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写作模式-社会工作介入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问题研究及对

论文写作模式-社会工作介入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问题研究及对

2021-04-23 11:04:29

  少数民族社会融入是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重要力量源泉,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生活更是关键,因为作为一个大学生群体,不仅是个人的发展,更是整个社会的团结与发展。因此,我们需要关注民族大学生融入社会中存在的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促进民族大学生的校园融入。本文主要运用社会工作的方法对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问题进行研究,并对融入的过程和价值应用进行研究。本文从了解少数民族大学生在校园融入中面临的困难入手,运用社会工作者的独特视角进行干预,找出少数民族大学生面临的问题,进而帮助他们准确解决校园融入问题。本文以X大学少数民族学生为研究对象,采用问卷调查和访谈的形式,对少数民族学生融入校园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研究,主要以行为适应、经济整合、文化联系和认同为研究依据。根据生态系统理论和认知行为理论,利用社会工作中的个案工作帮助研究对象提高校园适应性。

  1.1研究背景

  建国初期,我国对民族地区教育事业采取“优先发展”和“重点扶持”政策,对少数民族高考学生实行“同等成绩、优先录用”,但由于经济、环境、文化等多方面原因,在改革开放前进入高等院校有机会的少数民族学生总体上很少。1950年全国少数民族大学生1285人,占全国大学生总数的0.9%。1978年全国少数民族大学生也只有3.6万人。改革开放至今,少数民族高等教育体系和少数民族大学入学考试优惠政策体系得到逐步完善,民族大学和高等学校的少数民族预科班规模不断扩大,少数民族高考的优惠政策、制度明确,少数民族学生规模化进入大学校园。特别是近年来,精英高等教育发展到大众高等教育阶段后,随着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文化的快速发展,更多适龄少数民族青少年获得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少数民族大学生数量急剧增多,已经成为大学生中一个备受瞩目的特殊群体[1]。据国家民委统计,截止2010年底,全国普通本专科少数民族大学生为150.83万人,占大学生总数的6.76%[1]。然而,作为亚文化的载体,少数民族大学生融入大学生活的困难不仅影响着他们的学习、心理、生活和就业,也直接影响着少数民族与主流社会的文化交流和民族团结的开展。

  1.2研究目的及意义

  1.2.1研究目的

  本文以成都x大学少数民族大学为研究对象,通过问卷调查和个案研究,对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校园融入进行了分析研究,摸索和开发了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问题的新解决方案。这样,少数民族大学生在面临校园融入问题时,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工作理论支持。社会工作的理论和方法可以帮助少数民族大学生解决他们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从而提高他们的校园融入能力。也可以在全国少数民族学生的教育中发挥作用。

  1.2.2研究意义

  (1)理论意义

  目前,少数民族大学生的研究问题主要有思想政治教育、文化适应、心理健康等方面,但对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的研究较少。本文旨在通过对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的深入了解,增加校园融入的研究数据。本文以社会工作的个案研究方法,应用于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校园融入研究,以丰富解决校园融入的问题方法。

  (2)现实意义

  少数民族大学生在学校中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个性问题和共性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会给他们带来心理压力,也会挑战他们适应不同的生活环境。本文将运用社会工作的方法对这些问题进行探索和分析,重点帮助他们摆脱困境,帮助他们快速适应学校生活,促进他们的全面发展,迅速融入当前的学习和生活,过上有意义、有价值的校园生活。从国民教育的意义上看,它不仅是国民素质提高的表现,而且对民族文化的融合有着重大意义。

