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方法大全-自媒体时代微信谣言的传播与治理初探

论文方法大全-自媒体时代微信谣言的传播与治理初探

2021-06-23 10:36:21

  社交媒体的迅速成长让网络时代的每一个人都拥有了发布信息的麦克风,信息的传播再一次突破了时空的藩篱,使传播变得如此飞速与便捷。在信息快速传播的洪流中,因为社交媒体的一些特性让谣言有了更加便利的传播路径,尤其是近年发展大热的微信更是因为其私密性、封闭性和强关系性而成为谣言生长的温床。在危机传播中谣言的表现尤为活跃,它严重干扰大众视听,掩盖事实真相,使社会产生了动荡与恐慌。本文首先对导致自媒体时代下微信谣言产生的因素进行分析,分析研究微信谣言传播的社会环境因素,微信传播的源头——造谣者,谣言的受众问题,微信自身的媒介因素,以及对微信谣言传播展开研究的过程中相关因素的影响并尝试提出消解方案。

  互联网的大面积普及使人们开始进入到一个可实现多样化交流和信息快速传播的时代,人们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了信息资源的共享,并且交流日趋频繁,然而有一利必有一弊,基于互联网具备即时性、匿名性、数字化等特点,在一定程度上为网络谣言的散播提供了方便。伴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借助互联网发展起来的网络社交媒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网络社交媒体在实现线上线下信息传播的同时,为网络谣言的传播提供了方便。当代网络谣言和传统谣言对比来讲,基于前者存在一定的特殊性因此会对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也会不断增强。就像陈力丹说的那样,谣言是公众解决困惑的下下策。[金璇,赵玉现.共治视角下的网络谣言分析——微信平台谣言治理实践[J].新闻与写作,2017(06):41-44.]尤其是当突发事件或重大事件爆发以后,依靠互联网的飞速传播,很快这些事件就会蔓延到整个网络,进而产生热门话题,有一部分不良网友就带着自己的情绪跟帖或转载这些信息,甚至利用此次事件肆意炒作,夸大事实,混淆视听,更有甚者便随意篡改事实,在网络传播技术迅猛发展的同时,由于网络舆论疏导不规范,以及大多数网民不具备媒介素养等因素,这些不良网友在未公布真相之前,便掺杂着自己的情绪在网络上肆意散播谣言。微信官方发布的微信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到11.6亿,较2018年同期的10.9亿增长6.1%。微信各项功能使用频次也大幅提升。微信谣言是网络谣言的一种表现形式,其具备网络谣言的所有属性之外,还具备一定的特殊性。那么,微信的谣言传播的原因是什么?所以笔者将就微信谣言的传播原因做出分析和探索,以期在实践中能为更好地治理微信谣言提供可能的思考路径。

  2、研究缘起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象征自媒体时代到来的标志就是微博的诞生,然而微信的到来则标志着社交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微信从最开始的语音留言通讯,逐步增加了信息分享、视频聊天、移动支付等功能,其每一次创新,都对虚拟化的社交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微信的品牌公众号超过了800万个,微信用户在微信平台上每天阅读文章的数量在5篇以上。由此可以看出,微信是现阶段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自媒体社交平台之一。[蒋小花.微信谣言传播原因及对策探讨[J].法制与社会,2017(04):167-168.]

  微信本身属于自媒体社交平台,其具备自发性、即时性、跨地域性、随意性、主动性以及交互性等特征。很多人在微信平台上传播胡说八道、虚假的谣言信息,倘若不及时对这些信息进行正确的引导,就会威胁到社会和公众的发展。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有超过5%的虚假新闻是通过微信平台散播出去的,甚至还有不少网友把微信称作是“危信”或“伪信”。[崔楚煜.微信谣言的传播及应对策略[J].渭南师范学院学报,2017,32(03):48-52.]

