目前世界上有日本、波兰、奥地利、意大利、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瑞典、希腊、埃及等国采用“适用被继承人本国法”原则。例如日本《法例》第25条规定:“继承依继承人本国法。”;根据奥地利《国际私法法规》第28条规定:“死亡继承依死者死亡时的本国法。”;波兰《国际私法典》第35条规定:“继承权应受死者死亡时的本国法律管辖”等。

  但是适用被继承人本国法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在全球化迅速发展的今天,世界各国的交往逐渐频繁,在继承领域,我们经常遇到的涉外案件往往是一国国民多年定居在国外,并在定居国留有遗产,其本人及其亲属早已熟悉定居国的法律。这种情况下如果仍然适用被继承人的本国法,显然这一法律已与具体的继承案件脱离了实质性的联系,失去了这一适用原则本来所具有的意义,不再是所应适用的合适的法律。

  (3)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

  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是根据被继承人死亡时的居住国法律处理其遗产继承关系,其核心是属地主权。该原则不仅被英美等普通法系国家采用,而且还被法国、瑞士、挪威、丹麦等大陆法系国家采用。

  许多国家尤其是普通法系国家的国际私法立法采取属地主义原则主要是基于各国的政治、经济、历史状况等,这些国家通常会考虑以下几方面的因素:第一,住所地与当事人具有更为密切的联系,当今跨国人口的频繁流动,国籍与当事人之间缺少实质上的联系,体现的往往是国民与其所属国家在政治上的隶属关系,而住所则体现了与当事人生活较为密切的联系;第二,接受移民的国家以被继承人住所地法为继承关系的准据法,来加强对本国领域内活动居民的控制,扩大本国法的适用范围;第三,使用住所作为连结点能够有效避免因适用多国家法律而产生的冲突。普通法系国家对住所的要求比较严格,既要求客观上有居住的事实,又要求主观上有定居的意思。[Dicey.ConflictofLaws[M].1932,p66.]这就使得准确判断一个人的法律意义上的住所变得异常复杂。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很多国家引入了惯常居所地这一新的连结点来协调矛盾和冲突,通过对住所的灵活解释来判断被继承人的住所地,以此来扩大本国法的适用或是保护当事人的利益,使得这一传统法律适用原则能够得到有效运用。

  二、涉外法定继承领域法律冲突的具体表现

  (一)国家间关于法定继承的法律冲突

  法定继承,是指继承人的范围、顺序和继承份额均由法律规定的继承方式,而由于受到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以及历史文化宗教信仰诸多因素的影响,各国法律对这些问题的规定是不同的,这些不同的规定是涉外法定继承关系法律沖突产生的前提。[吕岩峰:《吕岩峰论国际法》,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第57页。 ]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对于法定继承人的范围

  继承制度是一种私有财产权利转移制度,作为法定继承人必须与被继承人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婚姻关系或姻亲关系。许多西方国家的继承法都是根据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原则制定的,为了使被继承人的财产不会因其死亡而流失和分散,并保持财产和资本的集中,对继承人的范围作了广泛的规定。[单海鹰:《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问题研究》,《哈尔滨学院学报》,2004年第7期,第68页。]

  例如,《德国民法典》规定继承人的范围包括:配偶、被继承人的直系卑血亲、父母及其直系卑血亲、祖父母及其直系卑血亲、曾祖父母及其直系卑血亲、高祖父母及其直系尊血亲和直系卑血亲;意大利法律规定十等亲以内有继承权;《法国民法典》规定,十二等亲以内的亲属有继承权;[赵秀文:《国际私法学原理与案例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373-374页。]相反,中国和东欧国家对继承人范围的规定相对狭窄,《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532条规定法定继承人的范围是:“死者的子女(包括养子女)、配偶、父母(养父母)以及死者亡故后出生的他的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单海鹰:《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问题研究》,《哈尔滨学院学报》,2004年第7期,第68页。]在我国《继承法》中,继承人范围主要是由婚姻、血缘以及抚养关系决定,把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及其他对死者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人规定在继承人范围之内。

