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案例大全-浅析在话剧表演中信念感对塑造角色的作用

论文案例大全-浅析在话剧表演中信念感对塑造角色的作用

2021-04-28 17:08:39

  不论什么行业信念感都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老师的信念感是传道授业解惑,医生的信念感是救死扶伤,对于演员,信念感是去相信角色,全身心的投入角色。信念感把剧本中描述的事物看作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事物,在表演中带入真情实感,通过情节设置、人物对比等,把人物更完整的展现出来。本文探索戏剧表演中的信念感该元素,以话剧《红岩魂》中的郑曼丽塑造过程为例,分析信念感在塑造角色,深入角色的重要作用。

  一.表演中的信念感初建

  (一)信念感的定义

  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中,信念感是一个术语,它属于表演技术的一个元素。其指的是演员对于剧本所描述的剧情,拥有自身的真情实感,并真诚的相信剧本与人物,在表演中带入人物自身,合二为一,并带有情感的表现出来。把剧本中描述的事物看作现实中实实在在存在的事物,把剧中人物关系相信为真实存在且发生的,这就是信念感。林洪桐教授认“创作者真诚的生命的体验与生命表现即是真正意义上的表演创作。”信念感,首要就是相信,拥有确定的意念,相信角色。在舞台上,时时都要有信念感,进入“我就是”的状态,表演者用信念感来控制角色走向,让角色符合生活情感与艺术要求,让表演更加符合常理化。虽然戏剧艺术是虚构的,但合格的表演者需要拥有坚定的信念感。表演创作需要对于情节、人物关系等发生事件的真挚信念感,深入理解人物角色的情感与内心,带入舞台,让表演能进入观众的内心。

  (二)案头工作——从郑克昌到郑曼丽

  话剧《红岩魂》该剧描写了重庆国民党在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情况下,镇压共产党领导的地下革命斗争。戏剧讲述着那个黎明到来之前,光明与黑暗的斗争。在该剧中,我饰演了一个反派人物国民党郑曼丽。因为该角色是由男性角色郑克昌转换而来的女性角色郑曼丽,因此我在塑造角色上需要把角色表演的合理化。就拿一个细节来说,郑曼丽她的形象是反动派里的“女魔头”,性格里带有不拘小节的成分,因此我在表演中走路较为霸气且较快。她的身份需要运用到枪这一道具,现实中我们没有接触过枪,但在舞台上,我需要让自己相信我就是她。怀揣信念感,熟练的运用道具—枪,让郑曼丽这一角色更加真实。我怀揣着信念感,感同身受郑曼丽的内心与情感,这对于塑造该角色有很大的作用。充分做好案头工作,对当时的规定情境和历史背景进行深入了解,以便加深我对于角色的信念感,让我感同身受郑曼丽她的彷徨、绝望和其对母亲的留念……作为表演者必须拥有强大的信念感,才能更好的阐释郑曼丽这一人物,才能设身处地的将角色的情感表达出来。信念感不单能让观众相信眼前看到的是一个濒临绝望的女性反动派的角色,也让观众与角色产生共情,打动观众,推动整个剧情的发展。

  浅析在话剧表演中信念感对塑造角色的作用

  二信念感的培养与运用

  (一)信念感的建立-演员与角色相互作用

  信念感对于演员创作而言是不可被替代的,一个演员的信念感需要由心而发,是连贯于完整的表演过程的。拥有信念感会使人物表演更具真情实感,让人物更加生动与鲜明。信念感让表演者全身心的投入,让作品更加真实。

  让自己建立信念感,是一个长期持续性的学习与锻炼过程。在大一学习期间,无实物的练习,让我从中了解了信念感,也获得了塑造角色时怀揣信念感的能力。我在案头工作初期,仔细研读剧本,了解郑曼丽,试图走进她的内心,分析她每场戏时的内心活动并通过直接清晰的动作或神情展现出来,这对建立信念感很有帮助。建立合理的人物心理线索,加强信念感,让自己相信自己就是角色本身,也更能让观众相信角色形象。

