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案例实践-类比分析中国现当代小说中的女性形象

论文案例实践-类比分析中国现当代小说中的女性形象

2021-04-16 13:26:11

  中国现当代是一个思想爆发的年代,在这个时间段涌现出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女性作家层出不穷,也出现了很多与传统形象大相径庭的女性角色,更是有许多女性作为主角、主要描写女性生活的作品涌现。而现今女性仍旧处于社会中的劣势地位,许多性别不平等的现象都充斥着我们的生活。本文将类比分析现当代小说中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和刻画,探讨在现当代的时代背景下的女性形象,并反思问题根源,关注女性在时代的发展。本论文共分为三章,第一章为研究缘起,概述了中国自古代起的女性典型形象;第二章通过分别分析现当代的男性作家和女性作家笔下不同的女性形象,来得到一个较为完整的现当代女性形象;最后第三章将前文进行总结,分析了造成现当代女性形象的根源。

  中国的现当代小说史按时间划分从1919年至今,这段时间内中国经历了五四运动、社会主义中国成立、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大事件,是社会动荡、社会成分变化的年代。这样的年代会催生出一系列思想的产生和变化,各种思潮涌现,产生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而现代化的发展推动了社会生活的发展,也推动了科学化的学术知识、自由化与民主化的思想领域和人性化的文化。

  在最初的原始社会中短暂的经历过母系社会后转变为父系社会,女性便至今仍处于附庸地位。女性由于身体构造原因,生产能力较低于男性,再加之封建社会对女性的束缚和压制,中国自古时期对于女性的教育是并不平等的,古时候平民百姓家的女子并无学习读书的机会,只有名门之后和青楼女子能接受到文学教育,能流传至今的女性作家创作的作品可谓是凤毛麟角。名门之后如李清照,现留有49首词,其中著名的几篇《声声慢》、《如梦令》等均编入义务教育课本中。青楼女子如柳如是,虽是妓女出身,然有强烈的家国情怀和政治抱负,作品也留有诗集和书画。自近代起,鸦片战争后,侵略的西方列强在中国获得了教育权利,这才开始在中国兴办新式教育,女性有了受教育的权利,女性作家才由此广泛出现。

  女性在古代的文学作品中的形象也大致如此。闺怨诗,情词等等,甚至还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样的形象。到了近代,虽然社会有所发展,但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却依旧没什么变化,“早起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以说是对那个时代女性的整体写照了。

  中国女性教育严格来讲应该是兴起于晚清戊戌变法时期,教会女校、国人自办女校、男女同校的兴办,女性逐渐从纲常伦理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女性的教育也不止局限于家世背景中,女性拥有了全新的形象。本文将对现当代时期的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进行研究,来体味女性在当今社会中的真实变化。

  第二章现当代著名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现当代涌现了一批优秀作家,为人熟知的有赵树理、茅盾等。这些作家大多数都是平民作家,他们了解中国最底层社会的真实状况,也同情和关注社会底层贫民,他们的文学大多都围绕中国社会边缘知识分子与社会底层贫民以及下层妓女、乞丐、流浪者、拾荒者的生存状态与悲怆经历来进行创作,产生了许多中国当代文学的代表作。

  第一节妓女文学

  在中国,从古代起,文学作品中就不乏妓女形象。中国古典诗歌戏曲中经典的妓女形象,大多是年轻貌美、才高多情的形象,作品也大多描绘妓女与心仪男人的爱恋与奉献,不是为了换取个人的欢乐,而是真情实感的追求自己的幸福。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到了现代文学阶段,新文学更加注重人性的解放,作家们的目光也开始注重社会中被压迫和忽略的群体,以妓女为题材的文学大多都批判社会的黑暗与腐朽,或表现人性的本真。如沈从文的《柏子》中的女主人公,虽然为了生存只能出卖自己的肉体,却依然向往着美好的爱情,与同为社会底层人士的柏子惺惺相惜;如老舍的《月牙儿》中的一对母女,被逼不得已做了妓女,有过抗争也有过颓废,最后还是被现实的黑暗吞没了。她们像拍摄着肮脏的底层社会的摄影机,向我们展示着底层人民生活的艰难与社会的黑暗。