  1.3文献综述

  1.3.1国内研究现状

  1.3.1.1关于少数民族大学生的研究

  我国关于少数民族大学生的研究主要以在校学业、思想文化和就业为主。在张雪的硕士论文《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入学成绩对学业成绩影响的研究》中,作者主要研究了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学业状况,结果如下: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在校学业成绩较低、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在校发展低于汉族大学生,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在校自我概念发展优于汉族大学生,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入学与学业成绩自我概念的发展无显著差异,与能力的发展显著相关,新疆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入学成绩对能力的发展有显著影响[3]。在刘培军的论文《大学生学习适应性研究--以广西壮族自治区为例》中,发现民族地区高校大学生倾向从“能力”视角解读“学习适应性”,把学习适应性视作学习适应的能力;主要表现为大学生在“学习态度与动机”、“学习方法与能力”、“自我认知与心理”、“学校教学与管理”和学习环境与社交”这五个层面的调节与改善的能力,整体发展而言,民族地区高校作为大学生的学习适应性位于中等稍偏下水平,特别是在学习工作态度、学习研究方法、自我认知、心理健康状况、教学资源管理可以适应能力以及对中国社会经济环境适应这六个维度上接近低水平;少数民族和汉族大学生在我们学习适应性上具有非常显著的差异性,少数民族大学生的适应教育水平存在明显低于汉族大学生[4]。唐德忠的论文《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学习适应研究--以E大学的维吾尔族学生为个案》得出结论,少数民族学生的学习适应过程在某种程度是文化适应的过程,其中汉语的熟练程度是影响他们学习适应的重要因素[5];[文化适应的快慢及其质量直接影响到少数民族学生学习适应的过程,进而影响到他们的学业成就[5]。因此,文化是造成少数民族学生出现学习适应不良和学业成绩低下的根源[5]。

  1.3.1.2关于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的研究

  关于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校园融入问题的研究,国内的文献较少,能够得到的文献有限,张昌羽、钱珊在《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问题初探》中得出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的现状,有物质层面的融入、行为层面的融入和精神层面的融入,提出的对策是引领分类、分段干预和分工合作,意在解决物质、行为、精神等不同层面均可能遇到不同程度的文化适应问题[6]。宋雯雯的论文《少数民族学生融入主流校园生活的研究--以H大学新疆地区大学生》研究的出新疆地区大学生适应主流校园生活的进程,发现在该群体在融入主流校园文化过程中存在水平两极化、融入进程相对缓慢等问题。此次研究探讨了影响新疆地区学生融入主流校园生活的因素,并最终得出新疆地区学生在日常生活、行为习惯能够有效融入主流校园生活、但民族认同、心理认同以及宗教信仰并不能完全融入主流校园文化,他们的民族融入具有“两面性”[7]。

  1.3.1.3社会工作介入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的研究

  小组工作、个案工作和社区工作是社会工作的三大基本介入方法,在涉及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的问题方面也必不可少的要运用到这些方法,在这些方法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的现实情况,能够较为准确的了解到出现的问题并提出合理的解决方案。金丽娜所撰写的硕士论文《朝鲜族大学生校园适应问题的个案研究》中,在吉林省N大学进行调查,以马斯洛需求理论、优势视角和生态理论为理论支撑,运用个案工作帮助朝鲜族大学生在生活、学习等方面更好的融入新环境,确保尽快适应大学生活,同时,探寻社会工作介入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适应问题的一般形式与方法[8]。在祝晓薇的代《小组工作法在提高录取适应性中的应用研究》中,我们可以认识到小组工作法介入大学新生的可行性和必要性,其中涉及到招生登记的适应性:群体工作法具有优势广泛、效率高、吸引力强的优点,它有可能干扰调适框架的问题。此外,在现有的初训中也存在一些不足,突出了小组工作程序干预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最后,得出小组工作可以促进大一新生校园发展的结论[9]。廖玲萍在《小组工作提升内地就读藏族大学生学习适应能力研究--以J大学为例》中采用文献研究、深度访谈及问卷调查法,从学习态度、学习能力、学习动机、环境因素和教学模式5个维度来了解内地就读藏族大学生学习适应的基本状况,在此基础上采用小组工作方法,通过确立学习目标、制定学习计划、激发学习动力、改进学习方法、善用学习方法及提升学习自信。结果显示,藏族大学生对小组活动的满意度比较高,他们在学习动机、学习能力等五个维度上的适应能力得到明显改善[10]。本研究为提升少数民族大学生学习适应性研究的社会工作介入提供了经验,期望在后续的研究中探寻普遍适用于全国少数民族大学生学习适应能力提升的规律[10]。

  1.3.2文献的简要评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工作近年来发展迅速,对少数民族大学校园融入的研究也越来越多,这表明我国对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关注也越来越多,这可以极大地促进少数民族大学生的融入,为他们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但是,现阶段社会工作在这方面的介入还很有限,目前,少数民族大学生在校园融入方面存在较大的局限性。在这方面的研究,他们大多提出了一些建议,但没有在实践中得到应用。在解决校园整合问题时,要更加注重自身的潜力。