  在郑曼丽的初期,正是重庆即将解放之前,因为她不想面对事实,所以人物表演出来是急忙打断黎纪纲的动作,轻松的说要去台湾的话语。用看似轻松的话语,凸显出郑曼丽该人物内心不愿面对事实的真相。在郑曼丽听说两根金条连海南都不够去的时候,我知道她当时内心应是彻底崩溃的,因此我通过表演满脸绝望的样子,来展现郑曼丽当时的内心。在郑曼丽回顾之前做过的错事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嘲讽且绝望的,因此,怀揣信念感的我采用了绝望且讽刺的声音叙说着她做过的一桩桩错事、恶事,并且用脸上苦笑的表情和摇摇手的动作来塑造她这一角色。在郑曼丽最后时刻,她给母亲写信,我知道她内心有着对母亲无尽的留念,因此写信时我的神情是留恋且不舍的。在写信中提到了打鬼子的过往,我想她的内心一定为这件事而骄傲,因此在该时刻,表演中我的神情是骄傲且怀念的。

  信念感之于我而言,就是感同身受人物的情感,深刻剖析人物,并且在表演中把自己代入人物。信念感让我走进了郑曼丽的内心,我想,她很多年之前是一个豪气万丈的打鬼子的女军人,后来沦落为了一个魔鬼般的反动派。她在黎明之前,有过欺骗自己,但最后清醒的知道了自己身处绝望之境。她是复杂的,我想郑曼丽的摇头诠释了她对曾经一切的最后的态度。信念感的存在,让我更加能够全面的塑造这个人物。

  (二)信念感激发对手,推动情节

  在戏剧《红岩魂》中,从看守们的对话中,凸显了刘思扬这个富家公子在面对酷刑时毫不屈服。在刘思扬与他父亲刘存仁的对话中,深刻展现了其坚持内心的信仰。其表演者在表演中极具信念感,以坚定的话语和眼神,展现了他对理想信念的坚守和不变的追求。在排练过程中,我的信念感不断加深。并且通过和对手的不断相互刺激与促进,我的信念感更加强烈了。之于我而言,与对手的对戏,能让我加深信念感,也能在不同人物的对比中凸显各自的人物形象。

  《红岩魂》对反面人物也进行了展现,从矛盾冲突、人物关系出发,去展现他们的性格与灵魂,突出他们的反动本质。在戏剧中,特务头子徐鹏飞,这个人非常残暴凶狠,他把杀人视作终身职业,他既固执己见,又狡猾阴险,他觉得做特务不仅要心狠大胆,还要抓住对方弱点,攻其弱点,瓦解其意志,达到自己的目的。他的动作和语言充分展现了他的嚣张残酷,也展现了他面临灭忙时的绝望。舞台上除了演员自身强大信念感和精彩演绎能感染和打动观众以外,对于戏中的其他演员也有着深深的推动作用,信念感不单单作用于演员自身,在交流的同时,也会激发对手演员进入规定情境,推动角色和整部剧的深入发展。

  (三)找到角色差异

  在反面人物的表现中,黎纪纲和我饰演的郑曼丽也起到了互相刺激的作用。在我和饰演黎纪纲的同学的对戏中,加深了我对塑造郑曼丽该人物的信念感。在我们两人的对话中,展现了反动派最后时刻内心的无奈、惶恐和绝望。我把自身带入进郑曼丽这一角色,怀揣信念感。表演中我故作轻松的说撤退时,饰演黎纪纲的同学用坚定且一针见血的话,让我仿佛就置身在那个时代、那个场景,更加有利于我对于郑曼丽该角色的掌控。在对手演员叫“郑曼丽”这三个字时,让我更加坚定自己就是她,更好的把信念感带入表演中。在对话中,黎纪纲彻底撕破了郑曼丽美好的幻想,这时郑曼丽的内心应是不愿面对事实且脆弱的,因而郑曼丽的话语后面越来越无力与绝望。郑曼丽在宣泄的话语中,因为内心是绝望的,所以我在表演中是苦笑且摇头的。郑曼丽在拥有退路的黎纪纲的面前,无比绝望和彷徨。在两者的对话中,展现了反动派最后时刻内心的无奈、惶恐和绝望。

