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在线分享-全球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特征及影响因素分析

论文在线分享-全球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特征及影响因素分析

2021-05-14 12:42:44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在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一体化的背景下,中国影视文化贸易产业一直处于贸易逆差状态。全球影视产品文化贸易中中国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我们还未可知,对面着以好莱坞为首行业巨头的文化强制输出,加上周边国家,譬如印度、新加坡等发展中国家的影视产品贸易后来居上,世界影视文化贸易的结构状况是否会被改变,中国需要怎么做才能在当今世界格局中稳住阵脚,本论文探讨了中国影视文化贸易的网络特征、有哪些影响因素导致了中国在不同节点中网络特征的变化、全球影视产品贸易的流动情况、影响中国影视产品贸易流动的因素、发展中国家影视产品文化的崛起是否会影响到原先发达国家的影视产品贸易流动以及如何优化中国与全球影视产品文化贸易往来进一步作出了有针对性的对策研究。本文基于中国的影视文化贸易数据(六位数的HS编码),通过建立SNA贸易网络,对影响影视文化的因素进行了实证分析。讨论如何消除出口价格和质量对先进的影视文化贸易产品的出口能力的影响,可能是提高中国文化贸易的国际竞争力和未来国家软实力的关键。

  从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一体化的角度来看,全球文化产业是最传统的文化商业产品,影视文化产品之一,其文化贸易的重要性日益提高。当然,这是国际贸易发展必不可少的部分。随着中国卷入市场经济的浪潮,中国的影视业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全球市场竞争中,其中,以好莱坞为首的美国电影业已超越许多其他国家,抢占了世界霸主的地位,加之英国、法国、日本等其他发达国家紧随其后,更有印度、新加坡等发展中国家后来居上。中国影视文化贸易行业将继续存在并将长期遭受贸易逆差的困扰,这一行业的发展势头并不令人满意。中国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的特点是什么?哪些影响因素已导致各个节点的中文网络特性发生变化?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1.2研究的思路和方法

  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而文化经济是衡量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高低以及社会兴衰的尺度。影视文化贸易的发展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商品意识形态的属性。国内外许多学者在研究影视文化贸易时倾向于从文学或传媒学研究的角度进行分析,而且大多限于研究其发展状况。本文以经济学的视角,深入研究我国的影视文化贸易的整体网络特征,并探讨分析了影响其网络特征变化的因素,同时运用社会网络分析法进行实证研究,这将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

  影视文化贸易的研究也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影视文化的发展不仅可以为中国带来外汇收入等明显的经济效益。作为一个具备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家,中国还具有传播和弘扬当地文化的文化的效益。与其他文化产品相比,影视文化具有较高的附加值,资源消耗相对较小,对环境的污染较小,其文化特征可以产生一定的社会文化影响。通过深入分析我国影视文化贸易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最后提出了改善中国与世界影视产品文化贸易的对策和建议。

  本文首先阐述了中国影视文化贸易产业发展的理论研究,然后进一步分析中国的影视文化贸易产业与世界上一些文化贸易发达国家相比有哪些优势或者不足之处。接着通过社会网络分析法,使用度数中心性及贸易依赖度指标来研究贸易网络中各节点国家的作用和地位。最后得出优化中国与全球影视产品文化贸易往来的对策及建议。

  1.3研究的创新与不足之处

  本文的创新之处在于,鉴于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一体化的总体趋势,当今世界正处于多元化的格局之中,反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隐约有死灰复燃的趋势。中国作为一个贸易进出口的大国,杜绝一切反全球化的势头更是责无旁贷。影视文化贸易是文化贸易的重要部分,它为国内外贸易流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出口文化产品是否不仅可以促进经济增长,那他还可以带来一些文化利益吗?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实施“一带一路”等经济战略,影视文化产品的出口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对中国与世界之间的贸易往来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本文使用的分析社会网络的方法来分析网络的特征和影视文化贸易结构,对解决其他类似问题也具有参考意义。

  本文的缺点主要是信息收集和分类方面的问题,以及由于特定应用中缺乏数据而导致的研究过程和实验结果的偏差。首先,由于各国甚至世界范围内的科学家之间对电影和电视文化产品贸易的统计框架没有统一的标准,因此,各国及其科学家将它们划分为不同的研究来统计作为目的,以使搜索结果不同。某些企业的又具有隐私,这将导致某些数据丢失,并且数据收集会出现偏差。第二个是数据延迟。影视文化产品贸易方面最全面,最可靠的数据是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中的相关数据,但这些数据相对较旧。在经验分析中,样本数量很少,可能会影响实验结果和合理性。第三,我的数据收集和研究能力限制了对影响影视文化产品贸易的因素的分析,并且研究的深度和准确性存在缺陷。

