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技巧案例-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研究

论文技巧案例-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研究

2021-05-10 18:08:45

  山西省是国家的主要能源基地,长期以来依靠资源型产业来促进本省经济的发展,但由此形成的单一经济结构成为了山西省的经济健康发展的最大障碍。近年来,随着转型发展的不断深入,山西省的产业结构有了较大的调整.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在不断上升,居民的购买力不断增强,但是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受到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政策影响,差距情况没有得到较好的改善。面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因素这一热点学术研究话题,国内外学者既有理论分析也有实证研究,但是各自切入的视角都各不相同,尤其从产业结构调整角度对其进行研究的相关文献就更少。

  本文选择山西省1992-2018年的时间序列数据构建VAR模型,剖析了近二十年来山西省三次产业和城乡收入差距的现状及发展趋势,来分析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并且就他们之间的影响机制提出了个人的看法,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山西省产业结构的调整会缩小城乡收入差距。

  山西省作为国家的能源基地,长期以来以资源型产业为支柱产业发展本省经济,单一经济结构为山西省的经济发展带来许多弊端。近年来,随着转型发展的不断深入,山西省的产业结构有了较大的调整,三大产业产值所占比重由1992年的16%、56%、28%变为2018年的4%、42%、53%,改变了山西省过分依赖能源资源发展经济的单一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得到了较好的优化和升级。产业结构的调整为山西省经济发展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促进了地区生产总值的连续增长,地区生产总值自1992年的518.18亿元上升到2018年的16818.11亿元。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在不断上升,居民的购买力不断增强,但是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并没有在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政策领导下,得到很好的控制,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明显低于城镇居民收入,城乡收入差距较大的问题依然存在。

  2016年山西省委、省政府制定了《山西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其中的目标之一就是形成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提高城乡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拓宽农村居民增收渠道,努力缩小城乡收入差距。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解决好山西省城乡经济结果差异较大的问题,加快破除城乡二元体制的进程,通过产业结构调整改变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在不同产业中的占比,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改善就业结构。由此可见,产业结构的调整会通过不同的途径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收入分配。

  1.1.2选题意义

  (1)理论意义

  国内外学者对于影响城乡收入差距的因素研究是理论分析与实证研究并存的,但是切入的视角都不尽相同,尤其从产业结构调整角度对其进行研究的相关文献很缺乏,针对山西省具体情况的研究更少。国外学者大都重视理论研究,且都是从产业结构变动对收入分配的角度出发,国内学者大都重视实证分析,且均着眼于全国的影响研究,从省份角度进行研究的非常少。因此本文以理论为支撑、与实证研究相结合,选取收入分配中城乡收入差距这一问题,以期从产业结构调整的角度来分析其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

  (2)现实意义

  2017年国务院发表的《国务院关于支持山西省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的意见》中指出,山西省要聚焦产业转型,实施产业转型升级行动。长期以来,山西省作为能源大省,一直优先发展重工业和能源产业,虽然经济增长态势良好,但因此形成的单一的经济结构以及不合理的产业结构,使得城乡二元结构矛盾突出,城乡收入差距持续扩大也影响了山西省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2010年山西省成立了全国第九个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统筹城乡发展。自此,山西省开始了转型跨越改革,逐步调整不合理的产业结构成为山西省经济发展的主要任务。

  因此,本文通过对近年来产业结构调整的测算梳理,来明晰山西省多年来的产业结构调整的重点与趋势。以产业结构调整的角度切入,根据城乡收入的数据来对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的变动规律进行分析,从而探究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

  1.2国内外文献综述

  1.2.1国外研究现状

  17世纪中期,威廉配第首次分析了对产业结构与收入差距的相关关系,他认为产业结构的不同会使得一国国民收入水平和经济发展所处阶段因此发生变化,而形成不同产业间的收入差距便是造成劳动力转移的主要原因。20世纪40年代,英国经济学家科林克拉克经过研究发现,该国或地区的劳动力会随着国民人均收入的不断提升进行明显的转移流动,从以农业为主的传统部门转移至以工业和服务业为主的现代部门,这种劳动力在不同产业结构之间的转移会对生产要素进行再次配置,从而对各产业的劳动生产者的收入分配带来显著影响。

