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案例分享-浅析海阳秧歌的文化特点和形态特征

论文案例分享-浅析海阳秧歌的文化特点和形态特征

2021-05-06 17:48:48

  任何一种舞蹈形态的形成都反映着当地民众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以及经过时间沉淀而深深植入民众心中的文化思想。海阳秧歌亦是如此,它之所以被誉为“山东三大秧歌”之一,也正说明了它在地域文化与舞蹈的形态中有着独特的魅力。海阳秧歌流行于山东半岛南端的海阳市一带,这里也是儒家乐舞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本文在海阳秧歌的研究中,一方面运用儒家文化为出发点对海阳秧歌的乐舞文化进行深入的了解,另一方面在针对海阳秧歌开设的课程中学习的关于“王大娘”、“货郎”等典型人物来阐述海洋秧歌中独具特色的形态特征,进而明确其具有的形态特征,通过二者的结合,用更全面的角度来分析海阳秧歌这一民间舞蹈。

  海阳秧歌起源于誉有“礼仪之邦”的齐鲁大地,而齐鲁大地又是中华文化精髓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因此海阳秧歌的背后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研究海阳秧歌的起源,从中探索出礼仪与海阳秧歌之间的关系,海阳秧歌又是如何表现儒家文化中的礼仪文化。

  (一)历史起源及发展演变

  对于海阳秧歌的历史起源到如今也没有人有肯定的定论,据鞠春山在其《海阳秧歌初探》一文中写道:“据大辛家村辛悦生老人讲:明末该村辛璋光去江南嵩山少林寺学武功,归故后,于清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教本村后生将少林武功架式用于秧歌鼓舞中。”由此可见,海阳秧歌在明朝初期就已存在。

  但在詹仁中、蔡惠铭所写的《海阳秧歌-宋代乐舞的遗响》中说到:“宋朝乐舞‘参军’手中拿着的‘拂子’,竟一丝不差的还挥舞在海阳秧歌‘乐大夫’的手中”。如此看来,海阳秧歌与宋代乐舞有着些许的联系。

  随着时代的变迁,海阳秧歌在保持原始形态的同时,在内容形态上也发生着悄然的变化。

  从有着明确的文字记载的明朝开始,海洋秧歌最初是以民间祭祀功能存在,那时的人们信奉神明,于是海阳秧歌只用于祭祀各类神明以及祖先等活动。这一点可以从当时海阳秧歌队用于祭祀神明和祖先的“三跪九叩”大礼,即现在海阳秧歌队的“三进三退”俗礼中可以看出,虽然这一礼节随着社会生活和人们观念的变化而简化,但还是能明显看出海阳秧歌这一独特的功能。

  后来随着明代商业繁荣,戏曲也开始兴盛,在民众的知识文化还不太普遍的古代,戏曲这种既有曲调又有故事情节并且浅俗易懂的艺术形式,更容易使人民大众所接纳。海阳秧歌也正是吸收了戏曲中故事性的情节,利用当地民众身边所发生的故事情节为蓝本进行创作,使海阳秧歌更具有戏剧性特点,让海阳秧歌更加生动有趣。

  随着时间的流逝,海阳秧歌逐渐有了完整的文字剧本,但由于明清时期民众的文化水平不高,排演一部完整的海阳秧歌剧就更加的艰难,这也间接造成了文字剧本的流失。新中国成立以后,很多文艺工作者响应国家“从群众来,到群众中去”的号召,纷纷下乡到人民群众中吸收知识,发展优秀的当地舞蹈艺术,这也使海阳秧歌得到大范围的推广。到1996年,海阳市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2006年5月20日,海阳大秧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二、山东海阳地区的文化发展