  第二章国内外文献综述及相关概念

  2.1国外相关文献综述

  其实关于文化贸易的研究,国外的研究比国内要早,Arjun Appadrual(1990)首先就提出了当今全球互动的核心问题是文化同质化和文化异质化的问题,但他没有界定文化产业的范围,且政治思想较浓厚,过于为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而服务。A.MARVASTI(1994)相信,发达国家将在文化贸易中存在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领先地位,发达国家将处于绝对盈余状态,而美国的文化贸易将处于世界绝对领先水平。Patricia M Goff(2019)则研究如何协调贸易自由化与文化政策之间的差异,他通过对加拿大、欧盟、南非、拉丁美洲、美国和中国这六个国家或地区的贸易和文化冲突案例的分析,探讨了跨越地理的贸易和文化辩论的不同方式,以及跨越实践的演变。随着对国际贸易研究进展的深入,影视文化贸易作为文化贸易不可或缺的一个分支,其重要性也慢慢显露,国外一些期刊的学者专家主要通过理论研究方面,对世界影视文化贸易产业的现状、发展、竞争力等方面进行了阐述,如Jeongho Oh(2009)就调查了世界电影业自给自足率的决定因素,用普通最小二乘分析和误差成分模型揭示了国内生产总值、票房收入和一些衡量与美国影视文化距离的指标,主要解释了各国自给自足率的差异。Ezra W.Zuckerman和Tai‐Young Kim(2003)则研究了世界影视贸易的市场结构,通过结构角色理论分析了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形成的一种角色结构的故事片市场。通过利用与新上映电影身份相关的偶然性和评论家发挥的中介作用,评估了发行产品被分配一个或另一个可用市场身份的趋势。Wu Jing(2010)用一些产业竞争力的理论研究来分析中美影视业的国际竞争力,并与美国影视文化贸易的成功进行了比较,提出了发展中国影视文化贸易的对策和建议。Grace Jaramillo(2019)则认为文化是由贸易自由化带来的,文化政策改变了地区分布不均匀的现状,文化产业生产和传统土著知识成为文化和贸易辩论的中心,显然这个理论过于绝对,文化还起不到平衡地区发展的功能。Chengliang Liu和Debin Du(2019)使用了社会网络分析法来调查2000-2015年期间国际科学合作网络的结构、动态及决定性因素,此外,通过SNA等分析得出地理距离对国际合作也有负向且显著的影响。Alex Fabianne de Paulo,Evandro Marcos Saidel Ribeiro,Geciane Silveira Porto(2018)旨在分析sola光伏专利,并描述其合作情况,选取1990-2014年的PV专利,使用SNA发现并分析PV技术开发网络。通过SNA可以理解不同国家间的合作与竞争,因此可以帮助建立国家、企业和研究中心之间的伙伴关系甚至竞争战略。

  2.2国内相关文献综述

  因为中国在影视文化贸易中的研究还不是很早,而且主要是对文化贸易现状的研究。当陈波和林馨雨(2019)对最小二乘法分析研究文化贸易时,他们特别得出结论:视听和互动媒体,书籍,报纸,表演和庆典是文化产品细分市场中最重要的部分。其中,文化产品的出口由英国、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主导;印度、新加坡等发展中国家呈现出创新发展的模式,以文化创意带动文化产品的出口中的模式则是特有的以工业制造型输出为主导。杨连星(2018)从价格和质量两个维度探讨了影响文化产品出口增长的因素,并提出了如何消除出口价格及其质量对文化贸易先进出口能力的抑制作用,同时国际竞争力的关键是文化贸易和国家软实力。王国安和赵新泉(2013)等一些国内研究人员认为,中国影视文化产业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之间仍然存在很大差距,但令人高兴的是,这种差距目前呈下降趋势。提高中国影视产业的国际竞争力,这是将影视文化产业纳入全球价值链,促进文化影视产业链的完整和发展的必由之路。与影视领域的美国和其他世界贸易国家相比,魏婷(2007)首先讨论了中国影视文化贸易逆差的原因。主要表现如下:中国影视产业缺乏国际竞争力,文化产品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缺乏融资机制,政府支持不足。种照辉和覃成林(2017)以2012年和2014年“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的贸易数据为基础,使用SNA的块模型和度量以及其他网络分析,比较了商业网络的结构和影响因素。从动态和静态两个方面得出结论,国家之间的空间接近性,文化差异,贸易协定关系,商业结构和制度差异之间的关系对贸易网络产生重大影响。许和连,郑川和吴钢(2014)使用了2007年至2011年的来自231个国家或地区的文化产品双边贸易数据,并使用QAP讨论了文化产品的全球贸易模式。主要目标值表明,大国集团在手工艺品贸易网络中的实力正在减弱,音像网络的连贯性效应得到加强,出版网络的方向并不重要。袁扬和胡秋光(2019)使用QAP,从网络密度,集中度和在“中央-边缘-半边缘”三个维度比较了2002年至2015年G20国家文化产品贸易网络的结构特征。分析发现,中央和边缘国家的数量减少了,半边缘国家的数量增加了。