  西方的著名文学作品中也不乏“妓女”的形象,这些妓女们的形象也大不相同,如莫泊桑的《羊脂球》中的主人公羊脂球,她善良高洁,自尊爱国,忠诚于波拿巴主义,向往着法兰西共和国,拥有着热切的希望;如小仲马的《茶花女》中的主人公玛格丽特,她美丽善良,典雅端庄,尽管生活在尘俗当中,但仍然保持着一颗纯洁的心和独立的人格,向往着真实的生活和爱情;如左拉的《娜娜》中的主人公娜娜,荒淫无度,纵情挥霍,疯狂的追求性欲,短暂的一生充满着贫困、堕落与麻木;如雨果的《悲惨世界》中的芳汀,单纯善良,饱受苦难,本有一段美好的青春,却因种种欺骗而经历了坎坷最后沦为了妓女。她们像照向人类的一面镜子,既反映人性的美好,也投影着人性的丑恶。

  在当今的社会,“妓女”的定义早就发生了变化,妓女成为了金钱和欢愉出卖身体的“下流人”,“妓女”这个词也和肮脏、龌龊挂了钩,当人们谈起妓女时,无不嗤之以鼻。而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中却并不像现今社会中将“妓女”定性为贬义词,而是赋予了他们与常人同样的感情与追求,或是通过妓女这一社会边缘群体来反映制度的黑暗和剖析人性的本质,正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背景下,最真实的社会现象才得以凸显,因此,妓女形象对于研究作家对社会底层女性的批判意识具有重要意义。

  第二节现当代著名男性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

  男性作家或许相比于女性作家,对于女性的内心世界的参透没有那么深刻,但男性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也体现了在男权社会中女性的价值与地位。将男性作家与女性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相整合,能得到那个时代背景下更为完整和立体的女性形象。

  (一)路遥

  路遥是当代著名作家,他作品中的人物比较完美和理想化,包括人物的理想追求、人生价值和道德价值,如他的作品《平凡的世界》,以中国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十年间为背景,描绘了当时的社会中各个阶层人士的复杂的矛盾与纠纷,展现了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书中有各个阶层、各式各样鲜明而独特的的女性形象出现,生活在城市的农民的女儿田润叶,受到先进开放的文明的影响,敢于追求自己的情感,对喜欢的男人表达自己的感情;有从小在城市中长大的田晓霞,虽家庭条件优渥但从没有娇贵小姐的样子,朴实坚强,有着正确的价值观,并敢于为自己的志向而努力奋斗;有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吃苦耐劳的贺秀莲,嫁给丈夫后变成为了他的贤内助,扶持着丈夫一步步获得成功。几位女性角色虽阶级与定位有差别,但都有着理想追求,虽为我们展示了人性的美,但过于单一和刻意,失去了对现实的批判。

  (二)赵树理

  赵树理是现代著名小说家,他的著名短篇小说《小二黑结婚》中描写了两位人物色彩鲜明而相互对立的女性形象,一个是作为新生的进步力量的小芹,她拒绝家里给安排好的婚姻,反对封建迷信,追求自由恋爱,面对旧阶级的势力压迫,她敢于斗争,树立新的思想道德,最后获得了党和民主政府的支持,如愿以偿的与心爱的人结婚,获得了斗争的胜利。书中的反面人物三仙姑,也就是小芹的母亲,深受封建思想的毒害,思想落后而迷信,性格自私软弱,用迷信装神弄鬼糊弄人骗取钱财,穿着也不合时宜,体现出了一种变态的心理。作品中对三仙姑穿着打扮的有嘲讽的深意,也是对女性存在着贬低意味。赵树理在这部作品中描绘了新政权下农村中的两个典型的女性形象,产生了强烈的对比和反差。