  各国关于继承人范围的不同规定,还表现在一国法律是否承认与被继承人有拟制血亲关系、婚姻关系、姻亲关系的亲属有继承权方面,具体说来就是被继承人的配偶、养子女、非婚生子女、兄弟姐妹等是否有继承权。[齐湘泉:《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婚姻、家庭、继承论》,法律出版社,2005年第1版,第196页。]首先,对于被继承人配偶的继承权,中国、德国、英国、俄罗斯都规定配偶有继承权,而且是主要继承人;在法国,配偶的继承权受到一定限制,根据《法国民法典》:只有在死者未遗有按其亲等为继承的血亲,亦未遗有非婚生子女时,遗产才归属于未离婚而尚生存的配偶继承。其次,对于养子女的继承权,中国、捷克等国家均规定养子女享有继承权;法国只承认养子女对其养亲的遗产有继承权,而对其他亲属的遗产没有继承权;而西班牙规定养子女不可以作为继承人。接着,对于非婚生子女的继承权,一些国家予以承认,而另一些国家则加以限制。《法国民法典》规定:非婚生子女不得作为继承人,法律仅对于经合法认领的非婚生子女,授予其承受死亡父母遗产的权利,而非婚生子女的权利为婚生子女应继承份额的三分之一。最后,关于兄弟姐妹之间的遗产继承权,除西班牙等少数国家规定兄弟姐妹没有继承权外,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是承认的。

  2、对于继承的顺序

  各国对于继承人顺序规定的不同之处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继承顺序的多少;其二是对同一继承顺序的继承人规定的不同,“继承的顺序是指法定继承人继承遗产的先后次序。主要根据继承人与被继承人血缘关系的远近来规定继承顺序的先后。”[齐湘泉:《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婚姻、家庭、继承论》,法律出版社,2005年第1版,第197页。]

  在美国,尚存配偶是继承人的首位,如果没有配偶,则继承顺序是:直系血亲卑亲属、直系血亲尊亲属、旁系血亲(四等亲以内),其次是孩子和父母。[浦伟良:《涉外继承法律适用刍议》,《福建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9年第1期,第79页。]。《法国民法典》第731条规定了四个继承顺序:(1)子女及其直系卑亲属;(2)直系尊亲属;(3)旁系血亲(延伸至12亲等)、配偶。配偶只在死者未遗有继承权的直系血亲或者只有兄弟姐妹以外的旁系血亲时,才有继承权。[崔峰:《国际私法原理与案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89页。]日本民法也规定了四个继承顺序:子女、直系尊血亲(优先考虑亲等近者)、兄弟姐妹、兄弟姐妹的直系卑血亲,配偶恒为继承人,可以和任何顺序的继承人一起继承遗产。[李双元、欧福永、熊之才:《国际私法教学参考资料选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我国《继承法》规定了两个继承顺序:第一顺序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3、对于应继份额

  应继份额是指同一继承顺序的共同继承人在继承被继承人遗产时应继承的份额,继承份额的多少决定了实际继承财产的多少。一般而言,在同一继承顺序中,通常会有两个以上的继承人,为避免各继承人在继承遗产时发生争执,许多国家都在法律中加以规定,一般以亲等远近作为标准确定分配的份额,但其具体规定却大不相同。

  尽管大多数国家的法律均规定,继承人按相同顺序继承的份额一般应相等,但是关于配偶的继承份额的规定却大不相同。例如,配偶同直系卑亲属共同继承时的应继份额,德国规定为四分之一,日本为三分之一,在以色列则高达六分之五。[浦伟良:《涉外继承法律适用刍议》,《福建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9年第1期,第16页。]以日本为例,《日本民法典》按遗产的固定比例,对继承人应继承的份额做了如下规定:(1)直系卑亲属及配偶是继承人时,直系卑亲属应继承遗产的2/3,配偶的份额为遗产的1/3;(2)直系尊亲属及配偶是继承人时,配偶与直系尊亲属应各继承遗产的1/2;(3)配偶及兄弟姐妹是继承人时,配偶的份额为遗产的2/3,兄弟姐妹为1/3;……。[单海鹰:《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问题研究》,《哈尔滨学院学报》,2004年第7期,第69页。]有些国家如法国则采用平均分配的原则规定遗产继承份额。在涉外继承关系中,由于适用法律不同,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会产生深刻的影响,有时甚至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4、遗产的管理

  英美等普通法系国家的法律规定,继承人不能直接获得遗产,如果死者留有遗嘱,并在遗嘱中指定了遗嘱执行人,遗产将移交给遗嘱执行人进行管理。[向在胜:《大陆法系国家涉外继承法律适用比较研究》,《武汉大学学报》,2007年第6期,第814页。]如果死者没有遗嘱,或者在遗嘱中未指定执行人,就由法院任命遗产管理人来管理遗产。但是,在欧洲的大陆法系国家中,除非被继承人在遗嘱中指定了遗嘱执行人,否则一般来说,法院不再任命遗产管理人,而由继承人直接获得遗产。[单海鹰:《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问题研究》,《哈尔滨学院学报》,2004年第7期,第68页。]

