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方法介绍-高中生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的关系

论文方法介绍-高中生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的关系

2021-04-20 12:26:14

  生涯适应力是个体在面对生涯任务或生涯转型时,通过主动调整自我不断适应生涯角色的一种心理资源,能很好地解释和评估高中生的生涯发展特点。本研究考察高中生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之间的关系以及一般自我效能感在其中的中介作用,采用生涯适应力量表、父母控制量表以及GSES量表对214名高中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表明:(1)高中生的生涯适应力处于中等水平,生涯控制维度尤其需要提高;(2)高中生父母控制主要表现为行为控制。(3)高中生一般自我效能感处于中等水平,且男生高于女生。(4)高中生的一般自我效能感对生涯适应力有一定的预测能力,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无显著相关,父母控制与一般自我效能感显著相关。

  高中处于人生发展的重要时期,在新高考改革的背景之下,学生在高中阶段就要面临选课、选专业的生涯难题,并会对未来专业、职业产生重大影响。因此高中阶段的生涯规划教育越来越被学校、家庭、社会各方关注。

  生涯适应力是个体在面对生涯任务或生涯转型时,通过主动调整自我不断适应生涯角色的一种心理资源(Savickas&Porfeli,2012),是个体获得长远的职业成功的关键因素,能很好地解释和评估高中生的生涯发展特点。随着心理学界对生涯理论的研究越来越多,生涯适应力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也越来越受重视。父母控制和一般自我效能感常被认为是对青少年生涯适应力构建和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通过对高中生生涯适应力父母控制和一般自我效能感的问卷调查,研究三者之间的关系,为高中生的生涯规划指导工作提供理论和实证依据。

  1.2研究意义

  1.2.1理论意义

  目前国内对生涯适应力的研究对象多为大学生群体,且较为关注人口学变量、人格差异对其的影响,缺乏对生涯适应力影响机制的探究。国内对于父母控制对青少年发展的研究也相对较少。本研究以高中生为研究对象,从自我效能感的角度探究父母控制对生涯适应力的作用机制,丰富了国内生涯适应力的理论,拓展了父母控制的研究,为今后的研究提供参考。

  1.2.2实践意义

  通过探讨父母控制、一般自我效能感与生涯适应力之间的关系,帮助父母探寻适当的、有利于学生生涯发展及心理健康发展的控制手段和控制程度,从而建立良好的亲子家庭关系,更有助于学生成长和发展。此外,该研究将有利于向高中生及其家长科普生涯教育知识,帮助他们认识到高中时期生涯规划的重要意义,为高中生的生涯教育、生涯适应力培养提供一定的理论和实证基础。

  2文献综述

  2.1生涯适应力

  生涯适应力(careeradaptability)是生涯发展领域内重要的概念,最初由Super和Knasel(1981)为研究职业成熟度提出,定义为个体应对未来环境改变的准备能力,强调的是生涯发展过程中人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以及个体主动去适应不断变化的生活环境的能力。Super的生涯适应力理论模型包括计划性、探索、信息、决策、取向五个方面,分类较为复杂且有一定的重合性。

  Savickas(1997)认为生涯适应力是人们能够预测自己职业生涯和生涯角色并解决职业生涯中不确定变化的准备程度,包括计划性、自我与环境的探索和适应性决策三个维度。在后续研究中,研究者将生涯适应力补充修订为生涯关注(careerconcern)、生涯控制(careercontrol)、生涯好奇(careercuriosity)以及生涯自信(careerconfidence)四个维度(Savickas,2005)。不仅如此,研究者在概念上对生涯适应力做了重新界定,将其定义为个体在应对生涯任务或者在面临生涯转型时,通过主动调整自我不断适应其生涯角色的一种心理资源,是个体的自我调节能力,是一种促进职业生涯发展的心理资源(Savickas&Porfeli,2012)。生涯关注指对职业未来的关心程度,有助于个体为未来生涯任务做准备;生涯控制指个体有意识地为未来职业做准备,有助于个体为满足未来生涯要求而自律、负责地塑造自己或周围的环境;生涯好奇指对自身对未来探索意愿,有助于个体对自己和周围进行探索发现;生涯自信指强化自身追求职业理想的信心,有助于个体在探索中能自信地进行人生规划。