  (三)孙犁

  孙犁是当代小说家、散文家,他的作品风格秀雅隽永,短篇小说《荷花淀》是“荷花淀派”的代表作品,取景于白洋淀一隅,描绘了农村水乡的人性之美。作品中的女主人公水生嫂,承担着家中大部分的劳作,侍奉公婆,关心丈夫,养育孩子,有着中国妇女勤劳善良、贤惠体贴的传统美德;丈夫说要参军,她虽然不舍不愿,但终究是答应了,又牢牢遵守着丈夫的叮嘱,答应他被敌人捉住就要拼命,又有着抗日根据地妇女深明大义、勇敢忠贞的进步思想。作者通过对白洋淀的妇女的淳朴善良的描写,展示了纯美的人性和高尚的品格,歌颂高尚的精神,让人感受到善良与美好。作者认为“女人比男人更乐观,而人生的悲欢离合,总是与她们有关,所以常常以崇拜的心情写到她们”,用女性来表达一种乐观向上的感情与心态,赞扬人民和乡土。

  (四)贾平凹

  贾平凹是当代著名作家,他的长篇小说《废都》,以历史悠久的古都西安的当代生活为创作背景,讲述了四位艺术作家的起居生活,展现了西安的“废都”景观。作品中有很多典型的女性角色,这些女性角色围绕着男主人公庄之蝶,展现了色彩鲜明的性格与特点。庄之蝶的妻子牛月清,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妇女的形象,她将一个贤妻良母式的“庄夫人”当做自己终身努力的目标,遵守着封建社会的妇女伦理道德守则。她认为无法生育儿女是自己的错;虽痛恨与庄之蝶有着婚外关系的唐宛儿,但却不敢直接与唐宛儿对峙;她将自己与家庭捆绑,低声下气的遵守着所谓的“夫妻名分”,失去了独立的人格,不懂得把握自己的命运。唐宛儿是与庄之蝶有染的女人之一,庄之蝶并不是她心目中让她满意的形象,但因为庄之蝶的名气可以满足她的虚荣心而同她交往。唐宛儿看似是一个有着新思想的女性,但她对旧时代对女性的束缚的突破只体现在不断地更换男人上,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新女性”,而是依旧用男人来体现女性的价值。阿灿是另一个拜倒于庄之蝶的名气的女性角色,她不满于平凡的丈夫和平淡的生活,将自己自信心的重塑依托在庄之蝶对她的追求上,她相对于依附家庭而生存的女性更为独立,但却从与男人的性生活中寻找自信心,难免过于可悲。柳明是来自乡下的一个保姆,她做的任何事都是有利可图,最终做上了市长儿媳妇,依托男人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失去了道德和信条,完全没有一个女性的独立与尊严。慧明虽体会了男人的“水性杨花”的“本质”,不依附与男人,也懂得在生活中为自己争取权利和利益,看似独立实则不然,她的独立只是对于性与爱情的独立,而不是真正的立于社会中的独立人格,在她身上也并没有体现真正的女性独立意识。《废都》中的如此之多的女性角色,都有着不同的独立程度,但却没有一个女性拥有真正独立的人格与意识,精神也始终漂浮在城市里,没有正确的信仰与归宿,虽体现了作者对社会中的女性群体的批判意识,但对女性形象的塑造过于感性,可以见得作者的写作视角不免狭隘。

  第三节现当代著名女性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

  女性作家是理所当然更能剖析女性角色的人物内心的,古代虽也有男词人写闺怨诗,但终究不及女词人的感情剖析更加深刻,表达更加到位。与作家笔下虚构出的人物相比,女性作家们则是反应当时女性群体更真实的人物,研究女性作家,对研究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同样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张爱玲

  说到现代女作家就不得不提到张爱玲。相比于其他女性作家,张爱玲有着更为鲜明的女性主义特征。在20世纪40年代,文人们也专注于抗日救国上时,张爱玲脱离了主流,将目光投向了女性的爱情、婚姻与家庭,关注女性的处境与立场,开始专注于刻画女性的真实形象,从女性角度出发,深入女性的精神世界,怀着对女性悲惨处境的同情,通过对女性悲惨命运的描写,揭露了男权社会和封建传统对女性的摧残,也批判了女性的人格弱点。