  美国经济学家西蒙库兹涅茨(1955),继承了克拉克的研究成果并提出了人均收入影响论,他认为收入分配不均的现象会出现在经济发展的初期阶段,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就会形成较大的收入差距,从而抑制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他利用各产业的分布指标和其所占国民收入比重指标,提出了人均国民收入变动会对产业结构的变动造成影响。

  刘易斯(1954)认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体系是由两种经济形态构成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体系和现代化的城市工业体系。对于劳动力无限供给条件下的二元经济结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的初期,必然会出现较大的收入差距。

  谢尔曼罗宾逊(1976)认为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中,人口会向生产率较高的现代部门流动,同时人口的转移会影响到传统产业生产率水平的变动,从而缩小收入差距。

  1.2.2国内研究现状

  国内学者也发表了许多关于两者关系的研究,并提出了很多有益的观点。由于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造成影响的研究成果大致分为三种:一是部分学者认为产业结构调整加剧了城乡收入差距,二是大多数学者认为产业结构调整会使得城乡收入差距缩小,三是有部分学者认为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是分阶段的,具体阐述如下:

  (1)国内部分学者认为产业结构调整加剧了城乡收入差距:

  简新华、毕先萍(2002)通过对我国经济结构变动与收入分配关系的研究,分析指出我国顽固的城乡二元就业格局是由于产业结构的不健康发展导致的,这样的就业格局使得农民的收入无法得到明显的提高,不利于城乡收入差距的缩小;潘文轩(2010)表明工业化进程有助于居民人均收入的提高,但就业结构转变滞后于产业结构转变,农业产值比重虽然处于下降趋势之中,但是还是吸纳了较多的农村劳动力,这使得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无法向生产率更高的部门转移,而且重工业化对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也有较大的冲击,农民的收入无法得到保障,这进一步加剧了我国的城乡收入差距;郑小三(2012)通过构建面板数据模型分析得出,虽然中部地区产业结构不断向高级化发展,但是由于城乡就业参与率程度的不同,城乡收入差距还是在不断扩大的;李根(2017)认为长江经济带存在着第一产业基础薄弱、第二产业大而不强、第三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等问题,三次产业中存在的问题导致城乡收入差距无法得到较好的控制。孟凡杰(2019)通过构建VAR模型,以产业结构合理化和高级化解释产业结构的调整,并且通过实证研究发现产业结构合理化使会缩小城乡收入差距,而产业结构高级化却加大了城乡收入的不平等。

  (2)国内大多学者认为产业结构调整会对城乡收入差距缩小起积极作用:

  李小玉(2011)运用中部地区的数据建立面板数据模型进行实证分析,研究表明二、三产业产值占GDP比重的提高会促进城乡收入差距的缩小;史云鹏等(2012)运用东北三省1985-2010年的数据分析了产业结构与城乡收入差距的关系,认为产业结构升级会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卢冲、刘媛、江培元(2014)通过构建面板协整模型研究分析表明,产业结构调整和区域经济的增长有助于缩小城乡收入差距;李政、杨思莹(2015)基于2007-2013年面板数据,通过引入创新驱动增长理论,认为产业升级淘汰落后产能,能有效缩小城乡收入差距。

  (3)国内部分学者认为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是分阶段的:

  苏雪串(2002)认为在短期内,产业结构升级会加剧收入差距的扩大,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应该采取相应政策缩小收入差距,因此在政策的影响下,长期的发展会利于城乡收入差距的缩小;王亚飞等(2014)以湖北省的数据为例进行协整分析和动态考察,得出产业结构对城乡收入差距的调节作用存在时间差异,前期变动会拉大城乡收入差距,而后期则会缩小城乡收入差距;杨晓锋、赵芳(2014)运用联立方程模型和内生分布滞后模型,研究了产业结构调整与城乡收入差距的关联机理,结果表明两者的关系在不同时间段有所不同,即在短期两者负相关,而在长期则呈正相关;王胜洲(2019)通过构建产业结构调整与城乡收入差距的相关模型,分析发现随着产业结构调整进程的不断深入,对城乡收入差距扩大的影响效应呈现先为正后为负的结果。

  总体来说,国外学者对于该课题有较为深刻的理论分析,但是缺乏实证研究;而国内学者大多通过构建模型进行实证检验,以此来发现产业结构与收入差距之间的关系,而且学者对于变量的选取以及控制变量的引入,对于本文后续的实证分析提供了参考。但是国内学者的研究结果相对来说缺乏理论的支撑而且观点大不相同。因此,无法将学者们的研究结果应用于山西省的实际情况中,关于山西省产业结构的调整对于其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无法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因此本文会使用山西省1992-2018年的数据构建VAR模型进行实证检验,以此来验证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结果。

  1.3论文的结构及主要内容

  本文的具体研究章节可以分为五个部分,各部分的相关内容概括如下:

  第一章:导论。本章主要论述了选题背景、研究意义、以及国内外研究现状综述、本文的研究方法。

  第二章: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城乡收入差距的相关概念界定与理论基础。本章主要对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城乡收入差距等概念进行明晰,并且对相关的经济理论进行分析,为本文的研究提供理论支撑。

  第三章: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及城乡收入差距的现状分析。本章通过数据以及图表的方式详细阐述山西自1992年到2018年在产业结构与城乡收入差距方面的现状,并且根据现象分析当前发展所存在的问题。

  第四章: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影响的实证检验;以山西省1992-2018年的数据为依据构建VAR模型,并且通过协整检验以及格兰杰因果检验进一步对模型进行完善,从而分析出内在的影响机制。

  第五章:针对实证检验的结果提出相关的政策建议,并且对全文的研究结果进行总结,根据实证检验的结果以及现阶段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关的建议。

  1.4论文的研究方法

  (1)文献研究法

  通过梳理产业结构、城乡收入差距相关的文献,通过借鉴学者们的研究方向以及研究结果,拓宽本文的写作思路,同时也可以明晰现在研究所存在的不足,以此为突破口进行本文的写作与研究。

  (2)实证分析法

  本文为提高写作与分析的准确度,加之计量模型水平有限,使用了向量自回归模型来进行分析,运用eviews10软件对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进行了实证检验,通过实证检验的结果,对影响结果进行分析。

  (3)统计分析法

  本文通过查阅《山西省统计年鉴》,获取了山西省自1991年到2018年年末的三次产业产值、地区生产总值、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3年之前为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等基础数据,并且经过计算和统计得到了最终变量的数据,使得实证检验所用数据更加真实可靠。

  2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城乡收入差距的相关概念界定与理论基

  2.1相关概念界定

  2.1.1产业结构调整的概念

  产业结构调整包括产业结构合理化以及产业结构高级化两个方面。在既有文献中,对其研究最早的是周振华(1992)。他认为,产业结构合理化是指产业之间协调平衡的过程,各产业通过结构的转换使得彼此之间有更高的适应性,主要表现在产业之间的数量比例关系、经济发展联系以及彼此之间的相互影响机制中;产业结构高级化是指产业结构由低级形态向高级形态转变的过程,是建立和实现高效益的产业结构的过程。产业结构的高级化一般遵循产业结构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规律,也被称为产业结构升级。

  2.1.2城乡收入差距的概念

  城乡收入差距主要用来描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以及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3年起,国家统计局采用了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制度采集数据,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更改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间的关系,包括绝对收入差距和相对收入差距。绝对收入差距是指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差值,而相对收入差距是指城乡居民收入的比值。根据相关文献的研究绝大多数学者都使用相对收入差距来对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行衡量,因为相对收入差距更能体现出城乡居民收入的协调性以及内在关系。本文为了体现数据的直接性和清晰性以及为了计算的简便,选取城乡居民收入比来对城乡收入差距进行衡量。