  关于微信半封闭性的问题,我国著名教授匡文波先生曾把微信比做成微信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就好比几个朋友共坐在一个封闭式的包厢里,而相互之间交流的内容只有包厢里面的人知道,包厢外面的人则不能知道包厢里面的内容。政府扮演的就是包厢外人的角色。确实,与微博开放性、广场式的传播形式相比较来讲,微博属于是在私人空间的基础上创建的朋友圈,外人很难知晓信息的内容,强调的是“自”,基于微信的封闭性较强且私密性较高,因此监管人员很难进行监管。通常情况下,微信传播的信息都来自于熟人那里,因此在用户看来十分可信,并随即转发和分享给他人。倘若把微信谣言的传播比作成在短期内传播的广度上,则微信谣言更加具备深度性的特征。换句话说,在微信平台上散播的谣言对使用者的影响非常大。就像我国著名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唐绪军先生提到的那样,微信已逐步形成庞大的超媒体生态系统,因此驳斥谣言非常困难,由于微信具有较强的传播性和封闭性的特征,由此则给虚假传闻、政治谣言、拜金炫富等虚假信息的散播增加了机遇。微信在传播信息的过程中不能像微博一样从源头上制止谣言,进而导致谣言在微信平台控制步履蹒跚。

  虽然如此,但微信等自媒体平台也应加强制止谣言的力度。对微信谣言的传播和控制展开研究,有助于科学引导微信的传播行为,除此之外,还应建立健全微信谣言防控体系,进而提高我国互联网新媒体治理的能力。

  (二)国内外研究综述

  1、国外研究综述

  最近几年,国内外主要是针对网络谣言产生的原因和条件展开的研究,同行分析了网络谣言受时代变化特征的影响。2016年,Burrell制定了“5W”拉尔斯维模型,同时创建网络谣言的分析框架与产生机制,在探究网络谣言的生成特征时主要采用了案例法,在此基础上制定了控制网络谣言散播的解决方案,其中包括:健全网络谣言的处理与预警体系、提高网民的网络媒体素养,引导网络谣言朝着规范化方向发展、贯彻落实网络谣言责任制度、建立健全网络谣言风险评估体系以及建立长效的监督机制。2017年,Nicholas对网络谣言的生存机制开展了深入研究,并在对心理学展开研究的基础上搭建了数学模拟研究体系,通过搭建数学模型,分析出对网络谣言产生影响的外部社会环境方面的因素以及内在心理方面的因素。2018年,Silvio指出社会上存在大量的不公平现象则是网络谣言产生的导火线,信息发布不及时,以及政府在处理社会现象时不公正则是导致网络谣言传播和生成的重要因素。2018年Dantzig指出自媒体时代信息传播的即时性以及信息平台的多元化特征与网络谣言的传播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需要结构导致网络谣言产生的因素有针对性地进行控制,并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除此之外,国外在分析网络谣言形成的原因时,大部分研究的是网络谣言的影响力和导致网络谣言产生的技术因素,本文在研究的过程中吸取和借鉴了大量的前人的研究成果。[聂妍.媒介分析视阈下微信谣言传播的原因初探——以“云南大批青年逃兵役”谣言为例[J].新闻传播,2017(04):118+120.]

  2、国内研究综述

  关于微信谣言传播方面的研究,2008年,张晶指出,微信谣言在传播过程中具备传播途径广、传播速度快以及社会危害大等特征。2013年,刘俊杰指出,微信谣言在传播过程中具备群体性、时效性、爆炸性以及盲目性等特征。2014年,侯金良针对微信谣言在微博上的传播开展的研究,他指出:舆论领袖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发挥着直观重要的作用,因此需要强化对舆论领袖的监督和管理,从源头上防止谣言散播。[胡沈明,戴婧怡.微信辟谣信息的传播困境[J].新闻战线,2017(02):44-45.]2015年,王国华等人指出,人民群众对谣言的关注度对微信谣言传播的次数和途径起决定性地作用,关注度越高,谣言传播的次数就越多,传播的途径就越广,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就会加大。2016年,何延智与孟红两位学者在研究谣言在微信平台上传播过程中指出:网民自身的素质、对谣言的判断能力与识别力对谣言在微信平台上的传播次数起决定性作用。2017年,著名学者吉华指出,微信谣言传播的次数和危害与覆盖的群体有着密切的联系,致使谣言在微信平台上传播的主要因素就是缺乏民众法律观念。2018年,王财燕指出,政府未在第一时间处理好公共事件与微信谣言的危害和传播方式有着密切的联系,政府及时出面辟谣,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控制谣言传播和产生。[金璇,赵玉现.共治视角下的网络谣言分析——微信平台谣言治理实践[J].新闻与写作,2017(06):41-44.]