  基于以上已有的各类研究与实证,我发现,国内外的学者们都关注到了文化贸易及影视文化贸易的现状、竞争力及影响力,但大多数都是从文学或者传媒传播学的角度去分析,即使有少部分提到了经济学的视角,但也只是一带而过,或者都是基于理论角度,缺少现实意义。我又查阅了一些期刊论文,对于研究方法是以SNA来分析文化贸易方面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本文通过经济与贸易发展的视角,以社会网络分析法的研究方法分析中国与全球文化贸易网络特征与结构,得出影响中国与全球文化贸易流动的因素,最终提出优化中国与全球影视产品文化贸易往来的对策及建议。

  2.3影视文化贸易概念与特征

  目前尚无关于国内外影视文化贸易的统一定义,但我们知道,贸易取决于影视文化产业,包括电视,电影,广播,媒体和其他行业,而文化贸易的主体是电影工业。了解提供电影和电视文化交易。它满足了人们对影视文化的爱好和需求,并且包括表演服务(室外表演,交响乐和杂剧)的发行和出版。还包括测试有效性(例如电影,电视连续剧,CD和电视节目)。根据世贸的统计,影视文化贸易一般包括以下服务和一些文化内容产品:测试服务中包括影视制作和发行服务,电影观看服务,广播电视服务,广播电视广播服务,录音服务。因此,影视文化贸易是一个特殊的部分,其中包括不断涌现的各种新服务和格式。

  影视文化商务具有五个特点:即时性,流行性,直观性,娱乐性和指导性。许多因素影响着中国影视产业的当前发展,例如生产要素水平低,产业结构不合理以及融资不足等。尽管中国对影视文化的市场需求很高,但影视文化的发展具有巨大的市场和潜力,但就国际竞争力而言,中国影视产业的发展并不乐观。

  第三章中国与全球文化贸易网络特征分析

  3.1中国影视文化贸易现状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的深入,中国消费者对精神文化和休闲娱乐的需求也迅速增加,影视一直是公共娱乐和娱乐的主要手段之一。在具有先进意识的中国,自2003年以来,中国开始全面促进影视业发展,通过完善电影产业政策,中国影视文化产业取得了长足发展。近年来,世界影视业保持了近5%的稳定增长,而中国以31%左右的快速增长速度领先于世界。自2011年以来,国内电影,电视剧和广播的产量已超过600部,并且国内影视业发展强劲。尽管本地影视文化发展迅速,但总体而言,中国影视产业的出口量远低于进口影视产业的总值,导致影视产业的对外贸易出现逆差。以下是我调查到的中国影视文化贸易的现状:

  1.影视文化产品贸易逆差巨大

  电影方面:2005年至2018年,中国进口电影的数量远远超过出口电影。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上国内电影的票房为378.97亿元人民币,进口电影的票房为230.79亿元人民币。在影视节目方面,2018年出口总额17亿元人民币,进口总额约34亿元人民币,逆差高达17亿元人民币,对发达国家文化的依赖对国家文化安全构成重大威胁。因此,尽管中国影视文化产业蓬勃发展,但它仅占影视文化出口全球市场份额的不到1%。

  2.影视产品出口对象单一

  中国影视文化产品的进口主要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日本和韩国等主要影视国家。出口集中在亚洲国家和地区,例如香港,台湾,中国,朝鲜,日本,韩国和菲律宾。出口的影视剧类型主要集中在古装片、历史片、武术动作片等,而电视节目和栏目的进出口类型则包括各种制作片、音乐节目、纪录片、卡通片等。