  其他学者也提出了各自对生涯适应力的理解,例如Dweck和Molden(2005)认为个体应当具有适应多个职业角色的能力,不断适应变化才能有更好的职业生涯发展;McArdle等人(2007)认为生涯适应力是人们遇到外界改变时人格主动保持平稳状态的能力。赵小云(2011)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增添了生涯人际和生涯调适两个维度,形成生涯适应力的六维度理论。

  大部分的生涯适应力量表都以Savickas的理论为基础编制而成。Creed等人(2009)基于Savickas的理论,借鉴了Stumpf(1984)的生涯探索问卷以及Neal和Cal(2005)的自我调整问卷,编制了以大学生为对象的生涯适应力量表,包含生涯探索、自我探索、生涯规划、自我调整以及生涯决策六个分量表,各量表内部一致性系数在0.70以上,具有良好信效度。除此之外还有吴淑琬(2008)编制的大学生生涯适应力问卷、Hirschi(2009)编制的青少年生涯适应力问卷、赵小云(2011)编制的六个维度的生涯适应力问卷等,均具有较好的信效度。国内目前使用最广泛的是侯志瑾(2012)修订的生涯适应力量表中国版,包含生涯关注、生涯控制、生涯好奇和生涯自信四个维度,每个维度6道题,最终总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4。

  本文中的生涯适应力以Savickas的理论观点和侯志瑾汉化的量表为基础,由于原量表对象是大学生,故本次研究中选取针对高中生进行修订的问卷(刘柳曦,2018)开展调查,修订后的量表总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3。

  目前研究者对生涯适应力影响因素的探讨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1)性别,研究发现男生生涯自信、生涯好奇高于女生,女生生涯关注度显著高于男生(吴洁清,董勇燕,熊俊梅,曹钰,2016;李栩,侯志瑾,冯缦,2013);(2)与年龄有关,大学生的生涯适应力呈现“V”字形,大一大二学生的生涯适应力降低,大三大四升高(赵小云,2011),高中生中高一年级的学生的生涯适应力水平显著低于高二高三年级的学生(万恒阳,2014);(3)与人格特质有关,生涯适应力与外向性、宜人性、开放性呈正相关,与神经质负相关(Rottinghausetal.,2005;吴淑琬,2008)。生涯适应力是个体获得长远的职业成功而应对职业环境变化的关键因素(Noacketal.,2010),能很好地解释高中生的生涯发展特点,有必要对高中生生涯适应力的其他影响因素进行进一步的探讨研究。

  2.2父母控制

  父母控制(parentalcontrol),最早由Baldwin(1948)在研究父母对子女教养中提出,分为民主和控制两个维度,其中“控制”就是对子女行为进行限制。Baumrind(1971)认为父母控制分为权威型、专断型和支持型控制三种类型,Parker(1979)认为父母控制主要体现在父母对子女的保护上,而且是一种过度保护。与Baumrind(1971)的分类不同,Sternberg,Mounts和Lambom(1991)根据父母对孩子的控制侧重点,将父母控制分为父母心理控制与父母行为控制。Barber(2002)采用了因素分析的方法,将父母控制正式的从概念上进行了划分,分为心理控制(behavioralcontrol)和行为控制(psychologicalcontrol)两个维度。心理控制是指父母侵扰子女内心世界、破坏子女自主性发展,主要包括父母干预(intrusiveness)、引发内疚感(guilt-induction)和爱的撤回(love-withdrawal)等;行为控制是指父母对子女施加各种规范、规则、约束,以及通过主动询问和观察的方式了解子女行为信息(Barber,1996,2002;Wang,Pomerantz&Chen,2007)。

  研究父母控制对青少年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青少年正处于“分离-个体化”(separation-individuation)的阶段,其独立自主性日益增长,因此渴望早日摆脱父母的控制(Smetana&Daddis,2002)。父母的心理控制方法会一定程度上妨碍青少年离开父母进行独立性发展,同时也可能对自我认识、自我认同和健康人格的形成与发展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Shek,2005,2006)。父母行为控制是父母对孩子的行为制定规则、进行约束和监督管理,通过对子女以及和同伴行踪的监督来控制子女的日常活动,中等水平的行为控制能够预测高中生的性格优势,并促进其社会化发展(王晓娜,2019)。

