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知识案例-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绑架致人死亡问题研究

论文知识案例-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绑架致人死亡问题研究

2021-06-25 14:53:04

论文案例实践-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绑架致人死亡问题研究

  未成年人犯罪历年来都是刑法理论界和实务重点关注的问题,各国为了协调未成年人的利益和社会整体利益都规定了相对刑事责任年龄制度。我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即相对刑事责任年龄制度,规定了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的范围。2002年全国人大法工委的答复、2003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答复以及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表明刑法十七条二款规定的是具体的罪行而不是八种具体罪名。但针对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实施绑架行为后杀害被绑架人该如何定罪的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给出的解释截然相反。司法实践中,仍有少数检察院会以绑架罪提起公诉,但法院审判通常都依据2006年最高法院出台的司法解释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本文通过研究对比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解释后发现,目前学界通说是在支持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认为参与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的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应该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此举更符合罪刑法定原则,维护社会公平。最后,针对学界提出的“未将绑架罪纳入刑法第十七条二款是立法疏漏”的观点,本文认为当前的立法足以解决实践中遇到的问题。

  我国《刑法》第十七条二款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 董险物质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该条明确规定了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以及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范围。随着未成年人犯罪越来越受学界和社会重视,不少学者认为,未将绑架行为列入十七条二款中是立法疏漏,理由有:《刑法》第二十条三款特殊防卫和第八十一条二款假释的限制规定中都将绑架罪同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等严重暴力犯罪相并列[孟庆华.关于绑架罪的几个问题[J].法学论坛,2000(1).],因此应当绑架罪的主体扩展至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规定实施绑架行为“杀害被绑架人的”,或“故意伤害被绑架人,致人重伤、死亡的”,以绑架罪定罪处罚。学界通常认为,实施绑架行为致使被绑架人死亡的,如将被绑架人的绳子勒得太紧使被绑架人被勒死,对于死亡结果推定行为人的主观状态为过失。所以,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对因过失行为造成的损害结果不负刑事责任。由此下文主要针对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参与绑架,故意杀害被绑架人的犯罪行为进行研究和讨论。

  一、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是否要对绑架杀人承担刑事责任

  (一)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制度概述

  相对刑事责任年龄,又称相对无刑事责任年龄,我国刑法认为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对具有严重社会 董害性的行为有一定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因此法律规定他们对“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 董险物质罪”承担刑事责任。[王作富.刑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66.]即相对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具备但并不完全具备辨认和控制能力,只需对他们有辨认和控制能力的犯罪行为承担责任。[苏惠渔.刑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141.]此种规制方式将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作为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的基础,于此同时不忘保护未成年人基本权益的刑事政策[姚建龙.我国少年刑事责任制度之理论检讨[J].法律科学,2006(3):150.],为大多数国家的刑法所接受。