  3.影视产品市场经济不成熟,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淡漠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各种外国文化对中国文化产业产生了巨大影响。中国的影视文化产业目前缺乏有效整合资本,运营和文化资源因素的能力,难以形成文化产业链,容易造成资源浪费。中国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难以估量的文化基础。如果我们能够根据中国独特的文化资源发展现代文化产业,那么它将产生巨大的文化力量,并在与全球文化市场竞争中具有巨大优势。当前,一些发达国家将中国列为假冒和侵犯知识产权的主要国家。美国商会评论了以下内容:在中国的某些地区,执法薄弱且缺乏应有的效力;现有法律难以起到震慑作用;司法诉讼渠道不足;申诉人的举证责任非常沉重;知识产权管理资源不足;合作与协调不足还不够;执法中仍然存在地方保护主义。

  3.2模型构建与指标选取

  由于全球是一个开放的区域国际经济合作区,因此对于影视文化相对发达的国家,目前尚无统一定义。为此,本文结合了李永全等(2017)人的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确定了全球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的重点是中国,并选择了G20集团作为数据研究的国家和代表性地区。包括中国,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法国,德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意大利,日本,韩国,墨西哥,沙特阿拉伯,南非,土耳其,英国,美国,俄罗斯和欧盟等20个国家和地区。这些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约占世界人口的85%,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二。且涉及国家和地区也较多并且较为广泛,暂代表全球水平(见表1)。

  G20集团国家范围

  版块主要国家

  亚洲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沙特阿拉伯土耳其

  欧洲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俄罗斯

  非洲南非共和国

  北美洲加拿大墨西哥美国

  南美洲巴西阿根廷

  大洋洲澳大利亚

  特殊重要经济体欧盟

  表1 G20集团国家范围

  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被用于收集2005年至2018年二十国集团19个成员国之间影视文化产品的商业数据作为研究样本。对于某些不完整的数据,使用线性插值法估算了当年的数据。另外,由于需要对贸易征收关税,因此一些国家之间存在“灰色清关”,并且国家之间的统计差异也很大。本文基于Al-ler(2015)和Lovri等人(2018)的研究方法,采用了相同的数据进行处理,即使用从A国到B国的出口数据作为B国到A国的进口数据,以最大程度地提高了数据的准确性和完整性。

  3.3世界影视文化贸易涉及相关国家贸易关系特征分析

  3.3.1整体网络特征

  基于整体网络的角度,本文研究了20国集团从2005年到2018年的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的强度。如图1和图2所示,20国集团的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的强度发生了明显变化。如图3所示,网络密度从2005年的0.265突然增加到2018年的0.450,并下降到2012年的0.370。有明显下降,但迅速增加到2014年的0.461。这表明20国集团国家之间的电影和电视文化交流在此期间频率更高,因为他们反映了彼此之间文化和电影交易的波动和流动。根据时间序列模型,网络密度变化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即快速增长期,波动期和稳定期。

  图1 2005年影视文化贸易网络

  图2 2018年影视文化贸易网络

  图3 2005~2018年影视文化贸易网络密度趋势图

  快速增长期:2005-2011年。G20国家的电影和电视文化贸易网络的强度从2005年的0.265增长到2011年的0.436,这表明文化贸易在迅速发展的同时,它们之间的关系也更加紧密了。缘由可能是多方面的,但主要在于:第一,各国政府的政策支持。例如,日本和韩国分别在世纪之交提出了“文化立国”的战略,而文化产业被认为是二十一世纪国际经济发展的战略产业。欧美国家也同时启动了许多文化产业战略。国家支柱产业的支持促进了影视文化贸易的发展,增强了文化贸易国家之间的联系。其次,互联网的迅速普及使人们更容易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并减少了不同文化带来的“文化折扣”。文化上的折扣越小,文化贸易就越容易发展,这也加强了电影与电视之间国家之间的文化和文化贸易联系。

  波动期:2012-2013年。在此期间,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的强度发生了急速而剧烈的变化。也许是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后果,各国经济放缓,失业率持续增加。所有主要经济体的私人消费均下降,消费者需求总体缓慢。文化产品作为奢饰品首先受到冲击,进而减少了对文化产品进口的需求。另一方面,金融危机导致银行信贷收缩和部分外资撤出,这使许多公司无法承受资本链中断和关闭的压力,从而导致资本密集型文化产品的供应减少。此外,为了应对此次金融危机,一些国家消极的采取了贸易保护措施。它的“说明性作用”和“报复性作用”引起了范围更广的贸易保护主义,导致文化电影和电视产品的贸易明显下降。直到2013年,文化贸易网络的强度才普遍恢复到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