  各国关于继承方面的法律规定,除了上述几个方面的不同外,在代位继承、继承权的丧失、放弃和恢复等问题上也不尽相同,导致在涉外继承中法律冲突的经常发生,需要解决涉外法定继承的准据法问题。

  (二)我国与港澳台地区关于法定继承的法律冲突

  1、对法定继承人范围的规定不同

  大陆法定继承人范围包括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香港在上述人员中除外祖父母外,其余均为法定继承人,同时还增加了伯、叔、姑、舅、姨、甥、侄,其法定继承人范围远宽于内地的规定;澳门法定继承人的范围更广,除大陆规定的法定继承人外,还包括兄弟姐妹的卑亲属,旁系至第四等血亲;台湾地区法定继承人的范围与大陆基本相同,不同之处在于台湾法律不承认继子女、继父母、继兄弟姐妹的继承权,无论他们是否形成抚养或扶养关系。除上述差异外,大陆继承法还规定,如果丧偶的儿媳或女婿对公婆或岳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则为法定继承人,这是大陆继承法的特殊规定,在香港、澳门、台湾均没有被列为法定继承人。

  2、对继承顺序的规定不同

  大陆继承法将法定继承分为两个顺序,第一顺序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同时还规定,丧偶的儿媳或女婿对公婆或岳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为第一顺序继承人。香港法律没有规定继承顺序,而是依继承人与无遗嘱死亡人之间的婚姻、血亲的远近,经济和生活上的依附程度,来确定继承遗产的顺序。澳门将法定继承分为五个顺序:第一顺序为配偶及直系血亲卑亲属;第二顺序为配偶及直系血亲尊亲属;第三顺序为与死者有事实婚姻关系之人;第四顺序为兄弟姐妹及直系血亲卑亲属;第五顺序为四亲等内之其他旁系血亲。台湾地区法律规定继承顺序分为血亲继承和配偶继承两种情况。

  3、对继承份额的规定不同

  我国大陆对于继承人的继承份额没有规定具体界限和比例,而是按权利义务相一致、男女平等、赡老扶幼、和睦团结的原则,确定同一顺序继承人之间的遗产分配。

  香港对法定继承人应得的份额规定非常具体,当无遗嘱者死亡时,若只遗下配偶而无其他亲属,其遗产全部由配偶继承;若只遗下配偶和子女,则应先从遗产中拨出5万元,并连同自死亡之日起到遗产分割时止,按5%计算的年息归在世配偶,余下的遗产,配偶享有1/2,其余1/2由子女推分;若无遗嘱死亡者去世时没遗下子女,而有在世的父母亲或兄弟姐妹,或兄弟姐妹的子女时,则应先从无遗嘱死亡者的财产中拨出20万,连同自死亡之日起到遗产分割时止,按5%计算的利息一并归在世配偶,余下的遗产,在世配偶可继承1/2,其余1/2由在世的父母双方平均分享;若父母亲均死亡,该一半财产可由无遗嘱死亡者的兄弟姐妹或侄甥等继承;没有配偶的,由子女、父母等继承人按血亲远近来继承。

  澳门民法典规定,若被继承人仅遗有配偶,没有其它血亲,其遗产由配偶全额继承;若被继承人遗有配偶和卑亲属时,其配偶和卑亲属应根据人数平等继承,但配偶的遗产不得少于遗产总额的1/4;若被继承人没有卑亲属,可由其配偶和尊亲属继承遗产,其中配偶应占遗产总额的2/3;没有配偶的,由其他继承人按继承顺序平分。

  台湾法律规定:当被继承人的配偶与直系血亲卑亲属同为继承人时,其继承份额与其他继承人相同;配偶与被继承人父母或其兄弟姐妹同为继承人时,其应继份额为遗产的1/2;配偶与被继承人之祖父母同为继承人时,其应继份额为遗产的2/3;如果没有其他继承人,其应继份额为遗产的全部。

  4、关于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的冲突

  我国各法域对涉外法定继承准据法的确定采取不同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31条规定:“法定继承,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但不动产法定继承,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由此可见,中国大陆地区在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方面采取的是区分割制,将遗产区分为动产与不动产,分别确定继承的准据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继承法主要由单行成文法规组成,对于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采用区别制,将财产分为动产和不动产两大类。其《国际私法》规定: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死者遗产的继承,他的动产按永久居住地的法律分配,而不动产则按财产所在地的法律继承。即对于动产的继承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不动产的继承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该规定与大陆的规定一致。