  2.2理论基础

  2.2.1产业结构理论

  (1)配第-克拉克定理

  17世纪,威廉·配第在他的著作《政治算术》中指出:制造业相对于农业、商业相对于制造业得到的收入会更高,这是因为劳动力在不同产业间的流动,使得产业之间的相对收入出现了差异;而后科林·克拉克对这一问题作了进一步的研究,于《经济进步的条件》一书中将全部经济活动分为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以及第三产业,分析了若干国家在不同时期内劳动力在三次产业之间的移动情况,得出了如下结论:随着人均国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劳动力首先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移动。当其收入水平进一步提高时,劳动力开始向第三产业移动。

  (2)霍利斯·钱纳里关于产业结构变迁规律的研究

  美国经济学家霍利斯·钱纳里的研究结果表明:在工业化的最初阶段,第一产业所占比重高于第二产业。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第一产业的比重持续下降,第二、第三产业的比重都相应地有所提高,且第二产业比重的上升幅度大于第三产业,第二产业的高速发展将会取代第一产业在产业结构中的优势地位。当第一产业的比重再下降时,第二产业的比重会高于第三产业。当工业化进入中期阶段,即第一产业的比重降到10%左右时,第二产业的比重上升到最高水平,同时工业化进入后期阶段,此后第二产业的比重转为相对稳定或有所下降。

  2.2.2收入分配理论

  (1)刘易斯的二元经济理论

  刘易斯1954年在他发表的《劳动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发展》一文中提出在劳动力无限供给的假设下,发展中国家并存着两种经济形态,即:农村中以传统生产方式为主的农业和城市中以制造业为主的现代化部门,由于边际生产率为零的剩余劳动力普遍存在于发展中国家的农业中,因此若想逐步消减二元经济结构,就要完成农业剩余劳动力的非农化转移。在其理论中,刘易斯首次将产业结构和收入统一到一个研究框架中进行研究,运用模型来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

  3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及城乡收入差距的现状分析

  3.1三次产业结构以及城乡收入差距现状

  3.1.1三次产业结构现状总述

  (1)三次产业产值比重现状

  山西省自1992年以来。受到自身经济发展方式以及各项政策的影响,三次产业各自都有着较为明显的变动。图3-1是山西省1992-2018年三次产业比重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的趋势变动情况。

  图3-1 1992-2018年山西省三次产业比重[原始数据来源于《山西统计年鉴》,比重数据由作者计算所得。]

  从图3-1可以看出,随着山西省经济的发展,山西省的产业结构也在波动变化:第一产业所占三次产业的比重一直处于下降的趋势中,由1992年的16%下降到2018年的4%,27年间下降了12个百分点,变动较为平稳;相比而言,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变动较大。第二产业所占比重从2011年开始有所下降,在此之前第二产业比重一直保持在45%以上,2012年之后,基本维持在40%水平上,在2016年达到第二产业的最低占比水平;第三产业所占比重波动上升,在2012年开始显著上升,并在2015年超过第二产业所占比重,超过了50%的占比水平。三次产业各自所占比重总体来看,以2011年为时间节点有了较大的改变,这是因为在2010年,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正式成立,山西省进入了转型期,以及2011年“十二五”规划的实施。在政策方针的指导下,山西省开始改变二产独大的现状,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统筹城乡发展。从数据中可以看出,山西省的产业结构调整在2011年初见成效,并且在不断的调整优化中,山西省的产业机构从“二、三、一”的特征逐渐转变为“三、二、一”,产业结构得到较好的调整,依赖资源发展经济的局面正在逐渐好转。