  山东是中原文化的发源地,是儒家文化影响力较大的地区,研究中发现,对于海阳秧歌的文化影响其实不仅仅局限于海阳地区的文化发展,而是整个山东地区文化的发展,海阳地区正是受到了山东地区之间文化的交流以及各个地区对它的影响,在环境和历史发展因素共同的影响下,海洋秧歌才就此产生。就如同山东地区虽然都收到齐鲁文化的影响,但却在不同地区出现了不同的民间舞蹈,例如胶州秧歌发源于胶州;鼓子秧歌则发源于济南商河县。因此海洋秧歌的发源与发展离不开海阳地区历史文化发展对它的影响。

  海阳地区在古代隶属于齐国,齐国以注重“与时俱进”的黄老学派为主要文化,所以齐国治国理念较为自由,讲究因时制宜、与时俱进。在追求“革新”思想下的环境下,海洋秧歌这种带有祭祖性质的民间活动并没有受到统治阶级的打压,反而打破了只有正统雅乐才能祭祖的高贵地位。战国时期,形成了百家争鸣的局面,齐文化和鲁文化之间也开始进行融合与发展。到了清朝时期,海阳地处南北交通的要道,南北经济之间往来频繁,有许多人们开始在外打拼,人们彼此之间也开始注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和礼节,所以崇尚礼节、重视情感在海阳人民心中有着深刻的意义,而海阳秧歌在发展中也形成的这样独具特色的一个文化特征。

  海阳地区面朝大海,海上贸易不仅为海阳带来了经济,还为海阳带来的南北文化的交流。齐国濒临海岸线,这里地区的人们生活与大海息息相关,所以产生了许多关于海上妖仙的故事,所以海阳人也信奉海洋文化。清朝年间,海阳内陆村庄几乎家家祭祀“灶王爷”,而沿海的村庄则祭祀“龙王庙”等,这样多的祭祀神仙归功于海阳人们依赖脚下他们生存的土地以及为他们带来多元化文化与经济的海洋,这构成了海阳人们独特的信仰,这些信仰也被运用到程式化的海阳秧歌中,它承载着人民心中美好的祝愿,成为了祭祀神明的美好形式。

  三、海洋秧歌的文化特质

  海阳秧歌的形成,离不开文化对它的影响。文化对人的思想、行为举止有着很深的影响力,而海阳秧歌的形成是由当地民众对当地文化的理解而衍生出另一种形式的文化。

  (一)传统文化在海阳秧歌文化中的体现

  海阳秧歌起源于齐鲁大地,齐鲁文化最开始起源于东夷文化,随着经济的发展,地域之间文化的相互融合,东夷文化与中原文化逐渐开始加强,其中以齐、鲁两国的文化为主,由于地域条件、人文环境的不同,两国文化各自沿着各自方向发展,在此后的六百年中逐渐形成了有着共同点且风格不同的文化。战国时期时两个文化逐渐融合,最终形成了影响广大的齐鲁文化。其中齐文化注重“与时俱进”的黄老学派,鲁文化注重“固守传统,强调原则性”的儒、墨学派。

  提到儒家文化,人们最先想到的就是礼仪文化,而山东亦号称“礼仪之邦”,这具体表现在海阳秧歌剧中开头和结尾那具有程式感的“三进三出”。“三进三出”是历代海阳秧歌队必行的礼节,从侧面也反映出儒家重礼重义的文化秉性。两支秧歌队伍如果面对面相遇,不能避也不可躲,而是要行参拜之礼,如果礼没有做好,就会被嘲笑,会被说不懂规矩。因此我们说海阳秧歌中带有儒家文化乐舞思想的痕迹。

  儒家乐舞思想认为乐舞是人们心中思想感情的体现,乐舞不仅仅是把人们生活中的形态表现出来,更重要的是表现人们心中的思想感情。孔子认为,乐舞是思想感情的表现,也反应着一个国家的政治面貌和风土人情。他认为乐舞可以用作教化民众的工具,因此在汉代统治者用乐舞来教授宫廷子弟,以此来约束他们的行为。在海阳秧歌中女性更能表现出这种乐舞文化。她们一边深受着儒家文化和社会审美的束缚,一边受海阳地域环境影响渴望自由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于是在动作上既有社会审美上女性瘦长的“拧”,又有很多想要抒发自我情感大开大合的动作。正是这种又纠结又舒张的动作让海阳秧歌中女性角色的形象更加具有特色。