  但学界对我国相对刑事责任年龄制度存在不少争议,争议的焦点在于第十七条二款规定的是八种罪名还是八种行为,由此产生两大对立学说:罪名说和行为说。厘清我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究竟是行为还是罪名,对解决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参与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的行为是否要承担刑事责任及以何种罪名论处的问题有重要意义。持罪名说的学者认为,我国刑法第十七条二款规定的是八种罪名。持罪名说的学者从罪刑法定原则出发,将十七条二款解释为八种具体罪名更能体现法律的准确性,约束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不会肆意扩大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的范围,有利于维护形式正义、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此外,采用罪名说还可以通过丰富具体罪名的内涵避免对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实行严重 董害社会行为的放纵。赞同行为说的学者认为,罪名说无法解决实践中所包含的问题,可能会落后于社会发展的需要,无法充分保护受害人的利益。行为说认为,“罪”指的是具体的犯罪行为,即我国刑法第十七条二款规定的不是八种具体罪名而是八种行为[张明楷.刑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263.]。罪名说会使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的范围过窄,可能会导致司法不公正,难以实现法律的社会效果。另外从刑法惩罚犯罪保护人权的功能来讲,理解成八种行为可以使不在八种罪名之内但同样有严重的社会 董害性的行为,如绑架后杀害被绑架人,得到刑罚处罚,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另外,从现有的相关规范性法律文件可以看出,立法者和司法者都是持行为说的立场。200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关于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承担刑事责任范围问题的答复意见》(下文称《答复意见》)已经明确规定我国刑法第十七条二款包含的八种犯罪不是具体的罪名,而是八种犯罪行为。另外规定了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中“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意思是,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只要故意实施了杀人、伤害行为,并且造成了致人重伤、死亡后果的,就要对此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这一答复意见支持了行为说的观点。此外,最高人民检察院在2003年答复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时公布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人承担刑事责任范围有关问题的答复》(下文称《答复》)更加清晰明确地体现了行为说的观点。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此答复中规定“罪名应当根据所触犯的刑法分则的具体条文认定”,表明在承担刑事责任时采用刑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八种具体行为作为判断标准,但在具体的定罪问题上,要依据刑法分则条文的具体规定论处。随后,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也在《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中肯定了行为说,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实施了刑法第十七条二款规定的八种行为以外行为的同时,还违背了该条的规定,那么依然要按该条规定的罪名论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实施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以外的行为,如果同时触犯了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应当依照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罪名,定罪处罚。”]由此可以看出,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意见不同的是,定罪不是根据行为触犯的分则罪名确定,而是根据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罪名论处。故有学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解释吸取了行为说和罪名说各自的优势,是一种限制行为说。[张小丽.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犯罪定罪研究[D].成都:西南政法大学,2010.]限制行为说对罪名范围有所限制,即不是所有包含八种行为的犯罪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都要承担责任,以防定罪任意扩张对罪刑法定原则的破坏,同时还明确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是行为,表达了行为说的立场。此种解释不仅可以做到不放纵任何严重社会 董害性的犯罪行为,维护社会整体公益,还有利于维护法律的明确性,在司法实践中方便准确地适用刑法。

  实践中,针对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参与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行为的刑法适用主要有两个重要问题。第一,相对刑事责任未成年人是否应该对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第二个问题是,如果要负刑事责任,应该如何定罪。下文将围绕这两个问题进行讨论。首先,针对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参与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后要不要对其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学界有两种相反的观点:否定论和肯定论。

  (二)否定论

  持否定论立场的学者认为,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参与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的行为很明显,触犯了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规定的绑架罪,然而刑法十七条二款中并不包括绑架罪,因此行为人不应对该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就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行为的表现形式来看,该行为触犯刑法分则规定的绑架罪。如果将处于相对刑事责任年龄阶段的行为人的行为定性为故意杀人罪,会产生违背罪刑法定原则的风险。其次,有学者认为,实施绑架行为并杀害被绑架人只是绑架罪的一个情节,即杀人行为的前提是实施了绑架,构成绑架罪。而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实施绑架行为尚不构成犯罪,进而杀害被绑架人的行为也不能构成犯罪,更不能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孟庆华.关于绑架罪的几个问题[J].法学论坛,2000(1).]

  但否定论受到学界广泛的批评,首先,否定论在判断犯罪构成的逻辑上就有问题。否定论的判断的大前提必须是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绑架并杀害人质的行为触犯了绑架罪。这个推理方法明显忽略了绑架罪的构成要件是已满十六周岁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因此,否定论的大前提是错误的,所以根据否定论推理出的结果也必定是错误的。[黄华生,于国旦.论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在绑架杀人犯罪中的刑法适用[J].甘肃刑法学院学报,2002(12).]另外,从客观方面来看,行为人的行为导致被绑架人死亡,即使行为人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但其行为也满足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已经具备刑事可罚性,以故意杀人罪论处并未违反罪刑法定原则,且从法益保护的角度看也更为公平。最后,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对其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并不违反对未成年人从宽处罚的原则,在确定其罪名及对应的法定刑后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三)肯定论

  赞同肯定论的学者占大多数,肯定论主张将罪行同罪名相分离,刑法第十七条二款规定的是八种犯罪行为,即“故意杀人”是一种行为而不是特指构成“故意杀人罪”这一罪名。肯定论的判断逻辑的大前提是满足法定的构成要件,将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中满足的犯罪构成作为大前提,而将具体案件中行为人的犯罪行为作为小前提,即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绑架并杀害人质的行为可以满足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故意杀人罪的主体包括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因此行为人构成犯罪且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张明楷.刑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261.]从逻辑上来看,肯定论要优于否定论。其次,从应受刑罚处罚性的角度出发,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对一些具有严重社会 董害性的行为已经具备一定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参与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的行为从本质上与故意杀人的行为并没有什么不同,都侵犯了被害人的生命权,都有着严重的社会 董害性,只不过立法对他们的规制有所不同。不能因为法律规制不同就彻底否定绑架杀人与故意杀人在本质上的一致性。有理由认为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对自己实施绑架杀人的行为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另外,在绑架过程中杀害被绑架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在针对有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参与的具体案件判断时,可以抽象出杀人的犯罪事实进行定罪。