  二、微信谣言传播的土壤——社会环境因素

  导致网络谣言散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社会大环境缺乏规范化地治理,在社会大环境影响下,造谣者散播谣言有利可图,谣言正是在社会环境的盲区找到气生根发芽的机会。例如在武汉疫情期间,很多微信公众号推出一些“口罩再用方法”,“疫情传播小区公布”等等一系列的文章,由于微信的便捷性,导致很多人都能受到其伤害。究其背后原因,其主要表现在政府的监管缺失,惩罚机制的不完善与自澄清机制的失效这三个方面。

  (一)政府监管缺失

  传统媒体中,政府信息监管机构会对大量的新闻进行层层筛选,确保新闻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同时还会对新闻传播的过程进行实时监管,这是控制谣言散播最有效的手段。但是在微信朋友圈内,信息公开度的削弱与传受关系的转变,加大了监管部门的工作压力。当一篇新闻在朋友圈内传播时,人们会凭借自身经验和阅 康有选择性的拾取部分信息,然而大多数民众不去辨别信息的真伪,直接在朋友圈中随意转发大量的消息和文章。大多数人民群众都缺乏对随手转发虚假信息危害性的认识。信息在朋友圈公开后,微信运营商也很难判断信息的真假,大多数信息都未经过审核便在朋友圈内出现了。此外,基于网络世界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因此很难确定信息发布者的真实身份,进而则加大了微信朋友圈谣言散播的风险。综上所述,政府监管机构无法找到切实有效的方法来及时判断信息的真伪,未有效监管虚假信息在微信平台上的传播过程,进而为谣言的传播提供了便捷,成为谣言向外扩散传播的一个契机。

  (二)惩罚机制不完善

  我国缺乏健全的法律法规。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有相关规定:谎报警情、险情、疫情、散播谣言,或是通过其他方式破坏社会秩序的,罚款五百元,并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视情节的严重程度而定。除此之外,我国针对网络谣言还设置了其他方面的法律法规,同时网络谣言存在追踪取证困难、发布者匿名等情况,进而给造谣者提供了便利。微信在驳斥谣言的同时,尽管会删除造谣信息的内容,同时会进行相应的处罚,但未对账号或某项功能进行永久封禁。相对于涉嫌犯罪的账号,微信公众平台会依法将信息反馈给侦查机关解决。但是我们清楚看到近几年的微信谣言大多只是对谣言内容的删除,对严重情况下的公众号及个人进行警告,而并未真正的追根溯源,落到实处。

  (三)自澄清机制的失效

  微博平台和微信平台对比来讲,具备微信平台所不具备的自澄清机制。在微博平台中,一条微博通过诸多博主评论、转发,再加上其他群体的争辩与讨论,最终能够实现自我澄清,事情的经过也会浮出水面,这就是微博自澄清机制的优势。然而微信朋友圈相对封闭,存在一定的局限性,用户只能通过朋友圈获取相应的信息,在这种模式下则无法实现谣言的自我净化,与之相反,在朋友圈中不断蔓延会使谣言在人民群众信息坚不可摧,进而会给驳斥谣言的工作形成阻碍。还有一部分自用撰稿人和影响力较大的博主把微信宣传和网站宣传有机结合在一起,通过微信公众号的方式将自己的谣言散播出去。由于监督和管理市场化运作的微信公众号比较困难,再加上公众号编辑人员通常按照个人意志转载和采编素材,对新闻道德置之不理,甚至为了形成巨大反响,缺乏对不良内容的严格把关,对谣言的肆意散播不加以控制。基于微信平台缺乏有效的自澄清机制,进而致使谣言在散播的过程中打破了对谣言的控制,最终导致谣言在微信平台上肆意散播,对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三、微信谣言传播的源头——造谣者

  造谣者在网络谣言传播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网络谣言传播的导火线,不存在造谣者,也就不存在谣言,所以,对于谣言源头的研究和控制非常重要,分析造谣者的造谣动机,其主要动因为利益驱使与道德缺失。

  例如武汉疫情期间,有很多微信谣言提到食疗,通过这种方式的传播,让大家去购买相应的物品,从中获利。而很多人因为相应这篇文章,不顾自身是否适合便去尝试,就会受到相应的伤害。