  (二)地域文化对海阳秧歌文化的影响

  海阳秧歌特点的形成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它所处的地域文化,海阳市位于山东半岛南部,南部与黄海相连,有着广阔的海滨,素有“黄金海岸”的美喻,海岸线长达230公里,中部有着平原和河流,北部是逶迤秀丽的山川。有着天然的海洋资源和土地资源,这里的人们背靠着山川,脚踩着平原,面朝着大海,世世代代勤勤恳恳的经营者自己的生活。

  海阳地区的人们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样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海阳相对稳定的地理环境,形成了海洋文化和农耕文化相结合的方式,也造就了海阳人民稳重、安居乐业、悠然自得的性格和心态。这种性格和心态在海阳秧歌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在海洋上生活势必要经历很多风险,海洋上有着很多不确定因素使得海阳人民形成了团结协作,勇于对抗困难、敢与自然环境对抗的优良性格。正是这种团结、强烈的凝聚力使海阳秧歌更具有丰富多彩的表现形式和独特的特征。

  四、海洋秧歌的形态特征

  舞蹈的形态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形成的,需要经过文化和时间的洗礼,一旦形成本民族的舞蹈形态那便具有一定的持久性,海阳秧歌便是这样形成的,它的大开大合、沉稳有力以及动作上的幽默风趣,与当地的地域特点、人文习惯、历史文化、思想观念息息相关。

  (一)海洋秧歌中女性的形态特点

  海阳秧歌中男性和女性的形态特点各不相同,女性她们既要遵守“三纲五常”带给她们的束缚,又有地域环境对她们的影响,所以动作常常紧扣双膝,脚在地上呈撵步式行走,给人一种含蓄、婉约的形象,而在地域环境的影响下她们形成了开朗大方的性格,而且不甘世俗给予她们的束缚,所以舞蹈动作中又有着独特的舒展、豪放,比如海阳秧歌中的动作“波浪”,舞者站立准备,从左下方蹲着起身,双臂一直往外延长,经过身体正上方,一直到身体右下方停止。而这两种文化的的碰撞,使女性角色的舞蹈动作出现了“拧”“扭”“抻”的独特形态特点。海阳秧歌中的“拧”以腰为中轴,上身和下身各自反方向拧动,左肩和右膝呈一条线,这样的动作形态显得女性角色又长又瘦,符合了社会审美;女性不甘被束缚的动作则体现在大幅度的运动气势中,如动作“滚浪正缠头”中大步的步子加上上身从左到右的扭动,呈圆的动作路线完全符合海阳秧歌中女性的情感表露。