  1.4概念界定

  1.4.1校园融入

  目前学界对校园融入还未形成明确的界定,大多数学者将校园融入解释为校园层面的社会融入[11]。

  社会融入:社会融入”定义为:社会融入是一个全球化背景下为了提高全体社会成员的福利,使人人能够平等、全面地参与经济、政治和社会等生活,以促进社会包容,最终实现社会团结的过程,也是人类发展追求的结果和目标[11]。

  1.4.2社会工作

  学界关于社会工作的定义众说纷纭。美国社会工作者协会对社会工作所下的定义是:社会工作是一种专业活动,用以协助个人、群体、社区去强化或恢复能力,以发挥其社会功能,并创造有助于达成其目标的社会条件。廖荣利在《社会工作概要》一-书中对社会工作所下的定义是:社会工作是现代社会中一种独特的专业领域,它运用社会的和心理的科学原则,以解决社区生活中的特殊问题,并减除个人的生活逆境和压力[12]。王思斌认为“社会工作是以利他主义为指导,以科学的知识为基础,运用科学的方法进行的助人服务活动。[12]”

  1.5理论基础

  1.5.1生态系统理论

  态系统理论是社会工作的重要基础理论之一,社会生态系统理论是将系统论的抽象与社会工作实践相结合,解决实际问题的理论,是从宏观的角度认识人的社会功能,以及人、家庭、群体、社区等之间的和谐互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社会工作者应注意个人与环境中不同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并设法改变环境,以满足个人、家庭的需要,社区的政策和制度能够得到有效执行[13]。少数民族大学生进入高校后,在文化接受、行为适应、身份认同等方面存在困难。基于生态系统理论,他们困境的深层次原因是个体与环境的互动能力降低,无法形成良好的互动适应。通过个案研究,他们的认知方式和行为可以得到改善,从而解决自己的问题。

  1.5.2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也称“基本需求层次理论”,是行为科学的理论之一,由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1943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所提出[14]。该理论认为动机是一个人发展的内在力量,动机由一个人的不同需要组成。这些需求可以分为高水平和低水平,只有满足低级的需求,才能满足高级的需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将人类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和爱情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14]。其中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和爱的需求是低层次的需求,而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是高层次的需求[14]。

  1.6研究方法

  1.6.1文献法

  文献法又称历史文献法,是指通过阅读、分析、整理有关文献,研究问题的一种全面、正确的方法。在研究的过程中,查阅了大量的文献,搜索了相关的网络信息。通过文献资料的整合,可以得到少数民族融入校园的研究方法,并运用在本文现有的各种研究方法。

  1.6.2问卷法

  问卷调查是研究者收集数据的一种方法,它以语言为媒介,采用严格设计的问题或表格从研究对象中收集数据,问卷调查的重点是个人背景、信仰、态度和观点、知识水平,对事物、知识和信息的其他方面的趋势或观点[15]。问卷调查法是研究者利用这种控制性测量方法来测量研究问题,从而收集可靠数据的一种方法。本文的设计问卷主要是围绕着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基本信息和经济整合、文化接纳、行为适应及身份认同四个维度设计问卷。在问卷整理收集后,通过SPSS软件分析数据,得到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问题的定量呈现。

  1.6.3访谈法

  访谈法指通过访员和受访人面对面地交谈来了解受访人的心理和行为的研究方法。为了进一步了解少数民族大学生融入校园的情况,我们采访了两名少数民族大学生和两名汉族大学生。通过介绍人、同学和室友,确定参加面试的少数民族大学生,进一步选择有代表性的深度访谈,再联系少数民族大学生进行访谈,从而更好地了解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的现状和问。访谈前向少数民族大学生及同学说明研究情况,访谈结束后立即做笔记。

  二、X大学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2.1少数民族大学生融入现状

  2.1.1研究样本情况

  本次研究通过网络问卷对四川省X大学的少数民族大学生进行调查,共发放53份问卷,回收50份问卷,问卷回收有效率为96%。调查对象为四川省X大学的大四少数民族学生,样本基本情况见表。

  从表1得出,有效样本数据中女生占比为62%,本校官方数据女生大学生多于男生大学生,和实际情况一致。样本中民族比例前三分别为其它占比68%,回族比12%,苗族12%,可以看出在X大学民族比例出入不大,各民族学生基本上都有。根据样本中少数民族大学生成长环境显示,58%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居住在本民族聚居地,与其他少数民族混住的有18%,但是22%的样本出生在汉族人民生活圈。