  (一)造谣者贪图经济利益

  经济利益因素引诱造谣者大肆编造谣言。当今时代是网络的时代,获得网民的关注就相当于得到了知名度和利益,形形色色的炒作,归结到根本上就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特别是伴随着互联网的大面积普及,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关注即可提高自身知名度,并从中获取相应的利益。基于这种情况,有一部分人为了追求名利不择手段,凭借网民的好奇心,对新鲜事物的需求心理,大范围散播谣言,或是将部分虚假信息和部分真实信息混淆在一起,更有甚者为了吸引人们的眼球,竟然把虚假的标题套用在真实的新闻上等等,对信息进行编造、夸大、再创造,造成信息的失真和谣言的兴盛,以达到博得人们点击量,进而获取经济利益。[张志安,束开荣,何凌南.微信谣言的主题与特征[J].新闻与写作,2016(01):60-64.]因此经济因素是组织网络谣言的人源源不断的出现的重要原因。

  (二)造谣者为达到某种政治利益

  由于微信政治类谣言散播的对象存在一定的特殊性,因此会对国家机构产生严重的危害。现阶段,国内政治类谣言煽动性较强,且大部分反应的是国家消极方面的政治生活的报道。政治类谣言产生通常是一些外部因素导致的,在政治上的目的性较强,且通常是一个团体或组织在集体制造谣言,这种类型的谣言具备纪律性和组织性等特征,在散播谣言的过程中分工较明确,有的负责散播,有的负责编造谎言,还有的负责误导群众意识。造谣者本身具备一定的宗教背景、政治背景或特殊的立场。基于其自身立场,进而使造谣在政治方面的针对性较强,在此基础上不择手段地造谣从而威胁到社会的政治统治,例如法轮功邪教组织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在书籍中或网络上大肆散播政治谣言刻意侮辱党员形象,同时联合反华势力抨击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甚至制造流言蜚语威胁到社会的安宁。[李婷婷.微信谣言的产生原因及治理对策[J].新闻世界,2016(11):46-49.]还有一些在微信平台上散播的谣言其针对的对象是行政主体,谣言的内容包括:领导人的生活作用、领导之间的人事变动、行政官员的腐败以及行政执法人员的失职等内容。导致行政主体成为“千夫所指”的因素有很多,有一部分是为了追求某种利益,还有一部分是部分民众的嫉妒心理等。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恶意批判和诋毁行政主体,进而打消了行政人员的工作欲望,工作的效率就会降低,甚至会导致一部分群众听信谣言对政府失去信心。

  举一个典型的案例:2016年12月18日,由《中国纪检监察报》印发的《党员能在微信朋友圈妄议中央大政方针吗?》一文中指出:某市中共党员、公安局副局长吴某在转发了微信朋友圈中的一篇文章,并通过评论的方式全盘否定、大肆抨击“一国两制”制度,不顾及“一国两制”制度出台的背景与实际情况,由于吴某朋友杂、社会关系广,因此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吴某由于“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这样一种行为,受到了严重的处罚。

  (三)造谣者道德的缺失

  造谣者利用微信的强关系来制造舆论而全然不顾舆论道德的谴责,对道德约束置若罔闻。在现代商业战争中,无道德的商人为达到自己的商业目的,利用微信编造谣言来制造舆论,由于网络谣言的传播速度之快,覆盖范围之广,而且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对竞争对手造成巨大的打击,这就是职业道缺失的表现,而那些为了发泄自己的怨恨,只图一时之快的人更是忽视了道德的约束,给社会带来巨大的麻烦。例如众所周知的“碘盐能预防治疗核辐射”的谣言,谣言一出举国上下疯狂抢盐,所以,有时也会被一些另有企图的人用来散播坏消息、诽谤企业和他人,唯恐天下不乱。基于这种情况会对公司的兼并以及股市的上升产生一定影响。更有甚者,为了造谣不惜打击和报复竞争对手。还有一部分人会散播关于职场上人事调动的谣言,为了晋升采用不同手段造谣者不顾道德的缺失,只顾自身利益是微信谣言兴起的重要原因之一。例如:2015年在朋友圈中被疯传的AD钙奶以及娃哈哈、爽歪歪等饮料中含有有害物质的信息。仅2015年第一季度,部分产品就遭受20亿元损失。同时也让消费者对"爽歪歪"、"AD钙奶"等奶产品的安全性产生了极度恐慌,给消费者带来精神上的创伤,同时给娃哈哈的声誉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尽管娃哈哈始终坚持驳斥谣言,但谣言仍会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

  四、微信谣言传播的媒介——微信

  谣言的传播需要群体的集聚才能形成大的影响。微信已经完全渗透中国一线城市,普及率高达98%。微信庞大的用户量为谣言提供了群体聚集,同时产生了巨大的效应,加速了谣言的散播速度。一旦有紧急情况出现时,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会更加频繁,进而为谣言的散播提供了机遇。然而微信自身也是有很多的不足之处让谣言能够抓住漏洞大肆流窜。