  在海阳秧歌的女性角色中还有像王大娘和小嫚这样代表性的角色,她们分别代表着海阳地区女性的妩媚与柔美、端庄。

  王大娘作为海阳秧歌的女性代表,有着许多的经典造型,例如:“遮阳扇”、“齐眉扇”和“大闪腰”这样大幅度的动作。在海阳秧歌中“一惊一乍”的特色在王大娘这个角色中表现的淋漓尽致。“一惊一乍”在张蔚所写的《秧歌文化的形态呈现—海阳秧歌的民间形成与舞台风格》曾以“鹞子翻身大闪腰”这套动作为例来表现:首先是准备动作,左手拿手绢,右手捏扇,双臂自然下垂,身体冲向1点,正步位准备。动作一,双臂交叉,膝盖弯曲,重心放到右脚上,右胳膊和左胳膊同时发力,左胳膊由前至山膀手,然后垂直落下,右胳膊从头前绕至左侧,经过头后方到达右侧,上半身朝7点位拧动,并向后仰,下半身保持不动;动作二,双腿并拢,膝盖弯曲,右脚向前迈步的同时,左右手从两侧向前划下,上半身保持“扑”的状态,身体微微弓起,左脚快速跟上,接着上身直起的同时,双膝转向8点,胳膊交叉从小腹慢慢贴着身体向上到头顶上方,双手向3点和7点上位举起,身体后仰;动作三,左脚先迈,向后退三步,双臂从头上方打开至腰两侧。右手依次从身体左侧下方划到头顶最高点,再划至右侧最低点,身体随着拧转到5点位,左脚向右脚前方上步,身体往下扑;动作四:膝盖向4点转,两臂交叉,扇子贴着身体向上方移动的同时,从左脚开始向后退三步,上身后仰。注意,动作要大,快速收回,慢慢放出,这样才能做出“一惊一乍”的形态特点。

  而小嫚与王大娘相反,她所表现的正是当地年轻姑娘的形态,利用身体的拧、抻、扭,还有双膝的磨、蹭,脚下的点,表现出农村姑娘的柔美与端庄。小嫚的代表性动作虽然少,但它要求舞者脚步要轻,身体要软,走起路来要似在水上漂一样,身体动作要有抻劲,上身与下身要形成“拧”的动势,表演情感也要丰沛起来,既要有端庄也要表现出柔美的一面。

  (二)海洋秧歌中男性的形态特点

  海阳秧歌中男性角色的形态特点大多以刚劲有力、沉稳矫健的特点存在。例如秧歌队的指挥者乐大夫和紧随其后的花鼓,因为他们承担着更多祭祀的任务,所以他们的动作更加要“稳”,动作要沉稳有力。那么如何去表现动作的“沉”与“稳”,首先在动作上表现“沉”就要完成自身重心上的“沉”,不管做什么动作,自己重心要下意识的放低,下肢动作在半蹲的状态下进行,动作多在中、下的空间中进行,因此步伐中矮子步和扑步较多。有了下意识的重心降低舞者每迈出一步都很沉稳,这种降低身体重心而显出动作沉稳的背后则是民众想要表达对神灵、祖先的敬畏与期盼,也表达了对脚下这片土地和眼前这片大海的依赖和爱慕之情。

  但男性角色中也有表现相对于乐大夫和花鼓来说活泼、幽默的角色,例如机灵的锢漏和幽默风趣的货郎、滑稽搞笑的傻小子。锢漏和货郎都有着沉沉的扁担,虽然功能不同,但在舞蹈形态上却大致相同,因为肩上挑着扁担所以他们脚下的步伐也随着扁担带有弹性的上下跟着“颤”了起来,他们跟着在重拍音乐中边走边颤,那么上半身的肩部和头部也随着下半身律动也动了起来,头部跟着节奏来回晃动,肩部随着呼吸和节奏上下耸动,海阳秧歌中的“提沉”就是来源于这里。而傻小子则是运用动作的夸张化,前仰后合、上窜下跳的,使观众忍俊不禁。

  结束语

  海阳大秧歌是胶东民间生产生活的产物,是海阳民俗文化主体精神的结晶。在研究海阳秧歌文化以及形态中我发现了一种文化艺术的形成是要经过时间的沉淀以及人民对这种文化的爱护和继承。虽然在民间这只是人们在重大节日中举行的一种仪式,但如果不是千千万万代人们对这种文化的尊重,恐怕这样代表着山东地区的文化可能早已不复存在了,它不仅仅是我们眼中所看到的这样一种仪式,它还代表着山东地区的文化、风土人情以及古代所传达的思想文化。我们只有把握它们背后所蕴含的深层内涵,竭尽全力的去发扬它,把海洋秧歌文化以及它的魅力发挥到极致才能使这样一个文化瑰宝保存它长久旺盛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