  稳定期:2014-2018年。在此期间,尽管影视文化贸易网络中的贸易密度呈上下波动的趋势,但总体水平大致保持在0.450左右。这表明全球金融危机对影视文化贸易交流的影响已逐渐消失,全球影视文化贸易已逐渐恢复。但是,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后,贸易全球化趋势减缓,全球经济增长余力不足。全球文化贸易也显示出疲软的增长态势,但贸易网络的实力仍然相对稳定。

  3.3.2中心性分析

  度数中心度表明一个国家与贸易网络中其他国家进行交流的能力高低。如表1所示,通过比较不同国家在2005年和2018年的主要指标,G20国家和地区可以分为四个类别:领先型,增长型,稳定型和落后型。

  表2 G20国家2005~2018年文化贸易度数中心度

  领先型国家主要包括中国和美国。如图4所示,中国的度数中心度从2005年的66.556迅速增加到2018年的100,这表明中国贸易伙伴的数量在这一点上迅速增加。原因可能是由于中国于2001年重返世界贸易组织。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中国提供了更多的多边优惠待遇,双边贸易谈判倡议以及对发展中国家的待遇,这加强了中国与世界贸易的深度融合和促进了中国与20国集团之间的影视文化贸易交流。2011年至2018年,中国的度数中心度基本保持在100左右,这表明中国与20国集团影视贸易集团保持稳定发展。相比之下,如图5所示,美国的度数中心度仍处于较高水平,这表明它一直保持着影视业强大的文化贸易潜力。一般而言,国家“软实力”和“硬实力”的传播是非常重要的因素,美国影视业的强大文化生命力和商业能力奠定了国家经济的坚实基础,同时军事实力和综合实力密切相关于文化产业的高科技和新技术,促进了文化产业的发展。2008年和2012年,在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美国的度数中心度有所下降。从2013年到2018年,度数中心度不断上下波动。在这个阶段,占上风的“保护主义”的全球贸易措施和自由贸易措施仍然是美国影视业造成不稳定的摩擦的原因之一。

  图4中国中心度演化趋势

  图5美国中心度演化趋势

  增长国家包括印度,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印度的度数中心度从2005年的15.556增加到2018年的62.222。原因可能与印度经济发展战略的调整有关。自印度共和国成立以来,印度已实施了以国内经济为重点的经济发展战略,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印度的对外贸易发展。2002年,印度提出了促进贸易出口的“中期出口战略”,这使印度在G20贸易网络中能够的地位逐渐提高,同时也增强了外汇交易潜力。土耳其的度数中心度从2005年的12.222增加到2018年的45.556。作为连接欧亚大陆的中心,进入21世纪的土耳其,一方面,他根据欧洲战略与传统贸易伙伴保持着关系。另一方面,它扩大了与亚洲国家的贸易和交流。行为活跃,与欧亚大陆的关系得到了加强,因此土耳其在贸易网络中与20国集团国家和地区进行交流的能力正在逐步提高。印度尼西亚的集中化程度从2005年的0增加到2018年的39.999。作为“全球支点”,印度尼西亚具有连接两大洲和连接两大洲的优势。同时,由于劳动力成本低廉,印度尼西亚作为文化纽带呈现着在外汇交易中的作用。

  欠发达国家包括沙特阿拉伯,南非,巴西和阿根廷。在G20国家中,以上四个国家的度数中心度在2005年分别为5.666、0、5.666和0。到2018年,尽管集中化程度不断提高,但它仍处于20国集团的末尾。这表明这些国家仍未被容纳进影视文化贸易网络中,也缺少商业伙伴。其余为稳定国家。在此期间,稳定型国家的度数中心度有所不同,但增幅不大。

  3.4中国与世界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的依赖关系分析

  2008年是中国与二十国集团贸易关系一个重要的节点(见图6)。从2005年起至2008年,中国在整个贸易网络中对影视文化贸易的依赖程度高于除中国外的其他国家,但是2008年之后,二十国集团中其他国家对中国文化贸易的总体依赖程度大于对整体贸易依赖的依赖程度。由此可以看出,在二十国集团中,中国在促进影视文化贸易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图6中国与G20集团国影视文化贸易网络的依赖度演变