  对父母控制的测量主要通过问卷法进行,也有问卷和访谈结合的方法。Barber(1966,2007)根据子女报告编制的心理控制量表(PsychologicalControlScale.YouthSelf-Report),将心理控制分为情感介入、爱的撤回、引发愧疚、语言控制、人身攻击和不稳定情绪化行为(Erraticemotionalbehavior)六个维度,共18个题。Kuppens等人(2009)采用5级评分标准,采用儿童评定、父母自评以及父母互评三种方式评定父母控制水平。目前国内比较流行的是Wang,Pomerantz和Chen(2007)编制并修订的中文版父母控制问卷包含心理控制和行为控制两个分量表。心理控制共18个项目,采用5点计分,用于测量父母权力专断、引发子女内疚、爱的撤回等行为,分数越高者心理控制水平越高;行为控制共16个项目,采用五点计分,用于测量父母主动询问了解子女信息和对子女行为约束,得分越高者行为控制水平越高,两个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分别为0.95和0.92。

  梳理有关中学生的父母控制的相关研究,发现父母控制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发展和学业成就起到影响作用,父母心理控制能预测中学生的问题行为(Sternberg,1911,1912)。Barber(1996)发现父母的心理控制水平与青少年抑郁呈正相关,行为控制水平与攻击行为负相关。青少年的父母心理控制越高,越容易产生焦虑、抑郁等内隐性问题,在学校表现也越差,学业胜任感越低(Shaw&Pettit,2001)。父母心理控制一定程度上影响着青少年自主性的发展,父母对子女心理控制越强,子女越容易产生无助感(Shek,2005)。

  2.3一般自我效能感

  一般自我效能感(generalself-efficacy)最初由美国心理学家Bandura(1997)提出,是个体对于适应环境、完成活动的自我信念和主观评价,是个体在完成某项具体任务前,根据具体的任务和困难情境,对自己的完成程度做出的判断和评估。一般自我效能感可以是一种状态(Tipton&Worthington,1984),也可以是一种特质(Lennings,1994)。Judge(2002)认为一般自我效能感是个体在面对任务活动或目标情境时对自己能否完成以及完成所需的基本能力的一种预判。德国心理学家Schwarzer(1997)认为一般自我效能感是个体在面对不同的环境需求或面临新环境时的总体自信心,是对自己能否应对不同环境需求的主观判断。以往研究表明,一般自我效能感与父母教养方式和青少年生涯心理发展水平有关,自我效能感是亲子关系对青少年抑郁影响中的中介变量(Campisetal.,1986),是父母教养方式对青少年心理健康发展水平的影响中的中介变量(钱铭怡、肖广兰,1998),择业自我效能感在父母教养方式和生涯适应力的关系中起到中介作用(张淑洁,2018)。

  不同的情境具体活动和任务不同,自我效能感不同,国外很多研究者根据不同情境编制出自我效能感量表。目前使用最广泛的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SES)是由Schwarzer,Mueller和Greenglass(1997,1999)编制修订,中文版由王才康等人(2011)翻译和修订。中文版GSES量表为单维度量表,共含有10个项目,采用4级计分,总分越高,一般自我效能感越好。该量表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7,能很好地适应我国高中生群体。

  2.4总结

  生涯适应力作为一种促进学生未来职业生涯发展的重要心理资源,是个体未来能够获得职业成功的重要影响因素。以往对生涯的研究多针对大学生群体,而高中生正处于生涯发展的关键期内,探讨高中生的生涯适应力及其影响因素有重大意义。

  家庭尤其是父母常被认为是对青少年生涯适应力构建和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国外相关研究表明,忽视型教养对青少年的生涯探索发展有消极影响,而温情和民主的父母教养出的青少年在生涯探索中更积极,生涯发展相对较成熟(Noacketal.,2010;Vignolietal.,2005)。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对于生涯适应力的影响因素及其作用机制的研究较少,苏霞和董振华(2015)的研究表明父母接受参与和严厉监督的教养方式与大学生生涯适应力呈正相关,其中成就动机起到中介作用。除此之外,现有的生涯适应力方面的研究较多为人口学变量的分析或与人格的关系,尤其缺乏家庭因素如父母生涯观念、父母教养方式、父母控制等对生涯适应力的影响作用机制的研究。