  2.1.2经济情况

  对于外来融入人口而言,经济一体化分析主要集中在收入与支出、劳动就业、住房与福利保障等方面。结合少数民族大学生的身份特征,他们的经济整合主要是从生活消费状况入手。

  生活费方面,1000-2000元大多数少数民族大学生月生活费用区间,占总生活费的78%,而月生活费低于1000元的部分占12%。根据X大学的消费水平,少数民族大学生在生活和经济困难中所占比例不超过15%,大多数少数民族大学生的生活费用处于能够满足生活需要的基本水平。在生活费来源方面,家庭主要生活费来源比例高达98%。此外,30%、28%和26%分别是个人劳动、经济资助和奖学金为主要来源的比例,但贷款等方式所占比重相对较小。由此可见,当前少数民族大学生的经济来源主要是以家庭为依托,以外部资助和个人劳动为辅助

  消费支出部分,根据表3,选择基本生活支出作为主要的消费支出占比92%,基本生活和学习支出是民族大学生消费支出的主要两项。根据大学生在学校的主要需求和任务,样本数据是可靠的。在交友和自我发展的花费是一样的,都是32%。这种以满足生活和学习需要为主、人际交往薄弱的消费模式,说明少数民族大学生主要在满足生活保障的需要,与当地群众没有很好的互动,没有完全的融入进校园生活中。

  2.1.3文化接受情况

  少数民族大学生文化接受是指他们对校园文化、当地语言、风土人情和社会观念的理解和认同度。它包括语言能力、语言实践、对生活习俗和文化观念的理解和转变。

  文化习俗作为本地文化的重要组成,当地的大学生对本地文化习俗的接受度完全可以从大学生对文化习俗的接纳度中得出。从表4中得出,完全不能接受的本地文化习俗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占比2%,小部分可以接受的占比8%,完全可以接受的仅占比42%,说明少数民族大学生对本地的文化习俗的接受程度还存在较大的问题,对于加强少数民族大学生对本地文化习俗的认同度,高校可以尝试开展校园文化节、举办各少数民族交流会、庆祝当地传统节日等活动。

  日常沟通部分可以从表5中得到,14%少数民族大学生中存在语言障碍,说明一部分少数民族大学生在语言沟通方面仍存在问题。因此,减少语言障碍是保障少数民族大学生接受当地文化习俗的前提。

  少数民族大学生在进入大学后生活习俗及文化观念会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是因为他们接触本地文化之后在环境的影响下发生的,生活中的人对自己民俗的想法和自己对当地文化习俗的理解和接受下,个体的生活习惯发生了一些变化。从表6可以看出,26%少数民族大学生的生活习惯保持不变,62%的轻微变化,12%的深度变化。2%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在日常生活和学习中,从自身民俗冲突的角度出发,经常面临来自周边民族的民俗分歧和冲突。同时,在接受当地文化习俗方面,少数民族大学生只能接受当地文化习俗的一小部分的占比8%。从比较数据中可以发现,少数民族大学生相比自身的文化接纳程度,对本地文化接纳程度更高,这与自身所处的教育环境有相当大的关系。因此,在学校的教育、教学和活动中,可以加强少数民族文化的传播。

  2.1.4行为适应情况

  行为适应是少数民族大学生通过人际交往、学校参与和普通大学生进行大学生活的一系列行为,这是文化接受实践的一种表现形式,因此,它可以从跨文化交际和少数民族学生的学校参与两个方面反映行为的适应程度。

  (1)人际交往

  人际交往状况将从频率、人际交往的深度以及人际支持网络的状况等三个方面进行探讨。

  从人际交往频率来看,如表7所示,2%少数民族学生几乎不与非少数民族学生和朋友聚会,10%的很少参与聚会,占比40%和48%少数民族学生分别经常和偶尔与非少数民族学生、朋友聚会的比例,是少数民族学生的主要选择。