  200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委员会发布的《答复意见》也从司法实践的层面支持肯定论,对于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绑架人质后杀害被绑架人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法工委的答复意见有一处明显的缺陷,即没有明确规定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实施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的行为应该以何种罪名定罪,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着不同的观点看法。

  二、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绑架杀人的定罪

  (一)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单独实施绑架杀人的定罪

  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绑架并杀害人质究竟应该以何种罪名定罪,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分别给出两种不同的答案。

  1.以绑架罪定罪处罚

  2003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在《答复》里明确规定,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实施了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八种行为的,并且行为的社会 董害性和应受刑罚处罚性决定有必要对行为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根据所触犯的刑法分则具体条文定罪处罚。最直接的是,《答复》以绑架后杀害被绑架人为例,强调该行为人的罪名应认定为绑架罪。该答复是纯粹的行为说,认为刑法第十七条二款规定的纯粹是行为,没有罪名,所以应按照刑法分则的规定进行定罪,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绑架杀害人质就应按刑法分则的规定,以绑架罪定罪。且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规定在绑架的过程中杀害被绑架人属于绑架罪的加重情节,按照分则规定也应该以绑架罪定罪处罚。除此之外,在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与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共同实施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后都按绑架罪定罪处罚,契合了共同犯罪理论,解决了共同犯罪情况下的定罪难题。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答复使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的范围产生了不确定性。有学者甚至认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答复实质上与全国人大法工委2002年颁布的《答复意见》相背离,因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答复本质是让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对绑架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违反立法规定属于无效的司法解释。[赵运锋.未成年人绑架杀人行为定性探讨[J].青少年犯罪问题,2007(2).]

  2.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6年审议并颁布了《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提到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在实施十七条二款规定以外的行为,且违背该条款规定,要按刑法第十七条二款的罪名定罪处罚。即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实施绑架行为,并杀害被绑架人的,按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这样的规定更符合罪刑法定原则,可以理解为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实施上述行为后,不对绑架行为负责,其杀人行为不能被绑架罪吸收,不是绑架罪的情节,仅需对杀人的行为负刑事责任。

  在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颁布之前,有些地区人民法院对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绑架杀人案件就按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出版的《人民法院案例选》2006年第3辑有这样一个案例:被告人胡某、白某、蒋某、张某在实施犯罪行为时均为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2004年,胡某打听到邡市雍城中学学生王某(被害人)家庭条件较好,遂决定绑架王某以勒索钱财。因王某与胡某认识,胡某恐罪行败露,提出先将王某杀死再向其家人索要钱财,白某、蒋某都表示同意。2004年5月24日,胡某、张某来到什邡市双盛镇石亭江大河河坝附近选定藏匿被害人王某的地点并准备了绳子、尖刀等作案工具。当日21时许,胡某、白某、蒋某、张某来到雍城中学附近,在学校门口将王某拦下,并骗上一辆出租车。胡某、白某、蒋某将王某带到双盛河坝对王某进行捆绑,骗得王某家中电话号码后,胡某、蒋某持刀先后对王某胸、腹、头等部位刺杀,又持石头砸打其头部,之后三人用石头、瓦块等物将王某掩埋致王死亡。同月25日,胡某向王某家打电话索取现金8万元。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四川省德阳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胡某、白某、蒋某、张某犯故意杀人罪,向四川省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不属于故意杀人罪,其行为属绑架性质,因被告人犯罪时未满16岁,故不负刑事责任,胡某、蒋某、张某、白某无罪。四川省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定被告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不服上诉至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人为本案中的被告人因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不对绑架罪负刑事责任,但被告人有杀害被害人的故意和行为,根据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和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款,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绑架罪不应承担刑事责任的理由,与查明几名被告人对被害人实施捆绑、用刀伤害、用石头砸被害人的致其死亡的事实不符。本案中,中法院直接从判断犯罪构成入手,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对故意杀人罪负刑事责任,被告的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的行为,主体也满足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因此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对其绑架行为不予追究。如果按绑架罪定罪处罚,有违罪刑法定原则,可能导致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范围不确定。另外,从法条竞合的角度来看,绑架罪与故意杀人罪之间存在交叉的法条竞合关系,法条竞合具有兜底作用,即一个法条的适用面临障碍时,与其相竞合的另一个法条就可以补充适用。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绑架并杀害他人,由于不具备有责性不能以绑架罪定罪,绑架罪的法条适用面临困难,此时与其交叉竞合关系的故意杀人罪可以弥补不足予以适用。[罗翔.论法条竞合的兜底作用[J].法律适用,2006(7).]因此,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绑架杀害他人,以故意杀人罪论处更具合理性,维护法律权威的同时有助于提升法律的公信力。