  (一)微信信息发布的匿名性与其稳定性让谣言不可追踪

  微信平台在发布信息时存在匿名性的特征,基于这样一种特征,导致越来越多的微信造谣者尝试在朋友圈散播谣言信息。倘若说在微信平台上散播谣言后通过人民群众举报能够减少影响面,那么在朋友圈散播的纯文字式谣言微信用户通过复制后依然可以再次发布,不但无法找到制造谣言的源头,还会增加驳斥谣言的困难。重大事件发生后,人民群众就会出现一种紧张的状态,任何一个消息都会吸引人们的眼球,进而使造谣者有机可乘。

  从微信用户朋友关系来看,圈层关系相对稳定。好友多为熟人或者认识的人。信息传播只会从从朋友传播到朋友的朋友,这种关系式的传播的确可以扩大传播面,但很难查清最早出现于哪位用户。[徐杨康.微信言论自由的保障及其限制研究[D].广东财经大学,2017.]另外微信中朋友圈信息的发布只有朋友能看到,陌生人无法查看。而信息下方的留言区也只有互为好友的人才能看到,这更增加了传播的隐秘性。这种隐秘性会使得消息的爆料变得更加具有新闻价值,尤其在朋友关系网的支撑下,在同一圈层的人谁都不愿落后,反而让谣言成了抢手货。

  (二)微信的无成本转发

  熟人效应是微信朋友圈诞生的前提。基于这种情况,一旦有谣言散播出去,微信用户就会互相转发、共享信息,但是却没有考虑到信息源头是否可靠,信息内容是否真实。在朋友圈中,一旦有用户把信息发送出去,圈子里的其他用户就会把这些信息当作是真实的。同时,转发、分享信息的过程只需要几秒钟,无需支付任何费用,且不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核,轻轻松松就可以把信息发送出去。即便散播的是谣言,也不具备相应的惩罚机制,进而降低了谣言散播的成本。基于微信朋友圈造谣无代价、转发零成本等特征,导致人民群众缺乏对真假信息的辨别能力,随意转发、分享各类谣言,进而对谣言的散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微信闭环式传播的隐蔽性和迷惑性

  微信与其他社交媒体不同,微信体现的是一种“强关系”的人情捆绑,其他社交媒体呈现出的是一种“弱关系”捆绑。基于微信的这种关系,使谣言的传播具备迷惑性、隐蔽性等特征,基于人情的强信任会带来谣言传播到达率的提高。[王颖.微信谣言治理问题研究[D].南昌大学,2017.]这种人情捆绑和微信朋友圈的闭环式环境成为催生谣言快速传播的最佳环境。通过朋友圈传播是微信谣言最重要的散播渠道,尽管除此之外还有第三方软件与微信公众号的信息公布,然而这些都需要通过在朋友圈内分享才能实现传播。微信朋友圈的强关系会增加可信度,可信度高分享的频率就多。其中每个参与谣言散播的人都属于一个能够发光的星球,而谣言就是星球向发射的光芒,朋友圈里的用户就相当于被光芒照到的地方。每一个发光的星球会与附近接受自身光源的形成一种封闭式的体系,然而一个星球属于这个圈子的同时可能还会另一个圈子出现。夜晚的星空就是由这些星球所构成,星空有多亮,就代表谣言散播的范围有多大。这种依赖于个体传播完成在小范围内的传播,然而微信谣言所特有的就是每个独立圈群无法实现相互传播。因为一旦有信息在朋友圈发表,我们仅仅能看到的是自己所关注的用户信息,因此即便是传播也只能在相互关注的用户之间传播,无法实现百分之百的覆盖率。然而每个人附近都属于一个相对封闭的闭环,谣言在闭环内散播的频率就会增多,与外界缺乏沟通。这种内部传播速度快,外部信息流入慢所带来的信息流差异,让微信成为谣言传播的避风港。