  人际支持网络部分,主要从少数民族大学生在学校面临困难时的谈话对象和选择主要帮助对象上,从而获得人际支持脉络的范围和各支持系统的深度。从表8可得,在困难面前,少数民族大学生首要选择是家庭。在学校中20%的选择同民族老乡为倾诉对象,高于学校教师。在选择求助对象上,同族老乡占24%,非同族同学和朋友占34%,学校教师占20%,这可能与教师的年龄和身份有关。

  从表9看出,20%的少数民族大学生没有得到学校的关怀,不知道是否得到校级关的怀少数民族大学生占比2%。国家和学校对少数民族大学生服务和管理的政策落实不到位,对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忽视,是造成学校支持网络未能充分发挥作用的主要原因。

  (2)学校参与

  学校参与部分,根据表10,62%的少数民族大学生经常和总是参加学校组织的校园活动,56%的少数民族大学生经常和总是参加学校组织的社会活动,均表现出较高的参与度。但是,从参与水平的得分来看,参加班级和学校组织的活动的得分高于参加学校组织的社会活动的得分,说明少数民族大学生参与社会参与水平需要加强了。

  2.1.5身份认同

  身份认同是指移民与当地人、老人家庭之间的心理距离、归属感,以及对他们是谁、来自哪里、将要去哪里的思考和认知,它是社会融合的重要标志。少数民族大学生进入高校校园后,面临着双重文化认同,容易形成认同危机,少数民族大学生具有强烈的认同感和校园集体归属感只占少数,只有当他们认为自己只是校园集体中的一个特殊个体时,才能真正实现认同。因此,本文主要从身份认同和归属感两个方面对少数民族大学生的身份进行分析。

  (1)身份认知

  少数民族大学生的自我认同受认知能力、个人经历和外部环境的影响。一方面是少数民族大学生对自己身份认同的态度,另一方面是现实生活中的具体体验。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对少数民族大学生在学校中的地位和现实生活中因身份问题而产生的冲突状况的认识,来展示少数民族大学生的身份认知状况。

  从表11可以看出,在校内地位认知方面,36%的学生认为大家都很重视,52%的学生认为高、大家都很喜欢,说明少数民族大学生的自我认知水平仍然很高,这主要与他们在学校政策上的关心和学校给予的宽容和宽容有关。但是,仍有10%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在生活和学习中感到歧视,2%的少数民族大学生由于其少数民族身份而经常受到歧视,这主要体现在与他人交流时的角色分配、参与活动时被忽视的个人情感等生活细节上。这种低自我评价使其自尊心、自信心低下,容易受到恶意欺负,它需要有效的学校干预,以免被不法分子利用。

  在冲突方面,表12显示,少数民族大学生生活中没有因民族认同而产生冲突占比46%,少数民族大学生认为民族身份认同仍然是他们生活中冲突的占比54%,特别因为民族身份经常与他人发生冲突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占比4%,这些冲突将直接影响他们对自我身份认知、校园集体关系以及校园整合。

  (2)归属感

  归属感是指个体与所属群体之间的一种内在关系,是对特定群体及其从属关系的界定、认同和维系的一种心理表现。在对归属感的调查中,从表13得,完全没有归属感和归属感模糊的少数民族大学生都占比4%。少数民族大学生中具有强烈学校归属感的占比32%,一直把自己看成学校集体的一部分。归属感是一个内在的心理概念,其具体的行动指标体现在行为选择和参与学校事务上。从毕业后的未来走向来看,32%的少数民族大学生打算回到民族聚居地,18%留在学校所在地,有10%的人还不清楚将来的去向。

  2.2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存在的问题

  经过对X大学的问卷调查分析,发现少数民族大学在行为适应、经济整合、认同和文化接受等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少数民族大学生经济获取渠道单一,主要是来源于家庭,经济支持开发渠道有限,而且部分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月生活费低于1000元,存在贫困的现状,生活水平低于平均生活水平。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滞后性造成了少数民族大学生的贫困问题,在高校贫困问题中十分突出。

  (2)普通话语言语言能力缺乏,在调查的内容中可以看出言语交流仍是少数民族大学生存在的问题。语言交流作为社会融入的重要因素,是保障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关键的一环。通过调查显示可以发现,言语行为不仅影响了少数民族大学生的人际关系交往,而且对本地文化的接受度也有着很大的影响,