  根据Bandura的理论,人们面对多种任务时倾向选择能胜任的任务,并且自我效能感高的人会抱着沉着和坚持的心态采取更积极有效的方式来应对(Bandura,1977)。而生涯适应力正是应对生涯任务或者面临生涯转型时,主动调整以适应转变的自我调节能力,需要以自信、关注的态度积极投入并完成的过程。一般自我效能感越高,个体在面对生涯任务或生涯困境时才能更有信心去应对和处理,进而表现出较强的生涯适应力。由此可见,一般自我效能感很可能是影响生涯适应力的潜在因素。

  父母对子女高水平的心理控制水平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青少年的自我效能感(Seligman&Peterson,1986)。自我效能感越低,生涯适应力也随之降低(张淑洁,2018)。因此,父母控制可能是通过影响高中生的一般自我效能感水平,进而影响生涯适应力,即一般自我效能在父母控制影响生涯适应力的作用中起到中介作用。

  3研究设计

  3.1研究目的

  本研究通过对黄骅市某高中部分高中生进行生涯适应力、一般自我效能感和父母控制的问卷调查,研究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一般自我效能感的关系。

  (1)了解高中生的生涯适应力、一般自我效能感水平,以及父母控制程度和特点;

  (2)探索高中生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的关系;一般自我效能感与生涯适应力的关系;父母控制与一般自我效能感的关系;并建立关系模型探讨自我效能感在父母控制和生涯适应力关系中是否存在中介作用;

  (3)为高中生的生涯规划指导工作提供理论和实证依据。

  3.2研究假设

  H1:高中生的父母控制水平与生涯适应力显著相关,父母控制对生涯适应力有一定的预测能力。

  H2:一般自我效能感与生涯适应力显著相关,一般自我效能感对生涯适应力有一定的预测能力。

  H3:父母控制可以通过影响高中生的一般自我效能感进而影响其生涯适应力,一般自我效能感在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关系中存在中介作用。

  3.3研究方法

  3.3.1被试

  河北省黄骅市某高中高二年级随机选取5个班共253人发放问卷,共回收问卷236份,回收率为93.28%;剔除测谎题错误的及填写时间低于150s的问卷22份,剩余有效问卷214份,有效率为90.68%。其中男生93(43.5%)人,女生121(56.5%)人。

  3.3.2工具

  (1)Wang等人(2007)编制的父母控制问卷。包含心理控制(18个题目)和行为控制(16个题目)两个分量表,分别18和16个题。在中美青少年跨文化比较中,本问卷表现出测量不变性(Wangetal.,2007)。采用从1“完全不符合”到5“完全符合”的五点计分。得分越高控制水平越高。本研究中两个分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分别为0.91和0.87,总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9。

  (2)刘柳曦(2018)修订的生涯适应力量表。原版由Savickas等人(1997)编写,Hou(2012)修订为适合我国大学生群体的生涯适应力量表中国版,刘柳曦进行新一步修订后将适用对象由大学生转变为高中生,具有良好的信效度。该量表包含生涯关注、生涯好奇、生涯自主和生涯信心四个维度,每个维度分别含6、4、6、5题,另设有一道测谎题。从“很不符合”到“非常符合”进行1-5点计分,得分越高生涯适应力越强。本研究中各维度的内部一直系数分别为0.81,0.75,0.84,0.86,整个问卷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2。

  (3)王才康等人(2011)翻译和修订的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SES)。原版由Schwarzer等人(1977)编制。本量表为单维度量表,共含有10个项目,采用从“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的”4级计分,得分越高一般自我效能感越好。本研究中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6。

  3.3.3程序

  将个人基本资料调查问卷和上述三个问卷整合为电子版问卷,由黄骅市某高中主管生涯规划的主任在高二年级随机选取5个班,并对该班班主任做动员工作。由班主任在网络直播课课间休息时发放问卷,并监督学生在理解施测的要求后完成问卷填写工作。主试严格遵守心理学保密原则,对电子版问卷结果进行编码量化并计算处理分析。

  3.3.4数据处理方法

  本次研究数据处理采用spss17.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对各变量进行描述性统计后,研究各变量的之间的相关关系和中介作用。

  4研究结果

  4.1高中生生涯适应力、父母控制与一般自我效能感的基本情况

  4.1.1高中生生涯适应力的基本情况

  将高中生在生涯适应力量表上以及各分量表的得分进行计算后,得到结果见表1。

  表1生涯适应力总分及各维度得分(N=214)