  澳门特别行政区对于法定继承采用的是同一制,《澳门特别行政区民法典》第59条规定:“继承受被继承人死亡时之属人法所规范;该法亦为确定遗产管理人及遗嘱执行人权力之准据法。”也就是说,无论遗产是动产还是不动产,继承关系作为一个整体同一适用被继承人经常居住地的法律。

  台湾地区对于涉外法定继承兼采两种制度,立法总体上倾向同一制,但在调整与大陆间继承关系另有规定。其《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第58条规定:“继承依被继承人死亡时的本国法。”台湾地区对于遗产不区分动产或不动产,同一适用被继承人所属国法。但是依据台湾“港澳关系条例”的有关规定,在调整港澳台之间的区际继承关系时,若台湾当事人为继承人,只能继承其在台湾的遗产。“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又规定:若被继承人为大陆地区人民,依法继承台湾地区的遗产,应适用台湾地区的相关规定。[郭树理、郑德成:《我国区际继承的法律适用问题》,《政法论丛》,2001年第4期,第33页。]

  三、我国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原则分析及建议

  (一)我国关于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的规定

  在涉外法定继承方面,我国法律所采用的是区别制原则,即将被继承人的所有的遗产区分动产和不动产,分别适用不同的准据法。对于涉外继承我国在1985年10月1日施行的《中国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以下简称《继承法》)及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民法通则》)中有着明确的规定。

  根据我国《继承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国公民继承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遗产或者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外国人的遗产,动产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外国人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遗产或者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中国公民的遗产,动产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外国订有条约、协定的,按照条约、协定办理。”这是我国首次在国内以立法的形式正式规定涉外继承的法律适用原则。

  《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遗产的法定继承,动产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这个条文同《继承法》第三十六条相比,相同点是对涉外继承的法律适用都采用区别制,不同点是对于动产继承所采用的住所地这一连结点,《民法通则》进一步明确为被继承人死亡时的住所地。其次,《民法通则》适用于任何含有涉外因素的法定继承关系,不同于《继承法》第36条明确限定了其适用于4种情况的涉外继承。[陆省裕:《论我国立法中关于涉外继承的法律适用原则》,《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3年第3期。]《民法通则》使得涉外法定继承的准据法的确定更加明确、严谨。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私法示范法》第141条规定:“遗产的法定继承,动产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的住所地法或者惯常居所地法,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示范法》基本上延续《民法通则》第149条的规定,只是在动产继承的法律适用上增加了一个连结点“惯常居所地”,这也是属人法连结点的一个发展趋势。

  值得提及的一点是,在适用准据法的使用顺序上,《继承法》和《民法通则》中均有规定:如果签订条约、协定的,依照条约、协定办理,如果两者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处理继承问题的条约、协定,则按照我国继承法规定的冲突原则处理。

  2010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这一法律的通过,标志着我国涉外民事法律正趋于完善,对我国处理涉外民事关系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二)对我国涉外法定继承的建议

  1、引入最密切联系原则

  最密切联系原则,[殷湘洋:《我国涉外法定继承准据法的确定》,《新学术》,2007年第5期。]是一种法律选择的方法,在当代国际私法中享有重要地位。它要求在处理某一涉外民事法律关系或案件时,不按原来单一、机械的连结因素决定应适用的法律,而应该综合分析与该涉外民事法律关系相关的各种因素,从中找出最本质的联系,应以此为标志去适用法律。[韩德培主编:《国际私法》,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1版,第200页。 ]

  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动产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的法律,这相较于《继承法》第36条做出了较明确的规定,使受案法院在审理案件时能够清楚地找到准据法。但是,这条规定忽略了最密切联系原则,因为死者死亡时的住所地,不一定是与死者有最密切关系的场所。在当今的社会中,各种涉外现象都可能发生,例如有这样一个案例,中国公民张某去日本留学,并在日本取得住所。后一次偶然,不幸在日本遇车祸身亡,张某未留遗嘱。遗产包括在日本的两处房产和若干存款,以及在中国境内的银行存款若干。张某系张家独子,于是张某父母作为张某的继承人在中国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继承张某在日本的房产、存款以及在中国的银行存款。[关于该案例的具体分析可以参见王哲:《涉外法定继承若干法律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硕士论文,2007年,第35-36页。]如果按照我国继承法的规定,将其动产的继承适用死亡时住所地法即日本法,不动产的继承适用不动产所在地的法律,也是日本法。但是日本在遗产继承方面是高税收的,这并不利于对当事人利益的保护。此时,如果按照最密切联系原则,考虑到该案件与张某国籍国有较为密切的联系,法院就可以选择适用死者的属人法,使得案件得到圆满的处理,当事人的正当利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护。