  在戏剧中,不同人物形象的对比,有利于展现各自人物形象,有利于表达人物的精神,对串联起整个剧情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曾经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请记住,观众来到剧院是为了潜台词,台词可以在家里阅读。潜台词需要表演者具有信念感,根据剧情发展的需要和人物特点来感受人物的心理状态和情感,更加真实的反映人物形象与特征。由于话剧的时间限制,选取了小说中的部分人物,对他们进行刻画,使整场话剧的舞台人物非常丰富且饱满。在不同人物的展现中,依据信念感,更好的阐述了光明与黑暗的激烈斗争。舞台上既有正面人物,又有负面形象的人物。剧中演员们富有信念感,很好的诠释了各种人物的精神状态。共产党人老许的坚毅,江姐的视死如归,监狱长的狠毒狡猾等都让人仿佛身临其中。戏剧中强调人物的内心精神世界,其中擅长用人物富有表现力的动作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描写角度不断变化,来展现人物形象的丰富性和作品的丰富性。对于受刑,戏剧中对成岗是正面展现,对江姐、许云峰则是侧面展现,皆凸显了人物的悲壮形象。

  (四)接近角色情感

  表演者们坚持表演的信念感,让共产党人们的气节与精神展现在观众面前,也让反动派狰狞恐怖的面貌呈现在观众的面前。而我饰演的反面人物郑曼丽,通过表演中具有坚定的信念感,也展现了她的情感。在最开始和黎纪纲的对话中的故作轻松,展现了当时郑曼丽内心的不愿面对的彷徨与害怕。在知晓两根金条无法到达台湾后的满脸绝望,猛喝酒,展现了面对现实的崩溃与绝望。在回顾自身所犯下的罪孽时,绝望的摇头和苦笑,展现了身处悬崖的无可奈何和绝望。在写信时的“报喜不报忧”,展现了她的柔情一面,也展现了她对自己曾经保卫国家的骄傲。通过信念感,让我在表演中更加完整且准确的展现了郑曼丽的内心情感变化,让她的情感世界展现出来。

  (五)加强感受空间环境刺激

  舞台灯光对于整体戏剧的展现非常重要,其根据情节发展的需要和人物内心世界展现的需要,不断变换,有利于演员信念感更好的融入表演中,也有利于提升观众欣赏感受。舞台的效果加深了我的信念感,让我更好的展现角色。运用舞台灯光中色彩的不断变化,有利于增强表演的感染力,有效且恰当的色彩变化,有利于呈现更加逼真的场景,让舞台上的表演者增强自身信念感,让台下观众更易融入其中。舞台布景是给予观众最直接的感受,布景需要符合当时情景,引发共鸣。演员见观众才是最终的舞台呈现,当舞台布景、灯光等准备好,怀揣信念感的演员走上舞台,去诠释人物,叙说着属于他们的故事,这才是最终的舞台呈现。演员在台上展现着故事,观众在台下进入台上的世界。观众场下的良好反映,有利于我们演员自身信念感的增强。舞台效果的更好展现,有利于表演者信念感的增强,有利于丰富人物形象,衬托出人物的内心情感与精神,达到最佳的视听感觉。当戏剧要结束时,音乐慢慢的展开,舞台灯光渐收,在昏暗且悠远的环境里,让我更好的与角色融为一体,坚持表演的信念感,展现郑曼丽最后的场景—写信。郑曼丽在内心绝望时,柔和且深情的给母亲写了最后的信,她对母亲的嘱托、对保卫祖国的回忆,都在灯光与音色的衬托下,显得既温情,又凄凉。

  三总结

  信念感对于表演而言非常重要,其对于塑造人物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拥有信念感,能使表演者更好的展现角色。表演过程中我坚守信念感,用动作、语言、文字、深情结合舞台灯光与音乐,剖析郑曼丽的内心世界,展现郑曼丽这一人物的完整形象。我在前期准备工作中,深入剖析郑曼丽的内心和人物特点,理清该人物的心理线索,让自己熟悉该角色。在表演中,与对手的对戏、舞台效果以及观众反应,对我坚定信念感有很大的帮助。信念感能够把人物塑造的更加完整与丰富,让人物角色有血有肉,能够使情节剧本更加吸引观众。当演员怀揣信念感,深入琢磨角色内心,并通过动作、语言、神态等展现出角色内心,同时,演员之间熟悉配合表演,舞台上各种道具、灯光、音乐等完美配合表演,我想这就是真正的完成了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