   Min Max M SD 类目均分

  生涯关注 9.00 30.00 20.50 3.82 3.42

  生涯控制 4.00 20.00 13.56 2.62 3.39

  生涯好奇 9.00 30.00 20.95 3.86 3.49

  生涯自信 5.00 25.00 17.46 3.12 3.49

  生涯适应力 34.00 105.00 72.47 11.13 3.45

  注:类目均分为总分以及各维度得分除以题目数。

  以平均值加一个标准差为高分的判定标准,有31(14.4%)人为生涯适应力的高分个体。

  各维度得分除以题目数得出分维度的均分,对四个分维度均分进行重复测量方差分析可知,F(3,639)=3.47,p=0.016<0.05,经事后比较分析可知,生涯控制显著低于生涯好奇(p<0.01),生涯控制显著低于生涯自信(p<0.01)。

  对高中生生涯适应力进行人口学变量的差异分析,性别、家庭来源以及父母文化程度均对生涯适应力得分及各维度得分没有显著影响,详情见表2,表3,表4和表5。

  表2生涯适应力在性别上的差异(N=214)

   男生

  (n1=93) 女生

  (n2=121) t p

  生涯关注 20.38 20.55 -0.29 0.773

  生涯控制 13.98 13.39 1.49 0.137

  生涯好奇 21.73 20.64 1.87 0.063

  生涯自信 18.12 17.21 1.93 0.056

  生涯适应力 74.22 71.79 1.44 0.153

  表3生涯适应力在家庭来源上的差异(N=214)

   城镇

  (n3=84) 农村

  (n4=130) t p

  生涯关注 20.42 20.56 -0.27 0.787

  生涯控制 12.38 13.54 0.12 0.903

  生涯好奇 21.39 20.66 1.36 0.176

  生涯自信 17.78 17.26 1.17 0.242

  生涯适应力 73.17 72.02 0.73 0.464

  表4生涯适应力在父亲文化水平上的差异(N=214)

   文化水平 N M SD F p

  生涯关注 小学 10 21.30 4.32 0.62 0.601

   初中 120 20.38 3.43

   高中或中专 63 20.86 4.02

   大学或大专 21 19.76 5.05

  生涯控制 小学 10 14.60 2.27 1.02 0.383

   初中 120 13.63 2.55

   高中或中专 63 13.46 2.69

   大学或大专 21 12.90 2.89

  生涯好奇 小学 10 21.60 3.80 1.04 0.376

   初中 120 20.65 3.40

   高中或中专 63 21.59 4.55

   大学或大专 21 20.43 4.01

  生涯自信 小学 10 17.50 3.24 0.27 0.847

   初中 120 17.34 2.95

   高中或中专 63 17.51 3.51

   大学或大专 21 18.00 2.89

  生涯适应力 小学 10 75.00 10.53 0.50 0.686

   初中 120 72.01 10.29

   高中或中专 63 73.41 12.39

   大学或大专 21 71.10 12.35

  表5生涯适应力在母亲文化水平上的差异(N=214)

   文化水平 N M SD F p

  生涯关注 小学 34 20.67 3.41 0.08 0.971

   初中 106 20.54 3.80

   高中或中专 53 20.43 3.95

   大学或大专 21 20.19 4.41

  生涯控制 小学 34 13.91 2.90 1.91 0.129

   初中 106 13.75 2.52

   高中或中专 53 13.39 2.49

   大学或大专 21 12.38 2.74

  生涯好奇 小学 34 20.88 4.17 0.39 0.759

   初中 106 21.00 3.58

   高中或中专 53 21.20 3.93

   大学或大专 21 20.14 4.57

  生涯自信 小学 34 17.11 2.72 0.34 0.793

   初中 106 17.48 3.00

   高中或中专 53 17.75 2.89

   大学或大专 21 17.19 4.67

  生涯适应力 小学 34 72.58 11.35 0.41 0.744

   初中 106 72.78 10.39

   高中或中专 53 72.79 11.17

   大学或大专 21 69.90 14.36

  4.1.2高中生父母控制的基本情况

  对高中生父母控制水平问卷计算后结果见表6。

  表6父母控制总分及各维度得分(N=214)