  观察中国与G20国家的贸易依赖度关系发现,通过筛选高度依赖中国的前十个国家,发现中国的影视文化贸易在2005年主要依赖美国,俄罗斯,韩国等其他文化贸易较发达的国家。但是到上述图表所示的中后期,中国对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依赖度逐渐降低,并且对印度,日本和英国等其他国家的依赖性增加。在中国高度依赖电影和电视文化贸易的十大国家中,有四个国家(印度,日本,印度尼西亚,韩国)是亚洲国家。可以看出,当时的中国影视文化贸易主要依靠东亚和东南亚市场,还包括俄罗斯和其他亚洲国家,特别是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对他们依赖使中国影视文化贸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并成为中国影视文化贸易的重要贸易伙伴。此外,通过对2016年中国最依赖文化贸易的十个国家进行排名,发现影视文化贸易业务量相对较大的日本和韩国高度依赖中国文化贸易,但又发现,日本和韩国对中国文化贸易的依赖程度最高。但与中国的竞争剧烈的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其他国家的依赖性较低。为此,中国除了要进一步发展影视文化产业,增强文化产品竞争力外,还应以发展为契机,全面发展中亚,欧洲,美洲,独立国家联合体等地区的影视文化交易市场,避开与东南亚的不良性竞争。引导中国不仅要“引进来”,更要从早期的文化贸易区“走出去”,并开拓新的文化商业市场。

  第四章影响中国与全球文化贸易流动的因素

  4.1国家间的空间距离远近对影视文化贸易流动的影响

  根据对G20国家的社会网络分析,我发现文化距离以及各维度对我国影视文化贸易产生负面作用,会发现贸易对象国(地区)的经济规模以及中国与贸易对象国(地区)是否同属于一个文化圈,会对我国的影视文化贸易出口带来一定的影响。根据我国影视文化产品出口现状,得出以下结论:

  1.文化距离越远,文化折扣和贸易逆差越大。

  由于语言,文化和人类历史的差异,东西方的价值观也有所不同。从而导致了较长的文化距离。结果,当中国向文化距离远的国家(地区)出口时,当地观众的意识和经验以及中国影视文化产品的内容将不平衡。例如,如果两国在贸易中使用一种共同的语言,那么本地观众将很容易理解电影和文化电视产品所用语言的魅力。但实际上,电影和电视文化作品是在国外发行的,其中许多都以中文配音和字幕呈现,而且如果不存在翻译,观众将很难理解作品的内容。此外,在作品的表达方面,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具有不同的偏好表达方式,具有较高文化距离的国家间具有较大的文化差异,并且有可能对文化电影和电视产品的性能偏爱更多。例如,美国幽默被夸大了,并且总体上不受限制,这也符合西方的社会和文化特征;然而,中国幽默则更为保守和含蓄,喜欢用句子表达的方式表达出来。因此,具有较高文化距离差异的其他受众很难理解和接受中国幽默,从而导致文化折扣。此外,中国的影视文化作品往往更加注重内容写实。材料的选择偏爱过去或现在的现实生活,例如《我不是药神》或《中国机长》等,但受国家的限制。国外观众对中国的了解有限,而且与中国的文化距离也相对较高,因此某些影视作品难以打开市场。尽管在中国票房很高,但还是能难打开国外市场。

  2.共同文化圈的文化相似性主要集中在出口国,但进口国(地区)的经济范围具有调节作用。

  中国影视文化出口地区主要集中在亚洲,其次是经济发达和需求旺盛的欧美。与中国具有一定历史渊源日本,韩国,东南亚等亚洲国家和地区也有出口,因此它们具有相对相似的社会文化,与中国的文化距离也相对较近。这样,我国文化影视产品的出口,很容易得到当地观众的理解和接受。但是,对于一些与中国有较大文化距离的西方国家,很难理解具有民族特色和内容的文化元素,这些文化元素和内容反映了中国影视的社会环境。但是,鉴于全球化的发展和中国国际影响力的增强,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华文化产生了好奇和兴趣,通过对影视文化产品的了解和对中国的兴趣成为他们的重要渠道之一。另一方面,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的国家对影视产品的需求会更高,总体上文化开放度也会更高。这也略微减弱了文化距离的负面影响,并增强了中国的影视水平。出口文化产品。一般而言,如果它们全部属于儒家文化圈,这将在一定程度上负面影响文化距离的负面距离,并且进口国的市场规模越大,文化距离的影响就越小。