  (3)人际支持系统发展单一,人际支持系统在每个人的成长发展过程中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而在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校园融入当中也一样必不可少。在调查中我们可以得到,有较多一部分人的内心倾诉对象为本民族的同学和朋友,而且还有少部分的少数民族大学生不和非本民族的同学、朋友进行聚餐,这都是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显示了少数民族大学生人际支持系统也比较简单,一些少数民族大学生学习缺乏人际关系交往,影响其校园融入。

  (4)存在身份认同困境,身份认同,简单来说,就是对自己身份的认知。准确来讲,其源于心理学范畴,是指一个群体中的个体建立一个认知和表达体系,并在自己是干什么的、自己是谁、自己在社会上是什么角色等问题上表达了自己的主体意识,同时表现出一些相应的主体行为。它不仅强调自身的独特性,即对自我产生认同,而且强调其社会性,即明确自身与他人的联系[16]。然而,对于少数民族大学生,他们离民族聚集地却很远,他们不仅要面对个人身份和集体身份的认同,还要面对文化影响下的民族身份认同过程。民族身份引发的冲突事件也表明,少数民族大学生对民族身份的正确认识存在困惑,存在一定程度的认同危机,这与高校管理者、教师和同学不能正确认识民族认同的影响以及对其民族认同的标注有关。

  三、社会工作介入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问题的实务运用

  经过对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状况的调查分析,少数民族大学生在经济、言语、人际交往和身份认同等上存在一些问题。社工决定运用个案工作展开服务。本文中的两次个案工作是基于对调查数据的分析,在调查对象中选取两名服务对象,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改善人际交往障碍的不良认知,更好的融入进校园生活当中。

  3.1个案工作方法在少数民族大学生校园融入问题中的运用

  3.1.1案主1的个案介入

  (1)基本情况与按住资料

  案主1,新疆喀什人,男,塔吉克族,大四,有一个姐姐和弟弟,而且家里还帮助姨妈养了一个仅5岁的孩子,全家仅父亲一个人有工资收入,姐姐和弟弟也在上大学。自从自己考上大学后,家里有三人在上大学,家里的经济压力大,况且父母对孩子未来期望很高,经常对他的未来进行规划,希望能够出人头地,而自己的成绩并不理想,学习基础和其它地方的同学有较大差距,自己又在成都上大学,离家较远,和亲人们仅能通过网络交流,无法良好的和加入沟通,面对新的环境,难以快速融入,自己表现的很羞涩,平时很少主动跟人交流,和同学之间熟悉度低,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融入进同学的圈子。上课回答问题很羞涩,经常一个人回家,坐将近三天的火车,不愿意找同伴一起,自己较为自卑。

  (2)问题分析

  案主因为家庭经济紧张,学习自己压力大,对未来的生活有迷茫感,导致产生自卑心理,严重影响其日常的交往。

  (3)介入过程

  第一次面谈:社工初次见到案主,案主看起来不愿意与他人交流,表情冷漠,神情较为疲倦。社工通过与案主交谈得知,自己上学期的成绩又不是很好,父亲最近又跟自己聊到了自己的成绩以及未来的打算,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家里的经济压力也很大,姐姐弟弟加上自己的学习开销很大。社工建议案主能够摊开和父母谈谈,告知父母自己现在的学习水平,以及自己和其它发达地区的同学学习基础有较大差距,表示让父母能够理解自己,对于经济压力可以寻求学校的帮助,主动去找辅导员说明自己的情况,案主表示愿意试试。

  第二次面谈:案主见到社工后,经过这几天的努力,父母对自己现在在学校的学习情况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表示以后会注意对自己的未来规划的合理性,不会给自己较大的压力,社工顺势引导案主父母对孩子的期望高是很正常的事情,每个家庭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而对于这件事情上,自己不用有过多的压力,要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多跟父母交流,确立一个合理的目标,使自己更加有自信、有动力。通过社工引导后,他表示父母对孩子们都挺好的,以后经过合理的沟通,他相信父母能够理解自己的处境。