   Min Max M SD

  父母心理控制 21.00 86.00 45.47 13.52

  父母行为控制 20.00 80.00 46.82 10.50

  父母控制 49.00 142.00 92.29 18.58

  父母心理控制和父母行为控制得分分别除以题目数,得出类目均分,经过配对样本t检验可知t=-6.49,p=0.000<0.001,父母行为控制显著高于父母心理控制。

  对父母控制进行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分析,性别对父母控制水平无显著影响,详见表7。家庭来源对父母行为控制水平(t=2.99,p=0.003<0.01)和父母控制总分水平(t=2.63,p=0.009<0.01)有显著影响,城镇生源的学生的父母行为控制和父母控制水平高于农村生源的学生,详见表8。

  分别以父、母文化程度为自变量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父亲文化程度对父母行为控制和父母控制水平有显著影响,经事后检验(LSD)发现差异均是体现在初中文化的父亲行为控制水平显著低于高中或中专文化以及大学或大专文化的父亲,即2显著低于3;2显著低于4(详见表9)。母亲文化程度对父母行为控制和父母控制水平有显著影响,经事后检验(LSD)发现差异均是体现在小学文化的母亲行为控制水平显著低于初中文化、高中或中专文化以及大学或大专文化的母亲,即1显著低于2,;1显著低于3;1显著低于4(详见表10)。

  表7父母控制在性别上的差异(N=214)

   男生

  (n1=93) 女生

  (n2=121) t p

  父母心理控制 46.57 45.05 0.74 0.461

  父母行为控制 45.63 47.29 -1.03 0.302

  父母控制 92.20 92.33 -0.05 0.963

  表8父母控制在家庭来源上的差异(N=214)

   城镇

  (n3=84) 农村

  (n4=130) t p

  父母心理控制 46.95 44.52 1.29 0.199

  父母行为控制 49.44 45.12 2.99** 0.003

  父母控制 96.39 89.64 2.63** 0.009

  注:*p<0.05,**p<0.01

  表9父母控制在父亲文化水平上的差异(N=214)

   文化水平 N M SD F p

  父母心理控制 1小学 10 49.10 15.13 1.52 0.210

   2初中 120 43.76 12.69

   3高中或中专 63 47.36 14.20

   4大学或大专 21 47.86 14.81

  父母行为控制 1小学 10 49.20 9.13 3.95** 0.009

   2初中 120 44.79 8.99

   3高中或中专 63 48.73 12.34

   4大学或大专 21 51.57 10.99

  父母控制 1小学 10 98.30 17.86 4.05** 0.008

   2初中 120 88.55 17.14

   3高中或中专 63 96.09 20.19

   4大学或大专 21 99.43 17.92

  注:*p<0.05,**p<0.01

  表10父母控制在母亲文化水平上的差异(N=214)

   文化水平 N M SD F p

  父母心理控制 1小学 34 41.85 12.70 1.19 0.315

   2初中 106 46.69 14.08

   3高中或中专 53 44.89 12.70

   4大学或大专 21 46.67 13.75

  父母行为控制 1小学 34 42.32 9.20 4.25** 0.006

   2初中 106 46.32 9.52

   3高中或中专 53 49.06 11.55

   4大学或大专 21 51.00 12.05

  父母控制 1小学 34 84.18 16.42 3.02* 0.031

   2初中 106 93.01 18.23

   3高中或中专 53 93.94 19.00

   4大学或大专 21 97.67 19.95

  注:*p<0.05,**p<0.01

  4.1.3高中生一般自我效能的基本情况

  高中生一般自我效能感测量中,M=24,SD=4.55,处于较中等水平。对各因素分别进行差异检验,仅有性别差异对一般自我效能感有显著影响(p=0.009<0.01),且男生一般自我效能感高于女生。具体情况详见表11。

  表11一般自我效能感的差异(N=214)

   F p

  男女差异 6.93** 0.009

  家庭来源差异 1.56 0.213

  父亲文化差异 0.08 0.972

  母亲文化差异 0.49 0.685

  注:*p<0.05,**p<0.01

  4.2高中生生涯适应力、父母控制与一般自我效能的相关关系

  各变量及其维度之间的相关矩阵见表12。

  父母控制总分与生涯适应力总分之间不存在显著相关关系;父母控制总分与生涯好奇显著正相关(p=0.012<0.05),父母控制总分与一般自我效能感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p=0.020<0.05)。

  父母心理控制与生涯适应力及其各分维度、一般自我效能感之间均不存在显著相关关系(ps>0.05)。

  父母行为控制与生涯好奇显著正相关(p=0.004<0.05);父母行为控制与一般自我效能感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p=0.010<0.05)。