  3.文化距离不仅会扭曲中国对国外市场的认知,还会影响产品出口和导致质量下降。

  首先,由于文化差异和语言障碍,共同生产的双方在共同生产过程中对市场的认识不一致,从而增加了共同生产的成本。电影和电视的联合制作工作通常是基于中外几个国家的混合视角,然后使用跨文化的方法去讲故事和表达价值观。在这个过程中,往往很难融合双方的文化。最后,只能导致两国文化元素的混合。由此产生的电影和电视内涵变得难以描述。另外,文化上的距离会影响中国产品的外部认可度,以及产品种类的缺乏。为了打开国外市场,影视制作人不能“翻拍”或积累影视作品中的历史元素,而这只会以恶性循环结束。中国的电影制作,例如刻画,角色设计,视觉效果制作和声音效果处理的能力,仍低于好莱坞。然而,对电影自身内涵的描述,例如人的内涵,时代特征和历史传统,还不够深入。

  4.2国家间政治体制和制度建设的不同对影视文化贸易流动的影响

  随着世界经济的飞速发展,政治在各国贸易政策中已成为越来越不可或缺的存在。作为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贸易受到政治因素的强烈影响。是国际经济关系政治化的一般表现,例如国家对外经济贸易政策的制定,对外经济贸易活动的管理,贸易保护主义,经济外交和国际经济协调等,主要是指国际经济贸易类别中。

  世界仍处于无政府的混乱状态,这表明每个国家进行的所有外交活动都是为了实现和维护其国家利益,例如国家贸易。为了保护国家利益,在制定贸易政策时,必须确保在外交商业活动中从贸易问题中获得最大利益,并确保国家利益也得到最大化。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一国采取的国际贸易政策的类型取决于该国在国际经济中的地位。处于优势地位的国家通常采取自由贸易政策,而地位相对较低的国家则采取保护政策。

  以本文的影视文化产品贸易为例,相对发达的国家具有相对健全的国内市场机制和较高的影视产品技术含量,在国际市场上具有较高的竞争力。因此,大多数选择采用更自由的贸易政策。自由贸易政策的主要目的是使整个国际市场更加开放,使对国家有利的影视文化产品逐步占领国际市场,然后开展商业活动以促进国家的经济增长。但是,他们并不主张开放所有行业的国际贸易,如果他们在某些影视产品中遇到强大的竞争者,他们将立即采取贸易保护政策来保护其国家利益。一些发展中国家出于民族自尊的考虑而采取保护性贸易政策。进口商品的类型和特征通常反映出出口国的文化和经济发展水平,进口商品通常优于国内商品。而当国民出现“崇洋媚外”的想法时,一方面,政府将本地产品作为使用爱国宣传的政策,另一方面,它试图通过商业保护主义来减少外部冲击并发展民族工业。

  简而言之,在一个没有政府的混乱世界中,国际贸易的制定不能脱离国内因素的作用,特别是国家利益的影响。每个国家都将根据其不同的发展条件和国情选择一种国际贸易政策,使其国家利益最大化,这也意味着国际贸易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摩擦。

  4.3国家间文化意识、文化背景的不同对影视文化贸易流动的影响

  随着国际贸易的发展,文化差异对不同国家电影和电视文化产品传播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体现在语言,价值观,风俗,人际关系,政治法律等不同文化形成水平上。各种文化传统影响着国际贸易。一般而言,传统文化越强,封闭的对外贸易越多,经济就会下降。认识和理解文化差异并采取适当的战略措施,使全球贸易能够在文化交融的力量下实现真正的全面自由化,这是我们之间的共同目标。

  在电影和电视文化中,文化的各个层面都反映出文化差异。具体而言,这些文化水平包括特定社会的意识形态,组织结构和系统,其中最重要的是意识形态,即政治,法律,艺术,伦理,哲学和宗教。由于历史上对文明的继承和解释不同,不同国家的意识形态也不同,因此不同国家思想的主要方面可能是敌对的,所有这些都构成了影视文化贸易的独特氛围。适应不同国家的文化氛围是国际贸易成功的关键,因为人们的购买行为是由需求决定的,文化背景仅限于需求。在影视文化贸易中,适应特定文化环境的企业可以抓住消费者需求并取得巨大成功;如果他们对文化环境和消费者需求的特征没有很好的了解,将很难开展国际贸易活动。可以看出,文化差异影响着国际贸易的流动。

  第五章优化中国与全球影视产品文化贸易往来的对策及建议

  由于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中国目前拥有发展影视文化产业的良好环境。但是,我们也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缺乏理想的市场机制,缺乏足够的资金和专业人才。因此,中国影视文化创意产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应该根据自身的特点,在依靠更成功的模式的基础上消除问题,整合自身的特征,探索当前的适合中国特色以及国内外观众可接受的影视文化业发展道路。本文结合国外先进发展的经验教训和我国目前的工业环境,提出以下建议。