  (2)三次产业就业人数现状

  图3-2 1992-2018年山西省三次产业就业人数

  图3-3 1992-2018年山西省三次产业就业比重

  从图3-2中可以得知,2018年的总就业人数为1910.9万人,相比1992年1363。8万人增长了40.12%。二十七年间,第一产业的就业人数基本保持平稳,有小幅度的下降,但是就业比重是下降幅度较大的,从46。94%下降到33.69%。第二产业的就业比重从1997年开始下降,在2003年之后有了小幅度的上升,在2013年第二产业的就业人数达到近年来最高点,就业人数为519.1万人,占比28.15%。第三产业的就业情况变化是三次产业近年来变化最大的产业,从1992年开始一直处于上升的趋势中,在此期间,第三产业的就业人数每年以5.93%的速度增长,在1998年就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比重,达到27.22%,并在2012年超过第一产业比重,在2018年达到43.16%。

  综合产值与就业情况,农业产值最低,但吸纳就业人数的能力比较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山西省农业劳动生产率仍然很低,从就业人数和比重方面来看,虽然一、二产业的就业比重在下降,但是第三产业的蓬勃发展弥补了一、二产业的低迷。

  3.1.2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现状

  图3-4 1992-2018年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

  由图3-2可见,本文从相对数据和绝对数据来分析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现状。从绝对数据来看,自1992年到2018年,按照1992年不变价格来计算,1992年为697元上升为2018年的19284元,扩大了27倍,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中;从相对数据来看,城乡居民收入比在很长时间内维持着较高的水平,1992年的收入比为1.75,2018年的收入比为2.95,上升了1.68倍。总体而言,现在的城乡收入差距情况不容乐观,无论是绝对数据还是相对数据,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都呈现出不断扩大的趋势,统筹城乡发展,遏制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的拉大是任务所在。

  3.2山西省产业结构存在的问题

  就第一产业来说,农村科技化、现代化程度较低,农业的发展方式较为粗放,农村的产业结构较为单一,而且随着户籍制度的逐渐淡化,越来越多的青壮劳动力流入城镇,使得农村缺乏劳动力,生产效率降低,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就第二产业来说,主要以工业为主,第二产业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把握着山西省的经济发展命脉,但随着踪改政策的不断推行,山西省的对于资源能源的依赖度有所降低,但在我国长期以来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政策以及山西省长久以来形成的经济发展方式中,想要彻底改善单一的产业结构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虽然现在第三产业比重超过了第二产业,但是第二产业的产值仍占据着较大的比重,第二产业的发展态势还是对山西省的经济有着很大的影响。就第三产业来说,山西省为了摆脱依靠能源发展经济的影响,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比如旅游业的发展就有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山西省第三产业发展的时间较短,发展经验不足,虽然产值比重已经跃至第一位,但是所占比重与第二产业基本持平,没有雄厚的发展根基,而且面对山西省长期以来的不合理的产业结构,第三产业的发展仍然面临挑战。

  4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收入影响的实证检验

  4.1变量的选择和数据说明

  4.1.1变量选择

  对于产业结构调整衡量指标的选择借鉴干春晖的方法,用产业结构合理化以及产业机构高级化进行衡量。

  (1)产业结构合理化(TL):产业结构合理化是衡量产业结构调整的其中一个指标,本文借鉴干春晖的研究成果,使用修正后的泰尔指数对产业结构合理化进行衡量,公式如下:

  其中TL表示产业结构合理化,Yi表示第i次产业的产值,Y表示地区生产总值,Li表示第i次产业的从业人口数,L表示地区从业总人口数(i表示第一、二、三产业)。如果泰尔指数不为0.则表明产业结构处于不合理的状态,需要对其进行调整。

  (2)产业结构高级化(TS):产业结构合理化是产业机构高级化的基础,要想对产业结构调整进行较为全面的衡量,产业结构高级化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指标。产业结构高级化其实是对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一种衡量,因此使用第三产业产值与第二产业产值之比来解释产业结构高级化,使得对于产业结构高级化的衡量更为直观。如果TS值处于上升状态,那说明产业结构一直处于优化升级中,产业结构便得到较好的调整。