  一般自我效能感与生涯适应力总分及其各维度均表现出显著正相关(ps<0.01)。

  表12父母控制、生涯适应力及一般自我效能感的相关分析

   1 2 3 4 5 6 7 8 9

  1父母心理控制 ----

  2父母行为控制 0.18** ----

  3父母控制 0.83** 0.70** ----

  4生涯关注 0.08 0.08 0.10 ----

  5生涯控制 -0.07 -0.01 -0.06 0.58** ----

  6生涯好奇 0.08 0.19** 0.17* 0.56** 0.67** ----

  7生涯自信 -0.06 0.09 0.01 0.47** 0.62** 0.61** ----

  8生涯适应力 0.02 0.12 0.08 0.81** 0.84** 0.87** 0.80** ----

  9一般自我效能感 0.08 0.18* 0.16* 0.47** 0.57** 0.60** 0.53** 0.65** ----

  注:*p<0.05,**p<0.01,***p<0.001

  4.3中介作用检验

   c

   a b

   c’

  图1中介变量示意图

  本研究假设一般自我效能感在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之间存在中介作用,但是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不存在显著相关,则路径c不成立,即父母控制整体对生涯适应力整体作用不显著,假设H1、H3不成立。

  以父母行为控制为自变量,生涯好奇为因变量建立回归方程,p<0.01,R2=0.038,拟合效果不好。以父母控制为自变量,生涯好奇为因变量建立回归方程,p<0.05,R2=0.029,拟合效果不好。

  以一般自我效能感为自变量,生涯适应力为因变量建立回归方程,得出β=0.65,p<0.001,R2=0.652。假设H2成立,即高中生的一般自我效能感与生涯适应力有显著正相关,且一般自我效能感可以正向预测生涯适应力。

  5讨论

  5.1高中生生涯适应力、父母控制与一般自我效能感的总体特点

  生涯适应力量表采取5点计分,以中位数3作为比较标准,结果表明高中生目前的生涯适应力处于中等水平。对生涯适应力各分维度的类目均分与总量表类目均分比较,并结合重复测量方差分析结果可知,高中生在生涯好奇和生涯自信维度表现较好,生涯关注维度表现一般,在生涯控制维度尤其需要进一步提高。可能的原因是高中生目前正处于学业学习阶段,职业生涯探索刚刚起步。受传统高中教育的影响,学生们多注重于学习成绩,生涯发展领域教育相对缺失,对各种职业以及自己未来职业生涯该如何发展了解不多,因此生涯适应能力较为一般(郑春艳,2019)。结合高中生的心理特点分析,这个时期的学生们对周围事物充满好奇,同时自身能力水平发展迅速,因此对未来探索的意愿较高,对自身职业未来前景充满信心,因此在生涯好奇和生涯自信维度表现较好。而生涯关注是对职业未来的关心程度,生涯控制指为职业发展而有意识地塑造自己和周围环境,高中生目前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缺乏对这两方面的指导,导致高中生对未来职业了解和准备不足,因此在这两个维度表现相对一般。

  性别对生涯适应力无显著影响,与吴洁清等(2016)研究结果存在不一致。家庭来源、父母文化程度等人口学变量对生涯适应力无显著影响,这与之前研究结论一致(李婕,陆丽萍,2017)。可能是由于高中生生涯适应力水平均处于较低的状态,因此人口学变量难以造成显著的影响。

  父母控制方面,高中生的父母控制主要体现为行为控制,与国外研究结果一致(Manzeske&Stright,2009)。因为高中生身心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自我意识和独立意识增强,因此父母很难通过控制性的方式入侵孩子的内心,致使其抑制心理自主并顺从父母要求,故父母心理控制较弱。而更多的是通过询问、制定规则、监督的方式让孩子听从父母要求,在行为上对子女进行控制。

  父母控制水平与性别无显著相关,与家庭来源及父母文化水平显著相关。在行为控制和总控制水平上,父母文化水平从初中到高中或中专再到大学或大专,父母行为控制都表现出了增长趋势,文化水平越高,越重视对子女的积极管教,因此越注重规则的约束和询问了解孩子行为,同理,城镇学生的父母行为控制水平也相对较高。