  与同期的其他女性文学作品不同,张爱玲并不只是通过女性来单一的批判男权社会,而是深刻剖析女性自身的人格特点与思维方式。张爱玲的作品中的女性角色往往都是围绕着婚姻与爱情进行着选择与挣扎,如《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围绕同一个男人佟振保的王娇蕊与孟烟鹂,即便在婚姻与爱情中做了争取和退让,但最后都落得俗套的境界,并没有对当时社会的束缚做出突破。红玫瑰王娇蕊性格强烈,外貌也如红玫瑰一般性感美丽,她婚内出轨佟振保并对他付出了真感情,想要离婚后和佟振保在一起却遭到了拒绝,本有着强烈的个性而最终还是迷失了自我,变成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白玫瑰孟烟鹂有着传统女人的形象,是男权社会下的理想女性形象,她像白玫瑰一样淡雅沉静,因不能满足佟振保的性追求而一退再退却没有得到自己内心的需求,最后出轨了一个卑贱的裁缝,她没有自我意识,也不追求自由的灵魂,像白玫瑰一样苍凉,寡淡。再如《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为了追求心慕之人,毅然决然的跨越城市,本为了争取婚姻,却只落得情妇的下场,最终又嫁给了别的男人。白流苏表面上是勇敢的追求爱情,但实际上不过是求得能安稳依靠的男人,将男人作为经济的来源,依附于婚姻和家庭罢了。张爱玲文中的女性形象,虽都有着不同的来历,但最终都走向了同一种结局,就是臣服于男权社会下对女性的压迫。她们没有清醒的认知和独立的人格,就无法突破时代与社会的束缚。

  张爱玲笔下的爱情,是现实而悲凉的,她揭示了女人对男人所谓的爱情不过是经济上的依赖,女性如果无法做到经济独立,就无法真正的走出男人的笼罩,只有独立才能自由的追求爱情与幸福。张爱玲深刻的批判了女性内心的阴暗面,因此对女性的描写独到而理性,开辟了女性批判的新角度,为人们展示了更加完整而立体的女性内心世界。

  (二)铁凝

  铁凝是当代著名的女性作家,她的作品中对于人物心理的刻画,能表现出人物细腻的思想感情。铁凝也是一位非常关注女性问题的作家,她的作品《玫瑰门》描写了几代女性的争斗与抢夺,展示了生活中的罪恶与救赎。《玫瑰门》中的主人公司绮纹本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而一生中都充满着不幸,但她有着过人的胆识与毅力,为了能被社会认同和接受,她做出了许多自我虐待的牺牲,也同时虐待着他人,为了苟且偷生而陷害自己的妹妹,为了成为家庭的掌权者而侵犯了自己的公公,间接的杀害了姑爸,又因嫉妒儿媳和外孙女而不断干涉和破坏她们的生活,司绮纹在自我发掘和寻求坎坷人生的出路中体现了她的畸形心理。司绮纹的儿媳妇宋竹西,果敢坚强,坦率真实,面对司绮纹的挑战,她总是淡定而坚决,有着自己的生活规划与目标,她能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与不爱的丈夫离婚,她的目标坚定,对追求自己的目标也有着坚毅的力量。外孙女苏眉是整个故事的叙述者,她用自己不断成熟的视角展现了整个故事。她年幼就看遍了各种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残忍,是宋竹西和叶龙北给了她生活的勇气和抵抗的力量,健康而顽强的生存了下去。《玫瑰门》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特定的背景下,一群女人的真实的生存状况,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女性遭受着多重的压迫,而每个角色也展示了不同类型的女性,在这样的压迫下是如何应对,及她们的人生状态与归宿。

  (三)其他女性作家

  现当代还有许多女性作家都描绘了独特而鲜明的女性形象,她们的作品都展示了不同的女性视角下的社会,在此列举几位有着独特风格的女性作家,不再做过多赘述。

  冰心是著名的现代作家和诗人,在儿童文学方面也有着出色的作品。她的文学作品大都清澈而温暖,展示了人性的美丽。冰心的小说中的女性形象,大都是善良美丽,大方端庄的完美的、理想化的青年女性,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追求并赢得了女性的尊严,获得了男性的敬重。

  丁玲是现代著名作家与社会活动家,作为一个女革命者,她的作品站在女性的立场上,大胆地揭示了革命名义下,男性对女性的歧视,挑战了革命群体内固有的男性权利秩序。她在作品中从不同角度表现社会反叛情绪和社会批判意识,尤其是表现青年知识女性生活,通过对那个时代的凝重的氛围描写,深入主人公的内心深处,表现出女性独特的性格特征,诠释着解放精神,也表达着对未来的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