  5.1政府加大对影视产业的扶持和引导

  尽管中国已经发布了相关政策,但它能否够得到有效实施和执行,还是需要各部门和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协调与配合。的确,与日本和韩国一样,我国早在20世纪末就充分了解了文化产业的重要性,自从1998年韩国提出“文化立国”以来,其成果显著。世界已经认识韩国到文化的经济利益,“韩流”已成为一种潮流趋势。因此,这不是我们没有意识到,而是我们必须摆脱秩序和体制的限制,不要只以改革和发展为口号,而要采取一定的措施来促进我们电影,文化和创意产业的发展。其次,中国政府可以充分借鉴国外的案例,为发展中国影视产业提供思路。例如,我们可以借鉴英国和法国的经验,成立由政府主导的影视影视委员会。根据我的调查,中国目前有一一些影视监管部门,例如“电影监督委员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节目制作委员会”,“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委员会”等协会,这些委员会的成立更多是出于艺术交流和选择、评奖评优、调解和解决冲突的目的。我们必须改变委员会的初衷,以支持中国影视业的发展为目的,为影视业开辟政策的绿灯,在融资方面给予支持,并促进影视节目的对外交流等。与此同时,我们可以与税务部门协商,调整节目的税收管理,制定标准和实施政策,直接降低电影和合乎规格的电视节目的税收,鼓励电影界和电视界的发展。

  5.2打开思路加强交流,拓展影视文化贸易

  1.突出优质内容与本土译制,重点影视节目畅销海外

  在充分调查外部市场的需求并建立全球营销网络的基础上,我们还必须集中精力增加对优质计划的选择。中国广电总局发行的电视剧《琅琊榜》、《锦衣之下》、《甄嬛传》、《伪装者》;纪录片《风味人间》、《鸟瞰中国》、《如果国宝会说话》;动画片《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秦时明月》、《宝莲灯》;综艺专题《正大综艺》、《城市之间》等一大批优质节目在畅销海外。我们还需要改善本土化翻译,通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影和电视翻译交易平台,我们翻译了30多种语言、5,000多个小时的大型节目,并在国外主要媒体上播出,影响广泛。同时,我们不仅要使成片“走出去”,还需要使中国原创的节目模式中增加“走出去”的机会,力争取得更大的收益。

  2.加强国际合拍,推动中国影视“走出去”

  近年来,我们在节目创建,研发,计划,投资,生产的方面就着重于与海外生产公司进行深入合作。与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美国和奥地利合作制作的纪录片已经在国际主流媒体上播出;与世界各国合作制作的“熊猫+”系列动画电影(如《功夫熊猫》)已成为新的亮点。

  5.3完善版权保护体系

  一直以来,我国影视产业和整个文化产业的发展都是相对较晚的,因此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没有得到有效的完善。自2001年加入WTO以来,中国在法律,行政和贸易等各个方面采取了保护电影,电视和音像制品知识产权的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尽管如此,仍然存在不可避免的盗版和滥用现象,导致巨大的行业经济损失,并对定期上映的电影,音频和视频的发行以及经营音频和视频电影电视市场的秩序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并且没有导致电影和电视的良性发展。随着文化创意产业的健康发展,未来保护电影,录像带和音像制品的知识产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鉴于此,我认为,首先,我们必须加强立法和执法,消除盲点,保护无形资产的版权,完善电影,录像带和音像知识产权的管理和保护制度;其次,必须加强广告宣传和培训,引导公众要建设一个社会各界实现电影,录像带和音像制品的知识产权的社会;同时,企业必须保护和维护自己的内部知识产权,并加强保护体系的建设;第四,建立健全的个人维权典范,企业在打击盗版和滥用行为的同时,也要提高行业能力的个人反盗版反侵权的权利。

  5.4培养高素质、专业化的人才队伍

  在21世纪,人才是竞争力的保证。从中国影视文化贸易的现状来看,中国专业人才的短缺问题不容小觑。为了控制市场需求的方向,这些高精尖人才的培养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必须充分利用国际资源,采取双向措施,引进人才,派人到国外学习,他们将学习国外管理经验的精髓。利用吸附力来培养中国文化和企业专业人才。同时,在实力雄厚的大学中建立影视文化与商业学科,将培养相关的实用人才,帮助中国文化影视产业快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