  一般自我效能感方面,20<M<30即高中生的自我效能感处于中等水平,且男生自我效能感高于女生,均与王才康(2002)的研究结果一致。原因可能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社会常常对男性抱有更多期望,而对女性要求其忍耐、退让和依赖,这种长期潜在的性别歧视造成男生相对女生有更强的自我效能感。

  5.2高中生生涯适应力、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的相关关系

  本研究中,父母控制与生涯适应力整体之间不存在显著相关关系,两个变量各分维度之间仅父母行为控制与生涯好奇维度之间存在显著相关。可能是由于父母对其学习生活等方面多进行询问和关心,中等程度的行为控制更有助于孩子培养良好的性格习惯,更乐于对周围的事物进行探索,表现出相对高的生涯好奇。同时,父母行为控制与一般自我效能感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也是由于父母一定的约束和询问关心,使其有更加自信和积极的态度,并对自己有较好的自我评价。

  一般自我效能感与生涯适应力总分及其四个分维度均表现出显著正相关,并且回归方程拟合效果较好,表明一般自我效能感确实是影响生涯适应力的重要因子,与假设H2符合。

  生涯自信是生涯适应力的其中一个维度,是个体对自己能完成生涯任务、解决生涯问题的信心,也是一般自我效能感在面对生涯情境时的体现。自我效能感越高,面对生涯任务或生涯转型时越有信心、越能主动调整自我并投入完成,进而表现出更强的生涯适应力。

  而本研究中的父母心理控制与生涯适应力的四个分维度、一般自我效能感之间均不存在显著相关关系,未能验证假设。前人的研究表明,父母心理控制会影响青少年自主性的发展,同时也会对其自我认识和健康人格的形成造成负面影响,是青少年心理发展及生涯发展中重要影响因素(Shaw&Pettit,2001;Shek,2005,2006)。不过这些均是国外的研究成果,而国内对于父母心理控制的研究相对较少,可能是由于中西方文化背景不同,我国长期以来推崇父母对子女无私的爱,很少使用引发愧疚、爱的撤回这种有条件的爱的方式来对待子女,因此难以表现出心理控制产生的影响。

  此外,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本次研究采取的施测形式有问题造成的数据失真。受疫情影响,各高中迟迟不开学,难以深入学生群体开展调查,只能进行线上电子版问卷调查。由于高中管理相对严格,学生们个人手机并不普及,电子版问卷只能发到家长群中,请家长转交给孩子并作答。而实际操作中,很可能有部分家长由于不愿耽误孩子学习时间、怕孩子看手机伤眼等原因代替孩子填写,主试难以通过测谎题和答题时间来进行区分。因此本研究的部分数据是父母通过自己的观察,来揣测孩子在生涯适应和一般效能感的想法进行的作答,可能在结果上造成一定影响,未来研究需要考虑更严格的数据收集方法;而父母控制方面,父母自身作为控制的施加者可能意识不到,父母控制尤其是心理控制方面处于相对隐蔽的状态。甚至有些父母可能会对自身的控制进行自我美化而使调查结果失真,从而模糊了父母控制的真实水平,在结果上表现出父母控制与其他变量无显著相关。

  6不足及展望

  (1)本研究在抽样方面存在不足。仅选取一所高中,且仅有高二年级老师同意开展调查,缺乏高一、高三学生群体,不能很好地代表整个高中生群体,也无法对各变量进行年龄、年级、地域上的差异检验。同时,本次研究所抽取的被试为非独生子女的概率高达90%以上,无法检验是否独生子女这一变量的影响;抽取的被试父母文化水平在硕士及以上的概率为0,故父母文化水平差异检验只涉及四个水平层级。

  (2)本研究施测过程缺乏主试对被试的监督。特殊时期只能由班主任代发线上问卷,难以保证被试完全理解施测规则。此外,研究过程中可能存在父母代答的情况,不利于结果的真实性与普遍性。

  (3)父母控制可能存在一定的跨文化差异。目前我国对父母控制的研究还有很大空白,我国对父母控制尤其是心理控制的理解与西方不同,但是否会因理解不同而造成父母控制的测量结果产生差异,需要未来研究进一步探讨。

  (4)根据家庭系统理论,青少年生涯适应力构建和发展会受到家庭成员各方面的影响,而父母控制仅仅是家庭环境中的一个维度,父母生涯观念、父母教养方式等也都是未来有意义的研究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