  (3)城乡收入比(URIR):本文为了简化计算过程,以及衡量指标的直观性,对于城乡收入差距的衡量选用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来对城乡收入差距进行衡量。

  4.1.2数据来源说明

  为确保数据的完整性以及科学性,本文选取山西省1992-2018年的时间序列数据作为研究样本。其中2002年三次产业各产业的就业人数数据缺失,作者使用插值法估计其数据,其余1992-2018年相关变量的原始数据均来源于《山西统计年鉴》,最终图表显示结果由作者归纳计算得出,关于产业结构调整对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影响的实证检验均采用软件eview10进行回归分析。

  4.2基于VAR模型的实证检验

  因为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城乡收入差距变化都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因此本文构建VAR模型(向量自回归模型)来进行实证检验,以其来对影响结果进行研究。

  4.2.1平稳性检验

  经济变量的数据大多都是不平稳的,但如果使用非平稳数据构建VAR模型进行分析,会出现“伪回归”的现象,因此对数据进行平稳性检验是构建VAR模型的前提,其中ADF检验是最常见的平稳性检验的方法。表4-1是对时间序列进行平稳性检验的结果。

  表4-1各序列单位根检验

  序列ADF值临界值P值检验结果

  1%5%10%

  TL-0.67076-2.66072-1.95502-1.60907 0.4163非稳定

  TS-1.692779-4.498307-3.658446-3.268973 0.7164非稳定

  URIR-2.923013-4.356068-3.595026-3.233456 0.1719非稳定

  D(TL)-5.544052-4.394309-3.612199-3.243079 0.0008稳定

  D(TS)-2.409757-2.67429-1.957204-1.608175 0.0186稳定

  D(URIR)-5.459469-4.374307-3.603202-3.238054 0.0009稳定

  由ADF检验结果可知,TL(产业结构合理化)、TS(产业结构高级化)以及URIR(城乡收入比)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三个变量的的p值不显著,三个变量的原序列都是不平稳的,因此对其进行一阶差分,之后得到三个变量均为I(1)序列且是平稳序列。

  4.2.2协整检验

  (1)确定VAR模型的滞后阶数

  确定VAR模型的滞后阶数是进行协整检验的前提,根据软件eviews10对比各类信息准则,可确定VAR模型的滞后阶数为5。表4-2为VAR模型滞后阶数的选择结果。

  表4-2 VAR模型最佳滞后期的选择

  Lag LogL LR FPE AIC SC HQ

  0 14.26083 NA 7.21e?05-1.023712-0.874933-0.988664

  1 47.86652 54.99113*7.80e?06-3.260593?2.665479*-3.120402

  2 55.17857 9.970977 9.62e?06?3.107143-2.065693-2.861808

  3 62.83779 8.355509 1.26e?05-2.985253-1.497468-2.634776

  4 70.51803 6.283833 1.94e?05-2.865275-0.931154-2.409654

  5 101.3586 16.82213 5.08e?06*?4.850781*-2.470325?4.290018*

  (2)协整检验

  协整检验是用于检验平稳的经济变量之间是否存在长期均衡关系。由于本文三个变量在之前的检验中均确认为I(1)序列,因此可能存在协整关系。表4-2是对三个变量进行协整检验后的结果。

  表4-3协整检验

  假设的协整关系个数特征值迹检验统计量5%临界值P值

  None*0.813883 58.52962 29.79707 0.0000

  At most 1*0.540572 21.53921 15.49471 0.0054

  At most 2*0.182318 4.428194 3.841466 0.0353

  由检验结果可知,TL(产业结构合理化)、TS(产业结构高级化)以及URIR(城乡收入比)三个变量之间存在3个长期均衡关系。因此,可以三个变量之间可以建立VAR协整方程,构建山西省产业结构合理化、产业结构高级化以及城乡收入差距相对应的协整关系式为:

  URIRt=αTL+βTS+εt

  依据协整检验,可得方程:

  URIR=(-0.1913)TL+(-0.1234)TS+c

  (0.81263)(1.36469)

  由该表达式可知:产业结构合理化与产业结构高级化均与城乡收入差距均呈反向变动。即:产业结构合理化指数每增加1个单位,城乡收入比就会扩大0.1913个单位;同理,产业结构高级化程度每减少一个单位,城乡收入比就会扩大0.1234个单位。同时通过伴随矩阵特征值对VAR模型进行平稳性检验,发现伴随矩阵特征值均小于1,因此VAR模型与协整关系是基本平稳的。

  图4-1 VAR模型平稳性检验

  4.2.3格兰杰因果检验

  协整检验只能说明变量之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但是无法说明变量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或者解释变量对被解释变量有无预测能力,此时需要进行格兰杰因果检验。因为三个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因此满足进行格兰杰因果检验的前提。表4-4即为变量之间格兰杰检验的结果。

  表4-4各变量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

  原假设F统计量P值

  TS不是URIR的格兰杰因22.2095 0.0438

  URIR不是TS的格兰杰因3.94096 0.2181

  TL不是URIR的格兰杰因20.2184 0.0480

  RUIR不是TL的格兰杰因0.54681 0.7782

  TL不是TS的格兰杰因1.89965 0.3901

  TS不是TL的格兰杰因0.15398 0.9789

  由格兰杰因果检验结果可知:在95%的置信水平下,拒绝零假设:TS不是URIR的格兰杰因以及TL不是URIR的格兰杰因,也即:TS是URIR的格兰杰原因以及TL是URIR的格兰杰原因。综合协整检验以及因果检验结果可得:山西省产业结构合理化(提高或降低)是城乡收入差距(扩大或缩小)的格兰杰原因以及产业结构高级化(提高或降低)是城乡收入差距(缩小或扩大)的格兰杰原因,且产业结构合理化与高级化之间不存在格兰杰原因。

  4.3实证检验结果分析

  通过构建VAR模型对产业结构合理化与产业结构高级化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进行实证分析,本文得出以下结论:山西省产业结构调整即产业结构合理化进程与产业结构高级化存在对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单向影响的结果。产业结构调整进程的加速,会缩小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但是如果仍然维持不合理、不健康的产业结构,没有对产业结构进行进一步的优化调整,那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还会进一步扩大。

  5关于调整产业结构以缩小城乡收入差距的政策建议

  5.1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提高农民收入

  加快农业科技化的进程,加大对农业基础设施的投入和科技投入,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实现农业增产增收,以此来保障农民的收入来源,是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先决条件。积极发展绿色农业,提升农业现代化水平,以高质量的生产能力以及高效率的生产方式推进农业现代化建设,保证农民收入的稳定增收。

  5.2加快新型工业化进程,实现劳动力合理转移

  加快新型工业化进程,尽早改变山西省单一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的局面,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尤其是服务业,稳步提升第三产业在地区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保持现在山西省“三、二、一”的产业结构特征;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过程中,为农村劳动力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实现农村富余劳动力由农村向城镇的合理转移。农村居民就业及收入获得保障,是缩小城乡收入差距的关键所在。

  5.3加快新型城镇化进程,统筹城乡发展

  加快新型城镇化进程,加快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在城乡融合中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要妥善解决城乡发展的不平衡,加强政策引导,促进城乡要素双向自由流动,破除城乡壁垒,提高县域经济发展质量;同时强化政府对农村的政策力度,积极推进城镇化进程的推进,为农村居民提供更多的非农业增收渠道,尽快实现城乡发展一体化。

  5.4加快产业调整政策与收入分配政策统一进程

  本文通过实证检验,得出产业结构的调整会对城乡收入差距产生相应的影响,因此山西省在制定产业调整政策时,应当考虑当前的城乡收入分配问题,致力于从产业结构调整的角度多小城乡收入差距。将产业调整政策与收入分配政策相互借鉴、相互融合,逐步形成促进城乡收入差距持续缩小的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