  (四)微信碎片化信息使谣言随意拼凑嫁接

  谣言内容呈现立体多元化是微信信息的“碎片化”表现,运用夸张手法将真实信息模糊化,致使流言四起,谣言不断流传。首先微信信息具有局限性,因为容量问题导致信息不完整。因信息不完整,致使文件缺乏真实性,微信当中,大多数以拼贴为主的微信信息缺乏连贯性,没有深度,微信的消息可能是来源于多人“东拼西凑”大体上与原有的信息相差较大,这种信息的前后联系毫无逻辑,没有内在的逻辑表现,致使该信息缺乏真实性,正因为有如此信息谣言内容才会被不法分子传播,在碎片化的微信信息当中,视频,图片等是重要的信息传播方式可以概括为“眼见为实”校效应。由于微信信息的视频内容,图片与事实有所差距,很容易形成任意嫁接,张冠李戴等现象,致使谣言以“真相”的形式出现在微信信息平台。第四碎片化的信息传播有许多特点,“短平快”就是其中之一,很多谣言都起源于“短平快”这一特点当中,微信的交流方式,推动了社会的发展,打破了传统以电话短信的传递信息的方式,微信打造了自己特有的优势,以“简、短、快”等优势为微信用户提供了绝佳的互动体验,并获得了用户的欢心。

  五、微信谣言传播的傀儡——受众

  受众是微信朋友圈谣言传播的主体,其对谣言的认知心理是推动谣言传播的重要原因。受众在接触谣言过程中因受自身文化知识素养的限制,对谣言辨别不清,产生恐惧意识、盲目从众心理,这都成为了谣言得以传播的重要原因。受众成为造谣者散布谣言的傀儡,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人们口中的传谣者,同时自己也深受其害。

  正如第三章所提的例子,疫情期间大家都处于相对恐慌的状态,一旦有相关的文章推荐,特别是预防之类的,作为普通人也并没有太多的知识储备去辨别真假,从而导致自己上当,甚至还成了谣言传播的“帮凶”。

  (一)受众的自身知识素养较低

  受众知识素养底下也是导致谣言传播的重要因素之一,受众没有明辨谣言是真是假是对是错的主观认识,只是盲从大众“顺大流”,素养较低的受众面对信息的质疑能力、选择能力、理解能力、创造和制作能力、评估能力、以及思辨的反应能力都比较差。在面对微信的各种谣言时缺乏对信息的判断能力,盲目的相信谣言,应加强自身的文化能力与文化知识,不盲目跟风,不轻信谣言,防止被谣言者利用或帮助造谣者传播谣言。

  (二)受众的心理因素

  受众的心理因素也是导致谣言大肆泛滥的重要原因之一,造谣者抓住受众的恐惧心理与从众心理攻击受众的最薄弱的防线,戳到受众的痛点,从而使受众从心理上败下阵来,变成造谣者谣言传播的利器。

  1.普遍的恐惧心理

  在现实社会当中,人们会对突发事件产生不同程度上的恐惧,由于这种恐惧为网络谣言的出现提供了基础。比如,禽流感疫情恶化、非典病毒流行、自然灾害频发等因素都会引发人们在不同程度上的恐慌。自然灾害的爆发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国家有关部门应设立专门机构对类似事件进行报道,为民众提供真实的信息阻断网络小道消息的传播,从而增加人们在生活当中的安全感。当人们面对危险时,往往会产生恐惧心理,由于这种心里便会使个人盲目接收消息,在网络上查找小道消息,并进行主观猜测。比如,在我国部分城市有关民众在网络上查到有关“盐”缺失的小道消息,盲目听信谣言,在没有得到官方确切的消息下,则部分城市出现“抢盐”事件。在日本地震导致核泄漏时,因为人们对核辐射的恐慌,导致日本经济不断下滑。两项事件说明网络谣言是产生恐惧心理的主要因素。

  2.盲目从众心理

  从众心理是指个人因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从而改变自己的判断、知觉、认识上都表达出与社会当中多数人的行为与公众舆论相同。在大多数情况下多数人的建议往往是正确的,服从多数一般都是正确的,但缺乏理性、缺少分析、缺乏独立思考。面对问题时,应该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不服从“随大溜”,“盲目从众心理”等。在现实社会当中,有许多不法分子利用人们的从众心理达到某种目的,使民众遭受经济上的损失。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微信谣言就是利用民众的从众心理,从而达到相应的目的。然而也有些许的英雄人物事迹在网络上引起轰动,群众竞相议论、传播、参与等。但是也有许多人为了得到广大民众的关注进行“炒作”,“宣传”,从而提高“热度”。新闻媒介、广告宣传是每个商家的手段,但有些从众心理的民众也会跟着凑“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