  笔者认为,由于我国是一个多法域的国家,从该客观事实出发,我国应顺应国际私法中涉外继承的立法发展趋势,引入最密切联系原则,在充分发挥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基础上,确定与被继承人的遗产有最密切联系的因素,予以使用准据法。[赵相林:《国际私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340页。]同时,为防止自由裁量权的滥用,可以对确定“最密切联系”国家应该考虑的因素加以限定,如:被继承人的国籍国、住所地国、财产所在地国、对当事人利益有效保护国等,应当充分考虑被继承人的意志与正当利益期望,同时注重对继承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公平正义。

  2、承认反致制度

  涉外继承的法律规定中不可避免的会遇到反致的情况,世界各国对于反致的态度都不一致,有的承认和接受反致,有的则拒绝和否定。对于反致问题我国在《继承法》和《民法通则》中均未做出明文规定。结合我国处理涉外法定继承案件的经验以及国际私法的发展趋势来看,如果涉外继承的法律关系在法律适用时,动产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的住所地法,而住所地国承认和接受反致制度,又将法律适用指向我国的国内法,如果不接受反致的话,那么就要适用住所地国的法律,这样就减少了我国国内法的适用范围,同时也有可能损害到我国人民的利益。

  因此,为顺应冲突法理论不断发展的趋势,在涉外继承案件的处理上,我国可采用反致制度来增加法律选择的灵活性,因为当一个国家的法院应根据其冲突规范适用外国法时,至少有三种选择来考虑该外国的冲突规范,即根据该外国的冲突规范适用其本国的实体法或法院地法或指向第三国法。这样将扩大法律选择的范围,有助于比较出哪个国家的法律与案件有最密切的联系,为保证合理解决国际民事纠纷创造了条件。相反,如果我们根据本国冲突规范去机械地选择适用外国实体法,那么除了出现所选择的法律与本案关系不大的情况之外,还可能造成武断的适用本不应该使用外国法的情况,这显然违背外国立法者的意愿,并且对当事人也是不公平的。

  3、加强国际司法协助

  在解决涉外法定继承中的法律冲突时,加强国际间的司法协助,以切实保护各国或各地区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可以说是解决法律冲突中事后救济的最佳途径。

  “相互承认对方的法律冲突规范及对其做出的判决予以有条件的承认和执行,这属于司法协助范畴。而司法协助可分为国际司法协助和区际司法协助,”[韩德培主编:《国际私法问题专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1版,第122页。]这两种情况在我国都可以产生。有学者认为,对遗产不区分动产或不动产,统一适用法律的判决得不到相关国家的承认和执行,并非由同一制本身造成的,并主张对解决判决被拒绝执行的问题,不应过分依赖对区别制的采用,而应确立不动产继承案件由不动产所在地管辖的原则。[王克玉:《国际遗产继承中的同一制和区别制辨析及对我国的立法启示》,《吉林师范大学学报》,2005年第4期,第49页。]没有适用适当的准据法这一理由目前仍然是涉外继承案件判决书得到承认和执行的一大阻碍,一些国家因此拒绝实施国际民事司法协助。在我国与有关国家签订的司法协助协定中规定,在不动产的继承、分割、确权和转移方面,不动产所在地的法律基于本国的重大利益,有可能做出限制性规定,如果外国法院的判决适用了被继承人的属人法而忽略了不动产所在地国家的利益,自然会得不到该国的承认和执行。因此我们可以说,判决得不到承认和执行的原因不是法律适用问题而是管辖不当。因为,不动产是一个国家和地区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基,不动产所在国以法律选择及适用不当为借口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判决,其实质是对公共利益的保护。

  “国际私法的功能,主要是实现其本国的对外政策目标,维护其本国及其当事人在对外交往中的权益。”[吕岩峰:《吕岩峰论国际法》,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第132页。]在一个国际继承案件中,与其让一个国际继承案件归属不动产所在的各地法院分别管辖,不如让同一个法院分别适用不同的法律来审理更能实现诉讼的效率和公正。所以,笔者认为,在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冲突中,相互承认对方的法律冲突规范及对其做出的判决予以有条件的承认和执行,以切实保护各国或各地区人民在涉外法定继承中的根本利益,这可以说是解决涉外继承法律冲突中事后救济的最好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