  (二)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与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共同实施绑架杀人的定罪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同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共同犯罪的情形。如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甲和十五周岁的未成年人乙共同实施绑架行为,后杀害被绑架人,是否构成共同犯罪,应该如何定罪存在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提出,根据传统混合认定共同犯罪的方法,首先判定构成共同犯罪的条件是责任条件,即有两个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人或单位。[张明楷.共同犯罪的认定方法[J].法学研究,2014(3).]那么甲乙二人不构成共同犯罪,应该分别定罪。根据刑法第十七条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的2006年关于审理未成年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乙构成故意杀人罪,甲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成立绑架罪。这种观点存在明显的缺陷,不能被人接受。第二种观点采用整体认定共同犯罪的方法即三阶层理论判断是否构成共犯。从犯罪客观构成要件出发,甲乙共同实施了绑架行为又杀害了被绑架人,其行为明显具有违法性,应当受到刑法的处罚。接着要看有没有刑法中规定的违法阻却事由,若无,甲乙的行为便构成共同犯罪。最后落脚于犯罪的有责性,判断行为人是否要对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由法律规定可知,相对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乙不对绑架罪负刑事责任,因此甲以绑架罪定罪,乙按故意杀人罪定罪。第三种观点依据部分共同犯罪原理,认为甲乙在故意杀人罪的范围内有共同的故意和共同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共犯。但甲的行为同时还构成绑架罪,因此认定甲的行为成立绑架罪,乙则构成故意杀人罪。

  运用三阶层理论可以较好地解决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与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共同犯罪时定罪难的问题,逻辑也更通顺更合理,更能较好地保护社会法益。从客观上看,甲乙二人的确有共同犯罪的故意和行为,且无违法阻却事由,构成绑架的共同犯罪。但乙是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有责任阻却事由,因此不对绑架行为负责,甲乙二人分别定罪即可。

  三、是否应将绑架罪纳入刑法第十七条二款

  当前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的案件时有发生,扩大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的范围的呼声越来越高。不少学者都认为未将绑架罪纳入刑法第十七条二款是立法的疏漏。但将一般绑架行为排除在该条款之外仍有一定的合理性。首先,绑架罪不同于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具有直观的暴力性,实施绑架行为多种多样,较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列出的八种行为行为理解起来有一定的困难,对行为人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要求较高,不一定能造成严重的 董害结果,行为人的主观恶意也难以准确判断。将绑架罪纳入十七条二款中可能会损害未成年人的合法利益。其次,我国目前司法实践中的做法足以妥善处理相对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实施绑架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对其实施绑架行为不负刑事责任,但如果存在故意杀害被绑架人的情形,则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该种解释不仅使刑事责任的承担同行为人辨认和控制能力相匹配,维护了未成年人的合法利益,还对有严重的社会 董害性、造成严重 董害结果的行为予以适当的处罚,保护了受害人的合法利益,维护了社会整体利益,促进公平正义。

  我国刑法强调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在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同时也不忘维护社会整体利益。刑法十七条二款关于相对刑事责任年龄制度采用行为说进行解释和理解,保护未成年人利益的同时打击犯罪。在相对刑事责任年龄人参与绑架并杀害被绑架人后如何定罪的问题上,尽管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对该问题持不同的看法和意见,但学界普遍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对行为说进行限制的解释更具合理性,虽然承认刑法第十七条二款规定的是八种具体犯罪行为,但在定罪问题上仍要按十七条二款中的罪名定罪。这样处理维护了法律的明确性,更符合罪刑法定原则,充分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犯罪从宽处罚的原则,在司法实践上也得到了广泛支持,各地法院多参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定罪量刑。