  第三次面谈:社工在第二次面谈后,主动找到了案主的辅导员,向他说明了案主的家庭经济情况,辅导员表示,只要是家庭困难的同学,学校都会按实际情况来帮助同学上学,不会让同学们因为经济而难以继续学业,通过辅导员和学校的帮助,之后案主的经济压力能够得到一定的缓解。而且,辅导员从其他同学那里了解到,案主平时的人际交往范围狭窄,上课时很少主动提问和回答问题,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在第三次线上面谈中,案主的精神面貌明显不一样,当社会问及案主的大学生活时,案主表示,进大学前自己是在农村上学,周围也是同民族的同学,那时他是班上的尖子生,然而,进入大学后,有许多来自大城市和不同民族的学生,他们从小基础好,学习成绩优秀,见识也很多,他们能够更快的适应大学生活。由于成绩不好,他们不敢在课堂上回答问题,也很少向同学寻求帮助。社工给案主布置了作业,两周内向老师和同学提出十个问题,并做记录。

  第四次面谈:社工对案主的作业进行了检查,并请案主讲述了自己的心得,案主发现和老师同学进行学术交流并不十分困难,老师和学生都很乐意为他解答。然后,社工与他进行“你有我没有的游戏”,经过这个游戏,案主感受到了自己的诸多优点,增强了信心,表表现出了积极沟通的勇气,今后还会积极尝试与一些新朋友沟通。

  (4)成效评估

  经过四次面谈,案主成功地解决了与父母的误会,能够正确了解自己的学习情况,同时,通过提问和寻找优点,案主改变了以往一些不好的认识,最终有勇气与他人沟通。社工介入案主1基本成功。

  3.1.2案主2的个案介入

  (1)基本情况与案主资料

  案主2,贵州人,男,布依族,大学三年级。他小学时父亲患重病,也就造成家里很穷,不敢听别人谈论他和他的家人,他的心里很敏感,很自卑,经过人多的地方,在学校里也很安静,从不和同学交流,担心他人看不起他。他以前的朋友也越来越疏远他,这使他对自己失去信心。父亲高中时去世,这使他遭受了更大的心理打击,母亲没有时间和他交流,因为她要照顾全家,这使他更加忧郁。大学后,自卑感愈加严重,从不和同学提及自己的家庭,在学校基本上是独来独往,整天都在图书馆里,除了和寝室里的同学说几句话,基本上没有和其他同学交流。

  (2)问题分析

  案主从小家庭条件差,父亲重病,家里只有母亲一个有收入,加上后面的父亲去世导致案主更加的自卑、抑郁,没有朋友,难以正确认识自己,跟同学沟通交流的能力缺乏,人际交往出现障碍。

  (3)介入过程

  第一次面谈:当社工第一次与案主接触时,案主没有什么反馈,他对社工有很强戒备心理,对社工的提问,案主很少回应,全是问什么答什么,但社工对此并不泄气,不断激励他说出心里的想法和计划。在社工的缓慢指导下,办案人说他父亲病得很重,他需要早点挣钱,初中毕业后,他打算辍学打工挣钱,为父亲治病,他母亲坚持要他高中毕业,现在他被大学录取了,他的生活费全靠母亲。他也希望像同学一样度过愉快的大学时光,但因为自己的家庭情况,他没有机会去享受,他需要花大量时间去兼职。

  第二次面谈:社工主动找到案主的辅导员,请求能为案主找到一份既不影响学习又能赚取生活费的工作。通过辅导员的帮助,案主在学校图书馆找到了衣服勤工俭学工作,案主很满意,可以在挣取生活费的同时进行学习。同时,社工们还激励案主的室友讨论读过的书籍,案主说他会进行尝试的。

  第三次面谈:案主已经在图书馆工作两星期了,案主告诉社工,他在两周的时间里读了三本书,他还向班上其他同学推荐了一些书籍,现在,当同学们都找不到一本书在图书馆,他们会请他帮忙,他认为每天的生活都很有意义。

  第四次面谈:第四次面谈:社工可以协助案主继续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多读书,激励案主敞开心扉,积极主动参加社会集体经济活动,案主表示会努力学习尝试。

  (4)成效评估

  经过社会工作者的介入,案主慢慢的打开了心扉,懂得了接纳他人,不再逃避人际交往,社工对个案2的介入基本完成。

  3.2个案咨询效果评估

  通过案主对两位案主的个案介入,两位案主意识到本身对于人际交往的一些不良认知,而且积极的配合社工,并在社工的指引下尝试建立新的人际观,并且在介入过程中,社工通过对案主的潜能与优势的发掘,协助案主增强信心,进一步了解自己,走出自己的世界,走进与他人交往的的世界,逐步重回正常完美的校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